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04-08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04-08)      完本感言(04-08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94 逆轉神咒


    地水風火大神咒匯聚混沌之力,毀滅萬物,十萬里天地之中,重新開天辟地!
    神禁墜落,參星難逃,一種種威力強大的禁制,在這個時候,都沒有了任何的作用。
    可以說,這就是一次大的劫難,七海和紫雀神朝之中的武者,都是這次劫難之中的應劫之人。他們雖然想要拼命的反抗,他們雖然都不想死亡,但是現而今的情況下,一切卻也由不得他們。
    “完了,這一次徹底完了!”天海關的城頭上,十幾個修為達到了法身境巔峰的大將,一個個臉上帶著悲哀之色。
    隔空傳送,根本就催動不了,他們所參悟的道紋神通,此時更是一點都施展不出來。可以說現在他們這些人的實力,一下子下降了足足有一倍。
    實力的下降,本已經讓他們的心中充滿了黯然,更讓他們難受的,是一個個強者的墜落。
    特別是紫色臉膛老者的死亡,對于天海關的守軍士氣的打擊,更是毀滅性的。
    他們雖然都不認識紫色臉膛的老者,但是卻都知道,這個老者,乃是神禁級別的存在。
    高高在上這四個字,都不足以形容這老者在他們心中的地位,可是現在,這個老者死了,死在那滾滾的黑氣之下。
    神禁都抵擋不了,他們拿什么來抵擋!
    天海關完了,他們這些人,也都完了,這是在場的所有人的心聲,也是在場大多數人心中唯一的念頭。
    混沌之氣下壓,天海關開始連靈氣都崩潰起來,就連天海關下的海水,都快速的化為虛無。
    “李兄,我們這一次,真的完了嗎?”一個面容英俊的將軍,聲音中帶著一絲彷徨的說道。
    此人的行為,在以往的時候,絕對要受到譏諷,畢竟在天海軍之中,戒律一向森嚴,而貪生怕死的事情,在不少天海軍的眼中,那就是一種恥辱。
    不過,此時此刻,卻沒有人說出譏諷的話語,那被稱為李兄的,是一個面容剛毅的武者。
    他用手掌輕輕的拍了拍英俊男子的肩膀道:“陳小兄弟,做好離開這個世上的準備吧!”
    “以往,咱們之間,有一些齷蹉,都是為兄不好,這里給小兄弟你道歉了,不要在意啊!”
    英俊的將軍愣了一下,隨即反應了過來道:“李兄說笑了,我知道你們之所以一直打擊我,實際上就是想要幫我。”
    “我怕死,但是在這兩軍拼殺的時候,死了實際上也就是死了,只是……只是整個天海關,如此多的兄弟,一下子都死了的話,我有點接受不了。”
    英俊將軍的話,讓其他幾個將軍越發的無聲,那李兄嘆了一口氣道:“神皇陛下都支撐不了多久,咱們就不用想其他的了,現而今,除非那發動這滅世之力的人,能夠將這股力量停下來。”
    “只是,這可能嗎?”
    他說到這里,目光看向了祭天臺的方向,雖然他現在根本就看不清楚祭天臺上是什么情況,但是在心中,他卻有一種想要看一下的沖動。
    祭天臺上,幾乎所有的人,都跪在薛萬道的身后,他們大多都沒有說話,但是他們的心意,卻是無比的赤誠。
    普通士兵沒有錯,天海軍的士兵沒有錯!這就是薛萬道的話語,也是薛萬道乞求鄭鳴手下留情的原因。
    鄭鳴心中蓬勃的殺意,慢慢消散了不少,他雖然很想誅殺紫雀神皇等人,但是那么多天海軍的士兵,卻是無辜的。
    也正是因這一絲的憐惜,所以他才對紫雀神皇和七海大帝提出了戰于九天之上。
    只是這兩個人,卻因為怕這是他鄭鳴的緩兵之計,并沒有答應,最終才會被地水風火四神咒籠罩十萬里天地。
    “可以不讓混沌之氣的力量經過天海關嗎?”鄭鳴扭頭,看著魔禮青。
    隨著對于打出的英雄牌越發熟練的掌握,鄭鳴知道這些英雄牌雖然聽從他的指示,但是他們各自的意識,還是完整的保存了下來。
    “不能,四大神咒已經施展,我們也控制不了它的方向。”魔禮青的聲音中,帶著一絲的生硬。
    鄭鳴無語,魔禮青等人離離去,還有接近四五分鐘的時間,而地水風火四神咒蔓延的速度,只要一十幾個彈指,就可以撕裂天海關。
    “真的不能阻止了嗎?”鄭鳴看著魔禮青,帶著一絲不甘心的問道。
    魔禮青猶豫了剎那,最終還是道:“屬下等四人,可以全力驅散四神咒,但是四神咒一旦驅散,那些主人的敵人,都要借此機會逃出升天。”
