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04-07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04-07)      完本感言(04-07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13 皇天龍璽


    赤紅色的百里火龍,可以焚燒一切,就在這長龍瘋狂成長,要橫掃萬物之時,一道凌厲的白光,卻從聞仲的豎眼之中,瘋狂的涌動而出。?
    破妄之眸,可破除一切神禁之法。
    聞仲在看到那赤紅色的長龍咆哮之后,眼眸中動了殺意,他的目光,鋒利如刀,快的削減著那百里長龍的威勢。
    而那雌雄雙鞭,更是被聞仲收回,左手的長鞭舞動,一座無形的山峰,已經從虛空之中下落,壓在了那膨脹的赤紅色巨龍上。
    可是,紫雀神皇此時不但沒有露出絲毫的慌張,反而顯出了一絲喜悅。他手掌在自己的儲物手鐲上拍動,一枚赤紅色的寶印,朝著鄭鳴閉關之處沖了過去。
    這寶印,只有巴掌大小,但是下落之間,卻已經化為百丈大小,最讓人感到恐懼的,還是這寶印在下壓之間,竟然隱含著一種讓人恐懼的至尊之力。
    “是皇天龍璽!”看到這寶印下落的剎那,第一個高喝的,是神主,他的話語中帶著一絲不敢相信的味道。
    皇天龍璽乃是當年武帝號令天下的至寶,傳說之中,乃是和赤宵劍一起,鎮壓紫雀神朝氣運的重寶。
    只是在赤宵劍消失之前,皇室就已經宣布皇天龍璽失蹤,卻沒有想到,在這個時候,紫雀神皇竟然用出了皇天龍璽。
    皇天龍璽下落之間,就算是虛空的道紋,都開始斷裂,太上主祭看到皇天龍璽的瞬間,眼眸都有點綠。
    皇天龍璽威力不凡,而皇天龍璽越過于強大,對于鄭鳴而言,也就越過于危險。
    “神主兄,此時不能再有保留了!”李慧卿的喝聲,在皇天龍璽下落之中,就在神主的耳中回蕩。
    神主同樣明白這個道理,機會難得,所以他一咬牙,那金裝锏再次拋出。
    巨大的金裝锏,帶著毀天滅地的力量,再次朝著聞仲砸來,而李慧卿手中金色的曼陀羅花,更是化成一片空間,朝著聞仲封禁而下。
    “孽障,找死!”聞仲怒吼,他的身體,詭異的消失在了虛空之中。當李慧卿等人再次看到聞仲的身軀之時,就現聞仲竟然出現在了他們的前方。
    聞仲的豎眼,這一次放出的光芒,每一道都有三尺大小,每一道都凌厲一如神劍。
    在劍光下的皇天龍璽,那浩瀚無邊的威嚴,被快的削弱,而聞仲在這個時候,卻朝著虛無之處一抓,一座山峰,出現在了他的手中。
    這山峰,迎著李慧卿和神主重重的砸落而下。
    與此同時,那雌雄雙鞭再次落入聞仲的手中,雙鞭在他的手中交錯一如十字,旋轉而下,破碎虛空,重重的擊打在了神主的肩膀上。
    神主想要躲避,但是聞仲的雙鞭,又豈是那么容易躲避的?所以一鞭之下,直接就將神主的臂膀,一邊打成了碎粉。
    作為一方的神禁,神主不是一個愚笨之輩,三個人和聞仲的比斗,一直都在落下風。
    現在那聞仲出手之間,更是將他們最強的攻擊直接化解,三個人想要誅殺鄭鳴已經是不可能。
    在這種時候,不走又能如何?因此,神主稍微沉吟,整個人就化成一道虹光,投入了虛空之中。
    借助大道神禁,神主可以幾個呼吸的時間,逃逸出千里之外,而神主的離去,對于紫雀神皇以及李慧卿二人而言,絕對是一個最大的打擊。
    “走!”紫雀神皇怒喝,他已經催動了自己最強的手段,現在這神秘的老者,讓他覺得束手束腳,他唯一能夠做到的,就是盡快離開此地。
    殺不了鄭鳴,自己也不能死在此地。
    紫雀神皇的吼聲,是對李慧卿說的,好似是在提醒李慧卿,但是實際上,他這樣做,只是一種手段,一種將麻煩引到李慧卿身上的麻煩。
    可惜的是,李慧卿同樣不是一盞省油的燈,在紫雀神皇大吼的時候,就已經化成無數的金色曼陀羅花,朝著天地四方,快的消散。
    紫雀神皇退走的最慢,而就在他招手收回皇天龍璽,準備逃逸而去的時候,卻被那聞仲催動雌雄雙鞭,朝著他的頭頂,重重的砸落而下。
    頭頂乃是一個武者最重要的部位,紫雀神皇就算是神禁高手,也絕對不會任由雌雄寶鞭落在他的頭頂。
    他催動禁法,整個人瞬間挪移出上百丈,可是雌雄雙鞭交替下落,不論紫雀神皇如何的躲閃,都有一個鞭子,正從他的頭頂,快的下落。
    一個躲避不及,紫雀神皇就被雌雄雙鞭的雄鞭,重重的砸在了前胸上,一條深有三尺的鞭痕,讓紫雀神皇覺得自己的魂魄,都要疼的飛起來。
