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12-16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12-16)      完本感言(12-16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11 順我者昌逆我者亡


    作為天下之主,紫雀神皇雖然傷勢還沒有完全恢復,但是風度依舊。站在一座小山上的他,微微閃動的目光中,充滿了森森的殺意。
    十八顆星辰照耀天際,就算是烈陽的光輝,在這十八顆星辰之下,也顯得暗淡無光。
    對于紫雀神皇而言,他很愿意相信,這煌煌烈日,就是他這個天下之主,至于這十八顆星辰,代表的,自然就是鄭鳴。
    一個帝皇,怎么能夠容忍自己的威嚴受到這樣的挑釁?因此,他誅殺鄭鳴的**,越加的迫切。
    同時,他的心中,還有一種強烈的預感,如果這一次,他還誅殺不了鄭鳴的話,那么以后,他可能再沒有誅殺鄭鳴的機會了!
    “陛下當年晉級參星,一共感應到了多少顆星辰?”李慧卿詭異的出現在紫雀神皇的身后,話語中,帶著一絲鄭重。
    “十顆!”紫雀神皇沒有回頭,淡淡的說道。
    李慧卿點頭道:“陛下比慧卿多了一顆,當年慧卿感應到了九顆,只是當年慧卿晉級參星的時候,也沒有這等的……”
    接下來的話,李慧卿很是識趣的閉口不言了,但是紫雀神皇卻明白她是什么意思,那就是李慧卿在晉級的時候,并沒有如現在這般搞的四方驚動。
    “朕也沒有!”紫雀神皇說到此處,目光看向虛空道:“神主兄呢?”
    “我當時在宗門之中,還有一個對手,所以在很多事情上,求的就是一個穩妥而已!”神主閃現出來,此時的神主,精氣神已經達到了一個頂點。
    他的氣色,比之紫雀神皇和李慧卿兩個人,不知道要好上多少倍,而他看向紫雀神皇的神色雖然平靜無比,但是卻有一種傲然,一種自肺腑的傲然。
    紫雀神皇的眼眸光芒閃爍,而后淡淡的道:“如此人物,如果讓他進入參星境,恐怕你我再也沒有誅殺他的可能。”
    “所以神主兄,這一次務必萬無一失!”
    神主輕輕的點頭道:“除非魔君重生,不然的話,這一次誰也救不了他!”
    李慧卿目光在紫雀神皇和神主兩個人的身上閃動,就在她準備說話的剎那,虛空之中,再次出現了一道熾烈的光芒。
    這光芒照耀九天,比之剛剛那十八道光芒,絲毫不顯遜色半分。
    “第十九顆星辰,這個魔主,他究竟要做什么?”紫雀神皇看著那最后一顆星辰,眼眸之中閃動的是奇異。
    成就參星,溝通十九顆星辰,這般的事情,就算是紫雀神朝的史書上,都沒有任何的記載。
    就連紫雀武帝,都難以做到這一點。
    神主仰望著那新近出現的一顆星辰,幽幽的說道:“魔主此人,驚才艷羨,不可留啊!”
    三個人說話之間,就化成三道長虹,朝著四象山的方向直沖而去,此時,魔戎州的關隘之中,雖然駐守了無數的軍士,但是他們根本就察覺不了三位無上存在的蹤跡。
    就算一些生神級別的存在,在三道光芒掠過的瞬間,稍微有那么一點點的感觸,卻也做不出任何的反應,更不要說,讓他們出手阻攔。
    也就是一刻鐘的功夫,三個人已經再次出現在四象山外。
    “當年四象山之會,咱們五個人出手,現在厚德閉關,只剩下咱們三個了。”李慧卿看著那巨大的山峰,聲音中似乎帶著一絲悲楚。
    倒不是說李慧卿和那紫臉老者有什么交情,她此時的感慨,純粹就是一種兔死狐悲。
    紫雀神皇和紫面老者的交情最好,很多時候,紫面老者都是紫雀神皇最重要的支持者。
    現在紫面老者死在地水風火大神咒下,紫雀神皇就覺得自己對于天下的掌控,已經減弱了不少。
    特別是面對李慧卿和神主的時候,他覺得自己的言權,好像減弱了那么一兩分。
    “所以今日,咱們更應該完成咱們當年沒有完成之事。”紫雀神皇目視著四頭巨象守衛的山峰,聲音中帶著一絲殺意的道:“今日,我要讓這四象山,血流成河!”
    帝皇一怒,流血漂櫓!
    也就在紫雀神皇這話出口的瞬間,就聽有人沉聲的道:“神皇陛下,李宮主,神主三位前輩降臨四象山,我等有失遠迎,還請恕罪啊!”
