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04-02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04-02)      完本感言(04-02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89 黑白陰陽圖


    在看到這四個猶如天神一般人物的瞬間,幾乎所有人的心中只有一個念頭,那就是這四個人,一定是神禁級別的存在。
    他們的氣息,實在是太過磅礴了,而且從這無比磅礴的氣息之中,他們還感覺到了一種蒼古磅礴的氣息。
    光憑著感覺,就覺得這四個人,一定是上古的魔神,而且每一個人都擁有著無盡殺戮的手段。
    現而今,四個人猶如四根巨柱,擋在鄭鳴的近前,讓人一時間,難以生出與之抗衡的心思。
    七海大帝折損了一個神禁級別的下屬,可以說此時他已是惱怒至極,但是面對這那四個高大的身影,他不但沒有生氣,反而露出了一絲笑容。
    能夠捏住他魔刀的強者,可不是普通的強者,面對這樣的人物,就算他是七海之主,同樣要懷揣一絲敬畏。
    “七海有熊無敵,見過四位!”
    能夠讓七海之主的有熊無敵如此的客氣,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做到的,但是此時,七海大帝如此的禮遇,在所有人看來,都在情理之中,沒有任何的問題。
    四個人展現出來的實力,已經足夠說明一切。
    “公子坐下,魔家四將!”那站在鄭鳴左方的魔禮青,聲音一如洪鐘般的說道。
    紫雀神朝的語言,和魔禮青以往的語言自然不同,但是現在,魔禮青所說的話語,卻是鄭鳴透過大法力,直接灌入魔禮青心中的,自然是另外一番的場景。
    魔家四將!
    這四個字,猶如巨鐘,在眾人的耳邊環繞,他們一個個在心中鄭重的念叨著這幾個名字,但是最終卻發現,自己真的是孤陋寡聞,竟然沒有聽說過這四位大神的名頭。
    魔家四將,這是誰呢!
    七海大帝和紫雀神皇飛快的對視幾眼,都從對方的神情中看出,自己這位道友,對于魔家四將,同樣有些蒙圈。
    很顯然,他們也不知道,魔家四將,究竟是天下何方的神圣!
    “請問貴公子是……”雖然七海大帝隱隱約約,已經知道自己要問問題的答案,但是這個問題,他還是要問出來的,畢竟,魔家四將的身份,實在是太過特殊,他還是要確認一下的。
    “我家公子,自然是牛頂天公子。”魔禮青大眼朝著七海大帝冷然掃視,有些不耐煩的說道。
    牛頂天公子!
    公子,和牛頂天這樣紅臉膛的漢子聯系在一起,給人一種無比別扭的感覺,甚至有人覺得,將牛頂天和公子兩個人聯系起來,簡直就是一種侮辱。
    對公子這兩個字的侮辱。
    以往,從來都沒有人將牛頂天和公子這兩個字聯系起來,但是現在,卻不得不連在一起念。
    “不知道四位來自何處?”七海大帝的聲音中,帶著一絲鄭重,一絲期待。
    “牛頂天公子,乃是大力牛魔帝尊的親傳弟子,來到你們這里游歷,沒想到竟然受到了爾等的圍攻,實在是可惡至極。我等身為護甲四將,又豈能饒恕爾等?”
    魔禮青說到此處,粗大的手指朝著所有人一指道:“今日之后,爾等都要死!”
    七海大帝稱尊天下,何曾受到過這般的待遇,但越是這樣,他的心中,卻越是多了一絲忐忑。
    他不知道那位大力牛魔是什么人,但是他心中卻清楚,能夠擁有這般強大屬下的人物,他招惹起來,一定要付出不小的代價。
    死一個太子,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,他有上百個兒子,雖然死了一個最優秀的,卻也還有第二優秀的不是么。
    但是,剛剛的交手,已經讓他感到,這四個人的實力,好像每一個都不弱于自己。
    如果自己和這般的人物決一生死,就算勝了,恐怕也是慘勝,自己屬下的這些存在,能夠存活下去的,并沒有幾個人。
    他這樣想,所以態度自然就不免放低,魔禮青這般高高在上的言語,對于七海大帝,還有巨大的震懾。
    “呵呵,所謂不知者不怪,我等不知道牛頂天公子乃是大力牛魔帝尊的親傳弟子,這才多有冒犯,若是知道的話,也不會鬧出這等的事情。”
    “依我看,這件事情,咱們還是化干戈為玉帛的好,這其中有誤會啊!”
    七海大帝這番話,將紫雀神皇驚的身上有些冒汗,他已經從七海大帝的話語中,覺察到了濃濃的惡意,他斷定這位七海大帝,可能會因為牛頂天的一句話,而放棄自己。
    可是自己這邊,已經將牛頂天得罪的太狠了,甚至可以說,兩者的仇恨,已經難以挽回。
    “七海皇兄,誅殺牛頂天,可是你的意思,若不是你一定要為自己的孩兒報仇,小弟又怎會和牛頂天閣下為難?”
