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12-10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12-10)      完本感言(12-10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85 戰無敵


    此時,盡管這大猿王挑釁的是鄭鳴,但是大皇子紫滄海卻是備感煎熬,難受至極,就好像心里的齷齪被人當眾戳穿了一般。 只是可惜,他心里再怎么惱火,也不可能真的去斬下這只賤猴的頭。且不說他的修為不一定能夠擊敗猴子,就算能夠擊敗,他也不敢在這個時候貿然動手。
    紫雀神皇雖然寵他,卻也不會允許他在這個時候,胡亂動手。
    一聲聲猶如潮水般的樂聲,從無盡的海面中傳出,伴隨著這樂聲,足足有上萬穿著薄紗,手中拿著各種樂器,身后背著蚌殼的女子,從海面上飄然而來。
    這些女子,一個個貌若天仙,飛動之間,更是衣袂飄飄,凌波傾城!
    伴隨著這些女樂,就見九頭頭上長角的青色巨蛟,從水中直沖而出,這些巨蛟,每一個都擁有著法身境的修為,它們破水而出,一時間給人一種兇威直沖霄漢的感覺。
    在九頭巨蛟的后方,是一輛通體黝黑的龐大戰車,戰車前方,兩個高有十丈的高大武者,手持金瓜銅錘,一副威嚴如天,不可侵犯的模樣。
    從這兩個高大武者身上散出來的血氣,讓人不覺,都有一種恐懼從內心深處出。
    血氣沖云霄,而且在這磅礴的血氣之中,更有無數的星辰之力,罩在這兩人的身上!
    參星境強者,在這戰車之中充當護衛的,就是最為頂尖的參星境強者,雖然大部分的人都看不清楚,這兩個巨人般人物的修為,是不是已經達到了法則圓滿,但是他們兩個人的戰力,卻沒有人敢于質疑。
    而在這兩個強大武者的身后,坐著的是一個猶如仆役般的武者,他靜靜的戰車仆從的位置,但是在看到這老者的瞬間,無數人都覺得他看到了大海。
    神禁!
    在看到這老者的瞬間,神禁這兩個字,就從無數人的腦海之中閃過,大多數人看向老者的神情,都變得嚴肅了起來。
    神禁級別的存在,在紫雀神朝之中,哪一個不是支撐一方大教,哪一個不是主宰無數的生死,哪一個不是獨尊一方?
    現在,這一個神禁級別的存在,竟然給人當仆從,這實在是太讓人驚異。
    戰車完全出水,一個有著一頭金色長的男子,傲然屹立在天地之間,他雖然沒有那兩個身材高大的武士威武,但是在他出現的瞬間,就好似一輪驕陽,照耀天地。
    “七海大帝!”
    七海的主宰,就連紫雀神皇在面對他的時候,都要矮上一頭的存在,也是這片天地之中,最強大的人物。
    “吾等拜見大帝!”
    轟鳴的聲音,并不是從水族兵丁的口中喊出,喊出這些的,是那洶涌的波濤,是那卷積的海水。
    雖然這種手段,在攻擊上,并沒有太大的用處,但是這般的情形,依舊讓人感到窒息。
    紫雀神皇本來就對迎接七海大帝心里不舒服,此時這種場景,更是讓他難受至極。
    他輕輕的攥了一下拳頭,淡淡的道:“戰兄,這應該是咱們第二次相見吧!”
    紫雀神皇統領神朝,威嚴籠罩大地;七海大帝統帥七海,神威欺凌無盡海域。這么兩個人物,都是天地之間的最強者,但是很少人能想到,他們竟然會有交集。
    “你能夠得到赤宵劍的承認,實在是讓我意外。”那猶如太陽之神的男子,淡淡的說道。
    他沒有抱拳,同樣沒有回禮,從他的眼眸中,在場的人看到的,還是驕傲之意。
    所謂主辱臣死,雖然在場的神侯之中,并不是每一個都對紫雀神皇忠心耿耿死心塌地,但是他們畢竟是紫雀神皇的臣子。
    現在主人受到了侮辱,如果他們在這個時候,一點表示都沒有,那么他們也不用在天下混跡。
    “七海大帝,我家神皇以禮相待,你這般妄自尊大,可不是一方之主應有的氣度!”一個剛剛站在紫雀神皇身邊的神侯,聲音中帶著憤怒。
    這神侯的開口,就好似浪濤,也就是一個剎那,幾乎所有的人,都開始朝著七海大帝討伐。
    “七海大帝,莫要欺人太甚,我紫雀神朝,也不懼你們。”
    “能夠破了你們七海的赤桑木,我們紫雀神朝自然也不懼你們的其他手段,如果不想和談,盡管殺上一場。”
    “我神皇尊敬七海,這才禮遇大帝,如果大帝不知進退的話,那么我紫雀神朝不惜一戰。”
    各種各樣的議論,一時間猶如鼎沸,但是在這種情況下,七海大帝依舊淡漠。
    就好似這一切討伐,都不是針對他,就好像這些人的聲討,并不是針對他一般。
    “說完了嗎?”在那些喝罵的聲音慢慢平息之后,這位七海大帝終于開口了。
    “我們還沒有……”一個神侯的話語還沒有說完,就見七海大帝手指輕輕的翻動,朝著那些蹦出來的人點了過去。
    這一指,很平常!
