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12-16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12-16)      完本感言(12-16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1116 一劍開天

  從紫雀武帝到這一代紫雀神皇,紫雀神朝一共經歷了上百帝君,而現在,當紫滄海和整個神都的無上防御陣聯系起來的時候,這些神皇的影子,一個個的出現。
    雖然他們都是虛影,但是他們畢竟是紫雀神朝一代代神皇,他們立于虛空之中,給人一種威嚴如山,浩瀚如海的感覺。
    在普通人的眼中,這一個個神皇,就是一座座高山,一座座讓人為之仰望的高山。
    他們匯聚在紫滄海的頭頂,每一個虛影,都好似和紫滄海,生出了一種特異的聯系。
    渾然一體!
    在這上百個神皇出現之后,一聲龍吟,在虛空之中響起,伴隨著這咆哮的龍吟,從那無上天宮破碎的位置,沖出了一條赤紅色的巨龍。
    巨龍威勢沖天,雖然身形同樣是虛影,但是在這巨龍的身上,無數的銘文溝通天地。透過這些銘文的力量,讓這巨龍看上去,就好似一條咆哮天地的真龍。
    神禁級別的真龍!
    只是,更多人注意的,卻是那站在真龍頭頂的男子,他稱不上英俊,但是穿著一身普通袍服的他,站在赤龍的頭頂,卻是有著一種君臨天下的氣度。
    而就在這男子的肩頭,一只紫色的龍雀,昂首而立。
    紫雀武帝,這是紫雀武帝!
    幾乎就在這個身影出現的瞬間,無數人的心中,都生出了一種膜拜的念頭,雖然諸多的神侯,對于紫雀皇室,都已經失去了以往的尊崇,但是,面對紫雀武帝,他們依舊有一種要跪下膜拜的沖動。
    因為,那是紫雀武帝!
    一手創立紫雀神朝,在幾乎所有人的心中,一如神帝一般存在的紫雀武帝!
    那紫雀武帝的虛影,和其他紫雀神皇的身影很是不同,其他紫雀神皇的虛影,一個個雖然威風凜凜,但是其本身,卻是缺少一種神韻。
    一種好似活人一般的神韻,但是這紫雀武帝,現在卻和一個真正的人沒有任何的區別,他出現的瞬間,目光就落在了紫滄海的身上。
    “無能之輩!”淡淡的四個字,充斥著對紫滄海的不屑,而在這四個字之中,就算是驕傲無比的紫滄海,也忍不住低下了頭。
    他雖然可以為了權勢,將自己的親生父皇殺害,但是此時此刻,面對有著萬古一人之稱的祖先,他還是難以讓自己厚顏相對。
    紫雀武帝的虛影,目光輕輕的落在了鄭鳴的身上,他的神色,變的無比的鄭重。
    “大滅天功,想不到我竟然還能夠看到大滅天功的氣息,看來真的是子孫不孝啊!”
    鄭鳴的身上,擁有大滅天功的氣息,雖然這大滅天功在他的諸多功法之中,并不是最強的,但是卻作為他的一種神通,保留在他的體內。
    而且,在溝通星辰的時候,他還溝通了一顆血紅的星辰,雖然那星辰并不是當年魔君所溝通的星辰,但是論起品質來說,還在魔君溝通的星辰之上。
    鄭鳴看著那站在龍影上的紫雀武帝虛影,心中升起了一絲的震顫,他明白,這虛影,應該就是紫雀神朝真正的底蘊之一。
    “你應該是紫雀武帝的一道神念。”平靜了剎那,鄭鳴淡淡的說道。
    “不錯,我就是一道神念,只是,有我在這里,就已經夠了,看在你的大滅天功也算是難得,我可以讓你離去。”那虛影平靜無比的說道。
    他雖然聲音平和,但是從他的話語中,所有的人,都能夠感到一種不容置疑的氣息。
    這種氣息,至尊至貴,這種氣息,不容忤逆。
    鄭鳴融合過數個圣人級別存在的神魂,這等神識,自然是奈何不得他。他看著紫雀武帝的虛影,手指紫滄海道:“他該死,我今日要殺他。”
    “吾之子孫,就算是有錯,也應該有我來處罰,你冥頑不靈,違背吾命,當誅!”那紫雀武帝的虛影說出這一句的瞬間,就好似化作一個主宰蒼生生死的神佛。
    他在這一句話說出的瞬間,左手翻動,朝著鄭鳴直接按了下來,而就在她的手掌下壓的瞬間,那一百個神皇的虛影,幾乎同時翻動受傷。
    “大翻天手!”在遠處觀戰的李慧卿,在看到這翻動手掌的瞬間,聲音之中,就帶著一絲顫抖的說道。
    大翻天手,乃是紫雀武帝的一種成名武技,只可惜,這種武技在紫雀武帝離開的時候,并沒有留下來,所以紫雀神朝的皇室之中,也沒有流傳這種武技。
    李慧卿之所以知道,是因為她們拈花神宮的典籍之中,對于這種技能,有記載。
