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04-07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04-07)      完本感言(04-07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1118 一一拜望


    天下半壁歸魔主,這對于紫雀神朝而言,就是一個巨大的屈辱,一個讓所有武帝的子孫,都難以接受的屈辱。
    這種屈辱,紫滄海權衡之后,還是捏著鼻子忍了下來。因此,當他聽到有人反對的時候,就有一種要將這反對者殺死的沖動。
    只有殺死這反對之人,他紫滄海所受的屈辱,才能得以緩解,才能鎮壓所有的不服。
    所以,聽到有人出言反對,紫滄海就已經生出了殺心,他猛然扭頭,朝著那說話的方向看去。
    也就在他扭頭的時候,幾乎所有的紫氏皇族都本能的快速扭頭,他們一個個眼眸中,都帶著激動。
    作為八大神王之一,睿神王、禮神王等人,一個個都精明過人,他們雖然心頭也有熱血,雖然他們也不愿意讓自己祖上的功業,拱手讓出,但是他們更清楚,一旦自己出言反對,那就是死路一條。
    而且還很有可能是全家一起死。
    所以,他們一個個都不開口,但是此時,聽到有人說反對,他們一個個快速的朝著那說話的人看去。
    在他們的心中,這個人,就是他們皇族的英雄,就算保留不了此人的性命,也要記住這個人是誰,以后對他的后人,也好照顧一二。
    不過,當他們抬頭看向那個人的時候,一個個卻愣住了,因為這個人,對他們而言,實在是太特殊了。
    鄭鳴!這個說出不同意的人,竟然是鄭鳴,看著面容上帶著冷然之色的鄭鳴,睿神王等人,一時間都不知道該如何是好。
    紫滄海緊緊的咬著牙關,將自己的江山奉上一半,然后自己還畢恭畢敬的點頭同意了,可是,自己還沒把這等奇恥大辱咽下,他居然說不同意。
    他憑什么不同意啊!
    紫滄海緊緊的攥著拳頭,他覺得,現而今的情況,他自己絕對不能再后退。
    李慧卿和神主兩個人,乃是最早聽說說話之人是誰的,兩個人此時,神色之中帶著一種憤怒,兩個人這么多年,都是一言九鼎的大人物。
    他們的話,在整個紫雀神朝之中,就是圣旨,都是無人敢于反對的至強之音。
    就算當年紫悲溟還在的時候,只要他們說出的話,紫悲溟也要給上七分的顏面,現在他們兩個,滿臉帶笑的將所有的好處,都送給他人,此人卻不識好歹,根本就不接受。
    不接受!
    這三個字,讓人聽著,何其的難受!
    “鄭魔主,莫非閣下真的要敬酒不吃吃罰酒不成么?”壓制著最后一絲怒意的聲音,從神主的口中吐出。
    鄭鳴目視著神主,神色淡然的道:“我來這里,是來收債的,是他要和我決一死戰。既然是決一死戰,那么自然就有人要死!”
    神主的神色一變,而李慧卿則接著道:“鄭魔主,得饒人處且饒人,現而今紫悲溟剛剛去世,你就要欺辱一個晚輩嗎?”
    “我和神主雖然不才,卻也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你欺辱晚輩!”
    李慧卿的聲音,平和無比,但是她起伏的胸膛,卻是向所有人表示,現在的她,很是不爽。
    鄭鳴平靜無比的看著李慧卿,好一會兒才道:“李宮主,我為什么要給你面子!”
    “更何況,我晉級參星之時,各位給予在下的厚賜,我還沒有一一報答,你懂嗎!”
    “無論是拈花神宮還是天神山,我都要一一拜望!”
    一一拜望這四個字出口,李慧卿和神主兩個人的神色,都充滿了詫異,他們好似聽到了這世間最好聽的笑話。可是在他們想要笑的時候,他們卻笑不出來。
    是真的笑不出來!
    面對著威勢凌天的鄭鳴,他們真的笑不出來。在鄭鳴登臨神都的時候,他們都沒有想到鄭鳴會向他們報復。
    因為他們乃是神禁,鄭鳴在晉級參星的時候,他們是去搗亂,但是并沒有占到什么便宜,所以他們覺得這件事情,也算到此為止了。
    卻沒有想到,鄭鳴竟然還要一一拜訪他們。
    一個個念頭閃動,他們兩個一時間說不出話來。也就在這一刻,鄭鳴手中的長劍,已經指向了紫滄海。
    “去死!”劍光如練,呼嘯而下。
    紫滄海的手段不少,但是剛剛的交手,已經讓他元氣大傷,特別是那開天一劍,雖然沒有傷到他的身軀,卻在他的心神中,留下了深深的烙印。
    這種烙印,一時間難以磨滅,而其他的傷勢,更是讓紫滄海成為了強弩之末。
    雖然瘋狂的轟出了十三拳,但是紫滄海傳承于上古吞天道的霸拳,在鄭鳴的面前,根本就起不了什么作用。
    劍光破了十三道拳影,卷向了紫滄海的脖頸,那李慧卿猶豫了剎那,猛的一咬牙,手中揮出了一朵金色的曼陀羅花。
    金色的曼陀羅,隱含著無數的銘文,在金色曼陀羅舒展的一個剎那,它們就自成一個世界。
    一個布滿了兩道神禁的世界!
