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04-08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04-08)      完本感言(04-08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1119 天命神樹(感謝盟主)


    紫滄海的腦袋飛起,并不意味著他已經死亡,作為一個神禁級別的存在,腦袋掉了,還是可以再衍生出來的。|
    他的神念,在他的腦袋飛起的瞬間,依舊在飛的運轉,與此同時,他的軀體,猶如閃電一般的后退。
    腦袋上飛,身軀后退,兩者只要保住一個,他紫滄海就死不掉。可是,鄭鳴既然已經有了殺他的心思,又豈能讓他逃逸?手中的長劍快的揮動,一時間劍芒衍生出千道劍鋒。
    千重劍芒,掃落之間,最為強橫的,卻是那隱含在劍芒之中的神禁之力,也就是一個瞬間,紫滄海后退的身軀,就已經化成了碎粉。
    幽黑的神蓮,從紫滄海的丹田之中沖出,而隨著這黝黑神蓮沖出的,還有八十道顏色各異的光芒。
    這些光芒,照耀天地!在沖出的瞬間,竟然和天地之間的大道產生了一種共鳴。
    天命!
    鄭鳴對于這東西,自然不陌生,當年他曾經將天命直接撕爛過,現在的天命雖然多,但是卻并沒有衍生出質的變化,所以對鄭鳴而言,天命并不可怕。
    他大手一揮,五根手指,演化成一座五行巨碑,朝著那八十個天命籠罩了下去。
    “天命珍貴無比,各位,只要能夠得到天命,就能讓你們的修為一飛沖天,成就神禁,也不是不可能!”處在陷仙劍芒之中的李慧卿,陡然大聲的喝道。
    她所喊的對象,自然是那些正在觀戰的神王們,雖然這些人并不能擊敗鄭鳴,但是只要這些人拼命沖下來,那么他們一定能夠給自己心愛的兒子,爭取到一絲生機。
    紫滄海不能死,他寄托了自己所有的希望。
    天命之珍貴,八大神王等參星強者自然清楚,一個天命,他們還能夠忍受得住,但是現在,出現在他們面前的,是八十個天命。
    得到八十個天命,以后的前途不可限量,一些修為一直被卡在參星難以突破的神侯,在這一刻,更是蠢蠢欲動。
    “死!”鄭鳴冷喝,手中長劍飛斬動,一道絢麗的劍光,朝著李慧卿直斬而下,這道劍光燦爛一如星辰,下落之間,好似流星墜地。
    一劍化萬法!
    云霄的劍意,不但可以將萬法破在一劍之中,更可以運用一柄劍,演化天地萬法!
    流星下落,李慧卿臉色大變,她想要躲避,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情,在這危急到來之際,李慧卿雙手快的催動,那金色的曼陀羅緩緩的收縮,化成了一個花骨朵。
    至于李慧卿,則躲進了花骨朵之中。
    “我等身為紫雀神朝的王侯,絕對不能看著有人在我們的面前弒殺君上,殺!”有人出一聲咆哮,在這大吼之中,一柄幽黑的山峰銘寶,被此人轟出。
    如意,長劍,鐵鞭,長槍……
    各種各樣的銘寶,幾乎同時飛出,更有隱含著一道神禁的兵器,瘋狂的朝著鄭鳴砸落。三百多神侯,聚集在此處的八大神王等人,終于沒有忍住,同時出手。
    他們的目標,自然不是為了救助紫滄海,他們希望能夠將此處的水攪亂,然后自己將那天命奪取到手中。
    自然,在這其中,也有人是忠誠于紫雀神朝的,畢竟神朝的皇者,在他們的眼中至高無上,這等的人物絕對不能在他們的面前被弒。
    一個人的膽氣,也許不是太壯,但是上百個參星出手,就算不能擊殺神禁,卻也能夠讓神禁退卻。
    面對這鋪天蓋地的攻擊,鄭鳴神色淡然,他手中的長劍,演化成了一片云光。
    萬重云!
    這一道劍訣,乃是云霄自己參悟的劍道,雖然它沒有誅戮陷絕四種劍訣那般的兇猛,但是這萬重云,卻隱含著一劍萬重,遮擋虛空的威勢。
    無數的云朵,籠罩蒼穹,而每一個云朵,實際上都是一片劍芒,也就是一個瞬間,各種各樣的銘寶,直接被那萬重的云朵斬落,更有數十個沖擊而來的參星,直接喋血在劍下。
    那些瘋狂沖擊的人,本來想要在這混亂之中,奪取到天命,然后自己快的逃逸。
    卻沒有想到,鄭鳴只是出了一劍,就誅殺了數十位參星,這等的威勢,讓他們感到無比的震怖。
    沒有人招呼,卻幾乎同時后退,就是已經呈現出聯手之勢的八大神王,在這一刻,也飛的后退。
    萬重云落,四周的天地,只剩下紫滄海黝黑的神蓮,以及神蓮上,那閃耀著各色光芒的天命。
    八十道天命,也就匯聚在一起,只是和剛剛這些天命沖出之時的各自為政相比,現在八十道天命,竟然在虛空之中,形成了一個整體。
    一個好似小樹一般的整體!