    這大翻天手威力無匹,四種神禁融為一體,可以說威勢無敵,更何況現在,出手的并不是一個武帝的虛影,而是上百個紫雀歷代神皇,一起出手。
    他們一兩個,和真正的肉身有著巨大的差距,但是一百個同時出手,這種差距,就已經飛速的被超越。
    大翻天手,鎮壓四方乾坤,一個巨大的大手,帶著無盡的神紋,重重的落下,就好似已經將這片虛空,直接給鎮壓了下去。
    “如果紫雀神皇回到神都,咱們誰也奈何不了他!”李慧卿的聲音中,帶著一絲的干澀,還有那么一絲的慶幸。
    神主不吭聲,但是他的神色,卻已經表明了他的想法,對于這次的戰斗,他的心中,同樣充滿了慶幸。
    如果不是有鄭鳴這好餌,他們根本就不可能將紫雀神皇引出來,而不離開神都的紫雀神皇,根本就不是他們能夠對付的,如果在神都出手,死的一定是他們。
    四道神禁,而且還用浩蕩無匹的力量作為依托來推動,這種力量,讓人感到顫抖。
    從本身的力量而言,鄭鳴雖然有八九玄功,有現在直接聚集了一百零八顆星辰的力量,但是面對這大翻天手,他還是有一種渺小的感覺。
    他的力量,比之歷代神皇匯聚在一起的力量,差的實在是太大,鄭鳴這一刻也明白了過來,為什么歷代神皇遇到了不可抵御的敵人,都要退回神都。
    而只要有人追到神都,那么他的性命就已經不是他的,他的性命,在神都之中,將要遭到鎮殺。
    歷代神皇,這就是一個巨大的底蘊。
    鄭鳴的心中,閃過了數十條對策,其中讓鄭鳴覺得最靠譜的,就是退,依靠著鄭鳴自己修煉的天下極速,只要他想要退卻,就沒有東西可以攔住他。
    但是,看著站在龍頭上,猶如神一般的紫雀神皇,鄭鳴的心中閃過的,是一種不服,是一種強烈的不服。
    他仗劍而立,他的腦海之中,這一刻閃過的,是一道劍訣,是一種存在云霄心頭的心頭的劍訣。
    這劍訣,乃是在云霄參悟誅戮陷絕四劍之后,她師尊通天教主進行了一次講道。
    那一次講道,鄭鳴不知道云霄聽了多長的時間,但是在那一次講道之后,云霄融合誅戮陷絕的殺意,匯聚成了一劍。
    這一劍,名為開天!
    劍光起,橫掃虛空,這一劍沒有任何的絢麗,但是這一劍橫掃之中,卻擁有著一種讓人感到一種大道至簡的玄奧,一種神來之筆的驚艷,一種庖丁解牛的輕松。
    輕輕的,充斥著鄭鳴勁力的劍光,就和那巨大的翻天手,在虛空之中碰撞在了一起。
    這一次的碰撞,無比的輕柔,可是,隨著這絢麗的碰撞,那巨大的翻天手,被劍光從中間,直接分成了兩斷。
    沒有任何的阻攔,沒有任何的抵擋,就好似這偌大的翻天手,就等著這一劍斬開一般。
    命已注定,難以強求。
    那匯聚了大翻天手的紫雀武帝虛影,在看到驚天動地一劍的剎那,眼眸中閃過的并不是恐懼,而是一種欣喜,一種見到了他們最喜愛東西的信息。
    大翻天手上的光芒,變的越加的熾熱,但是,就在這劍光橫掃之間,炙熱的光芒,生出了那么一絲絲的黯淡。
    但是隨后,大翻天手就沒有了任何的變化,依舊威勢如天。而那橫掃而來的一劍,則是顯得無比的平靜。
    劍光,掠過虛空,掠過天地,掠過那一尊尊站在紫滄海頭頂,猶如諸神一般的身影。
    鄭鳴的身體之強大,在整個紫雀神朝之中,可以說根本就挑選不出來他這般的人物,但是現在,隨著那劍光橫掃而過,鄭鳴就覺得自己有一種被抽干的感覺。
    神海,沒有一絲的真元,那跟自己溝通的一百零八顆星辰,在這一劍斬出的時候,都有一種顫抖。
    雖然在顫抖之后,它們吞吐而出的星光之力,變的增強了十倍,但是這些星辰之力,還沒有來得及在鄭鳴的神海之中一運轉,就已經完全灌入了那長劍之中。
    八九玄功雖然強大,可是鄭鳴覺得自己腰酸背痛,他覺得自己有一種堅持不住,想要坐下的感覺。
    但隨著這一劍的斬出,鄭鳴大大的松了一口氣,他也顧不得事情究竟會如何,自己直接坐在了地上。
    喘息,大口的喘息,鄭鳴的心中,對于這樣的招式,也是快速的列入到了禁區。
    紫滄海無語,這一刻他才算是真正的認識到了,自己和鄭鳴之間,究竟存在著何等大的差距。
    他緊緊的盯著武帝的身影,盯著那一個個他能夠叫出名字的,他叫不出名字的紫雀神皇的虛影。
    這些神皇,是他最后的依仗,他們將會組成一個毀滅天地的大陣,將皇室之中的危機,一個個都解決在萌芽狀態。
    這一次,他們已經出手,但是紫滄海的心中,還是有一些的彷徨,有一些的擔憂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