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04-10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04-10)      完本感言(04-10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16 仗劍壓四方

  七海大帝立于祭臺之上,靜靜的等待天水神矛自己飛回,雖然他有操縱天水神矛的口訣,但是卻難以做到,讓自己的心神和天水神矛連接起來。
    但是對于這一投,他卻是及其放心。
    “八十一顆星辰,還有九顆主星!”七海大帝的目光從虛空之中收回,但是話語中,卻帶著一絲絲感觸的道:“就是不知道,等一下星落如雨,會是一種什么場景。”
    圭升泰雖然是神禁,但是對于主星之說,還是第一次聽到,他猶豫了瞬間,就朝著七海大帝道:“陛下,什么是主星?”
    “天上星辰無數,每一顆星辰,都對應一方大道,大道有強有弱,星辰同樣有強有弱。”
    七海大帝對于圭升泰這個剛剛替自己損失了大半體力的屬下,心中還是有著那么一絲的愧疚,所以對于這個問題,也并沒有隱藏。
    “按照祖上留下的典籍,天上的星辰,可分為九等十八階,只不過因為后來典籍凌亂,具體的分類,已經開始模糊。”
    “但是先君還是將這些星辰,進行了一個簡單的分類。”
    “主星和下星,其中主星么,不但威力浩大,而且成就神禁的可能,也能夠達到五成。”
    圭升泰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的激動,五成成就神禁的希望,這對于參星修士而言,實在是太強大了。
    “至于下星,溝通起來雖然容易,但是成就神禁的希望,只有百一!”
    五成和百一,這其中的差距可想而知,圭升泰猶豫了一下,還是問道:“屬下所溝通的星辰,不知道是主星還是下星?”
    七海大帝看著圭升泰,好一會才輕輕的笑道:“這天下,只有兩個人溝通了主星。一個是我,一個是紫雀神皇。”
    “我們兩個之所以能夠溝通主星,靠的也不是我們自己的修為,而是祖上的遺澤,你呀,不要多想了。”
    一句不用多想,實際上就是將圭升泰所有的希望,全部給砸在了地上,別多想,那就是說,你想的實在是太多了。
    “這個叫做鄭鳴的家伙,實在是太過囂張,哼哼,這一次,他就要死無葬身之地。”
    轉移了話題的圭升泰,眼眸之中帶著一絲絲的嫉妒之意,他不能不嫉妒,自己作為神禁級別的強者,只是溝通了一顆下星,而那個他不知道的鄭鳴,竟然有如此多的星辰任他選擇。
    實在是可惡至極。
    七海大帝的眼眸之中,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,這一絲笑容,充滿了自得之意。
    就在他的笑容在臉上綻放的剎那,一種巨大的恐懼,陡然充斥著在了七海大帝的心頭。
    這恐懼,讓七海大帝想要出一點聲音,但是很可惜,此時的他,別說出聲音,就算是臉上的肌肉,都難以收縮。
    笑,七海大帝依舊在笑,只是在這笑容之下,他整個人已經凝固在了那里。
    圭升泰也在笑,他這之中,有暢快的笑,但是同樣,也有一絲嫉妒的笑。
    那個天縱奇才的人物,現在死在了自己的手中,雖然損失不小,一半的精血,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夠修煉過來,但是能夠殺死一個即將崛起的至強者,他的心中感覺還是值得的。
    所以他也在笑,而且笑的無比的燦爛,因為他的主子七海大帝,此時笑的就是……
    可是,就在這笑容猶如花兒一般猛烈綻放的時候,一種巨大的危機感,陡然充斥在了他的心頭。
    在這種危機感下,他覺得自己就好似一只魚兒,一只被脫離了水中的魚兒。
    自從成為了神禁之后,圭升泰自己對自己的感覺,就是強大,強大的他,讓人只能仰視。
    可是現在,他卻覺得自己渺小無比。脫水的魚,就算是呼吸,都變得艱難無比。
    而那股好似來自九天之外的殺意,更讓他從心中升起了一種巨大的恐懼。
    這殺意,從九天而降,面對這股殺意,他沒有任何的反抗之力,這是誰在對他出手?
    他猜不出出手的人是誰,就算是當年的紫雀武帝,也不能讓他絲毫生不出反抗之力!
    這究竟是誰!
    圭生泰雖然猜不出要殺他的人是誰,但是他隱隱約約卻能夠感動,這凌空而來,讓他難以抵擋的殺意,應該和他揮出的神矛有關,要不是那神矛,這殺意也不會籠罩自己。
    昂頭看上方,他隱隱約約的感到,又有一顆星辰,升起于蒼天之上。
    他的目光中帶著一絲的不舍,可是就在他睜大眼睛的時候,他的身軀,他的神海,他的神蓮,他的神識……
    一切的一切,全部被一道劍光,直接斬成了兩斷。在這鋒利無比的劍光下,他堅硬無比的軀體,他可以抵擋住神器轟擊的龜殼,直接被斬成了兩段。
    在被這種洶涌的殺意所籠罩的時候,圭生泰就沒有想過,自己能夠逃出生天的可能。
    現在,果然他所想,他根本就沒有逃出生天的可能,在這劍光下,他唯有死!