    天命融合成樹,這種變化,對于大多數人來說,別說見過,就連想都沒有想到過。
    雖然這課天命之樹并沒有完全成型,但是它吞吐天地靈氣的度,卻已經增長了百倍。它的每一片樹葉,都好似隱含著一條大道神鏈。
    這絕對是世上難得一見的至寶。
    “哈哈哈,成了,天命融合了!”李慧卿看著那小樹,聲音之中,帶著一絲瘋狂。
    而正在退卻的神主,此時的臉上,也生出了一絲明顯的貪婪之色,如果將這天命之樹弄到手中,對于神主而言,將是一個巨大的機緣。
    修為越高,面對的困境也就越大,雖然成為了神禁,但是只要時間一到,大多數人,最終還是要化成塵土。
    所以,修為越是高深的修士,修煉的越是刻苦,他們對于機緣的追求,也越是執著。
    本來已經準備退卻的神主,在猶豫的剎那,手中的金裝锏再次揮舞,一個剎那,神主的身軀,已經遍布四周的虛空,無數的大手,更是同時朝著那神樹抓了過去。
    “找死!”鄭鳴絕對不允許,這天命之樹落在別人的手中,現在神主這種虎口奪食的行為,讓鄭鳴更加的不喜。
    他手中的劍訣并沒有揮動,而是直接裂開了眉心之間那一刻豎眼,聞仲的法力,比之他強不了多少,這只豎眼在鄭鳴的支持下,已經能夠揮比擬聞仲的力量。
    白色的光芒,一道道的從鄭鳴的豎眼之中落下,本來讓人看得眼花繚亂的身影,在這白光之中,統統化成了碎粉。
    也就在這一個瞬間,鄭鳴再次使用天下極,突破了參星之后,神禁級別的虛空禁制,對他的束縛,已經降低到了極點,所以鄭鳴剎那間,就已經來到了神主的近前。
    一拳,直接轟向了神主。
    這一拳,鄭鳴沒有絲毫施展神通變化,而是直接用**玄功的**力量。五種火焰進化的肉身,已經強橫到了一定的程度,所以這一拳,天崩地裂。
    “轟!”
    神主想要躲避,根本就來不及,他的肉身,直接在虛空之中崩碎開來。好在那瘋狂猶如旋風一般的力量,灌入丹田的時候,神主的神蓮,直接沖了出來。
    神蓮之上,一個只有巴掌大小的神主,滿臉仇恨的看著鄭鳴,他的手中,拿著一個只有蠶豆大小的金珠。
    這金珠,道紋縱橫,在神主的神蓮沖出的瞬間,就化作無盡的光芒,和天地大道,衍生出了一種玄之又玄的聯系。
    一條金色的橋梁,從大道之中衍生而出,卷住神主的神蓮,沒入了天地之間。
    “鄭魔主,此事沒完!”怒吼的聲音,在虛空之中經久不息,回蕩不已,充滿了不甘和憤恨。
    神主的威脅,在紫雀神朝之中,絕對是一種讓人恐懼的事情,但是此時,神主的威脅,卻顯得那樣的無力。
    并不是說神主的威望下跌,而是,他威脅的這個人,剛剛將他的身體打爆了!
    鄭鳴并不是留不住神主,而是他不想在神主的身上花費太多的時間,他要得到的,是那棵天命之樹。
    一個剎那,鄭鳴已經重新來到了天命之樹的近前,大手一抓,就要將那天命神樹抓在手中。
    “鄭鳴,天命已定,你……你這樣做,就是逆天而行,你會不得好死的!”李慧卿的怒吼近乎歇斯底里。
    鄭鳴對李慧卿,沒有絲毫的好感,此時更沒有太多的時間和她啰嗦,一念之間,無窮的力量涌入了手掌,直接拉動那天命神樹朝著自己的方向而來。
    黑色的神蓮之中,一個屬于紫滄海的小人,掙扎著站了出來,比之神主的小人,他這小人實在是小了太多,但是他整個人,卻朝著天命之樹沖去。
    “鄭鳴,這是我的,你奪不走,上天,也不會讓你奪走!”
    小人的聲音十分尖銳。對于這完全都是用神禁組成的小人,鄭鳴冷笑一聲,就準備動手誅殺。
    但是,就在鄭鳴彈指的瞬間,一片光,陡然從那小人的身上亮起,伴隨著這光芒,出現在虛空之中的,是一道好似恒古長存的身影。
    他目視著那已經被鄭鳴抓在手中的天命之樹,看著那神樹的氣息正在攀附的紫滄海,眼眸霍然一動。
    “竟然是天命神樹,好好好!”那身影在說了三個好字之后,變的更加的清晰,鄭鳴也在這一刻,終于看清了這個人究竟是什么摸樣。
    這是一個身穿葛布長袍的中年人,不過這中年人的模樣,卻有些兇殘,那雙眉毛,更好似兩柄劍。
    “你有我**沖霄觀的氣息,應該算是我**沖霄觀的人,哈哈,小輩,你竟敢傷我**沖霄觀的天命之子,其罪當誅,吾賜你自殺!”8
  /b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