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03-31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03-31)      完本感言(03-31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15 一劍破萬法

  
    當七十二顆星辰出現在天際的時候,太上主祭等人已經麻木了,他們之中,也有幾個溝通過星辰,可是現而今這種群星爭輝的場景,實在是讓他們感到震撼。
    無比的震撼!
    大多數溝通參星的武者,能夠感應到虛空之中出現一顆星辰,往往就是一種大大的福分,現而今,鄭鳴晉級參星,虛空之中,竟然有七十二顆星辰顯現。
    這些顯現的星辰,代表的基本是鄭鳴只要愿意,就能夠將那星辰直接溝通到自己的心頭,成為自己的本命星辰。
    七十二顆星,鄭鳴的選擇,該是何等的輕松自如。
    在太上主祭看來,七十二就是一個不錯的數字,但是很快,一顆星辰就打破了他這種想法。
    又是一顆星辰出現!只不過在這顆星辰出現的剎那,本來靈氣如雨的虛空,卻變得有些陰森。
    星光還是星光,但是這星光照耀下的天地,此時卻給人一種陰森無比的感覺。
    這是一顆什么樣的星辰?
    雖然對著星辰,太上主祭的心中多了不少的顧忌,但是有一點太上主祭卻不得不承認,那就是這一刻星辰比之其他的星辰,都要耀眼。
    這明顯是一顆大星!
    對于溝通的星辰,實際上也有一定級別的劃分,只不過因為大多數人的選擇很少,所以這種劃分,只是簡單的大星和普通的星辰而已。
    在紫雀神朝之中,紫雀神皇溝通的紫微帝星,無疑是一顆大星,四方伯侯和那些大宗門的掌教所溝通的星辰,同樣是大星。
    現而今,鄭鳴溝通的星辰之中,終于出現了一顆大星。
    “嗚,又是一顆大星!”血紅色的星光,出現在天際,它和白色的星光互相爭輝。
    陰森森的紅白兩色,給人一種天地要走向末日的感覺,而那靈液,更是化成了一道道的血雨,讓人不寒而栗。
    “主上溝通的星辰,越來越有魔性了,哈哈哈!”一個魔戎族的老者,不無感慨的大笑。
    魔戎族的參星境強者,溝通的星辰之中,大多孕育著一些魔性,現在鄭鳴溝通的星辰呈現出一種大魔臨世的感覺,讓他們感到無比的興奮。
    太上主祭雖然對這樣的說法,并不是太過于贊同,卻也輕輕的點了點頭。
    畢竟,在他看來,鄭鳴這樣溝通星辰的方式,其實也很是不錯。
    “嗚,不好!”
    就在太上主祭想要和身邊的幾個祭祀說話的時候,一種巨大的危機感,陡然充塞了他的心頭。
    這種危機感,就好似山河崩碎,就好似日月無光!
    太上主祭感到,這是一種巨大的危機,一種一旦出現,就足以讓自己直接墜落的危機。
    雖然那危機還沒有到,但是他的心中,已經升起了一種大大的恐懼,如果沒有鄭鳴,他肯定會第一時間選擇逃避。
    但是現在,有鄭鳴在,有鄭鳴在,就意味著他不能一走了之,盡管一走了之,無疑是他目前最佳的選擇。
    作為魔戎族的太上主祭,他不能不守護魔主,哪怕是拼上自己的性命,也要守護。
    “你們滾開!”太上主祭沉喝,聲音之中不容置疑。
    在魔戎之中,如果說鄭鳴的話一言九鼎,那么太上主祭的話語,就是不容拒絕。
    所以大多數的人,在聽到了太上主祭的喝聲之后,第一時間躲避了開來,但是同樣,也有人停在了那里。
    就在他們想要問問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的時候,一種他們千年難得一見的場景,赫然出現在他們的眼前。
    一道碧綠色的光芒,從虛空直飛而來,這光芒還沒有下落,但是他們覺得時空已經靜止。
    不錯,就是時空靜止,在這靜止的時空之中,他們每一個都難以動彈,甚至說,他們每一個人,都被定在了半空中。
    難以動彈,難以做出任何的反應。
    毀滅,毀天滅地!
    這幾乎是所有人心中升起的念頭,他們看著那飛馳而來,洶涌而下的碧綠色斷矛,一個個的心中,升起的都是恐懼。
    怎么辦?有人想要拿這個問題問太上主祭,可惜的是,他不但動不了,連開口說話,都變得不可能。
    太上主祭的修為接近神禁,但是在這種情況下,他同樣無能為力。他的身體能夠動彈,但是在這個時候,他連一點點的天地之力,都難以借到。
    天地已經被壓制!
    這斷矛,究竟是何物?竟然有如此的威力,魔君大人的魔刀,紫雀神皇的赤宵劍,都不如此物。
    此物沒有下落,但是它下落的方向,是鄭鳴的位置,不出意料,它就是要擊殺魔主。
    自己可以死,但是他必須確保魔主安然無恙!太上主祭猶豫了剎那,陡然騰空朝著那斷矛沖了過去。
    他知道,自己擋不住這詭異的斷矛,他現在唯一能夠做的,就是用自己的身軀沖擊斷矛。
    希望,能夠讓這斷矛見血之后,威勢大減!