    七海大帝定定的看著被斬成兩斷的圭生泰,看著那沒有留下一句話,就已經身死道消的圭生泰。對于圭生泰,他并沒有太多的憐惜,但是不管怎么說,圭生泰都是他忠心于他的,一個神禁啊!
    但是他更多的,是一種慶幸,如果揮出那桿神矛的不是圭生泰而是他自己的話……
    幾乎可以確定,這一次就天而降的劍光,就是**裸的報復,至于報復的原因,自然是不言而喻。
    “紫雀神皇,安敢欺我!”七海大帝咆哮,雙眸之中,帶著一絲赤紅之色。
    他沒有敢喊出那揮出一劍強者的名字,不是不愿,而是他的心中,根本就沒有想要報復的想法。
    不是不想,而是不敢!
    七海大帝不敢用自己的心神感應神矛,深孔被那揮劍而來的人,直接尋到自己的位置,將自己斬于劍下。
    如果被斬于劍下,那才是最冤不過。
    七海大帝轉身想要離開,可是就在他準備離去的剎那,一道細如游絲,但是卻好似隱含著分開天地之力的劍芒,再次落下。
    這一次的劍芒,不如剛剛斬殺圭生泰之時的凌厲,但是那劍芒之中隱含的殺機,依舊讓七海大帝畏懼不已。
    知道自己現在要拼命的七海大帝,在那劍光還沒有落下的瞬間,匯聚全身力量轟出了一拳。
    現在,他也只來得及轟出這么一拳。
    一拳轟擊,九條咆哮的巨龍沖出,但是就在那巨龍和劍光接觸的瞬間,九條龍頭,直接被斬斷。
    九龍破碎,劍光直接沖入了七海大帝的身軀之中,就好似最狂奔的沖擊,進入了七海大帝的神海。
    然后七海大帝的神蓮,生出了十數道裂痕。
    “靜養三年,敢外出,當誅!”一個淡淡的,卻好似蘊含著無窮威嚴的聲音,在七海大帝的心中響起。
    七海大帝一生中,還從來都沒有收到過這樣的威脅,可是現在,他面對這威脅,卻只有恐懼,而沒有憤怒,因為他沒有憤怒的權利。
    “遵命!”
    恭敬的朝著虛空之中說出這句話,七海大帝并沒有時間理會,自己所說的這句話,會不會被那無上存在聽到,但是這些對他而言不重要。
    他求得是一個心安,是那位不知道來自何方的無上人物的認同,只要這位無上的存在不在對自己動手,一切都好說。
    靜養三年嗎不是,這好說,連那座秘密的祭壇他都沒有關閉,就快的朝著自己神宮的方向沖了過去,他要閉關,現而今,唯有閉關,才能夠讓那位無上存在感到,他是聽話的。
    沒有理會自己那些臣子的七海大帝,直接進入了自己閉關的洞府,他沒有時間關注那個叫做魔主的人,究竟能夠溝通多少的星辰。
    反正,他是不準備在得罪那位魔主。畢竟能夠有這種一劍縱橫千萬里的人物庇護,自己已經不打算,在和那位魔主大人有任何過不去的事情。
    “什么事情?”從自己的儲物手鐲中拿出了一面玉璧,玉璧上映現出了那看不面容,猶如迷霧的女子的身軀。
    只是這女子的樣子,雖然是從玉璧之中看,但是七海大帝還是感到非常的不好。
    因為女子的影子,比之平時模糊的多。在天海關一戰的時候,那女子雖然也受了傷,但是傷勢,并沒有現在這般的嚴重。
    她現在這個摸樣,是生了什么情況……
    “大帝,剛剛天降血雨,究竟出了什么事情?”女子的聲音中,帶著一絲的戰栗。
    對于這個女子,七海大帝雖然不是太喜歡,但是最終還是沉聲的道:“圭生泰死了。”
    “是不是一道劍光,我剛剛正在閉關,卻被一道不知道從何而來的劍光直落而下,想要躲避都不可能,幸好那劍光,并沒有殺意,只是……只是讓我靜養三年。”
    女子說到此處,顫抖的道:“大帝可知道那是什么人?”
    七海大帝愣了一下,他沒有想到,這個和自己距離一座海域的神禁,竟然也被劍光侵襲。
    “我不知道。”七海大帝硬著頭皮說出了這一句之后,就直接結束了兩者之間的聯系。
    也就在一刻鐘的功夫,足足有七八個神禁級別的強者,和七海大帝聯系,告訴自己受傷的事情。
    而且他們都是被一道劍光所傷,雖然沒有性命危險,但是卻被警告靜修三年。
    “這是何其霸道啊!”七海大帝手持玉璧,充滿感慨的道!
    本書最快更新網站請百度搜索:,或者直接訪問網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