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04-01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04-01)      完本感言(04-01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84 帝皇會風云起


    “牛頂天乃是我們人族的恥辱,我們只是討伐我們心中的賊人,誰也管不著。??? ”一個看上去有些獐頭鼠目的男子,用力的揮舞著自己的手臂道:“誰也攔不了我們。”
    “對,誰也不能攔我們,誰要是攔我們,就是和我們所有的英雄好漢過不去。”
    隨著這挑釁的話語,又有人將自己手中的東西揚了起來,可是就在他們準備出手的時候,那帶頭鬧事的獐頭鼠目的人,直接死在了地上。
    “挑釁神禁威嚴者,死!”淡淡的聲音,在虛空之中響起,聽到這聲音的人,一個個神色都變得無比的震怖。
    他們都明白一個神禁強者,究竟擁有著何等的威嚴,想到自己等人剛剛挑釁的竟然是一個神禁級別的強者,不少人的眼眸中,露出的都是恐懼之色。
    挑釁神禁,這個罪名,他們可是承擔不起。
    沒有人再敢出任何的聲音,但是一道道看向鄭鳴的目光,卻帶著一絲絲怨毒。
    特別是那獐頭鼠目男子的同伴,更是用一種無比怨毒的目光看著鄭鳴,他們不敢得罪那位神禁級別的存在,所有就將所有的怨氣,都落在了鄭鳴的身上。
    因為他們覺得,之所以會變成這樣,全都是因為鄭鳴。
    祭天臺位于天海關外三十里,一座高臺,高有千丈,聳立于無盡的海域之中。
    雖然是高臺,但是這高臺的占地,卻也縱橫十數里,通體都是用一種金色巖石搭建的高臺,在無數人的眼中,都擁有一種至尊至貴的感覺。
    當紫雀神皇等人走出天海關的瞬間,一條條紫色的銘文,從虛空之,從海底延伸而上,化成一座寬有百丈的拱橋,直通祭天臺。
    紫雀神皇看著那扶搖直上的高臺,眼眸中露出了一絲淡淡的欣喜之色。雖然這一次的結盟,他做的頗不光彩,甚至可以說是城下之盟。
    但是在一個事情上,解決兩個讓他心里不爽的對手,他的心中,還是無比的欣喜。
    “諸位神侯隨我登臺!”紫雀神皇說話間,一揮手道:“另外,將那些癡迷不悟者押上祭天臺。”
    東天伯侯第一個領旨,他帶著三百神侯以及數十萬天海軍的士兵,浩浩蕩蕩的登上了高臺。
    鄭鳴在三百神侯之間,在這一刻,他陡然感到,一股吸力從他的腳下傳來。
    只要他踏入這吸力的范圍,那么他立即就可以離去,但是在這吸力生出的瞬間,鄭鳴卻運轉**玄功,直接將那吸力給擋了過去。
    這吸力的出現,只是一個剎那,而且還是圍困著鄭鳴的神禁之力減弱的一個瞬間。
    隨著鄭鳴踏上那條通道,那詭異的吸力,就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,但是跟隨在鄭鳴身后的薛萬道,眉頭卻緊緊的皺起。
    最后的機會,竟然被鄭鳴給斷然拒絕了。
    他這是找死啊!
    紫雀神皇走在最前方,猶如眾星捧月的他,行走之中,更是充斥著滾滾的皇者之氣,但是在那吸力出現的一剎那,他還是感應到了什么。
    不過最終,當紫雀神皇的目光落在鄭鳴的身上時,他將那一絲懷疑壓了下去。
    雖然這一絲懷疑,在他的心頭依舊環繞不去,但是此刻,并不是他處理這件事情的時候。
    等回去之后,自己也該是清理一下門戶了。
    由銘文凝結而成的長橋華麗無比,走在上面,可以感受到四周的靈氣環繞。
    但是現在,卻沒有人在乎這些,對于這群紫雀神朝的大人物而言,他們見識了太多的靈氣,更有無數的元道石,可以供應他們修煉。
    這些東西,對他們而言,實在算不了什么!
    開始的時候,開陰神侯等受到紫雀神皇尊崇的人,還會說上幾句話,但是越接近那高臺,眾人的話語,也就變得越少了起來。
    當紫雀神皇登上巨大的祭天臺,就感到一股長風,從海面呼嘯而來,立于祭天臺上放眼四望,就覺得天地一片茫茫。
    緊隨著紫雀神皇的神侯們,也先后登上了高臺,只不過此時他們的目光,卻充滿了異樣。
    有欣喜,又擔憂,還有那么一絲絲的期待。
    “陛下,七海之人還沒有到。”負責禮儀的一位神侯,恭敬的朝著紫雀神皇行禮道。
    紫雀神皇的臉上,看不到任何的異樣,但是一些熟悉紫雀神皇的人,卻從紫雀神皇的眼眸中,看到了一絲冰冷的殺意。
    帝皇會面,而且還是約好了時間的會面,一般來說,都要同時到達,這樣才能夠顯示雙方之間的平等,可是現在,這可惡的七海大帝竟然沒有來!
    這就等于,在他所有的下屬面前,毫不客氣的當眾甩了他一巴掌,對于這樣的待遇,紫雀神皇的心中,是非常的不爽。
    “陛下,這個時間是約好的,七海那邊……”那負責禮儀的神侯,整個人都有點震怖的道。
    他的解釋,紫雀神皇好似聽到了心里,輕輕擺了擺手的紫雀神皇道:“來者是客,咱們作為地主,自然應該等候一下客人才是!”
