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04-03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04-03)      完本感言(04-03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90 般若金鋼環

  聯合一方誅殺一方,聽起來還是蠻不錯的,而且能夠達到利益最大化。只是,鄭鳴心里,對于紫雀神皇和七海大帝兩個人都很不爽,因此,他還是決定,絕不能放了這兩個家伙。
    當他這番話出口之后,不但紫雀神皇和七海大帝兩個人的臉色大變,就是其他武者也是目瞪口呆,震驚不已
    在那些神侯們看來,鄭鳴簡直就是拒絕了對他自己而言,最有力的選擇。
    這種拒絕,讓本來可以主宰一方的他,一下子變成了兩方的敵人,這是非常不明智的。
    包括龍琦在內,都覺得鄭鳴的選擇,有點太過激進,這樣站在兩方的對立面,實在有點危險哪
    就在眾人心中念頭亂閃的時候,卻見鄭鳴已經手指著紫雀神皇和七海大帝道:給我殺,誅殺了他們
    說話間,鄭鳴騰空而起,身軀已經落在了魔禮青的肩膀上。
    魔家四將本來護衛著鄭鳴,此時聽到鄭鳴的要求,當下也不留手,一個個騰空而起,朝著紫雀神皇和七海大帝的方向直沖了過去。
    紫雀神皇和七海大帝在被鄭鳴拒絕的剎那,已經完成了彼此之間的溝通,他們又從剛剛對立的敵人,變成了同仇敵愾的好兄弟。
    兩個人幾乎同時揮手道:域外魔頭,人人得而誅之,現在所有人一起出手,只要誅殺域外魔頭,本皇絕對不會吝嗇賞賜。
    伴隨著這些聲音,一些忠誠于兩位帝皇的強者,幾乎同時出手,朝著魔家四將直沖而來。
    第一個動的,是魔禮海,他雙手在虛空之中畫了一個玄奧的符號,一個巨大的琵琶虛影,就出現在了虛空之中。
    四根琴弦的琵琶,分別呈現出青紅藍黃四種顏禮海的手指,快速的撥動第一根琴弦。
    叮叮咚咚
    伴隨著琵琶聲響起,無數的狂風,開始從虛空之中升起,這些風隱含著無窮的天地之威,旋轉之間,更是將一個個身影,直接誅殺在了虛空之中。
    那些沖向鄭鳴的身影,雖然很少有參星境的存在,但是能夠成為雙方神皇的心腹,他們大多數,也都擁有著生神境的修為。
    但是,這些已經生出神通,在不少武者眼中,也算是所向披靡的人物,此時在那瘋狂的狂風之中,直接被絞成了一個個的碎粉,消失在天地之間。
    強大,太他娘的強大了
    魔禮海的出手,讓那些本來想要瘋狂沖來的人失去了大戰的心思,而厚德殿主等神禁級別的存在,一個個也都用一種顧忌的目光看向魔禮海。
    在他們看來,魔禮海的一道琴弦,已經擁有了一種神禁之力,而魔禮海虛空琵琶上,卻擁有著四道琴弦。
    紫雀神皇和七海大帝兩個人的神色,并沒有絲毫的變化,甚至可以說,兩個人的目光,都沒有任何的變化。
    盡管那些武者,都是他們搜盡了多年的精銳之士,但是對他們而言,死了也就死了。
    此時,兩者唯一的念頭,就是耗費再大的力量,也不能讓他們本人,產生任何的損耗。
    諸位神侯,一起動手生死就在眼前,此時不戰,更待何時紫雀神皇,臉色陰冷,語氣中更是帶著一種讓人不容置疑的威勢。
    五百神侯,一個個都有各自的打算,他們已經見識到了魔家四將的厲害,當然不想白白送死。
    只是現在,紫雀神皇已經下了命令,他們想要保持無動于衷,也不行。
    就在他們猶豫之間,站在神侯之中的開陰神侯勐的一咬牙,大聲蠱惑道:諸位,生死就在眼前,牛頂天乃是域外魔頭,恨我們入骨,如果我們能夠拼死一戰,說不定還有活路。
    如果我等不動手,那必定是死路一條
    開陰神侯雖然陰險狡詐,在眾人眼中,并沒有什么太好的印象,但是他的話,卻是一語中的,戳中了眾位神侯的擔心之處。
    牛頂天在他們的眼中,就是大力牛魔帝尊的弟子,自己等人已經得罪了他,以后想要和平相處,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    現在,趁著紫雀神皇和牛頂天硬憾,他們誅殺了牛頂天,說不定還能夠得到不小的好處。
    生死關頭,還有什么好猶豫的,殺東天伯侯大吼一聲,雙手催動,無數的神鏈,在東天伯侯的手中聚集,這些神鏈最終化成了一個碧綠的神矛,朝著魔禮海轟了過去。
    碧綠色的神矛,青翠欲滴,透過那點點青光,可以看到無數的道紋聚集在神矛上方。
    這一擊,足足可以趕上神禁境的一擊。
    慶陽神侯,開陰神侯等得罪了鄭鳴,知道自己就算賣身投靠,也不會有什么好下場的神侯,一個個在猶豫之間,都騰空而起,朝著鄭鳴直接沖了過來。
