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04-07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04-07)      完本感言(04-07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82 紫滄海


    薛萬道如此真誠的勸離,讓鄭鳴下意識的點點頭,他的他心通,雖然難以作用在薛萬道的身上,但是鄭鳴相信,此刻,薛萬道并沒有說謊。?
    “你可不可以告訴我,那些被抓的人現在在哪里?”鄭鳴朝著薛萬道點頭,淡淡的問道。
    “他們將會被當成人族之中的叛亂者,在兩族盟誓的時候,當作三牲來祭天!”薛萬道的聲音中,帶著一絲傷感。
    “龍琦也被抓了起來,他……他只要能夠改口一下,我就可以保下他,但是他還是堅持。”薛萬道說到此處,目光朝著遠方看去。
    就見四五個身影,已經從遠處緩緩走來,他沉吟了瞬間,就朝著鄭鳴道:“如果你想明白了,我還是可以將你送出去的,但是這個時間,只限于一個時辰之內。”
    說話間,薛萬道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,也就在薛萬道離去的剎那,一對血衣衛已經緩緩的行來。
    當他們看到站在院落之中的鄭鳴,一個個眼眸之中,閃過的都是驚駭,不過隨即,一個看上去有三十多歲的白面無須男子,輕飄飄的道:“奴才等拜見牛先生。”
    這個人長相雖然陰柔,但是本人卻是一個頂尖的高手,別的不說,光他走動之中,身上閃動的威勢,就讓人產生一種自內心的壓抑。
    法身境巔峰。
    鄭鳴淡淡一笑道:“起來吧!”
    “我等奉了陛下的旨意,請牛先生去鐵血殿受封,陛下已經決定,封您為神王,從今之后,您就是我們紫雀神朝第一個正式的異姓王!”
    “奴才等在這里,恭賀王爺了,希望以后王爺對于奴婢等人,多多關照啊!”
    那白面無須的男子,說話一如行云流水,絲毫沒有破綻。鄭鳴看著那男子的神情,神色越加的平靜道:“這倒是一個好事,走,前面帶路。”
    就在鄭鳴隨著那白面無須的男子離開之后,虛空之中,出現了李慧卿的身影,她到來的時候,比白面男子等人要晚,所以并沒有現薛萬道。
    她之所以在這里,就是奉了紫雀神皇的命令,不要讓鄭鳴逃走。
    “死一人來拯救天下,這還是很好的,相信你死了之后,應該也會瞑目!”
    自語之間,李慧卿的身影,就在虛空之中化成了虛影,然后消失的無影無蹤。
    鐵血殿,鄭鳴并不是第一次去,只不過這一次坐鎮鐵血殿的,是紫雀神皇。
    而且鐵血殿中,本來只有三百的神侯數量,現在已經增長到了五百,他們一個個立于大殿之中,每一個人的眼眸之中,都帶著一絲陰郁。
    當鄭鳴跨步走進鐵血殿的時候,映入到他眼中的,是一個站在寶座旁邊的年輕人,這個人面如紫玉,立于那里,就好似一輪天日,照耀天地!
    雖然沒有太陽的照耀,但是一縷縷的光,還是不由自主的從四面八方,匯聚到了年輕人的身上,讓年輕人顯得光芒四射,很是有些飄逸出塵的感覺。
    以至于,這年輕人的光芒,有一種遮擋紫雀神皇的感覺。
    大皇子,鄭鳴對于紫雀神朝的接觸不少,見過的皇子更不少,其中五皇子甚至成了他的妹夫。
    但是,他從來都沒有聽說過大皇子的消息,卻沒有想到,這個大皇子一出現,就給了他偌大一個驚喜。
    紫滄海,當年三十六天柱之中的第一人,現在更是頂著一個含辛茹苦打入水族內部,引燃赤桑木的光環。
    可以說,現在的紫滄海,風光已是一時無二。
    在鄭鳴看向紫滄海的時候,紫滄海的目光同樣落在了鄭鳴的身上,只不過,他的目光之中,并沒有太多的善意,他看向鄭鳴的目光,就好似一個神在高高在上的看著自己的奴仆。
    這種被俯視的感覺,讓人非常的不爽利。
    而就在鄭鳴走來的瞬間,無數的目光全部看向了鄭鳴,他們的目光中,有好奇,有憐憫,有嘲弄,但是更多的,卻是一種兔死狐悲……
    “牛頂天,你可知罪!”猶如雷霆一般的喝聲,在虛空之中響起,在這喝聲之中,就見一個身高足足有一丈四五的男子,猶如巨靈神般怒視鄭鳴。
    他的身上,充斥著磅礴的氣息,而他的位置,更是所有神侯的第一位。
    這男子的修為,雖然沒有達到神禁境界,但是從氣勢上而言,卻也并不比坐在寶座上的紫雀神皇差上多少。
    對于這個突然蹦出來的人,鄭鳴自然不認識,他此刻對于紫雀神皇已經生出了怒念,就算是厚德殿主那樣的神禁攔在他的面前,他也不會在乎,更何況是這不知名的神禁。
    “滾蛋!”鄭鳴掃了那猶如巨靈神一般的男子一眼,嘴里毫不客氣的冒出了這么一句。
    猶如巨靈神般的男子,也是橫行霸道習慣的人物,他何曾受到過這般無禮的指責?對他而言,就算是紫雀神皇這種高高在上的陛下,在面對他的時候,也要捧著他,供著他,可是現在,竟然有人肆無忌憚的讓他滾蛋。
    “好你個牛頂天,竟敢對東天伯侯無禮,實在是膽大至極,你……”一個站在巨靈神般男子身邊的神侯,在這一刻蹦了出來,對著鄭鳴怒聲的呵斥。
    “再多一句話,立刻滅了你!”鄭鳴說話間,金蛟剪已經出現在了手中。
    那位站出來的神侯,雖不能說是一個軟骨頭,但是此時,面對鄭鳴的兇殘,他還是不由自主的倒吸了一口冷氣。
    和鄭鳴在對視了兩眼之后,那位神侯下意識的后退了一步,可是在他退出這一步的瞬間,卻已經明白,自己這一退,對自己非常的不利。
    “牛頂天,你在陛下面前如此的大逆不道,實屬無禮,難道想要造反不成!”那一如巨靈神的男子,并沒有怒,眼眸之中反而帶著一絲喜色,看他那惟恐天下不亂的神情,就像是戲弄碩鼠的貓。
    鄭鳴懶洋洋的朝著男子掃了一眼道:“你再多說一句,從今日之后,再無東天伯侯!”
