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04-08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04-08)      完本感言(04-08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17 霸道的云霄


    虛空之中,已經升起了一百顆星辰,鄭鳴此時,心神的耗費,變的越加的快速,此時的他,有一種腦袋想要在虛空之中裂開的感覺。
    如若不是他的心神經歷過太上道祖、通天教主等無上人物的心境,又剛剛經歷了如來佛祖的心境,恐怕現在這一百顆溝通的星辰,就足以讓他感到崩潰。
    一百零八顆星辰!
    還好剩下的八顆之中,自己隱隱約約能夠感到的,已經達到了六顆,剩下的兩顆雖然難受,卻也不是不能慢慢尋找。
    在透過心神將第一百星辰顯現出來之后,鄭鳴的心神,就落在那白衣仗劍的女子身上。
    云霄,三霄仙子之中的第一人,執掌混元金斗,擒拿十二金仙,就算面對太上、元始兩位至尊的存在,也是敢于出手的強悍人物。
    她雖然外型溫婉賢淑,但是實際上在她的內心中,卻同樣堅定果決。只不過,鄭鳴沒有想到,云霄的劍道,竟會如此的強大,如此的凌厲。
    一個鋒利,已經不足以形容云霄劍道的厲害。
    白衣仗劍,遺世獨立的女子,靜靜的站在鄭鳴的近前,但是此時此刻,鄭鳴卻有一種感覺,這個女子離自己實際上有著很大的距離。
    這種距離,就好似兩個人都站在海邊,只是,遠隔著一個巨大海域的海邊。
    “我以為,你最擅長的,應該是混元金斗的法術。”鄭鳴需要休息一下,所以他輕聲的朝著云霄說道。
    云霄手中的劍,只是一個生神武者使用的長劍,但是此時,這一柄長劍在云霄的手中,卻已經多處了一種詭異的韻味。
    “我最擅長的,就是劍,我的劍,是師尊親自傳授的!”云霄淡淡的說道。
    鄭鳴一陣無語,他可是看過封神的人,在封神上,這云霄雖然也用過劍,但是無論是誰,都會覺得,這劍對于云霄而言,就是一個裝飾,僅此而已。
    卻沒有想到,她竟然是用劍的。
    “剛剛我已經劍破虛空,將那些有能力阻攔你晉級參星的人禁錮了,三年時間,應該夠了。”
    云霄說到此處,淡淡的道:“你安心修煉就是。”
    鄭鳴剛剛,是看到云霄揮劍的,只是劍光沉沒在虛空之后,鄭鳴就不知道那些劍光去了何處。
    現在云霄的一席話,才讓鄭鳴明白,原來隔著無盡的虛空,云霄將人給禁錮住了。
    要是宰了那些家伙才好,心中這個念頭生出,鄭鳴就朝著云笑道:“為什么不是殺了?”
    “如果這天降的血雨太多,恐怕你的晉級,就要受到干擾,你確定要讓我將他們全部都殺了嗎?”云霄淡然無比,只是,聽她這漫不經心的語氣,就像讓她碾死幾個臭蟲一般。
    好吧,鄭鳴掂量了一下之后,最終還是決定自己先晉級,不說自己現而今的**玄功,就已經穩穩的壓制普通的神禁,晉級之后,誅殺神禁,更是不在話下。
    “嗯,看來我真的是小看這片天地了!”云霄的目光,輕輕的轉動,朝著鄭鳴身后的位置看去。
    只不過,她看的并不是鄭鳴身后的墻壁,而是透過了墻壁的虛空,以及虛空之后的一切。
    長劍再次揮動,這一次,斬出的并不是一道劍光,而是猶如針一般的光點。
    光點破空而去,鄭鳴雖然感應到了光點,但是在鄭鳴的感覺之中,這光點實在是缺乏存在感。
    而就在云霄斬出這一劍之后,那白衣仗劍的云霄雖然面貌依然,但是鄭鳴卻能夠感受到云霄的神情之中,竟然有那么一絲絲的疲憊之意。
    “是什么人?”心中想到了那些搜尋域外天魔的強者,鄭鳴的心中就有一種不太好的感覺。
    如果是他們的話,那么自己可就危險了。
    “一個沉睡在陵墓之中的家伙,沒有想到,他竟然已經達到了天仙的修為。”云霄輕輕的嘆了一口氣,話語之中,帶著那么一絲感慨。
    天仙?天仙是什么,鄭鳴并不是太懂。對于封神之中的修為,他現在更是有點對應不上。
    就在云霄說話間,那一縷光點,已經落在了一個普通無比的山谷上,這山谷只有百丈大小,因為靈氣一般,所以也沒有什么宗門駐扎。
    可以說,這就是紫雀神朝之中,最普通的一座山谷,但是在那光點落入山谷的剎那,本來只有百丈方圓的山谷,竟然呈現出一眼望不到邊的姿態。
    從山谷口往里望,能夠看到的,是一座高有萬丈的巨山,里面濃密的靈氣,能夠讓大部分的武者瘋狂。
    也就是這巨山展現的一個剎那,無數的靈氣,就從巨山所在的虛空之中溢出,更有一道道大道神鏈,出現在虛空之中,給人一種大道籠罩的感覺。
    光點沒入小世界,沒入那萬丈神山,最終沒入了神山下方的一座宮殿之中。
    宮殿內,一副青銅做成的棺槨,靜靜的聳立,棺槨的左側,一燈如豆,靜靜的燃燒。
    只是,這如豆的燈火無比陰森,它雖然在燈盞之中,但是仔細觀察,卻可以看出,它就是無源之火。
    無源之火,難以長久!
