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04-10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04-10)      完本感言(04-10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91 無相鎮海鼎

  
    作為一國的頂尖存在,尤其是應對其害入侵的這種關鍵時刻,作為最頂級的存在,李慧卿等人在面對滅頂之災的時候,不得不和紫雀神皇通力合作。
    他們的大力合作,就有了般若金鋼環這門手段。
    這一門絕頂的神通,不是來自猶如神明的紫雀武帝,也不是來自厚德殿主等人,而是來自一個叫作金身教的宗門。
    這金身教,因為宗門的緣故,已經退出了紫雀神朝最頂尖的宗門之列,但是這金身教,在宗門之中,卻依舊有著根深蒂固的影響。
    別的不說,金身教依舊是紫雀神朝十大宗門之一。
    而當年紫雀武帝橫掃天下,最有力的助手,就是金身教的一位上人,此人雖然很少出手,但是卻被譽為紫雀神皇麾下的第一人。
    就算紫雀神皇,好像也沒能完全戰勝這位無敵的存在。
    在紫雀神皇和魔君的爭斗之中,雖然紫雀神朝在這件事情上一直持有壓低魔君的態度,卻也不得不承認,有那么好幾次,神皇差點要葬身于魔君的刀下。
    而那幾次解圍的,就是金身教的那位上人。
    最終,武帝消失不見,而這位上人,卻最終在金身教坐化,在坐化的時候,那位上人的修為,就已經達到了一種巔峰,一種普通人物,只能夠仰望的巔峰。
    這種巔峰,無比的強大,但是和這種巔峰相比,此人還留下了一種法門。
    一種合力攻擊敵人的法門。
    般若金鋼環!
    雖然那位上人武力驚天下,但是隨著他的死亡,金身教再也沒有神禁級別的強者出世,自然,金身教的地位,也開始隨之江河日下,尤其是到了一千年前,金身教之中,參星境的強者,連五位都不足了。
    沒有十個參星境坐鎮,都不好意思在十大宗門之中立足,更何況立足十大宗門,靠的也不是好不好意思,因為只有實力才是硬道理。
    十大宗門之外,很多人都想要挑戰金身教的地位,其中有一個宗門,更是在一個與金身教有世仇的十大宗門的支持下,悍然攻擊金身教。
    雖然,當年的武帝留下了金身教與國同在的話語,但是慢慢的,歷代的紫雀神皇,就已經將自己祖先的話語,甩到了一邊,而支持這次進攻的十大宗門之一,有神禁級別的存在。
    于是,那一代的紫雀神皇,就選擇了視而不見。
    金身教大敗,一直被人攻到了自己山門之下,一旦山門被破,就是玉石俱焚。
    也就在這個時候,五個金身教的參星境強者選擇了聯手,他們御使的就是般若金鋼環。
    那一日,金鋼環橫空,一連砸死了數十位參星境的強者,更將那位乘興而來,氣勢非同一般的神禁級別存在,直接打破了肉身,只留下神識而去。
    雖然逃走,但是那神禁級別的存在,最終也沒能活過三十年,以至于含恨而終,他所在的宗門,更是被金身教的強者,直接從天下硬生生的抹去了。
    也正因為此,雖然金身教從來都沒有出過至強者,但卻穩居十大宗門之中,無人敢于小視。
    這一次七海大帝來勢洶洶,紫雀神皇雖然有赤宵劍在手,但是依舊沒有任何的把握,于是他聯合所有的神禁級別存在,親自登上了金身教。
    在紫雀神皇的威逼利誘,和李慧卿等人的誓言下,金身教的掌教,終于給出了般若金鋼環的法門。
    四個人在聯手施為之下,讓他們四個人匯聚的力量,有了數十倍的提升,這種提升,讓紫雀神皇的信心,一下子膨脹了不少。
    雖然他有赤宵劍,但是依舊將這般若金鋼環當成了自己等人這一次爭雄的倚仗。只是因為鄭鳴破了赤桑木,他們才沒有機會運用這最后的手段。
    但是,他們對于這最后的手段,卻珍藏一如拱壁,希望能夠達到一擊必殺的效果。現在如果不是鄭鳴逼迫的實在是太緊,他們也不見得使用這種手段。
    般若金鋼環橫空,就化成了一個閃動著四色光芒的巨環,它的中心,好似一個巨大的漩渦,吞噬著四方無盡的力量。
    四種光芒,在虛空之中,瘋狂的吸納著天地精氣,他雖然還沒有下落,卻已經有一種崩碎天地的威勢。
    紫雀神皇在運用這般若金鋼環的剎那,眼眸中已經閃動出了一絲絲的精光,對于他而言,這般若金鋼環,就是現在他擊殺牛頂天等人的莫大希望。
    只是,在施展了這個手段的剎那,他的目光并沒有看向鄭鳴,而是看向了七海大帝。
    七海大帝同樣沒有讓紫雀神皇失望,兩個人雖然勾心斗角,雖然各懷鬼胎,但是在生死關頭,兩個人的利益,卻是殊途同歸,完全相同的,所以,在生死關頭,他們兩個,有著彼此相同的選擇。
    “出手,無相鎮海鼎!”
