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12-10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12-10)      完本感言(12-10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20 只身入京城

  明日當空,星輝盡散!
    太上主祭仰望蒼穹,神色充滿了激動,他快速的騰空而起,朝著鄭鳴閉關的洞府沖了過去。
    還沒有等太上主祭沖進洞府,他就發現鄭鳴正在站在山峰上,笑吟吟的朝著他看來。
    鄭鳴還是那個鄭鳴,但是太上主祭卻感到,鄭鳴此時的身高,卻是足足增高了五寸,在他看向鄭鳴第一眼的時候,心中不由自主的,生出一種臣服之意。
    雖然鄭鳴所立的天地,和他沒有任何的區別,但是他的心神卻隱隱約約的感到,鄭鳴所在的地域,竟然有一種星空的感覺。
    銀色的長袍裹在鄭鳴的身上,帶著一絲的飄逸,但是太上主祭越注意這銀色的長袍,眼眸中的驚駭越大。
    因為,這銀色的長袍,并不是運用任何一種絲線做成的,他乃是運用星辰之力,匯聚的銀色長袍。
    如果說長袍之中有銘陣的話,那么他就有一百零八個陣眼,雖然這些陣眼并不明顯,可是太上主祭卻能夠感到從這些陣眼之中散發出的浩蕩光芒。
    自己全力一擊,竟然打不破這陣眼!
    在自信的推演之后,太上主祭得出了這么一個結論,這種結論,讓太上主祭不知道該歡喜,還是應該難受。
    “拜見主上,恭賀主上晉級參星!”太上主祭跪伏在地,聲音洪亮無比。
    鄭鳴一揮手,一股無形的力量,將太上主祭輕輕的托了起來,雖然太上主祭很想用跪下表示自己對主上的恭敬,但是那無形的力量之下,他根本就跪不下去。
    “好了,也就是晉級一個參星,等我晉級神禁的時候,你再恭賀吧!”
    鄭鳴說話間,眼眸中生出了一根豎眼,白色的豪光直沖三尺,讓在看到這豪光的之時,就算是太上主祭,都顧忌不已。
    得自聞仲的破妄之眼,這只眼睛,不但可以用來對付敵人,而且還有辨別人心的作用。
    從豎眼之中,鄭鳴可以看出,這位太上主祭,對于自己是忠心耿耿。
    現而今,他身上的真元,已經完全轉化成為了星力,一百零八個星辰灌入的星辰之力配合有五火煉制的八九玄功,已經讓鄭鳴的修為,進入了一個新的高度。
    他隱隱約約的感到,只要自己愿意,在一些大道法則的體悟之中,他隨時可以步入神禁。
    只不過鄭鳴壓制住了這種誘人的念頭,一來是他自己的戰力,本來就不遜色于神禁。
    至于這第二嘛?則是晉級太快,對于一個武者來說,雖然有巨大的好處,但是卻也有不小的害處。
    別的不說,晉級太快,很有可能讓武者根基不牢,以后想要晉級,會難于上青天。
    “主上神通!”雖然太上主祭不知道鄭鳴那只豎眼的神通究竟有多大威力,但是此時看到神光,他卻覺得無比的滲人,在這神光下,他絲毫生不出反抗之力。
    鄭鳴在和太上主祭說了幾句之后,就說起了神朝之中的情況,當聽太上主祭說道紫雀神皇死的消息時,鄭鳴也是一愣。
    “你說紫雀神皇已經死了?”
    太上主祭對鄭鳴的意外早有準備,他沉聲的道:“屬下在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,也很吃驚,但是在經過一番推演之后,屬下發現,事情真的是這樣。”
    “不但紫雀神皇死了,而且好似尸骨無存!”
    紫雀神皇尸骨無存,鄭鳴明明記得,云霄在離去的時候告訴過他,她除了誅殺了那朝著他投出天水神矛的人之外,并沒有誅殺一個人。
    紫雀神皇不是云霄所殺,他又是死在誰的手中。
    “你覺得,紫雀神皇如何死的?”
    太上主祭鄭重的道:“紫雀神皇如何死的,屬下調查不出來,但是屬下覺得,誰在紫雀神皇的死中獲益最大,那么他就和紫雀神皇的死有干系。”
    “太子紫滄海,已經繼承皇位,差的就死一個登基的儀式而已。”
    紫滄海,鄭鳴不會忘記那個冒領了自己功勞的家伙,只不過在地水風火大神咒的時候,自己只要殺戮的對象,是那些神禁,并沒有時間顧上他這種小蝦米。
    “他不但繼承了神皇的位置,而且據說展現出來的實力,還是神禁級別的。”太上主祭帶著一絲擔憂的道:“有人說,他的實力,比紫雀神皇都要強。”
    紫滄海竟然晉級成為了神禁,鄭鳴雖然不喜歡紫滄海,卻也不得不重視這個。
    “紫雀神皇如何死的,和咱們并沒有太大的關系,不過這個紫滄海,我還真的有點小看他。”
    就在鄭鳴說話間,一個身影突然從遠處沖了過來,鄭鳴雖然和那身影有著千丈多遠,卻一眼就看到那沖過來的人,正是自己的妹妹鄭小璇。
    對于自己的妹妹,鄭鳴一向無比的寵溺,此時看到自己的妹妹沖過來的樣子,他心中就升起了一絲的怒意。
    不理會正在說話的太上主祭,鄭鳴朝著虛空跨出了一步,轉瞬之間,就已經來到了自己妹妹的近前。
    “發生了什么事情?”
