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04-04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04-04)      完本感言(04-04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96 五火鍛玄功


    選擇對你最有用的星辰!
    這是太上主祭在和鄭鳴在一次交流修煉心得,特別是在晉級參星上面,對鄭鳴的忠告。
    鄭鳴并沒有告訴太上主祭,自己此時面對的選擇是什么,他只是說自己準備晉級參星境界。
    對于鄭鳴的晉級,太上主祭顯得欣喜不已,但是在這件事情上,太上主祭除了給出一些自己晉級參星境的經驗之外,就沒有其他能夠幫助的。
    畢竟,晉級參星,大多數的時候,各自晉級的過程都不相同,經歷更是不一樣。
    一百零八顆星辰!
    在從自己的心神之中退出來的時候,鄭鳴晃了晃腦袋,他感覺自己此時,竟然和天上一百零八顆星辰有了聯系。
    按照太上主祭的話,也就是說,自己可以溝通著一百零八顆星辰之中的任何一顆,然后晉級成為參星。
    可是鄭鳴自己卻覺得,自己好似能夠將這一百零八顆星辰,全部溝通,只不過這種念頭剛剛升起,就讓鄭鳴有一種小小的恐懼。
    一百零八顆星辰,同樣代表著一百零八種大道,如果全部溝通,那就代表著自己一下子融合了一百零八種大道于一體,對于以后的修煉而言,并不是太可取。
    在盤膝靜靜參悟了數日,鄭鳴還是想不出取舍之道。實在是,選擇太多了。
    先將八九玄功晉級再說吧!猶豫了一下之后,鄭鳴最終還是決定將自己的八九玄功晉級。
    在化身牛頂天的過程中,八九玄功對鄭鳴而言,可謂是立下了汗馬功勞,就算是面對參星境的強者,八九玄功基本上都可以碾壓。
    太陽神炎第一個被鄭鳴取出,此時的太陽神炎雖然只有手指那么一點,但是在出現的剎那,卻讓鄭鳴四周的溫度,直接提升了上千度。
    一些布置在房間之中的禁制,隨著太陽神炎的出現,無聲無息的開始崩潰。
    鄭鳴并沒有理會閉關洞府之中的變化,對他而言,現在最重要的,就是吸納五種神炎,讓自己的八九玄功,更進一步。
    按照鄭鳴自己的估計,只要八九玄功成功晉級,自己光憑著八九玄功肉體的力量,就可以碎裂星辰,碾壓神禁。
    將八九玄功晉級的步驟在心中思索了一番之后,鄭鳴一張嘴,直接將那太陽神炎吞進了自己的肚腹之中。隨著太陽神炎入體,鄭鳴就覺得一股磅礴的熱力,在自己的身體之中瘋狂的散逸。
    太陽神炎,只要一點,對于紫雀神朝的強者而言,都可以煉制成無敵的銘寶。
    就算是神禁級別的存在,在被太陽神禁集中,不死也要掉落一層皮。鄭鳴的修為還沒有達到參星境,現在吞噬太陽神炎,在頂尖武者們的眼中,那簡直就是找死。
    可是八九玄功作為可以重組盤古圣體的法門,自然有他獨到之處,在太陽神炎入體的瞬間,鄭鳴快速的運轉法門,那滾滾的太陽神炎,快速的在鄭鳴的體內分散。
    一道道金色的光芒,快速的融入到了鄭鳴的每一寸肌膚之中,遙遙看去,鄭鳴的身軀,在這一刻,都變成了赤金色。
    一尊金身,一尊燃燒的金身!
    只是,外表的金光萬丈雖然璀璨無比,但是那一點點的火焰和肉體的融合之中,同樣讓鄭鳴感到痛苦不已,別的不說,光太陽神炎的灼熱之力,就不是常人可以忍受。
    汗珠猶如金色的寶珠,不斷地從鄭鳴的體表溢出,這些汗珠每一滴掉落在青玉做成的寶榻上,都要生出一個深深的洞,青色的玉石上,更有一點點的火焰溢出。
    雖然在催動八九玄功,但是一種巨大的痛苦,依舊瘋狂的沖擊著鄭鳴的心神。
    只要鄭鳴的心神之中,有那么一點點的松懈,無邊的痛苦,就能夠將鄭鳴的神識全部吞噬。
    八九玄功,果然不愧是最痛苦的功法之一,修煉艱難,想要晉級,同樣艱難。
    謹守這心神之中的一絲平靜,鄭鳴緩緩的運轉著八九玄功的功法,讓那太陽神炎,融入到自己身軀的每一個部位。
   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,鄭鳴緩緩的睜開了閉著的眼眸,這一刻的他,整個人已經變成了金色的。
    雖然在他的身上,并沒有火焰閃耀,但是那燦爛的金身,卻給人一種大日普照天地的感覺。
    他雙眸睜開的剎那,兩只眼眸中射出耀眼的光芒,這光芒照耀天地,焚燃萬物。
    此時的八九玄功,雖然晉級不多,但是就威力上而言,也是一門讓人感到恐懼的決定功法。
    心中升起一絲歡喜的鄭鳴,想要用笑容表達自己的欣喜,可是還沒有等他笑出來,他的臉就有一種包裹了一層鐵皮的感覺。
    別說笑,就算是動一下肌肉,都給人一種無比艱難的感覺。
    這種感覺在鄭鳴看來,是非常不好的,但是話又說過來,很多武者,恐怕做夢都想要這種感覺,只是可惜,他們卻怎么都要不了。
    金身不朽!
