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12-10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12-10)      完本感言(12-10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1115 紫雀照天下

  “鄭鳴,你必將死無葬身之地!”
    “殺,殺,殺,我要將你們殺的干干凈凈,我要殺了你,你將死在我的手中!”
    “哈哈哈,小哥哥別走,咱們一起當入極樂世界!”
    數十個各色的身影,出現在灰色的世界之中,他們瘋狂的沖擊而來,聲音中,更是帶著一種咆哮,一種歇斯底里,猶如癲狂的咆哮。
    其中有人出手,大開大合,猶如五丁開山,有人出手,卻充滿了陰柔,好似靈蛇騰空。這些攻擊雖然不一樣,但是每一擊,都帶著必殺之意。
    當然,最重要的是,這數十個各色身影所施展的手段之中,都隱含著參星境的力量。
    可以說,這數十個灰影,就等于數十個參星境的武者,在瘋狂的朝著鄭鳴攻擊。
    雖然參星境對于鄭鳴而言,已經沒有太多的威脅,但是如此多的參星境進攻,還是給人一種鋪天蓋地的感覺。
    手持三尺劍的鄭鳴,靜立充斥著吞噬之力的虛空之中,每每有攻擊過來,他手中的長劍震動,就能夠將那些灰影,一個個斬殺在自己的劍下。
    那隱含著誅仙劍意的劍光,揮動之間,不但能夠誅殺灰影,那瘋狂的殺戮,更是讓灰影重新出現的速度,大大的降低。
    一刻鐘的時間,鄭鳴誅殺的灰影,足足達到了一百之數,而就在上百個灰影消失之后,虛無的世界之中,再次出現了十個灰影。
    這十個灰影,鄭鳴可以肯定,他們在剛剛和自己的對戰之中,都出現過。
    只不過,現在這十個灰影的力量,已經達到了半步神禁,比之前些時候,不知道進步了多少。
    “死!”
    那一如巨人一般的武者,瘋狂的怒吼,一柄黑金色的巨斧,從他的手中直接生出,斧頭揮動,斬向鄭鳴的頭頂。
    面對巨斧,鄭鳴神色淡然,他手中的劍光再次揮動,凝劍成絲的誅仙劍意,直接將那巨人斬成了兩斷。
    巨人的死,惹得其他九個神禁朝著鄭鳴瘋狂的攻擊,在那虛影的世界之中,他們就好似一個個魔神。
    但是最終,他們還是一個個伏誅在了鄭鳴的劍光之下。也就在鄭鳴誅殺了最后一個神禁虛影的時候,他就感到一股磅礴浩蕩的力量,從自己的身后傳來。
    這力量,充斥著無盡的威嚴,讓人難以生出抵抗之意,但是同樣,這博大霸道的力量深處,還隱含著一種狂暴的吞噬之意。
    鄭鳴扭頭,映入他眼眸中的,是一個紫金色的拳頭,這拳頭橫掃虛空,直轟鄭鳴的頭頂。
    這一拳,隱含著兩種神禁之力,但是和這驚天一拳相比,鄭鳴更看重的,卻是那揮拳的人。
    紫雀神皇!
    對于紫雀神皇,鄭鳴并不陌生,無論是他作為鄭鳴之時,還是化身牛頂天之時,都和紫雀神皇打過交道。
    雖然兩個人一直都是敵人,但越是這樣,鄭鳴對于紫雀神皇的了解就越是深刻。
    畢竟,最了解一個人的,往往就是他的敵人。
    這個紫雀神皇,雖然目光有些呆滯,但是他出手之間的痕跡,無不表明,他就是那位曾經君臨天下的神皇。
    紫雀神皇的死,果然有貓膩!但是鄭鳴并不準備找出這些貓膩,他手中的三尺長劍旋轉,一道劍芒,從他的長劍之中,直接揮出。
    這劍芒,看似普通,但是下落之間,卻猶如一個陷阱,直接籠罩在了紫雀神皇的身上。
    在這陷阱的力量下,紫雀神皇想要動彈一二,都變得無比的艱難,那看似浩浩蕩蕩的力量,在這一刻,全部消散在了長劍演化的劍芒之中。
    “紫雀照天下!”一聲低沉的喝聲,在虛空之中響起,伴隨著這吼聲,四個和剛才一模一樣的紫雀神皇虛影,從吞噬的世界之中沖了出來。
    他們同時出手,四只巨大的紫雀,一如四輪紫色的圓日,從虛空之中冉冉升起,朝著鄭鳴籠罩而下。
    紫雀武帝留下的拳道至極,紫雀照天下。紫色的皇者之氣演化大日,壓制所有敵手。當年的紫雀武帝,甚至有過用這一招擊殺了參星上百的傳說。
    現在,紫雀神皇雖然比不過他的先祖,但是這一招,由四個紫雀神皇同時施展出來,卻是威力更強。
    “哈哈哈,鄭鳴,你也會變成我吞噬世界的一部分,你的武技,你的一切,我都會讓他發揚光大,你就安心的去吧!”
