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12-06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12-06)      完本感言(12-06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88 天血雨神禁墜


    前來參加會盟的五百神侯,大猿王等一個個水族強者,一個個神色都變得無比的難看。? ≠
    對他們而言,現而今這個級別的大戰,已經不是他們能夠參與的了,神禁的每一次出手,散溢出來的力道,就能夠將他們這些人,直接抹殺。
    至于龍琦等人,他們此時雖然看不到站在兩個巨人身后的牛頂天究竟是什么情況,但是想到接近十個神禁朝著牛頂天出手,那種彈指可以碎裂山岳的力量,足以讓他們感到畏懼。
    恐怕這一次,牛頂天是在劫難逃了!畢竟,能夠突然出現護衛他的強者,有兩個都已經不容易,更不要說再出現第三個。
    就在各種各樣的神禁攻擊,一如天河落日般的出現之時,就說那巨大的金色巨斧,已經重重的劈落而下。
    巨斧的力道把握的很好,并沒有招惹那兩個巨大的身影,而是直接朝著鄭鳴劈斬而來。
    巨斧下落,就要落在鄭鳴的身上。被叫做純一的神禁強者,甚至覺得自己看到了巨斧劈刀牛頂天身上的情形。
    他恨透了牛頂天,現在能夠親手誅殺牛頂天,讓他有一種說不出的快感。至于牛頂天身后究竟是什么人物,他并不畏懼,因為他執行的是七海大帝的命令。
    更何況,他自己本身,也是一個頂尖的神禁級別的強者,這等強橫的人物,自然是無所畏懼。
    但是,就在他覺得自己的目的就要達成的時候,他看到了一絲笑容,隨即,這狗娘養的牛頂天竟然消失不見!
    也就在這一刻,他看到了一個柄傘的影子,雖然只是影子,但是這柄傘的影子給他的感覺,卻是華麗無比,一些他在七海之中,根本就沒有見過的珠寶,充斥在整個寶傘之上。
    隨著寶傘的旋轉,純一就覺得自己四周的一切,都好似瘋狂的旋轉了起來,就是天地日月,也都好似開始轉動。
    另外,還有一些攻擊,竟然在這一刻,陡然出現在了自己的眼前,有那彎月形的寶刀,還有各種各樣的他熟悉的東西。
    比如那絢麗的劍光,他屬于金曼皇,還有那綿綿不絕,鋪天蓋地的手掌,它屬于……
    這些東西,到了最后,純一已經沒有了心思計算他們屬于誰,因為他們已經來到了純一的身前。
    “躲躲躲!”
    作為一個神禁強者,在面對修為差不多神禁攻擊的時候,躲避是一種讓人很沒有面子的行為,但是現在,他不得不躲避,因為現在的攻擊,實在是太多。
    而且每一個,都是全力以赴。
    作為神禁,身體可以融合在大道之中,所以他躲避的度非常的快,也就是一個剎那,他已經出現在了千丈之外。
    那些攻擊他的招式和銘寶,都開始偏離方向,這也讓他從心中大大的松了一口氣。
    就在他覺得總算松了口氣的瞬間,一對黑壓壓的鐵鞭,已經從他的左右打了過來。
    這鐵鞭的招式,并不是特別的精妙,甚至可以說有些粗獷,但是在看到這兩個巨鞭揮動的瞬間,純一就有一種強烈的預感,那就是這兩條鐵鞭,已經封死了他所有的退路。
    無論他朝著何方退卻,最終這兩根鐵鞭所攻擊的位置,都不會變,最終都要落在他的肩膀上。
    這種感覺,讓他感覺非常的不好。只是,倉皇之下,還沒來得及想出應對之策的時候,那兩根鐵鞭,已然重重的轟擊在了他的身上。
    一個剎那,他覺得自己的身軀,已經崩潰開來。
    作為神禁,純一有的是保命的手段,此時身體崩潰的他,不但沒有任何的慌亂,反而在第一時間卷動自己的神蓮,想要融入自己領悟神禁的大道之中。
    只要融入那條大道,他就可以一息千里,等重新修煉出一條身體,再卷土重來!