    “畢竟牽一發而動全身,混沌之氣散開,就難以再次聚集。”
    放了紫雀神皇和七海大帝,這讓鄭鳴從心中感到有那么一絲絲的不甘心。
    但是對于鄭鳴而言,就算是他再不甘心,可是,當他看著跪地哀求自己的聶務生、龍琦等人,看著那一張張赤誠之中,充滿了希望的臉,最終他還是搖了搖頭。
    “為了他們兩個垃圾,讓如此多的人陪葬不值得,這一次就暫時饒了他們,等我突破參星,在找他們算賬就是。”鄭鳴下定決心之后,鄭重的道。
    魔禮青點頭道:“主上既然如此說,我們四兄弟自然沒有任何的意見,但是我們要告訴主上一句話,那就是修煉者,當無情于世間,還望主上記住此語。”
    說話間,魔禮青朝著魔禮紅等三人道:“逆向催動地水風火四神咒。”
    對于這種命令,魔禮紅等三人,并沒有任何得到反對,他們雙手快速的掐動,一道道的法訣,化成一道道的紋路,朝著虛空中瘋狂蔓延的混沌之氣涌了過去。
    紫雀神皇此時,身上已經出現了一道道的裂痕,他催動的赤宵劍雖然還在守護他的身軀,但是那瘋狂消耗的力量,已經讓他有點吃不消。
    作為一方的神皇,他的身上,擁有大量的神物,但是這些東西,現在根本就起不了任何的作用。
    半刻鐘,不,應該是一百個彈指的功夫,自己可能就要灰飛煙滅。
    作為主宰紫雀神朝的存在,紫雀神皇真的不想死,但是現在,已經不是他能夠主宰自己是不是要死的時候。
    他不甘心,可是現在不甘心又能夠如何,雖然七海大帝和他一起死,但是他真的不想死,如果現在牛頂天能夠饒恕他的性命,他甚至可以向牛頂天貢獻他自己的一切。
    可惜,牛頂天已經恨極了他,根本就不會饒恕他。而這讓他感到浩大如天的力量,他根本就阻止不了。
    至于七海大帝,現而今的情況和紫雀神皇相比,好不了多少,九龍帝盾已經崩潰,烏云遮天旗雖然已經全面復蘇,但是一道道裂紋,卻代表著這件至寶隨時都有可能崩潰。
    他試圖召喚一些七海之中的隱藏手段來救自己,但是一點用處都沒有,沒有任何的反應。
    這一片天地,已經不是他熟悉的天地!
    這是七海大帝心中,最為清晰的認識。那浩大無比的力量,他雖然叫不出名聲,但是他知道,這股力量,正在重塑天地。
    死在這里嗎?要是知道那牛頂天如此的難以得罪,別說兒子死了,就算是他老爹死了,七海大帝,也絕對不會說出一聲反對的話來。
    “轟轟轟!”
    無盡的海域,此時已經化成了一片大地,混沌之氣的鋒芒,在掃碎了天海關的防御大陣之后,終于朝著天海關巨大的城墻掃了過去。
    那比金剛還要堅硬的巨石,在這輕輕的掃動之中,直接化成了碎粉,無數的銘陣,就好似畫在黃沙之上的圖畫,隨著風吹,直接消散。
    天海關在晃動,一半的城墻,已經崩碎,天海關的守軍雖然已經退后,但是隨著那巨大的城墻化成了碎粉,他們還是面無人色的等待著。
    等待著死亡。
    他們反擊不了,所以在這個時候,他們能夠等待的,就只有死亡,死亡正在他們朝著他們襲近,只要那混沌之氣再次掃動,那么他們就要死亡。
    一道道的目光,緊緊的看著蒼穹,沒有人說話,沒有人吭聲,沒有人嗚咽!
    因為他們來不及做這個,他們都知道,只要一個瞬間,他們就要永遠告別這個世間。
    等待死亡,是一個讓人無比痛苦的過程,但是這個過程,現在幾乎整個天海關都在經歷。
    一個剎那,兩個剎那,三個剎那……
    一百個剎那過去了,他們感動自己還活著,而那能夠毀滅一切的黑色氣息,則好似定在了半空之中。
    薛萬道在這個時候,幾乎繃住了呼吸,在所有人之中,對于天海關最有感情的,就是他這個大將軍王,現在,他生怕自己呼吸的聲音大了,就能夠驚動那股強大強大至極的力量,將天海關給毀了。
    那股力量,停了下來!
    這是薛萬道心中第一個想法,在感應到那股力量停下的瞬間,薛萬道有一種想要歡呼的想法。
    可惜的是,雖然薛萬道有這種念頭,但是他不敢,他緊緊的盯著那應該是黑色的氣息。
    龍琦,聶務生等人,他們都緊緊的攥著拳頭。
   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,黑色的氣息,陡然開始出現裂紋,一個個裂紋出現的剎那,幾乎所有生神以上的高手,都重新感受到了自己參悟的法則的力量。
    也就在這一刻,那已經破掉了天海關守護大陣的黑氣,崩碎在了虛空之中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