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04-07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04-07)      完本感言(04-07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100 星斗曜蒼穹


    溝通星辰,一般人都會選擇在晚上,因為晚上烈陽隱去,群星閃現在天地之間,溝通起來,能夠更加的容易一分。???
    一分,對于武者而言,的確是很少,但是對于溝通星辰而言,多增加一分的成功率,那就是一個非常巨大的提升,甚至很多時候,就是這一分尤為關鍵,幾乎能夠決定溝通星辰的成敗。
   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,所以在整個紫雀神朝之中,就算最天才的人物,在溝通星辰的時候,也不會選擇在白天。
    畢竟,沒有人愿意拿自己的前途來開玩笑。
    現在,竟然有人在白天溝通星辰,這種不可思議的情形,落在鎮魔大將軍的眼中,在整個紫雀神朝,也只有一個人能夠做得出來。
    至于魔戎州之中,現在要溝通星辰,成就參星的,也只有這么一位。
    雖然鎮魔大將軍這些天來,對于魔戎州很是親近,但是他心中很清楚,當這位魔主大人晉級參星的那一刻,也就是魔戎州處在危機之中的時候。
    而魔主的晉級,對于魔戎族,實際上就是一個大的劫難。能夠度過這一次的劫難,魔戎族自然能夠保住多年的平安,一旦渡不過去,那就是魔戎族滅族之時。
    “希望陛下,不要出手啊!”
    自語之中,鎮魔大將軍沉聲的喝道:“傳我的將令,所有人等,一律做好戰斗的準備。”
    忘憂神宮,傅玉清正在盤膝參悟功法,天地之間靈氣的波動,讓傅玉清的神色一動。
    她沉吟之間,就快的將自己運轉的真元收回,然后快步的從閉關的洞府之中走了出來。
    雙日凌空,靈液如雨!就算是忘憂神宮這等的圣地,依舊有不少弟子快的從各種的洞府之中沖出來,如饑似渴的沐浴著那散著濃厚靈氣的靈液。
    “竟然有人在這種時候晉級參星,真是夠瘋狂的,難道他就不知道,晉級參星的時候要選在晚上,選在白天的話,最少要降低一分成功的幾率么?”
    一個面容俊秀的中年男子,聲音之中帶著一絲惋惜。
    傅玉清看到這中年男子,雖然心里不愿意理會,但是最終還是上前道:“李師兄,你精通神算,能否算清這溝通星辰之人的位置?”
    “師妹,這位置推演,對于一般人來說,是一個不容易的事情,但是對于師兄我來說,卻是輕而易舉之事。”
    那中年男子在看到傅玉清之時,就好似看到了美味的蒼蠅一般,雖然他這般的推演,對自己的身體并沒有太大的好處,但是他還是快的推演起來。
    “是魔戎州,嗚,怪不得如此不懂規矩,原來是魔戎州的魔人,他們實在是沒有什么見識。”
    男子的話剛剛說完,就現傅玉清已經朝著遠處飛的掠去,這讓他本來想要炫耀一下自己神算的本事,在這一刻,只能是噎死在肚子里。
    “玉清,你要做什么?”傅玉清的度一如閃電,也就是幾個起落,就已經來到了宗門傳送陣的位置,就在她準備有所動作的時候,一個聲音沉聲的喝道。
    聽到這聲音,傅玉清就知道說話的人,乃是自己的師尊,她停下身子道:“師傅,弟子準備去魔戎州。”
    “你去了之后呢?你能夠改變什么嗎?”柔和的聲音在虛空之中回蕩道:“魔戎州之中,有一位接近神禁的太上主祭,如果是一般人,根本就破壞不了那個人晉級。”
    “若不是一般人,別說是你,就算是我,去了也是無用。”
    傅玉清很清楚,自己的師尊,這個時候說的都是真話,但是她在稍微沉吟了一個剎那之后,就輕輕的咬著嘴唇道:“弟子清楚,就算弟子過去,也沒有任何的用處。”
    “但是弟子還是要過去。”
    “弟子相信,他不會出任何的問題,但是弟子還是想過去看看,只有這樣,弟子才能夠安心。”
    傅玉清說到此處,朝著自己師尊的方向跪拜了一下,而后一言不的踏入了大陣之中。
    一聲嘆息,在傅玉清的身軀消失的時候,響徹在虛空之中,伴隨著這一聲嘆息,一個中年女子的身影出現在陣法之外。
    那中年女子,看著離去的傅玉清,朝著虛空帶著一絲責怪的道:“師姐,您為什么不攔住玉清?”