    巨靈神一樣的男子,自然不會被鄭鳴這么一句話所嚇住,但是鄭鳴那淡淡的話語,卻在他的心中,留下了猶如魔咒一般的痕跡。
    “牛頂天,此地不是你張狂的地方。”高高在上的紫雀神皇,這個時候終于開口了。
    他朝著鄭鳴的位置掃了一眼道:“當日,你在這里和群臣打賭,要憑著你自己的力量破了赤桑木。”
    “但是最終,也沒有看到你有何等的手段,這一次如果不是滄海出手,你可知道,會給我整個神朝,造成何等巨大的隱患!”
    “朕本因上天有好生之德,準備留下你一條性命,卻沒有想到,你竟然如此的冥頑不靈。”
    “在鐵血殿中,侮辱神侯,實在是罪大惡極!”
    也就在紫雀神皇這句浩蕩的話說完的瞬間,一股磅礴的力量,瞬間籠罩了鄭鳴的四周。
    在這股力量的籠罩之下,鄭鳴能夠感到,他雖然還在鐵血殿中,但是實際上,已經落入了一方小世界之中。
    這就是紫雀神皇法則演化的小世界。
    雖然此刻,他的目光,能夠看到鐵血殿,他能夠聽到鐵血殿的聲音,但是他說出的任何聲音,此刻都難以傳播到鐵血殿之中。
    “恭賀大皇子殿下,如果不是大皇子殿下忍辱負重,潛入水族之中,并趁著陛下出手,運用皇族秘傳的神火點燃赤桑木,我紫雀神朝,必將會落入大難之中。”
    東天伯侯那一如金山玉柱般的身軀,重重的跪倒在地,在下跪的瞬間,他的聲音更是猶如雷霆般的轟鳴道:“臣等叩謝陛下、大皇子殿下的恩德!”
    站在紫雀神皇身邊,一如驕陽的紫滄海,臉上泛起的,是一絲絲的喜色,對于他而言,現在的情形,才是他最想要的。
    不過,還有一點,讓他感到有些不滿意,那就是現在在這里做主的人,還不是他,不過他相信,用不了多久,坐在這里接受群臣朝賀的那個人,就是他紫蒼海了。
    至于那個落入了父皇手中的牛頂天,他的心中并沒有任何感到不妥。
    如此莽撞的一個人,死了也就死了!
    “眾神侯平身,這一次,咱們和七海之爭,完全都是因為牛頂天從中作梗,此人來歷不明,包藏禍心,如果不是諸位愛卿及時現,險些害了我紫雀神朝!”
    紫雀神皇從皇位上高高站起,他的聲音一如天地之間,最洪亮的巨鐘,重重的說道:“現而今,牛賊已經被擒,赤桑木已經破滅,就是七海大帝,也不得不向咱們求和!”
    “歷來,有功之人,朕從來不吝嗇封賞,但是,對于那些有過之人,朕也決不會心慈手軟。”
    說到此處,紫雀神皇的目光就落在了開陰神侯的身上,他冷聲的說道:“開陰神侯,你負責抓捕那些被牛賊所蠱惑之人,現在可有結果?”
    “回稟陛下,牛賊實在是善于蠱惑人心,如果不是有陛下坐鎮,臣絕對想不到,一個牛賊的危害,竟會有如此之大。”
    開陰神侯的目光朝著鄭鳴所在的位置看了一眼,而后陰陰的道:“被牛賊蠱惑的人,已經過了百萬之眾,這其中,不但有一些來自四面八方的武者,而且還有一些天海軍的士兵。”
    “對于那些武者,臣已經好言相勸,更告訴了他們,毀掉赤桑木,乃是陛下和大皇子殿下含辛茹苦之功。”
    “只不過那些人,被牛賊蠱惑已深,一時難以回頭,所以臣覺得,為了警告世人,應該將這些人全部斬,以儆效尤!”8
  /b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