    無聲無息之中,斷矛直接穿過了長空,伴隨著斷矛的穿過,那支撐著整個四象山防御的四頭魔象,在虛空之中,直接化成了一道道的碎塊。
    太上主祭挪移到了鄭鳴閉關洞府的頂端,所以這一刻,斷矛所刺向的方向,就是他的頭頂。
    用頭頂,還是比較堅硬的!
    太上主祭昂頭看天,心中升起了這么一個念頭,也就在他的心中如此想的時候,那斷矛已經飛落而下。
    斷矛飛落,天地驚顫!
    就在斷矛就要落在太上主祭頭頂的時候,一道劍光,從大地之上飛起,朝著那斷矛斬了過去。
    一劍飛仙,橫掃而來!這一劍,讓看到它的人,都覺得疑惑不已。如果說這一劍簡單的話,那這一劍卷起的瞬間,卻又給人一種天外飛仙的絢麗。
    劍光,竟然有人用劍光斬向了長矛。
    第一個看懂劍光的,并不是太上主祭,而是站在四象山千里之外的紫雀神皇和李慧卿。
    兩個人在紫雀神皇和七海大帝聯系過之后,就站在一座小山上,靜靜的等待著。
    雖然兩個人對于七海大帝,充滿了無比的信心,但是事情一日不解決,兩個人的心中,就難以平靜。
    特別是紫雀神皇,更是在幾顆大星出現之后,越發變的凝重起來,他知道,鄭鳴一旦溝通了星辰,那就會成為天下至強之一,自己和他的矛盾,不可調和。
    所以鄭鳴必須死!
    斷矛飛天的一剎那,兩個人都覺得自己的身軀都好似受到了一座山一般的壓制。
    他們兩個人在對視之間,都看到了對方的恐懼。同樣,在兩個人的對視之中,彼此也看清楚了,各自心里那一層不愿提及的后悔。
    如果鄭鳴成功晉級參星,說不定可以成為他們對抗七海大帝的一個有力幫手。
    但是,鄭鳴和他們之間的冤仇,恐怕很難再實現化干戈為玉帛了!因此,他們的想法雖好,卻再也沒有實現的可能了!
    更何況,這詭異的神矛已經落下。
    “用劍光抵抗神矛,這……這根本就是找……”劍光飛起的一個剎那,紫雀神皇的話語中帶著不屑一顧。
    可是,就在他口中那個死要說出的時候,他整個人都愣在了哪里,因為那一柄在他看來,絕對可以將天地刨開的神矛,在下落的一個剎那,竟然被刨開了。
    沒錯,就是被刨開了!
    從中間,被那一縷劍光,直接刨開成為了兩半,而后就好似兩塊碎木,掉落在虛空之下。
    李慧卿和紫雀神皇看著虛空,他們看著那個身穿白衣,手持一柄長劍的女子。
    女子的劍,不能說普通,應該說,這還是一個上等的銘器,在紫雀神朝之中,唯有生神境級別的存在,才能夠使用這種長劍。
    可是,在李慧卿和紫雀神皇的眼眸中,這種長劍,簡直就是一種垃圾。一種讓他們看,他們都覺得有點有礙觀瞻的垃圾,但是現在,那垃圾竟然刨開了絕世至寶。
    天水神矛!
    這神矛的名字,李慧卿和紫雀神皇并不知道,但是他們能夠感到這神矛之中所隱含的七種神禁。
    一落而下,勢壓天地的天水神矛,竟然在它最為燦爛的時候,直接被斬破在虛空之中。這……這怎么可能!
    一個個念頭在紫雀神皇的心中閃動,他看向那白衣持劍女子的目光,充滿了敬畏。
    和紫雀神皇相比,此時的李慧卿更加嫉妒的卻是女子的風姿,站在虛空之中的女人,不但有著讓她感到自卑不已的容顏,那飄然出塵的氣息,更不是他們拈花神宮能強裝出來的。
    這是一種真正的出塵,這是一種真正的飄逸,在這種出塵和飄逸之中,女子的風姿,遠遠的超過她自己。
    她不是人!
    她應該是九天之上的仙,不小心降臨到了凡塵之中,而她白衣仗劍的場景,更是讓李慧卿覺得自己應該用一輩子去學習。
    她看著凌空立于虛空的女子,就覺得自己整個人,已經沉醉在了虛空之中。
    女子好似感應到了李慧卿的目光,朝著她漫不經心的斜睨了一眼,這一眼,是那樣的平靜,那樣的淡然。
    在這一眼之中,李慧卿甚至有一種想要叩頭膜拜的感覺,只是最終她的心神還是讓她冷靜了下來。
    就在這一刻,女子再次揮劍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