    鄭鳴看著鄭小璇,鄭重的問道。
    鄭小璇的眼眸中,喊著淚水道:“哥哥,五哥被……被紫滄海扣下了。”
    五哥這兩個字,鄭鳴愣了一下,隨即反映了過來這是鄭小璇對五皇子的稱呼。
    “怎么回事?”鄭鳴拍了一下鄭小璇的肩膀道:“不用擔心,一切都有我,慢慢說。”
    鄭鳴的話,對于鄭小璇而言,就好似一座可以依靠的山,讓他本來匆忙無比的心,一下子平靜了下來。
    她看著鄭鳴,眼中帶著一絲悲嗆的道:“紫雀神皇歸天,五哥去神都奔喪,因為我有了身孕,所以五哥讓我在魔戎州靜養,不要奔波。”
    “卻沒有想到,那紫滄海竟然將五哥給扣住,說他……他對死去的神皇不敬,要我過去,一起受罰!”
    “五哥讓他的心腹帶話給我,讓我萬萬不要過去。”
    鄭鳴的眼眸中,閃過了一絲的冷厲,他淡淡的道:“沒事,一切都有哥哥,那個紫滄海,我正說要和他算賬,卻沒有想到,我沒有對他動手,他倒是先蹦出來了。”
    “也好,那我就和他先算一算賬。”
    就在說話間,太上主祭已經來到了鄭鳴的近前,他對于鄭小璇來找鄭鳴的事情很清楚,只不過因為鄭鳴正字關鍵時候,所以他不允許鄭小璇打擾鄭鳴。
    “主上,我魔戎族有百萬精銳,如果主上需要,我召集他們,一起殺上神都。”
    “不用了。”鄭鳴朝著太上主祭擺了擺手道:“只是去找人收一些帳,我自己過去就是。”
    說話間,鄭鳴挽起鄭小璇道:“走,咱們先回家,等你安頓好了,我就將人給你找回來。”
    “至于太上主祭,在我離開的時候,你坐鎮魔戎州,只要是有人感到針對魔戎州,殺了就是。”
    說到這里,鄭鳴就要拉著鄭小璇離去,不過就在他準備走的時候,鄭鳴卻突然想到什么道:“給我準備一柄好劍。”
    “屬下遵命!”
    從魔戎州到神都,距離十數萬里,但是已經化身五色神牛的大黑牛,踏動五色祥云,速度之快,更不是一般的坐騎可以比擬。
    也就是幾個時辰的功夫,鄭鳴已經來到了神都之外。此時的神都,和鄭鳴離開的時候,好似沒有任何的變化,只是這神都人的衣著,發生了巨大的改變。
    滿城盡素縞!
    整個神都,都在為死去的紫雀神皇戴孝,雖然神都的門禁并沒有關閉,但是比之平時,搜尋的也嚴肅了不少。
    看著神都的大門,鄭鳴不由得想到了當年自己剛剛進入神都之時的場景,當時自己雖然也沒有太大的畏懼,但是和此事比起來,卻又不一樣。
    “來人止步!”就在鄭鳴催牛而進的時候,那把守城門的士兵,話語中帶著不容置疑的喝道。
    但是,當著士兵看著那散發出洪荒戰獸氣息的大黑牛時,他們就覺得自己的心跳的無比的厲害。
    雖然他們之中,高手并不少,但是此時的情形他們卻明白,現在的他們,遇到了硬茬子。
    五色神牛,身穿銀色長袍的男子,一個個念頭,在那士兵頭領的心頭閃爍,他好似突然想到了什么。
    就在他好似隱隱約約想到了什么的時候,那人已經繼續向前道:“本座前來送紫雀神皇,阻攔者,殺無赦。”
    一句殺無赦,讓神都之中的守衛一個個氣憤不已,作為紫雀神都的守衛,他們本來就覺得自己高人一等,就算是一些神侯的子弟進京,也不敢太放肆。
    更不要說,殺無赦這三個字。
    “諸位兄弟,有人……”一個覺得自己受到了巨大侮辱的守城士兵,大聲的呼喊道,不過還沒有等他說完,就已經被人捂住了嘴巴。
    “拜見魔主。”說的話的,是年輕的士兵頭領,他雖然年輕,但是在裝束上,卻要高于普通兵士。此刻的他,恭敬地跪在地上,大聲的說道。
    魔主兩個字,讓那些本來還有些不忿的武者,一下子驚呆了,他們看著那銀袍五色神牛的鄭鳴,一個個在愣了瞬間之后,一個個也都跪在了地上。
    雖然他們是紫滄海的下屬,但是面對鄭鳴這樣的存在,他們卻是一點都不敢失禮。
    “告訴紫滄海,讓他半個時辰之內,過來迎接,不然我滅了他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