    開陰神侯的手中,是催動了一道銀紅色的長鞭,翻動之間,一如星辰蛟龍,咆哮而來。而那慶陽神侯,更是舞動著巨大的戰刀,沖殺而至。
    一時間,五百神侯,出手的足足有三百之數。
    就是薛萬道和睿神王兩個人,也猶豫了一下,同時朝著魔禮海沖了過去。
    魔禮海大笑,第二根手指,落在了第二根紅色的琴弦之上,風借火勢,火助風威,風火匯聚之間,就見火蛇和風龍起舞,兩種神禁之力旋轉之間,數十個神侯,直接化成了灰燼。
    這些神侯,每一個都有自己保命的手段,可是他們的修為,和魔禮海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。
    魔禮海手中的琵琶,匯聚的是地水風火四種神禁,這四種神禁之力,每一種都威力無窮,更何況現而今,魔禮海一出手,就是兩種神禁的匯聚。
    但是同樣,有神侯擋住了這兩種神禁之力的攻擊,其中最為直接的是東天伯侯,他手中的巨矛抖動,直接刺入了火蛇和風龍的絞殺之間,破開了神禁的轟擊。
    不過就算如此,在這轟擊之下,東天伯侯的臉色也生出了一絲紅暈,甚至有那么一種不規律的抽搐。
    至于開陰神侯,雖然他第一個喊出攻擊,但是他本身就是一個陰森狡詐之人,喊出口號之后,只是做了做樣子,就躲在了后面。
    在各種各樣的攻擊卷起的時候,這開陰神侯,選擇了退卻。
    但是就在他退到不少人身后的時候,鄭鳴的目光卻落在了他的身上,這個時候,鄭鳴并沒有開口,而是朝著他身邊的魔禮壽吩咐了一句。
    只是那么一句,就見虛空之中,生出了一個小小的虛影,朝著開陰神侯沖了過去。
    這小小的虛影,只有巴掌大小,一般人在無數的風火之中,根本就注意不到這兩者。
    可是,等這虛影沖到了開陰神侯的身邊,陡然化成了撐天巨象,然后一口將這貪生怕死的開陰神侯,吞進了嘴中。
    開陰神侯想要掙扎,可是那吸力實在是太過強大,就算一方神禁,最終都要喪身在虛影的手中,更不要說他在參星之中,都不算是最強的存在。
    一起動手,誅殺了他們慶陽神侯雖然躲過了風火的匯聚之力,但是他的傷勢同樣不輕,尤其是他的左肩,更是出現了一個還在燃燒的大洞。
    那火苗雖然弱小,好似已經被壓制,但是那匯聚在慶陽神侯肩膀位置,猶如亮銀色的星光,卻難以壓制正在緩緩燃燒的火焰。
    在平時,慶陽神侯比之開陰神侯,好像還要陰險三分,但是此時,慶陽神侯表現的極其瘋狂,他手中的戰刀瘋狂的揮動,就算難以挨近魔禮海,卻也在拼命的沖擊。
    魔禮海一如魔神,雙手揮動,收取著一條條性命。而站在他旁邊的魔家四將其他兄弟,也開始動手,魔禮紅的手中,更是已經多出了虛影的混元天珠傘。
    鄭鳴看著魔禮海的動手,心中生出的還是感觸,自己這個時候,要是能夠給魔家四將配上兵器的話,別的不說,這五百神侯,根本就沒有一個可以活命。
    而就在慶陽神侯咆哮的時候,大猿王等海族的強者,也瘋狂的沖了上來,他們各自的手段,比之慶陽神侯等人,絲毫不遜色,一時間,偌大的祭天臺上,殺意沖霄。
    各種攻擊的力量,震動無盡的蒼穹,蒼天在這大戰之中,都有一種崩潰的感覺。
    星落如雨,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,上百個神侯的墜落,讓各種星辰,不斷的掉落。甚至有一些星辰的虛影,落在了祭天臺的四周。
    天血雨,星辰墜,神禁死,參星滅。
    天海關的守軍,此時都弄不清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,有心過來支援,卻發現自己等人的力量,在這個時候,根本就接近不了大戰的戰場。
    厚德道兄,這一次,我們又該合力出手了紫雀神皇和七海大帝對視了一番之后,終于做出了決斷,他緩緩的走上一步,朝著厚德殿主說道。
    這個時候的厚德殿主,雖然心中充滿了感觸,卻也不得不點頭道:也罷,咱們就一起出手吧
    嗯,希望七海大帝,不要食言而肥李慧卿此時的面容上,已經沒有了任何的柔媚,聲音之中帶著一絲鄭重的道:陛下,還是應該留一個后手,請魔主鄭鳴出手。
    他的手段,在魔戎州,可以比擬我們四個啊
    至于紫色面容的老者,則沒有開口,但是他卻是第一個動手,隨著他的手掌拍動虛空,一道紫色的雷龍,直接沖到了虛空之中。
    與此同時,李慧卿厚德殿主和紫雀神皇四個人先后出手,四道神禁之力,在頃刻之間,匯聚在了虛空之中,形成了一個四色的圈子。
    般若金鋼環,去未完待續……!---ouoou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