    紫雀神皇這句話,說的義憤填膺,一副所有的壞事,都是你做的,我只是一個無辜孩子的模樣。
    七海大帝冷哼,但是臉上的神情卻充滿了不屑,他看著紫雀神皇,并沒有說話。
    鄭鳴在魔禮青的身后,聽著這兩位剛剛還至尊至貴的存在,竟然此時開始掐架內訌,臉上露出了一絲冷笑。
    與此同時,他的心中,對于力量的期盼,也變得越發的激烈,如果不是自己掌控著強大的力量,這兩個人,絕對不會對自己低頭,更不會說出現在這般低三下四的話語來。
    他輕輕的分了一下手,本來猶如天神一般立于四周的魔家四將,從中間緩緩分開,露出了鄭鳴的身軀來。
    這一刻的鄭鳴,在魔家四將巨大的身軀包圍下,顯得很是渺小,但是眾人看向他的目光,卻已經發生了莫大的變化。
    他已經不是那個沒有根腳兒的牛頂天,他變成了至尊至貴的大力牛魔帝尊的弟子牛頂天閣下。
    就連紫雀神皇和七海大帝,現在都用一種需仰視才見的目光看著他的牛頂天閣下。
    開陰神侯,東天伯侯等人,只覺得自己的身體在顫抖,這一刻他們想要飛身逃走。
    對于他們而言,這種讓他們從來都沒有想到過的事情,竟然真是發生在了他們的身上。
    牛頂天,這個莽撞的,猶如鄉下人的家伙,身后竟然有一個強大無比的師尊。
    雖然他們還弄不清楚牛頂天這個師尊究竟是一個什么樣的人,但是有一點卻是明擺著的,那就是這個大力牛魔帝尊四個屬下已經如此的厲害,他老人家咳嗽一聲,自己等人,恐怕就要魂飛魄散。
    至于聶務生等人,他們此時卻用一種激動不已的目光看著鄭鳴,他們這一次,真的是覺得自己等人必死無疑。
    畢竟,這一次準備殺他們的,并不是普通人,而是兩大皇者和幾乎所有的神禁,在面對這些人的時候,自己等人的差距,實在是太大了。
    而面對這種巨大的差距,他們除了引頸就戮之外,根本就沒有其他的手段可以自保。
    對于自己等人的死亡,他們可以不放在心上,但是牛頂天的死,卻讓他們覺得心中發寒。
    他們不希望牛頂天死掉,但是面對將要被誅殺的牛頂天,他們雖然有心,卻是沒有任何的辦法。
    現在好了,牛頂天根本就不用自己等人幫忙,牛頂天有自己的人,他能夠幫助他自己。
    對于他們而言,沒有比這更好的事情了。
    七海大帝在這個時候,卻冷哼一聲道:“雙方交兵,自然是你死我活,我對牛頂天閣下下誅殺令,是堂堂正正,與你紫雀神皇使用卑鄙的手段擒下牛頂天可不同。”
    說到此處,他的目光落在牛頂天的身上道:“牛小友,這件事情就此結束如何?”
    “只要小友愿意,我七海不但有補償送給小友,而且還愿意和您平分紫雀神朝!”
    一個平分紫雀神朝,讓紫雀神朝的神侯們震顫不已,一個七海大帝,已經讓他們感到絕望,現在,若是牛頂天和七海大帝聯手,那簡直就是要了他們的性命。
    他們絕對不愿意看到這樣的場面,但是現在,這種的情況,又是他們不可避免的。
    在幾次猶豫之后,他們還是選擇了沉默。
    人為刀殂,我為魚肉,這種情況下,他們已經沒有其他的任何選擇。
    紫雀神皇的手掌在顫抖,他萬萬沒料到,他殫精竭慮謀劃的一步棋,居然會發展到現在這個態勢。
    這樣的變故讓紫雀神皇措手不及,很是憤怒,可是在憤怒的同時,他又覺得自己無比的委屈。
    怎么就成了這樣呢,事情怎么就能演變成了這樣呢?明明是自己做出了最佳的選擇,但是最后,還是被無情的拋棄了。
    “牛先生,一切過錯,都是屬于小皇的,小皇可以給牛先生道歉,只要牛先生愿意,我可以奉上神朝一半的土地,然后和先生一起聯手,滅了七海。”
    “如此一來,先生獲得的好處更多,也更加的優渥。而且據我紫雀武帝記載,在七海之中,有一塊天生地長的至寶黑白陰陽圖,此圖玄奧無比,不但擁有大道烙印,而且修煉此圖,還能夠自成空間啊!”
    “滅了七海,此圖就是先生的。”
    天生地長,黑白陰陽圖!
    這九個字,讓鄭鳴的眼眸就是一亮,對于他而言,現在修為最大的問題,就是兩儀微塵大陣,缺少一個依托。
    本來,這兩儀微塵大陣,就需要太清一氣神符鎮壓,只是鄭鳴一直都沒有抽到,現在黑白陰陽圖的情形,讓鄭鳴覺得這好似一個太清一氣神符。
    “你們兩個說的都不錯,可惜,你們的過錯無法原諒,我還是要先誅殺了你們再說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