    但是就在這一指下落的瞬間,幾乎所有開口的人,感覺到的,都是一根天柱,壓在了自己等人的心頭。
    他們幾乎第一個瞬間,神識崩碎,一個個口吐鮮血,雖然勉強站立,但是一個個的神情,都變得無比的萎頓。
    在七海大帝出手的瞬間,紫雀神皇的手指,已經落在了自己的儲物手鐲上。
    在這儲物手鐲之中,不但有紫雀神皇這些年來搜集的重寶,而且還有一件重寶。
    赤宵劍!
    得自武帝的赤宵劍,就在這儲物手鐲之中,只要他愿意出手,立即就可以出劍,但是最終,紫雀神皇還是放下了自己手中的劍。
    “這只是一個警告,下一次,死!”七海大帝聲音悠然,一如說笑。
    可是在這個時候,已經沒有人再敢質疑此人的決定,他就好似一個神帝,主宰著在場者的生死。
    紫雀神朝的人,大多心中都生出了一種屈辱的感覺,因為此刻的事情,讓他們實在有點看不下去。
    可是,他們每一個人都明白,敵強我弱,如果真的拼起來,七海固然好不了,但是他們的權力,也將消失。
    “戰兄無敵于世,何必和這些小兒輩一般見識,這一次我們雙方祭天,時辰很重要,還是不要耽誤的好。”紫雀神皇淡淡的說道。
    好似剛才那些為他打抱不平的人,并不是他的下屬一般。
    那些跪伏在地的神侯,一個個雖然心中難受,此時卻也不敢再說任何的話語。
    “這個就是殺了我兒,毀我赤桑木的牛頂天嗎?”七海大帝的目光,落在了鄭鳴的身上道。
    鄭鳴一直在看這位七海大帝,如果說紫雀神皇身上的聲望值讓他感到眼饞,那么現在這一位身上的聲望值,簡直讓他垂誕欲滴。
    金色聲望值一萬多!
    這是多么瘋狂一個數字,如果自己有著一萬個金色的聲望值,還不知道能夠得到多大的好處。
    “戰兄,他正是牛頂天。”紫雀神皇朝著七海大帝一抱拳,鄭重的說道。
    “果然是英雄了得!”七海大帝看著神禁之中的鄭鳴,聲音中帶著一絲贊賞的道:“可惜了。”
    “大帝,這牛頂天和我仇深似海,還請陛下將此人賜給屬下,屬下必定讓此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!”說話的,是只剩下四只手臂的神禁。
    他作為神禁級別的強者,在紫雀神皇面前說的話,自然是有一定影響力的。
    在他說話之后,一些本來蠢蠢欲動的參星境武者,都不再開口,他們知道自己這個時候就算再說話,也是徒勞無用。
    “咯咯,純一兄這個時候要牛頂天,如意算盤打的倒是不錯,只是,小妹可不愿意答應。”不等七海大帝開口,那猶如在一片煙霧之中的神禁,輕輕的說道。
    她的聲音輕柔,但是聽在那只剩下四肢手臂神禁的耳中,卻讓他勃然大怒。
    “彌辰子,你也要和我相爭么?”被稱為純一的神禁,聲音中帶著一絲恐嚇。
    “哎喲,純一兄你這般大吼,差點嚇壞了小妹的小心肝兒,只是,您現在身體不全,小妹又何懼之有?”那女子嬌怯怯的,一副你把我嚇壞了的模樣。
    只是,她這么不咸不淡的一句揶揄,卻將那叫純一的神禁,氣的暴跳如雷,在被斬掉兩只手臂之后,他一直想要運用自己的**力,讓自己的手臂恢復。
    但是很可惜,蚩狄的英雄牌中,有的是邪異的法則之力,就算他窮盡了各種手段,卻也沒有任何的作用。
    所謂打人不打臉,現在彌辰子的這番挖苦,簡直是一刀捅在了他的傷口上。
    “好了,你們兩個都給我住口!”七海大帝聲音之中,蘊含著一種讓人無法抵擋的威嚴。
    他目光掠過鄭鳴等人,平靜之中帶著一絲決絕的道:“這些人,都當祭天之用吧!”
    已經被壓制了很長時間,心里早就有些不爽的紫雀神皇,輕輕的點了一下頭道:“如此甚好。”
    雖然彌辰子兩個人爭吵撕破了面皮,但是在七海大帝一句話之間,卻都不敢提出任何反對的意見。
    這種威勢,讓紫雀神皇自內心的羨慕不已,盡管他也是一國之主,而且,名義上,也算是諸位神祭之中的最強者,但是有一點卻可以肯定,他做不到七海大帝這般的一呼百應,一言九鼎。
    或者說,他和一言九鼎的七海大帝,差的太遠了。
    “如此,那咱們就不要浪費時間了。”七海大帝目視蒼穹,笑著道:“盟誓吧!”8
  /b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