    在這兩個神禁之下,就算是神禁強者,也難以一時突破,畢竟神禁之力,蘊含天地之威。
    但是這一次,李慧卿遇到的,是比她金色曼陀羅花更加強大的神禁之力。鄭鳴手中的長劍,在輕輕的抖動之中,就已經將那金色的曼陀羅劃開。
    一往無前!
    “神主,還不出手,更待何時!”李慧卿在金色曼陀羅破碎的剎那,伸手朝著那曼陀羅一招手,破碎的曼陀羅花之中,就演化出無數的長矛,隱含著絕世之力,鋪天蓋地的朝著鄭鳴直射而來。
    這些金色的長矛,一道道蘊含開天辟地之力,就算是參星境的強者,被這些金色的長矛籠罩,也是死路一條。
    可惜,鄭鳴手中的長劍橫掃,所有的長矛,頃刻之間,全部被斬落成為了兩段。
    神主的眼眸中,帶著一絲猶豫,鄭鳴一如所向披靡的威勢,讓他整個人,都有一種不是太好的感覺。
    不過他畢竟是一代梟雄,雖然知道自己這個時候出手,不一定能夠討得好處,但是唇亡齒寒,如果自己不出手的話,那么可能敗亡的更快。
    三人聯手,還有一線生機。
    他的金裝锏,雖然已經受到了損害,但是此刻,他還是強行揮動,一锏橫掃,簡單之中,蘊含無盡威勢。
    作為紫雀新皇,紫滄海雖然大敗,卻也沒有失去分寸,他在神主出手的剎那,雙手快速的結出無數的法印,一只巨大的兇獸,出現在虛空之中。
    兇獸大嘴張動,吞噬蒼穹的氣息,洶涌而出,朝著鄭鳴籠罩而去。
    面對兩個人的進攻,鄭鳴神色不變,他手中劍光掃動,一道道劍訣從他的手中演化而出。
    也就是一個剎那,鄭鳴的長劍,已經橫掃在了金裝锏上,那鋒利無比的劍意,直接在金裝锏的上方,留下了一道大大的裂痕。
    至于李慧卿,鄭鳴自然不會放松,他手中長劍在挑開金裝锏的剎那,直接劃出了一劍。
    這一劍,乃是隱含著陷仙劍的劍意,隨著這劍光旋轉,一個大大的漩渦,直接朝著李慧卿包裹而去。
    李慧卿金色的曼陀羅,直接撐開了一片金色的小世界,將李慧卿所在的空間,隔絕開來。一時間那猶如陷阱一般的劍意,無法破開曼陀羅。
    只是這一刻李慧卿卻也難以從這金色的曼陀羅空間之中逃出來。
    “以三敵一,竟然還落在了下風,這魔主,何其強大啊!”怡神王看著縱橫無敵的鄭鳴,眼神之中,生出的是一種深深地畏懼之意。
    他的心中,全然沒有了和鄭鳴對陣的心思,雖然八大神王聯手,可以衍生出一種可以比擬神禁的功法,但是比擬神禁,畢竟不是神禁。
    真正的神禁尚且不行,他們出手的話,能夠獲得勝利的可能性,就更加的渺茫。
    甚至,他們第一個,就將葬身于鄭鳴的長劍之下。
    與此同時,鄭鳴并沒有抵擋那兇獸的吞噬,而是仗劍向前,整個人騰空而起,順著兇獸的吞噬之力,朝著那兇獸,直接飛馳而去。
    劍過,吞天巨獸崩潰,鄭鳴手中的長劍,已經朝著紫滄海橫掠而去。而在那吞天巨獸崩潰的剎那,紫滄海此刻,已經沒有了任何抵擋的手段。
    剛剛登上神皇之位,他就要引頸就戮。
    “你不能殺他,他的身上,擁有天命,他乃是**沖霄觀定下的弟子,你要是誅殺了他,**沖霄觀的無上存在,是不會饒恕你的。”李慧卿拼命想要脫身,只是那陷仙劍的劍道,又豈是她一下子能夠掙脫的!
    所以,在這危急的關頭,她只有瘋狂的大喝,希望能夠攔住鄭鳴的腳步。
    **沖霄觀!
    這個名字鄭鳴并沒有聽說過,只是那已經被挑飛出去的神主,卻神色一變,對于**沖霄觀這個名字,他并不陌生,甚至充滿了向往。
    這紫滄海,竟然已經被**沖霄觀選中,這等美事,怎么就沒有輪到自己的身上呢?不過在羨慕之余,當他看到那就要落在紫滄海身上的劍光,神色更加的緊張。
    “鄭鳴,不要動手,如果你殺了**沖霄觀的人,我們……我們都活不了!”
    可惜,他的吼聲雖然聲音很大,但是對于鄭鳴的影響卻是微乎其微,鄭鳴手中的長劍,毫不留情的揮下,紫滄海的頭,在這劍下飛落!。
    a
  /b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