    猶如咆哮的聲音,從七海大帝的口中喊出,他雙手揮動,一道大道紋路在他的手中,匯聚成了一道道絲線,最終,所有的大道紋路,匯聚成了一個巨大的三頭海龍,朝著虛空咆哮而去。
    那金曼皇在這一刻,也立即出手,他的身上沖出的光芒,在虛空之中,化成了一只龐大的金色鰻魚,至于其他人,一個個也開始展現出自己的本體。
    而這所有的一切,最終都快速的匯聚在了一起,形成了一個足足有千丈大小的彩光。
    彩光耀眼,讓人看不清楚任何的圖像,當那彩光暗淡的一瞬間,人們看到了一尊巨鼎!
    三條腿的圓形大鼎,在虛空之中呈現出一種灰蒙蒙的顏色,在這古樸的巨鼎之中,好似有真龍浮游于其中,搖擺之間,震懾天地乾坤!
    此鼎出,雖然在威勢上,比不過那般若金鋼環,但是從威力上看,卻是遠在那般若金鋼環之上。
    它鎮壓四方天地,下落之間,天地萬物,難以有絲毫的動彈。
    無相鎮海鼎,鼎落天地鎮。鄭鳴在這無相鎮海鼎下落之間,心中只有一個感覺,那就是在這無相鎮海鼎的下方,自己想要動彈一下,都感到無比的艱難。
    他心里不由得生出了一絲擔憂。
    “震殺魔頭!”有水族的神侯,在看到無相鎮海鼎出世之后,就忍不住大聲的歡呼,作為水族的強者,他們對于無相鎮海鼎,有著深深的感情。
    同樣,在他們的心中,他們更覺得無相鎮海鼎,乃是天下無敵,鎮壓四方的大神通。
    至于東天伯侯等人,則全部停了下來,雖然無相鎮海鼎并不是對著他們出手,但是他們一個個卻能夠感到無相鎮海鼎的威力,他們很清楚,在無相鎮海鼎下,他們根本就沒有任何的還手之力。
    無相鎮海!
    一環一鼎,一動一靜,在天地之間相映生輝,一時間天地寂靜,無數的目光,都隨著鼎和環快速的閃動。
    鄭鳴此時,最好的辦法,自然是施展孔宣的英雄牌,以孔宣的修為,就算這一鼎一環驚艷絕世,卻也難以對這位天下第一只孔雀有任何的傷害。
    但是最終,鄭鳴還是決定相信魔家四將。
    魔禮青昂頭,目光如電,他雙手相合,凌空發出了一聲咆哮,在這咆哮之中,他的手中,出現了一道青色的長龍!
    長龍咆哮,內含無盡的狂風,好似在這一瞬間,割裂了無盡的空間。而就在魔禮青出手的剎那,無盡的天地,生出了一道道的雷聲。
    雷聲嗚咽,好似在長哭,又好似在咆哮,感應著雷聲的人,在這一刻,就覺得自己面對的并不是一場大戰,而是天崩地裂,而是日月錯亂,斗轉星移。
    鄭鳴作為魔家四將的御使者,心中卻在這一刻,升起了一絲明悟,魔禮青這個時候,施展的功法,是地水風火大神咒。
    地水風火大神咒是魔家四將的一項技能,鄭鳴在抽取魔禮青的時候,主要是用了他的無量神血,對于這等大神咒,他并沒有施展過。
    不過在地水風火大神咒上,他也有一絲了解,這種大神咒,使用的并不是魔禮青本身的力量,他是透過一種天地除開之時的咒語,從而匯聚天地的力量。
    魔禮青的能力,只能夠催動四神咒的四分之一。
    但就是這樣,魔禮青的話語,已經引動了天地的顫抖,引動了大地的變幻,更讓那本來已經風平浪靜的大海,生出了無盡的波濤。
    魔禮海、魔禮紅和魔禮壽三人,幾乎同時發出了那種難以言表,但是卻蒼涼一如天地初開的聲音。
    在這聲音之中,魔禮海的身前,出現了一條赤紅色的火鳳,長有百丈的火鳳,匯聚著天地之間無盡的烈火之力。
    至于魔禮壽和魔禮紅的身前,出現的是一條土黃色騰身,和一條巨大的水麒麟,死者的氣息全部磅礴無比,在出現的瞬間,更有一種躍躍欲試的感覺。
    隨著這三者的出現,天地變得一片靜寂,一些神侯級別的強者,卻已經開始催動自己最強的防御。
    他們能夠感受到那磅礴的力量,以往被他們當作長城一般的星辰之力,此時越發讓他們覺得不堪一擊。
    自己的最強力量,此時在這驚天動地的手段面前,簡直就是兒戲,如果自己等人一個運氣不好,就會被直接撕裂成為碎粉,死在那浩蕩的力量之下。
    至于紫雀神皇和七海大帝,他們控制著下落的金鋼環和鎮海鼎,神色之中,卻已經露出了一抹喜色。
    雖然魔家四將的手段,讓他們覺得震驚,但是在感覺上,他們卻覺得,四人的力量,比之自己等人,還是有一定的差距,甚至說,比自己的力量,弱了不少。
    如果兩者碰撞,雖然三萬里江山盡毀,但是這勝算,還是在自己這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