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04-03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04-03)      完本感言(04-03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95 一個傳奇


    紫雀神皇幾乎已經支撐不住了,此時他神海之中的星力,差不多完全枯竭,而為了有更多的力量對抗混沌之氣的侵襲,他甚至開始催動一些有損修為的禁法。
    比如,一種燃燒自己壽命和法則的禁法,他已經使用了三次,雖然這種禁法是他所知曉的禁法之中,最為柔和的,但就算是這樣,這種禁法,依舊讓他付出了巨大的代價。
    赤宵劍已經出現了十數道裂紋,甚至赤宵劍上的兩道神禁,已經開始崩潰。
    赤宵劍的本身的靈識,在自動覺醒之后,現在再次陷入了沉睡,這是一種受到了巨大沖擊的沉睡,說不定這靈識就會永遠醒不過來。
    沒有了靈識催動的赤宵劍,變的越加的沉重,這個時候的紫雀神皇,甚至有一種想要放棄的沖動。
    因為在那滾滾的黑氣之中,他覺得自己就好似一個螻蟻,難以逆轉天地大勢。
    看不到任何的希望,前方的一切,好似注定了他未來的道路,唯有滅亡。
    就在紫雀神皇想要停止,讓那滾滾的黑氣將自己充滿了傷痕的身體吞噬的時候,他突然感到了自己溝通的紫微帝星,感應到了自己參悟的大道法則。
    幾乎沒有任何的猶豫,紫雀神皇催動自己僅有的力量,朝著那大道法則的方向沖了過去。
    透過那大道法則之力,他的身軀,瞬間消失在了天海關外的空間內。
    離去,自己終于離去了,這莫非是蒼天有眼,還是祖宗有靈,不過這兩者無論是拿一點,都讓紫雀神皇感到瘋狂不已,因為他終于可以離開這里,活下去。
    活下去三個字,說起來很簡單,但是對于紫雀神皇而言,卻是一件最大的事情,如果他不能活下去,那么一切都要免談。
    也就在他離去的時候,他的目光,才有時間看向四方,看向那已經破碎到了極點的祭天臺。
    祭天臺,殺牛頂天祭天!
    這句話在紫雀神皇的心中翻動的時候,就讓紫雀神皇感到,自己實際上真的是弄出一個巨大的笑話。
    牛頂天沒有任何的事情,而自己差一點死了,那些朝著牛頂天跪拜的人,更是讓他感到難以接受。
    好在自己活了下去,自己還能夠報仇。
    就在報仇的念頭升起的一瞬間,他看到了七海大帝正在離去,嗚,七海大帝的手臂掉落了一個,還有,厚德殿主和李慧卿兩個人也不知道去了何處。
    他們的生死,紫雀神皇不知道,不過這些,已經不是紫雀神皇關心的事情。
    混沌之氣破裂的時間只有十個剎那,在這十個剎那之中,逃逸而去無上存在,足足有十個,他們一個個都顧不得其他,惶惶然一如喪家之犬。
    他們逃逸,他們存活,而五百個神侯,以及大多數水族王者,都已經不知道去了何方。
    當混沌之氣開始破裂的時候,一絲絲生的氣息,開始在天地之中出現,那雖然沒有蔓延出十萬里,但是卻有著幾千里方圓的混沌之氣籠罩下,出現了一個小小的世界。
    這小世界,有陸地,有海洋,有山川,有……
    只是,這個小世界的靈氣非常的稀薄,只是這個小世界的大道法則,更是無比的微弱。
    但就算是這樣,這個小世界和紫雀神朝的空間,卻好似有一種巨大的隔閡,別的不說,就拿那滾滾的海水來說,從七海其他地域洶涌而來的海水,此時并沒有翻起絲毫的破浪。
    他們高出小世界的陸地幾百丈,但是卻落不下去。
    薛萬道等人看著那奇異的場景,臉色變的越發的詭異,他們甚至有一種不知道該如何處理現在的情況。
    鄭鳴目送一個個神禁離去,雖然心中有點遺憾,卻也只是輕輕的嘆息了一口。
    隨即他的目光,就落在了一片空間上,因為那片地域,有一柄幽黑的刀。
    魔刀,被七海大帝用來對抗混沌之氣的魔刀。在這柄刀在混沌之氣的壓力下,要自動覺醒的時候,被鄭鳴暗自運用手段,將七海大帝持刀的手臂弄斷了。
    這柄刀并沒有完全復蘇,隨著鄭鳴的招手,這柄刀落入了鄭鳴的手中。
    不過此時,鄭鳴并沒有時間理會這柄魔刀,他在將這柄魔刀放入了自己的儲物手鐲之后,就將目光落在了魔家四將的身上。
    再有一分鐘,魔家四將的英雄牌世間就要到了。
    而此地,對于鄭鳴而言,也不是什么久留之地,雖然混沌之氣并沒有給他招惹來什么麻煩,就連鄭鳴最擔心的,那些大圣級別強者派遣而來的人都沒有出現,但是鄭鳴同樣決定不留在此地。
    并不是畏懼什么,而是鄭鳴覺得,此時的他,留在這里,已經沒有什么意思。
    “哞!”
