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04-01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04-01)      完本感言(04-01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83 祭天

  
    開陰神侯把全部斬首、以儆效尤,說的無比的堅定,與此同時,一股深深的殺意從他的口中直噴而出。
    斬首,以儆效尤!
    這不是一個人,而是上百萬人,一下子全部斬首,這在不少人看來,根本就不可想象。
    但是紫雀神皇淡定的神色之中,可以看出,他對于開陰神侯這個提議,并不排斥,甚至還有人想到,也許這個提議,就是紫雀神皇決定的。
    “牛賊妖言惑眾不假,但是陛下,那些被牛賊蠱惑的人,不少都是天海關的精銳士兵,他們抵御水族多年,還請陛下看在他們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的份上,法外開恩!”
    說話的是大將軍王薛萬道,他第一次跪伏在地,沉聲的朝著紫鵲神皇進言道。
    紫雀神皇朝著薛萬道看了一眼,淡淡的道:“萬道,你的心思,朕都明白,只是這些人,已經被牛賊所蠱惑,他們活下去,只會惹下更大的亂子。”
    “朕心意已決,不必再說。”
    說話間,紫雀神皇目光再次落在薛萬道的身上,只不過此時的紫雀神皇,目光之中,已經沒有了剛才的柔和。
    “萬道,你作為朕的心腹,被朕委以重任,鎮守天海關,朕希望的是你能夠為朕鍛煉出一直強兵,但是你看看你下屬的這些人,竟然有一些人,連你的命令都不聽。”
    “這樣的士兵,朕要之何用?”
    四個字,字字誅心!
    薛萬道并沒有再跪伏,而是緩緩的站了起來,他看著指責自己的紫雀神皇,神色恢復了淡然。
    “請陛下降罪!”
    這一刻的薛萬道,重新恢復了自己大將軍王的姿態,那身盔甲下的身軀,更是變的筆直。
    紫雀神皇的眼眸中,殺意變的越加的濃厚,對他而言,薛萬道這種情形,那就是直接挑釁他的權威,但是現在,他有許多的地方,都要用到薛萬道。
    所以,他不希望薛萬道和自己鬧翻。
    “好了,你退下吧!”重重的揮動了一下衣袖,紫雀神皇的暮光落在了下方:“牛賊的余孽,統統誅滅,另外,但凡和牛賊有接觸者,一定要嚴加拷問,寧可殺錯,決不可放過!”
    下方幾個執掌著權位的神侯同時行禮,接下了紫雀神皇這個命令,而他們抬起頭的瞬間,不少人都從他們的眼眸中,看到了深深的殺意。
    這一次,他們不知道有多少人,都要死在他們的手中!
    沒有神侯敢于質疑,他們之中,雖然有人和牛頂天有著這樣或者那樣的牽扯,但是他們不敢動。
    因為,這一次,紫雀神皇,絕對是要做一個大的,一個讓他們都難以抵抗的殺局。
    “牛頂天,你知不知道,你究竟害了多少人,你不是很牛氣嗎?現在該知道,在真正的力量面前,你的那些,都是一些把戲而已了!”
    慶陽神侯看著被卷入了小世界之中的鄭鳴,聲音中,帶著一絲調侃的說道。
    對于牛頂天,慶陽神侯同樣充滿了恨意,畢竟牛頂天讓和開陰神侯受到了莫大的羞辱!雖然這些,都是他自找的,但是他自己,可不這樣看!
    第一零三二章祭天
    鄭鳴靜靜的看著這一切,他化身的牛頂天,并沒有任何的慌張,也沒有任何的憤怒。
    他冷漠的看著冠冕堂皇的演戲的紫雀神皇,看著張牙舞爪的慶陽神侯,看著那好似高高在上的紫滄海。
    他不是不出手,而是人實在是太少了,那個什么七海大帝要他的腦袋,他怎么可以讓這個七海大帝好受。
    靜靜的背手站在虛空之中的鄭鳴,就好似一個王者,而不是一個階下囚。
    厚德殿主、紫面老者、還有李慧卿三個身影,幾乎在紫雀神皇安排好一切之后,就輕輕的出現在了紫雀神皇的身后。
    他們一個個神色淡然,李慧卿和紫面老者看向鄭鳴的神情,就好似看一個待宰的羔羊,沒有任何的情緒,只有厚德殿主看向鄭鳴的時候,輕輕的嘆了一口氣。
    鄭鳴不言不動,他在靜靜的坐等!而紫雀神皇并沒有讓他等太久,也就是一個時辰的功夫,睿神王已經稟告道:“陛下,祭天臺已經準備好。”
    紫雀神皇一揮衣袖,朝著下方道:“走吧,我們現在去祭天臺。”
    “恭喜陛下成就偉業,從此之后,陛下之名,當比擬武帝,德照蒼生!”東天伯侯雖然身材高大,好似一個無敵的猛將,但是拍起這讓人開心的馬屁來,卻是不比任何人遜色。
    幾乎就在東天伯侯恭賀的同時,其他神侯也都快步走出,他們幾乎同時跪拜在地,朝著紫雀神皇大聲的道:“恭賀陛下,成就偉業,讓我紫雀神朝,免去水族之患。”
    雖然這個盟約的時間,只是一千年,但是這個時間,已經被這些神侯故意忘記了。
    紫雀神皇大笑,一副他已經成就了了不起偉業的模樣。
    鄭鳴心中冷笑,也就在這時,鄭鳴的耳間,傳來了薛萬道的聲音:“情況有變,水族使者不再進城,而是在城外的祭天臺雙方盟誓!”