    “攔不住了,這丫頭已經決定的事情,就算九頭牛也拉不回來,隨她去吧。”聲音再次響起,帶著一絲寵溺。
    中年女子抬頭看天,就見那星辰已經有一種越驕陽之勢,她忍不住感嘆道:“這個鄭鳴,不愧是一代天驕,這溝通的星辰,也不是我等可以比擬。”
    就在女子說話之間,就見那本來雙日爭輝的天際,又出現了一道耀眼的光芒,這光芒呈現出深深的青色,在出現的瞬間,天際滴落的靈雨,一下子多了一倍。
    也就是轉瞬功夫,人們已經看清,虛空之中,再次出現了一顆星辰。
    那感慨的中年女子,此時真不知道該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,自己剛剛才感慨完鄭鳴的不凡,他就用這種方式,來打臉自己的所說的話。
    溝通星辰的武者,幾乎每一個都是絕世人物,而對于大多數人而言,能夠溝通一顆星辰就很不錯,現在這鄭鳴,竟然出現了兩顆星辰與之溝通。
    “這個人哪!”中年女子感慨不已,隨即就不再開口。
    天神山,慕舜天和金元兩個人都仰望蒼穹,在他們的身邊,天神山中的參星強者,足足有十多位站在那里。
    三個太陽,這種情形,他們遇到的也不多,特別是慕舜天等人,更是第一次遇到三日臨空的情形。
    “那個人終于走到了參星,三日凌空,差一點都要趕上神主大人了。”金元伸出手,將一滴從虛空之中低落的靈液接到手中,不無感慨的說道。
    慕舜天的眼眸中,閃過的是一絲嫉妒,最終,他笑吟吟的道:“當年神祭大人晉級的時候,我記得也是三日凌空,當時可是我們天神山的一大盛事。”
    金元搖了搖頭道:“比不了,我當時是在夜間,三日凌空,也只是出現在黎明之時。”
    “這鄭鳴,卻是在烈日當空之時,真真是夠大膽的!”
    慕舜天看著金元,猶豫了一下,最終還是道:“神主大人是不是……,我就不信,紫雀神皇他們,能夠眼睜睜的看著這個人,晉級成為參星。”
    金元點了點頭道:“我相信,紫雀神皇已經采取行動了,但是三日凌空,鄭鳴不愧是一代天驕!”
    “師叔,你們快看,那是什么?”一個正在昂頭看他的武者,大聲的朝著慕舜天他們喊道。
    慕舜天抬頭,就看到一道白色的光芒,從天際擠出,白光耀眼,越來越大。
    “這……這不會又是一顆星辰吧!”慕舜天看著那白光,吃驚的叫道。
    金元很快就回答了他的問題:“這是一顆星辰,沒想到,鄭鳴溝通的星辰,竟然趕上了神主。”
    神主,魔主,這兩個稱號,在鄭鳴崛起之后,就開始被人相提并論,只不過這種相提并論對于天神山的人而言,卻是一種侮辱,他們覺得,鄭鳴此人,哪里有資格和他們的神主相提并論?
    再加上鄭鳴和天神山的梁子,更讓天神山仇視鄭鳴,但是現在那三顆和烈日爭輝的太陽,已經讓他們深切的意識到,鄭鳴完全可以和神主相提并論。
    沒有人在這一刻開口,如果是普通的弟子這樣說,他們還可以喝斥,可是說出這句話的是金元,他們之中,就沒有一個人,敢于無禮。
    “不過越是這樣,他越難受啊!”金元說到此處,眼眸中閃動的是一絲感慨。
    就在金元說話之際,就見一道光影,已經從天神山的中心,直接掠出,瞬間消失在了天際。
    “是神主大人,他老人家要出手了!”慕舜天的聲音之中,帶著一絲的顫抖。
    “神主大人出手,恐怕這一次,鄭鳴死定了。”十殿之主的一位,激動不已的說道。
    金元點頭,他對于神主,同樣充滿了信心,更何況神主主動出擊,那么紫雀神皇就沒有理由不動手。
    只要這兩位下定決心,在神朝之中,就沒有人能夠逆轉他們的心意。
    “通知門下弟子,吸收靈液的時候,一定要小心,莫要等到出現墜星時吸納的情形,那是會死人的!”金元看向天神山下,正在瘋狂吸納的弟子之后,朝著慕舜天吩咐道。
    慕舜天點頭,他快的騰空朝著眾多吸納靈液的弟子沖去,也就在這個時候,虛空之中,再次出現了一團火紅色的光芒,這光芒的出現,讓天地之間的溫度,都增加了十幾度。
    “又是一顆星辰,這……這怎么可能?”
    四象山上,此時的太上主祭無比的緊張,經過鄭鳴的傳功,雖然太上主祭并沒有閉關修煉,但是他的修為,還是有了一種大大的進步。
    別的不說,就他本人的外貌而言,都比以往年輕了十幾歲。
    太上主祭此時就守護在鄭鳴閉關的洞府外面,他的神色之中,充滿了鄭重之色。
    在第一顆星辰出現在天際的時候,太上主祭還覺得有點高興,鄭鳴選擇這個時候溝通星辰,雖然成功的幾率好似降低了一點,但是太上主祭覺得,鄭鳴躲避攻擊的可能性就大了不少。
    可是第二顆星辰的出現,就讓他皺眉,畢竟對鄭鳴而言,現在最重要的是戰決。
    現在這種情況,不易拖延。
    但是第三顆,第四顆星辰的出現,已經讓太上主祭心驚肉跳,第五顆、第六顆……
    漫天星辰下,太上主祭除了緊張,還有麻木!8
  /b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