    四個紫雀神皇,幾乎同時開口,只是此時,這聲音,卻是紫滄海的聲音。
    作為新的神皇,紫滄海給人的表現,一直都是少年老成,但是此時,他讓人感到的,是一種癲狂,一種整個人都已經處在瘋狂之中的癲狂。
    這種癲狂,鄭鳴沒有時間理會,面對這浩浩如紫日下落的紫雀照天下,鄭鳴凌空揮出了四劍。
    四劍,隱含了誅仙劍意的四劍,這四劍乃是云霄參悟了誅仙四劍中的誅仙劍衍生而出,劍光斬過,森然的殺意,直接將那紫色的大日斬破。
    紫雀神皇的四個虛影,在紫雀照天下的力量被鄭鳴斬破的瞬間,就同時騰空而出。
    可惜,誅仙劍意籠罩下,他們怎么逃得了!
    劍光閃動,四個紫雀神皇虛影被斬,那好似隱含著無窮神魂的小世界,也被斬破。
    劍破虛空,世間再次恢復了一片晴朗!
    無上天宮依然成為了廢墟,鄭鳴站在無上天宮廢墟上,目光炯炯如電的看著在自己不遠處的紫滄海。
    紫滄海依舊是紫滄海,但是他的胸前,卻有一道深深的劍痕,這劍痕讓他身上不斷地冒著鮮艷的血。
    “不可能,哈哈哈,怎么可能,你怎么可能破了我的上古吞天道,這不應該,你只是一個參星境的武者,怎么能夠打破我的神禁。”
    “這不應該,你的劍,不應該斬破我的上古吞天道,我乃是紫雀神皇,你殺不了我!”
    八大神王,四方伯侯,一個個都靜靜的看著眼前讓他們感到吃驚的一幕,他們有一種不敢相信這是真的感覺。
    仗劍取神皇!
    這種情形,已經多少年沒有出現過了,雖然剛剛迷霧小世界升起的時候,鄭鳴和紫滄海交手的情形,他們都沒有看到,但是一個參星如此輕易的擊潰神禁強者,更讓他們有一種難以接受的沖動。
    按照紫雀神朝的規矩,在這個時候,他們最應該做的,就是救護神皇,但是看著鄭鳴手中明晃晃的長劍,最終卻沒有一個人敢于走向鄭鳴。
    “你是不是要殺我,來呀,來這里殺我啊!”已經恢復了一絲清明的紫滄海,大聲的吼叫道:“鄭鳴,你雖然超過了我的估計,但是你殺不了我!”
    “我乃是紫雀神皇,在這個世上,沒有人能在神都殺得了我,沒有人能在神都殺得了我!”
    最后,瘋狂的紫滄海,就好似在吼,這種吼叫,給人一種很是丟人現眼的感覺,但是,紫滄海這句話并沒有說錯,八大神王都用一種詭異的目光看著紫滄海。
    “是神都無上防御陣!”一個神侯,在這一刻終于開口了,他的話,雖然只是一種猜測,但是從他的神情之中,卻可以看出,他對于這種猜測,是懷著莫大信心的。
    “神都無上防御陣,關系到整個神都的存亡,傳說之中,武帝在建造此陣的時候曾經說過,就算是他,用蠻力也無法破除這個防御神都的大陣。
    而這個大陣,和作為神都之主的神皇,實際上是相互聯系的,因為神皇,實際上就是這座大陣的陣眼。
    一旦對神皇攻擊,那就是對這座大陣的陣眼進行攻擊。
    “來啊,讓我看看,鄭魔主你究竟有多大的力量,看你能不能,給我一點驚喜。”紫滄海的神色,變的越加的平靜,但是那一絲癲狂,卻依舊掩飾不住。
    鄭鳴心中對于紫滄海的殺心,也變的越加的磅礴,此人性格瘋狂,殺了才可以以絕后患。
    所以,他根本就沒有說話,而是騰空而起,朝著紫滄海直接沖了過去,而他手中的長劍,更是帶著誅仙劍意,朝著紫滄海直落而下。
    “祖先庇護!”紫滄海高喝,此時的他,就好似一個被嚇壞了的不肖子孫,正朝著自己的祖先高喝。
    這種高喝,一般對于武者來說,都沒有任何的作用,但是此刻,在紫滄海高喝的剎那,一條紫色的身影,已經出現在了紫滄海的頭頂之上。
    這是一個頭戴九龍鬧天冠,手持白玉圭的中年男子,他的身上,一條金色的巨龍盤繞,給人一種力壓四方的威勢。
    “是凈月神皇,沒想到他老人家竟然也在大陣之中,留下了屬于自己的烙印。”
    凈月神皇,大部分人都不知道這位神皇的來歷,但是一些知道這位神皇來歷的人,卻眉頭大皺。
    因為這位神皇,乃是紫雀神朝多年來,少有的一代雄主,當年他繼承皇位之后,就力壓四方,就算一些神禁級別的強者,都在他的面前俯首稱臣。
    而就在這位神皇虛影出現在虛空之中的時候,又是四道身影,出現在了虛空之中。
    “是第三代的多羅神皇,傳說之中,他不是落入某處絕地,并沒有回來嗎?怎么他還會出現在神都的防御大陣之中!”
    “雖然多羅神皇消失的詭異,但是他卻是天下少有的強者!”
    “快看,又是一個神皇的虛影,這個神皇我認識,他是……紫滄海陛下的爺爺!”
    “啊,快看啊,這一次,出現了十個神皇,這怎么可能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