    鄭鳴看著一副冷靜摸樣的紫雀神皇,心中升起了一絲冷笑,也就在這個時候,一些被鎖鏈拴著的人,66續續的被天海軍的士兵推了上來。
    這些人衣衫襤褸,鄭鳴大部分都不認識,他們的嘴巴,更被下了禁制,根本就不出任何的聲音。
    可是,當這些人看向被圍困在神禁小世界中的鄭鳴時,一個個的眼眸中,閃過的都是急切。
    甚至一些人的目光中,還帶著淚痕。
    有人努力的張嘴,他們雖然不出任何的聲音,但是他們不約而同的做著這樣徒勞無功的事情。
    他們這樣做的唯一目的,就是要向鄭鳴傳達,他們對于鄭鳴的支持!
    鄭鳴的目光,從這一張張臉上掠過,最終,鄭鳴的目光落在了龍琦的臉上。和前些時候相比,龍琦的面貌并沒有太大的變化,但是此時龍琦的神色,卻是一臉頹唐。
    當他的目光和鄭鳴的目光相交的時候,龍琦想要給鄭鳴露出一個笑容,但是最終,這個笑容,還是沒有顯露出來。
    對于龍琦而言,這個笑容,實在是太難!
    龍琦因為是金甲衛的萬夫長,所以并沒有受到太大的虐待,但是龍琦身后的聶務生等人,一個個卻是狼狽不堪。
    特別是魚佳樂,此時的他,雖然還站著,但是他的左臂部位,卻已經空空如也。
    魚佳樂和鄭鳴的關系很一般,可以說,鄭鳴之所以認識魚佳樂,完全都是因為聶務生。
    從魚佳樂的臉上,鄭鳴又看向了后方,他看到了一個臉上有著兩個大大掌印的漢子。
    這掌印,并不是因為力量的撞擊留下的,而是被人用火屬性的掌力,硬生生的印上去的。
    焦黑的手掌,在赤紅色的臉膛上,顯得特別的明顯,也特別的讓人驚異。
    這個掌印,鄭鳴不知道是誰打的,但是那被打的漢子,鄭鳴卻是認識,因為他在鄭鳴的面前,說過自己因為是紅臉膛的漢子,因為牛頂天,所以無比的驕傲。
    打這個巴掌的人,目的當然不言而喻。
    “我家陛下已經到來,讓紫雀神皇親自去迎接。”一個暴虐中充滿了霸道的聲音,在虛空之中響起。
    聽到這聲音的人,不少都皺起了眉頭。更有人用憤怒的眼神,朝著那人看了過去。
    可惜的是,他們的目光雖然兇厲,但是那大猿王卻高高的昂著頭,就算面對紫雀神皇,也是一副傲然的模樣。
    “這一次結盟,七海和我們紫雀神朝,許的是兄弟之邦,你們不要太過分!”睿神王第一個走出來,聲音中帶著一絲怒意。
    作為神朝的神王,別的時候,他可以不開口,但是現在這種關鍵時候,他不能不出來。
    大猿王鼻子哼了一聲,目光卻落在了紫雀神皇的身上道:“陛下,兄弟不是應該迎接哥哥嗎?”
    紫雀神皇的雙眸,綻放出耀眼的紫光,就好似兩顆冉冉升起的太陽,照耀在四周的天地之中。
    他的目光落在大猿王的身上,大猿王雖然無比的囂張,但是面對強大的紫雀神皇,他還是不由自主的顫抖了一下。
    “你……想要如何?”
    大猿王兇名遠播,就算一些他不如的存在,他也愿意拼死戰斗,現在竟然整個人都在顫抖,可見紫雀神皇的氣勢,是何等的驚人。
    “既然是兄弟之國,作為弟弟,自然應該去迎接兄長的大駕。”紫雀神皇的聲音幽幽,平淡無比,但是聽在大猿王的耳中,卻讓他有一種金星亂冒的感覺。
    以至于,大猿王的心中,甚至有一絲恐懼在產生。
    他的身軀晃蕩了一下,隨即站穩了身體,帶著一絲恐懼的從紫雀神皇的身上收回了目光,大猿王又有一種不甘的將目光落在了鄭鳴的身上。
    看著立于神禁之中的鄭鳴,大猿王好像找到了泄的對象,他嘎嘎一笑道:“牛頂天,你也有今天,哈哈哈!”
    大猿王仰天大笑,聲音震動云岳,聽著大猿王的諷刺,不少人的眼眸中,閃過的是一絲尷尬!
    他們可以睜著眼睛說瞎話,將一切的功勞,都送給大皇子紫蒼海,但是現而今面對七海水族的敵人如此恥笑,他們大多數人,難以做到吹面自干!
    鄭鳴看著狂笑的大猿王,只是淡淡的冷笑,而紫蒼海這一刻,神色也變得無比的難看。
    他冒領了鄭鳴的功勞,雖然讓他一下子成了萬眾矚目的焦點,但是他自己卻難以欺騙自己,他不希望有人把這件齷齪的事掛在嘴邊上,就像當眾被剝的**裸一般。
    斬下這猴子的頭,這是紫蒼海此時唯一的想法。8
  /b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