    可是這一縷燈火,在虛空之中,已經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,現而今,它依舊在燃燒。
    靜靜的燃燒,給那棺槨,平增了九分的陰森氣息。
    光點破入宮殿,那燃燒的燈火,好似感應到了一般,一個剎那,化成漫天的火焰,朝著那光點沖了過去。
    光點掠過,燈火在虛空之中,直接化成了七八道,分散在棺槨的四周,而那光點,則已經無聲無息的落入了棺槨之中。
    一聲巨吼,從棺槨之中響起,伴隨著這巨吼,那棺槨直接崩碎,安置著棺槨的巨大石殿,連同那巨大的山岳,都無聲無息的出現了一道道的裂痕。
    隨著棺槨的灰塵消散,一個高大的身影,出現在虛空之中,他面貌并不是太過英俊,但是那猶如星辰的眼眸中,卻充滿了俯視蒼生的氣息。
    瘋狂焚燃的殺機,讓四周為之凝固。但是最終,那身影還是將已經散發出來的殺機收了回來。
    “這世間,竟然有人能夠橫穿小世界攻擊到我,真是沒有想到啊!”
    這一聲感嘆,讓人聽起來無比的別扭,就好似一個不知道多少年沒有說話的人,突然說話了一般。
    散落的燈火,在這一刻,映在了那人的臉上,如果此時紫雀神皇在這里,就會發現,這張臉,和自己記憶之中的那最深刻的圖畫,是那般的相像。
    一副棺槨,再次出現在寶殿之中,而那個高大的身影,也再次走進了棺槨。
    在進入棺槨的剎那,他好似想到了什么一般,輕輕的揮動衣袖,將分開的燈火,重新搜集在了一起。
    棺槨合攏,那破裂的石殿,開始慢慢的恢復,一個個巨大的縫隙,有了合攏的跡象。
    而寶殿外的萬丈巨山,也開始恢復自己原有的形象。
    “出關之期,又要增加三年。”這聲音好似有些不甘,又好似在感嘆,隨著這聲音的消散,偌大的宮殿,重又恢復了平靜。
    時間對于英雄牌而言,實在是太過重要了,雖然鄭鳴對于云霄的英雄牌充滿了好奇,但是他還是不得不看著這白衣仗劍的身軀,無聲無息的消散在了天地之間。
    “我最厲害的,是劍,你要選擇,我給你一個建議,選擇我的劍!”
    這句話,在云霄消散的時候,出現在了鄭鳴的耳中,他對于這句話完全相信,但是在抽到云霄英雄牌的時候,鄭鳴的心中,其實已經下定了決心。
    九曲黃河陣,他要的是九曲黃河陣。
    現在,云霄的話,終于讓鄭鳴猶豫了起來,最終,鄭鳴選擇了云霄的劍道技能。
    之所以做出這個抉擇,鄭鳴不知道自己出于什么動機,他只是覺得,那白衣仗劍,立于四象山自己閉關的洞府之中,卻橫掃天下的女子,應該不會騙自己。
    如果上當,再抽一次就是。
    后土星,諸天星辰之中,擁有著最純粹土系力量的星辰,可以說,這后土星,也是其他土系星辰的統帥。
    對于從虛空之中溝通出這道星辰,鄭鳴還是費了不少的力氣,好在他的五行神碑法身,讓他對于五行本源有了深刻的參悟,才將這顆星辰,溝通了出來。
    第一百零一顆星辰!
    隨著后土星出現在虛空,幾乎在半刻鐘的功夫,虛空之中再次出現了四顆星辰。
    這是四顆匯聚萬物的本源星辰,隨著這五顆星辰的出現,本來各自為政的群星,在這一刻,一如簇擁著自己統帥的臣子,拱衛著自己的君主。
    只是,在這五顆星辰出現足足一天的時間里,天上的星辰,再沒有發生其他的變化。
    一百零五顆星辰,好似已經達到了鄭鳴的極限,但是,當一些人覺得鄭鳴達到了極點的時候,虛空之中,再次出現了一顆星辰。
    太陰星!
    這星辰皎皎如月,照耀天地,和那緩緩升起的明日,在虛空之中,相互呼應,就好似催動萬物運轉的兩道巨輪,在虛空之中不斷地交錯。
    不過,這才一百零七道星辰,還有一道星辰,并沒有出現,讓鄭鳴難以到達如來佛祖推演大道的數量。。
    a
  /b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