    在靜靜的吸了一口氣之后,鄭鳴就從自己的心頭調出了兜率紫炎。這兜率紫炎只用了一點,就焚燃了巨大的赤桑木,威力之強,鄭鳴最為清楚。
    對于這兜率紫炎,鄭鳴不敢有絲毫的耽誤,他要在兜率紫炎的力量消散之前,完成煉化。
    在兜率紫炎出現的瞬間,鄭鳴一張嘴,就將那兜率紫炎吞進了肚腹之中。
    法訣的運轉之間,金色的身軀,開始朝著紫金的方向轉變,也就是一個剎那,鄭鳴給人的感覺,就變成了威嚴之中,帶著那么一絲絲的神秘。
    一種高貴的神秘!
    ……
    神都,繁榮依舊,只是來來往往的行人之中,卻帶著一種期待的氣息。這種期待,主要出現在一些普通人眼中的大人物身上。
    “嘖嘖,又有神侯的繼承人進京了,嘖嘖,這一次進京的氣派可真不小,我過去看了,光拉著禮品車的巨犀,就有上千頭,嘖嘖,這得多少禮品啊!”
    一個文士模樣的男子,一邊喝水,眼中露出的,卻是一種貪婪之色,雖然那些東西,不會有任何一樣落入到他的手中,但是想到那些禮物,他還是眼中發熱。
    “是開陰神侯的世子,他老爹死了之后,這位世子的修為,也就是剛剛達到了法身境初期。”
    “開陰神侯的領地可不小,沒有足夠的實力,怎么來繼承,開陰神侯的世子想要保住領地,自然要好好的向神皇陛下供奉一番!”
    此時回答文士話語的,是一個白發蒼蒼的老者,他雖然衣衫普通,但是看在不少人的眼中,卻別有一種普通人沒有的威嚴。
    文士看到老者,趕忙站了起來道:“林總管,沒有想到您今日有空,來人,快將你們這里拿手的好菜給我都送上來,我要請林總管喝兩杯。”
    說話間,中年文士就笑吟吟的來到那林總管的近前,拿起酒壺幫著那位林總管倒了一杯酒之后,這才小心的道:“您可是有些天沒有出來了。”
    “可不是,神王大人這些天心情不是太好,我哪里敢隨意的跑出來,惹怒了神王大人,可是吃罪不起。”
    老者說話間,目光陡然看向了窗外,就見一個婀娜多姿的身影映入到了他的眼瞼之中。
    作為睿神王府的管家,老者見過的美麗女子,沒有一萬,也有三千。但是他在看到那個身影的瞬間,整個人卻是頓在了哪里,好一會才反應過來。
    “是她!”
    這兩個字,從老者的口中吐出,就好似有著千鈞之重,老者在說出這兩個字之后,木然驚醒,他遲疑了剎那,朝著那中年文士道:“老弟,我這里還有點事情,要先行離去,咱們明日喝酒,我請你。”
    說話間,不待中年文士答應,就匆匆的朝著樓下走去。
    中年文士雖然愕然,但是林總管后面的話語,卻讓他感到一陣的欣喜,只要睿神王府這位位高權重的大管家請自己吃上一次飯,自己就能夠名身大振。
    只是,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,讓這位大總管連吃飯都有點來不及,匆匆的就要離去。
    林總管走的急匆匆的,他要將那個女子再次出現在神都的消息告訴神王殿下。雖然她不知道那個女子來到神都究竟是為了什么,但是他能夠感到,此人的到來,一定會有大事情發生。
    “小林子,你這般匆忙,是為了什么?”淡淡的聲音,陡然在林總管的耳邊響起。
    林總管已經多年沒有聽到小林子這個稱呼了,在聽到的剎那,就覺得自己整個人都要蹦起來。
    多少年了,已經多少年沒有人稱呼他為小林子了,想到小林子這個稱號,他的心就有些顫抖。
    映入他眼眸之中的,依舊是當年美麗的容顏,只不過,在林總管定睛看向女子一邊臉的時候,霍然發現,女子臉上多出了一道道的傷痕。
    這些傷痕并不是很大,但是卻讓女子如花一般的面容,變成了隨時都可以崩潰的瓷器。
    “拜見李宮主。”林總管在猶豫了一下,最終還是畢恭畢敬的朝著女子道。
    “不用多禮了!”李慧卿輕輕一笑道:“你要是給你家王爺報信,我覺得還是不要了。”
    “這件事,你家王爺牽涉進去的話,并不是太好,所以啊,你還是不要亂講。”
    “知道嗎?多嘴的人,一般都活不了太過長久。你呀,還是忘記這些吧!”
  !--gen1-1-2-110-14760-257198138-1484992396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