    但是,紫雀神皇,在這一刻,還是緊咬著牙關,只是一個剎那的功夫,就逃出了三千多里。
    他知道自己留下,說不定就被那無名老者,直接給打殺。
    聞仲看著離去的紫雀神皇,并沒有追趕,他眼眸閃動之間,豎眼的白光再次下落,也就是片刻功夫,那百里的赤紅火龍,就消失的干干凈凈。
    做完這一切的聞仲,不再開口,而是緩緩的走進了鄭鳴閉關的洞口,盤膝坐了下來。
    太上主祭本來還想要和聞仲交談幾句,但是看到聞仲此等的神情,他也將自己的想法壓了下去。
    但是在他的心中,對于聞仲的身份,懷著滿肚子的好奇,畢竟一個他根本就不認識的人,一出手,就將紫雀神皇三人打的落荒而逃,這等的人物,實在是強悍無比。
    怪不得主上堅持要溝通星辰,有這樣的無上存在坐鎮,天下間能夠破壞主上突破的人,真的沒有幾個。
    輕輕的呼吸了幾口氣,太上主祭再次昂看天,就現,那本來明亮無比的天際,此時光芒都變得有些刺眼,一道道的光芒下落如劍,籠罩無邊的天際。
    三十六顆星辰了,主上現在要溝通星辰,已經有三十六顆星辰出現在天地之間。
    這三十六顆星辰,主上可以隨意的選擇一顆作為自己的本命星辰,而星辰越是強大,以后主上的成就,也會越大。
    只是不知道,主上究竟選擇哪一顆星辰。
    太上主祭比較了幾顆星辰,現這些星辰,并不是那么容易選擇的,因為他覺得幾顆星辰,每一顆都比自己溝通的強的太多,真的是難以取舍。
    也就在太上主祭猶豫的時候,一道光芒,再次照亮虛空,看著那再次出現在虛空之中的星辰,太上主祭的心中,升起的是一種感慨。
    還有啊!
    魔戎州外,紫雀神皇落地的剎那,整個人差點就趴在地上,對于一個神皇級別的存在而言,像狗啃屎一般的撲倒在地上,對他而言,是一個巨大的打擊。
    針扎一般的疼痛,從紫雀神皇的肩膀上不斷的傳來,這種疼痛紫雀神皇可以忍耐,但是有一種痛苦,卻是紫雀神皇難以忍耐的,那就是此次行動的失敗。
    那個人,究竟是誰呢?
    這是紫雀神皇心中瘋狂咆哮的聲音,而就在紫雀神皇思索著那出手之人身份的時候,李慧卿的身影,已經出現在了不遠處。
    和狼狽的紫雀神皇相比,李慧卿的傷勢無疑輕了很多,她看著整個身子都有點顫抖的紫雀神皇,聲音之中帶著一絲擔憂的道:“陛下沒有事情吧?”
    “朕沒有什么事情,只是失手被人傷了一下。”紫雀神皇看著李慧卿,強作什么都沒有生的問道:“神主呢?”
    “我也沒有現他的蹤跡,想來他已經回到了天神山。”李慧卿輕聲的說道。
    紫雀神皇聽說神主離去,眼眸中的冷然,更多了幾分,對于紫雀神皇而言,這一次擊殺鄭鳴,原本信心滿滿,卻怎么也沒有想到,居然以慘敗而告終。
    一道道星辰出現在天地之間,幾乎所有的神侯,都已經知道那位魔主要突破參星境。
    自己出手的消息,更是瞞不了人!
    現在,神主拍拍屁股走人,那么這一次失敗的后果,就要由他這個神皇獨自承擔。
    “陛下,那魔主的底蘊,比咱們想象的都要強大啊!”李慧卿看著紫雀神皇,幽幽的道:“我看,咱們不如和魔主化干戈為玉帛如何?”
    就在李慧清說話之際,虛空之中,再次多出了十八道光芒,這十八道從虛空直落而下的光芒,每一道,都充斥著無盡的星輝,下落間,紫雀神朝的靈氣,更多了幾分。
    “魔主和我紫雀皇族的仇恨,是難以化解的。”紫雀神皇冷漠至極的道:“別說化解不了,就算能夠化解,我紫雀神朝,也決不會給一個魔人低頭。”
    說到此處,紫雀神皇朝著李慧卿重重的看了一眼道:“休怪我沒有提醒李宮主,朕平生最恨的,就是有人背叛。”
    “如果有人膽敢背叛朕,那朕就要了他的腦袋。”
    李慧卿輕笑一聲道:“陛下,我和陛下雖然有些爭端,但是在大事上,我還是站在陛下一邊的。”
    “只是魔主此人的聲勢太大,他這般下去的話,慧卿害怕天下有變啊!”
    紫雀神皇點頭,他明白李慧卿絕對不是杞人憂天,現在天空的星辰,已經到了七十多顆,這樣下去,不知道多少人要覺得鄭鳴這個魔主,乃是天命所歸。
    他沉吟了瞬間,就從自己的儲物手鐲之中,拿出來一個小小的鈴鐺,這鈴鐺只有巴掌大小,但是輕輕的晃動之中,卻帶著一絲詭異的波動,消散在天地之中。
    也就是半刻鐘功夫,那鈴鐺無風自動,紫雀神皇的眼眸中,頓時生出了一絲掩飾不住的喜色!8
  /b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