    伴隨著這聲音,太上主祭的身影,已經出現在了四頭巨象中一頭巨象的頭頂上。
    隨著太上主祭的出現,十幾個魔戎族的強者緊隨其后現身,他們一個個目視著紫雀神皇三人,眼眸之中,全都是憤怒的火焰。
    紫雀神皇的目光在太上主祭的臉上掃了幾眼,陡然露出了一絲驚容:“沒想到,你竟然走到了這一步,如果給你十年功夫,你未嘗不能成為神禁。”
    神主和李慧卿兩個人的目光,同樣鄭重無比的看著太上主祭,他們在這一刻,看向太上主祭的目光中,多了一些鄭重。
    “魔主晉級的不是時候,要不然,你有的是機會。”李慧卿幽幽的道:“看來,魔主還是有些剛愎自用,也就是他這一點剛愎自用,讓你們這些人斷了活路。”
    “無需多言,殺吧!”神主看著虛空之中,已經達到了三十二顆的星辰,冷冷的道:“雖然他一時間完不成對星辰的溝通,但是兵貴神。”
    紫雀神皇,李慧卿二人點頭,他們兩個人衣袖揮動,就好似兩個神祇,朝著鄭鳴閉關的方位直沖了過去。
    太上主祭的眼眸中,閃過了一絲堅決,雖然他很清楚,自己動手,絕對是敗多勝少,但是現在,就算拼命,他也絕對不能退卻半步。
    如果他退卻,那么鄭鳴的性命,就會難保。
    “殺!”怒吼之中,太上主祭騰空而起,手掌立如刀,朝著紫雀神皇,重重的斬出了一刀。
    這一刀,匯聚了太上主祭的全部精氣神,在這一刀揮出的瞬間,無盡的蕭殺之意,就從四面八方匯聚在了太上主祭的手掌之上,手刀下落,殺意卷蒼穹。
    紫雀神皇揮拳,他這一拳,霸道無比,在這一拳勢頭的籠罩之下,就好似有無數的狂龍,咆哮在蒼穹之中。
    “破!”
    拳和掌在虛空之中碰撞,紫雀神皇的眼眸中,閃過了一絲冷漠,他相信,這一拳之下,他能夠直接轟碎太上主祭,讓這個潛在的威脅,死無葬身之地!
    可是,就在他準備催動那隱含著拳頭之中的勁力之時,一口鮮血,卻從他的口中噴吐而出,這種情況下,雖然太上主祭倒飛了出去,但是他同樣也被從太上主祭手中傳來的蕭殺法則,沖入了體內。
    那本來剛剛壓制下去的傷勢,在這蕭殺之意的引動之下,更加的洶涌,也讓紫雀神皇在這一刻,傷上加傷。
    “死!”紫雀神皇從來都沒有想過,自己竟然在太上主祭這等人的手中吃了大虧。
   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,將自己身上的傷勢壓制了下去,而后雙手揮動,凌厲的殺機,朝著太上主祭籠罩了下去。
    這殺機,在虛空之中化成一個紫色的手掌,無數的道紋匯聚在手掌上,讓那手掌,一如古神之手。
    “武帝平天掌!”
    當年紫雀武帝最強大的絕學之一,一掌翻動,就算是天地,都能夠直接轟破。
    紫雀神皇現在只能夠揮這一絕學三成的力量,可是為了誅殺太上主祭,他直接使用這門壓箱底的絕學。
    大手下壓,太上主祭就覺得自己身軀,已經動彈不得,就算是自己體內的力量,這個時候,也變的越加的虛弱。
    “魔象咆哮!”快的念動鄭鳴傳授咒語的太上主祭,在那巨大的手掌下落的瞬間,終于催動了猶如石頭的四頭魔象。
    魔象動的很快,尤其是那頭被太上主祭踩在腳下的魔象,更是在那武帝平天掌下落的瞬間,直接用自己巨大的鼻子,迎向了那破碎虛空的一掌。
    “轟!”
    魔象的鼻子,在碰撞的剎那,就好似碎裂的瓷器,生出了無數的裂紋,隨即崩碎在了虛空之中,不過紫雀神皇同樣被魔象的沖力,沖飛出百丈多遠。
    兩次交手,兩次被打飛,紫雀神皇就覺得自己的面容,此時有些熱。
    也就在紫雀神皇惱羞成怒的時候,他看到神主雙手揮動,直接將兩頭巨象拋在了空中。
    他還看到,李慧卿漫步之間,一道道金色的光芒,將巨象籠罩在中間,最終那巨象,被束縛的難以動彈。
    兩個人的威勢籠罩之間,就算是參星的強者,都難以挨近到兩個人的近前,眼見,兩個人就要沖擊到鄭鳴沖擊參星的位置。
    自己竟然落在這兩個人的后面,如果讓這兩個人擊殺鄭鳴,那么自己的臉面,就徹底完蛋了!
    紫雀神皇騰空而起,朝著鄭鳴閉關的位置直沖了過去
    太上主祭看著橫掃而過的三個人,眼眸變的赤紅,他瘋狂的喊道:“攔住他們,攔住他們!”
    “魔主大人在上面,咱們不能讓他們危及到魔主大人,不然咱們整個魔戎就完了!”
    不用太上主祭大喊,無數的魔戎武者,都拼命的想要阻攔神主三人,只是很顯然,差距實在是太大了。
    在這巨大的差距下,雖然他們都想著拼命,但是卻根本就難以挨近三個神禁強者的身軀。
    也就是一眨眼,三個人就已經來到了鄭鳴閉關洞府的百丈之外。此時,這偌大的洞府,已經完全被各種的光芒所籠罩,看上去是那樣的燦爛。
    “鄭鳴還不出來送死,更待何時?”神主背手看著遠處的魔君戰體,淡淡的說道。8
  /b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