    “現在是你最后的機會,聽我說,不要抵抗,等一下我還可以操縱天海關的大陣送走你!”
    鄭鳴沒有看薛萬道,他知道在這個時候,薛萬道給他傳音,必定是冒著很大的風險,但是對于他而言,現在他真的不需要薛萬道這樣。
    隨意,他輕輕的搖了搖頭,表示自己的堅決。
    薛萬道看著被困在法則神禁之中,卻是一副淡定自如狀態的牛頂天,不由得搖了搖頭,他知道,這個牛頂天,一定還有自己的底牌,但是他不相信在如此多的神禁面前,牛頂天還能夠施展出什么其他的手段來。
    牛頂天這一次,是在劫難逃!
    “你不要固執!”薛萬道作為大將軍王,并不是一個極善言辭之人,但是他語氣雖硬,卻帶著真誠。
    鄭鳴不吭聲,他只是嘴角輕輕的挑了一下,這是一絲譏諷,更是一絲冷漠。
    最終,薛萬道不再游說,他很清楚,在這個時候,他再多說也是無用。
    這個牛頂天,對于自己屢次三番的勸告都不肯聽,那自己也算是仁至義盡了。自我安慰的薛萬道,看著昂然站在小世界之中的鄭鳴,心情不由得黯淡了下來。
    成千上百的人,從鐵血殿之中走出,這個時候,被困在小世界之中的鄭鳴,就成為了無數圍觀之人聚焦的重點。
    “看到了嗎,神皇陛下就要和水族締結盟約,千年之內,咱們不會再和水族有大的爭斗。”
    “神皇陛下功德無量,不過說起來,咱們更要感謝大皇子殿下,沒有想到,他老人家,不但能夠化身第一天柱,更能夠潛入到水族之中。”
    “你既然知道大皇子是第一天柱,就應該明白,他的年齡并不是太大,你稱呼大皇子為老人家,我覺得是對大皇子殿下的一種侮辱。”
    “也是,大皇子乃是少年英才,我只是因為心中尊重,所以才稱呼他為老人家,哈哈!”
    “快看,牛頂天出來了!你看他那模樣,我看到就有一種殺了他的沖動,奶奶的,虧我一直將他當成自己的偶像,卻沒有想到,他竟然是奸細!”
    “可不是嘛,要不然他怎么會挑起我們和水族之間的戰爭,我聽說當年武帝和七海之中的大帝,那是有過協定的,海域歸七海,紫雀歸神朝。”
    “這么多年來,雖然咱們有過不少的摩擦,但是像現在這般殺伐的情況,還真是第一次出現哪。”
    “牛頂天該死!”
    “我覺得他最可惡的,是沽名釣譽,冒領大皇子的功勞,如果不是皇室和天海軍出面解釋,我還以為那赤桑木時他牛頂天燒的呢,真夠不要臉的啊!”
    各種各樣的議論聲,此起彼伏,就在這吵鬧之中,就聽有人道:“殺了牛頂天這個奸賊!”
    隨著這喝聲,竟然有人拿起一個雞蛋模樣的東西,朝著鄭鳴直接砸了過來。
    對于這些議論的話語,鄭鳴本來并不在意,但是此時這些家伙竟然朝著自己砸雞蛋,實在是可惡。
    就在鄭鳴準備不等七海那些混蛋的時候,卻見自己所處的神禁之外,升起了一種土黃色的光芒。
    “膽敢肆意鬧事者,殺!”
    這殺意沖霄的話語,來自虛空之中,雖然在場的大多數人,都看不到那說話的人在何處,但是他身上沖起的無邊威勢,依舊讓人心驚膽寒。
    特別是那些沒有達到躍凡的武者,更是感覺此時在自己耳邊說話的,是一個神靈。
    一個高高在上,一個執掌著蒼生生死的神靈。
    鄭鳴昂首,虛空之中出現的是厚德殿主的身影,他的目光同樣朝著鄭鳴看來,但是最終,厚德殿主還是將自己的目光收了回去。
    雖然厚德殿主乃是一方神禁,但是他心中很清楚,在這個時候,自己根本就沒有和牛頂天對視的勇氣。
    不錯,厚德殿主覺得自己沒有這個勇氣!因為他覺得,在這個方面,自己等人,實在是虧欠牛頂天。
    紫雀神皇對于厚德殿主的喝聲,輕輕的皺了一下眉頭。
    雖然他的心中,對于厚德殿主的做法有些不屑一顧,但是在表面上,他依舊要尊重厚德殿主。
    畢竟,厚德殿主乃是一個比他弱不了多少的存在。
    所有鬧事的人,都停了下來,他們都被這喝聲所震懾,但是同樣,也有一些故意起哄的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