    一聲牛吼,從遠處傳來,隨著這吼聲,被五種顏色包裹的大黑牛騰空而來,鄭鳴遲疑了剎那,就騰空而起,落在了大黑牛的背上。
    黑牛咆哮,朝著遠處飛馳而去,魔家四將化成四道黑影,緊隨著大黑牛飛馳。
    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,鄭鳴已經沖出了混沌之氣衍生的小空間,消失在了無盡的海面上。
    薛萬道等人,在這一刻,才算是平靜了下來,他們緩緩的站起身子,看著那憑空出現的小空間,一個個臉上,都露出了笑容。不管怎么說,他們保住了天海關。
    “牛頂天走了!”龍琦帶著感慨的道:“也不知道他究竟要到何處去,連一句話也不說。”
    “是啊,這一次還覺得要同日死,卻沒有想到,事情竟然變成了這樣。”聶務生說到此地,聲音中帶著一絲欣喜的道:“不管怎么說,我覺得七海大帝,暫時是不會進攻我們了。”
    “七海大帝損失不小,他最近最大的事情,就是將七海穩固住,進攻我們的可能性,不大了。”薛萬道突然開口道:“但是咱們這里……”
    薛萬道并沒有說下去,他對紫雀神皇雖然忠心不二,但是剛剛的場景,卻也讓他的心中,對于那位至尊的陛下,多出一絲的怨言。
    畢竟紫雀神皇在鄭鳴提出了決戰九天之上的時候,并沒有做出他應該做的回應。
    “活下來了,我們活下來了!”瘋狂的歡呼,在天海關內響起,幾乎天海關內所有的人,在這一刻,都有一種瘋了的感覺。
    他們對于活命,本來已經不抱什么希望,但是最終,他們還是活了下來。
    這一切,雖然是因為薛萬道等人的求情,但更是因為牛頂天的憐憫。不過不管是因為什么,對于普通的士兵來說,能夠在這個時候活下來,是最重要的。
    天海關在歡騰,雖然巨大的天海關,已經有一種崩碎的跡象,但是,他們畢竟活了下來。
    而已經離去,沒有人知道行蹤的牛頂天,在不少人的眼中,已經形成了一個傳奇,一個大大的傳奇。
    雖然牛頂天在不少人的心中不再出現,但是無數人在提到牛頂天的時候,都覺得此人乃是一個了不得的人物。
    鄭鳴不知道這一次離去,別人會如何的評價他,在魔家四將消失之后,鄭鳴的心中有的,全部都是地水風火四神咒。
    在抽取魔家四將英雄牌的時候,因為鄭鳴使用的是黃色的聲望值,所以在魔家四將消失的時候,四種屬于魔家四將的技能,各自留了十分之一在鄭鳴的身上。
    無量神血已經已經到了魔家四將的巔峰,所以這一次技能之中的無量神血,已經對鄭鳴沒有什么用處。
    至于其他的手段,鄭鳴最注重的,自然是地水風火四神咒。
    他對于四神咒本來不太了解,但是十分之一的能力,讓他對于四神咒的理解,一下子就達到了四成。
    但是越是了解,讓鄭鳴從心中對于地水風火四神咒,越是又多了幾份的恨意。
    一個人竟然施展不出來,這讓鄭鳴實在是牙根有點癢癢。開始的時候,鄭鳴對于這種情況,還有那么一點點的不相信,但是最終還是信了。
    那地水風火四神咒,十分之一匯聚在一起,對鄭鳴并就是一個雞肋,一個能看著,卻施展不出來的雞肋。
    在簡單的修正一番之后,鄭鳴就將快速的回到了魔戎州,他在進入魔戎州之后,就改變了一種面貌,而在返回自己住處的路上,鄭鳴的心中,開始隱隱約約的生出了一種感覺,一種要突破的感覺。
    他覺得,自己頭頂的星空,已經和自己進行了某種讓人說不出來,但是確確實實存在的聯系。
    在無盡的星辰深處,有一些星辰,和自己心頭的道紋,形成了一種若有若無的聯系。
    只要自己將這種聯系加強,那就是自己晉身參星境的機會。對于晉級參星,鄭鳴的心中充滿了期待。
    按照太上主祭所講,在紫雀神朝之中,溝通星辰的速度有快有慢,快的只有一個是時辰,而一些修為高深的,溝通卻需要數年,甚至十數年。
    因為,越是高藏在九天的星辰,越是難以溝通,但是同樣,越是高藏于九天之上的星辰,它們所蘊含的力量,也越是強大,甚至很多星辰,都蘊含著奇異的能力,一旦掌控,就有有著意想不到的好處。
    回到魔戎州之后,鄭鳴除了和自己的家人一起團聚了幾日,更和太上主祭等人商討了幾句魔戎州的事情之后,就進入了專屬他的洞府,開始了他再一次的閉關。
    這一次,鄭鳴閉關的目標,就是溝通星辰,讓自己晉身參星之列。。
    a
  /b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