    丟掉多年打熬的肉身,對于一個神禁級別的強者而言,那是一件無比痛苦的事情,但是這種事情,有時候卻又不得不為之,畢竟這和死亡相比,差別很大。
    如果機緣巧合之下,說不定還能夠更勝從前。
    神蓮搖曳,瞬間沖出了兩條巨大鐵鞭的包圍,這讓純一的心中升起了一絲慶幸。
    他此時的神念,盤坐在那巨大的神蓮之中,心中已經開始思索自己究竟該如何復仇。
    可是,就在他的神蓮感應到了自己所貫通大道的剎那,一股力量陡然朝著他吸了過來。
    在這股突如其來的力量之下,他想要掙扎,但是還沒有等他爆開那不知道修煉了多少年的神蓮之時,陡然就覺得自己眼前一黑,好似進入了另外一個虛空。
    然后,這虛空陡然崩碎,他的眼前,也就變得黑暗一片,再也難以感應到任何力量的存在。
    不過就在純一感到自己好似被放逐的時候,處在祭天臺上的神禁存在們,卻看到了一個猶如白象般大小的虛影,一口就將純一的神魂吞了下去。
    雖然純一和七海之中不少神禁都有這樣或者那樣的矛盾,但是兔死狐悲這種事情,總是在所難免。
    而純一身體崩潰的血,在灑落大海的瞬間,就崩碎成了無數的血點,最后滴血重生的機會,都沒有留下來。
    也就在純一死亡的瞬間,那籠罩在茫茫大海上的蒼天之中,落下了一滴滴血紅色的雨。
    這種雨,籠罩三萬里,一時間,天地盡是紅******戎州,太上主祭站在一座魔戎族人普通的山巒上,看著那血紅色的雨,頓時身軀顫抖。
    他雖然沒有晉級成為神禁,但是對于神禁之中的秘密,卻是最了解的人。
    這等的情形,他怎么不知道,這代表的是,有神禁級別的存在墜落了,對于他而言,高高在上的神禁,那就是天地之間的神明,神禁唯有壽決而死。
    但是現而今紫雀神朝的神禁們,他并沒有說聽說哪位神禁的壽命已盡。
    也就是說,這個墜落的神禁,是死在了別人的擊殺之下,想到這里,他的心中忍不住抽搐了一下。
    難道這個神禁,是魔主?不對,魔主雖然和魔君的戰體合一,可以和神禁戰斗,但是他畢竟不是神禁。
    他甚至不是參星,如果他墜落的話,天絕對不會下落籠罩三萬里的血雨。
    神都,無數人的目光,都看向了天海關的方向,對于普通的臣民而言,他們根本就不知道天海關在結盟,他們知道的,是天海關內,正在如火如荼的進行著一場大戰。
    現在,天降血雨,讓他們一個個都生出了不祥的預感。至于其他圣地,更是惴惴不安,他們雖然不知道這墜落的神禁究竟是何方存在,但是只要有參戰的存在,都對此事感到恐懼不已。
    要是墜落的神禁是自己宗門的至尊,那么就等于自己的宗門將會一落千丈。
    更有神侯,開始關注在那天海關外,究竟生了什么事情,竟然會有神禁級別的存在墜落在這里。
    處在皇宮之中的洛神女,在看到天降血雨的剎那,那讓人難以忘懷的美麗容顏上,卻露出了一絲笑容。
    她不但在笑,而且笑的無比的開心。
    現而今的她,雖然看上去無比的自由,但是實際上,她的修為已經完全被封死。
    現在的她,已經變成了一只籠中的鳥兒,就算是她想要像以往那般的騰空飛起,都已經變成了一件不可能的事情。
    紫雀神皇一開始是庇護她,但是隨著七海大軍的入侵,紫雀神皇為了讓李慧卿出戰,不得不將她做成條件。
    好在李慧卿也沒有要她的性命,而是用**力,將她所有的修為全部封禁。而紫雀神皇在臨走的時候,更是安排了無數的護衛看著她。
    她心中清楚,這些護衛名義上是保護她這個神皇準備冊封的妃子,實際上,這些人都已經得到了命令,一旦現有任何的不妥,立即殺無赦。
    “神禁死了,死的好啊,你們高高在上,你們主宰蒼生,你們覺得自己所向無敵,只是沒想到,你們也有死的時候!”
    “天血雨,實在是好啊,最好這血雨,能夠下一個痛快,就是不知道,這究竟是誰的血雨,是我那位師尊,還是那位高高在上的神皇陛下。”
    喃喃自語了一番,洛神女不再吭聲,她雖然心中無比盼望著是這兩個人,但是已經被封禁了修為的她,卻是難以從這漫天的血雨之中,看到任何一絲一毫的蹤跡。
    因為,她已經沒有了任何的修為。
    祭天臺已然出現了無數的裂痕,但是因為神禁強者們的攻擊,都沒有正面打在這祭天臺上,所以這座高臺,現在依舊聳立。只不過,所有的神禁,都停下了攻擊。
    一個神禁墜落了!
    雖然在這次大戰要掀起的時候,就已經有人預測,要有神禁墜落,但是看到那從天而降的血雨,依舊有人從心中感到無比的難受。
    這難受,是兔死狐悲的難受。
    只是他們此時,并沒有太多的時間關注那降落的血雨,他們更多的是關注那出現在牛頂天四方,猶如四個神人一般的身影。
    他們高度一樣,他們面貌相同,他們的打扮也沒有任何的差別,更重要的是,他們站在四方,就好似一個圍墻,將牛頂天圍在了中間,密不透風!8
  /b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