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03-29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03-29)      完本感言(03-29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79 十大神禁


    那烏鴉神禁正在看熱鬧,卻沒有想到,自己竟然成為了別人攻擊的對象。? 它本來就將那太陽神炎當成了自己的東西,現在如此多人不給面子,已經讓他憤怒。
    “欺負人啊!”
    怒吼一聲的烏鴉神禁,大嘴張動,一道赤紅色的火舌,從他的口中直噴而出。
    這火舌焚燃虛空,滾滾的火焰中,每一點火苗,都好似一道銘文,銘文的匯聚,更是讓這火焰,遠普通的火焰。
    雖然不如太陽神炎和紫兜神炎,但是燒到神禁級別存在的身上,卻也難受至極。
    蚩狄并沒有躲閃,他頭頂的魔神虛影,直接就將這火焰吞在了肚子里。
    雖然在入體的瞬間,那本來是黑色的魔神虛影,變成了赤黑色,但是蚩狄此刻,卻也一刀斬落。
    刀光劃破蒼穹,讓人根本就沒有躲閃的位置,烏鴉神禁也是戰斗之中的強者,兩道翅膀,在虛空之中化成兩柄帶著烈火的刀芒迎了上去。
    “當當當!”
    刀光在虛空之中碰撞,也就是一個剎那,無數黑中隱含著金色的羽毛亂飛。巨大的烏鴉,更是在這一刻,身軀倒飛出三千多丈,重重的落在水中。
    蚩狄在這個時候,如果追上去,十有**能夠讓這位烏鴉神禁重傷。
    可是鄭鳴在沉吟了剎那,最終選擇了那一直立于煙霧之中,就好似看不清楚他究竟什么摸樣的神禁。
    蚩狄再次出手,縱橫無匹,那些離鄭鳴距離近的神禁,一個個都不得不和蚩狄動手。
    此時的他們一個個在出手之間,心里也不斷地咒罵鄭鳴,以往,都是他們主動對別人出手,什么時候變得,自己等人停手了,卻被他人壓著打。
    可惱啊!
    鄭鳴表面上云淡風輕,但是實際上卻也是心急火燎,非常著急。
    蚩狄的時間不多了,等蚩狄這張英雄牌消散,那就是自己該面對這些神禁的時候。
    難道真的要動用孔宣的英雄牌嗎?
    就在鄭鳴心中念頭閃動的時候,偌大的,一片變成紫色火海的赤桑木,轟然倒了下來。
    無邊的火焰,讓倒下的赤桑木,看上去是那樣的美麗,那樣的讓人恐懼。
    也就在赤桑木倒下的瞬間,正在一刀劈向那猶如幻影的神禁的蚩狄,陡然消失在了虛空之中。
    蚩狄走的是那樣的突然,以至于那猶如幻影的神禁,一下子愣在了半空中。
    剛剛,他感覺到的,是死亡的威脅,可是現在,威脅好似一下子,就消失不見了,什么情況?
    也就在這一刻,一點金色的光芒,出現在了紫色的火焰之中。
    就在蚩狄身影消散的瞬間,鄭鳴的身軀,已經快的朝著紫色的火焰之中沖了過去。
    這些紫色的火焰,乃是紫兜神炎焚燃赤桑木而成,雖然比之紫兜神炎要有一定的差距,但是燃燒起來,依舊無比的強大。
    **玄功之下,鄭鳴的身軀一如紫金的鋼錠,但是就算如此,他依舊覺得自己的肌膚,在這一刻,有一種熱的感覺。
    肌膚熱,甚至有裂紋產生,不過和這些相比,最讓鄭鳴感到難受的,依舊是這種火焰,好似有一種透過軀體,燃燒他心神的感覺。
    心神對于一個武者而言,是無比的重要,如果神識被損,那絕對是死無葬身之地。
    “那小子在沖向太陽神炎,快追!”霸海虎皇大吼,但是它的身子,卻是一點都不動彈。
    和霸海虎皇相比,其他神禁級別的強者,在霸海虎皇大吼之中,同樣沒有任何的動彈。
    紫色的火焰,雖然難以燒毀他們,但是這些紫色的火焰,卻能讓他們受到不輕的傷害。
    進入火焰之中和牛頂天那小子爭奪太陽神炎,那就是吃力不討好,就算是爭到了,說不定還要被人直接給奪走。
    一分鐘,兩分鐘,鄭鳴的度越來越慢,隨著接近那金色的太陽神炎,鄭鳴就覺得那灼熱的感覺,越來越強烈。
    不能再前進了,再前進的話,說不定就要葬身在這里!心中念頭閃動,鄭鳴就想到了自己那五行法身。
    一個念頭,赤紅色的神碑就出現在了他的身后,只是這赤紅色的神碑雖然是五行之中的一絲本源之力,但是在面對已經走到了火系極致的力量,依舊難以壓制。
    但是有赤紅色神碑的籠罩,卻也減弱了鄭鳴的一些壓力。
    紫色的神炎,已經將四周燒成了死地,就算是大猿王這等的強者,也只能立在虛空朝著這里觀看。
    鄭鳴在紫色的神炎之中前進,他現在唯一的想法,就是將太陽神炎,弄到手中。
    金色的太陽神炎,在無數紫焰的中心,顯得是那樣的璀璨。也就在鄭鳴心頭那紫兜神炎的英雄牌消失的瞬間,本來沖天的紫色火焰,瞬間消失在了天地之間。
    那焚燃了赤桑木,讓無盡的海域,都變成了蒸汽的神火,就好似根本就沒有出現過一般。
    但是,那不知道千萬里的海底,以及那一點漂浮在虛空之中的太陽神炎,無不說明了紫兜神炎,就在剛剛,造成了何其大的損害。
    虛空之中的壓力瞬間消失,鄭鳴在這一刻,自然不能放棄如此好的機會,他的身軀,直接御使天下極,來到了那金色的火焰前方。
    金色的太陽神炎,只有那么一點點,但是在挨近的剎那,鄭鳴就覺得一種至熱的感覺,在燒灼他的心神。
    如果心神被毀,那么鄭鳴的損失就非常的大,他心中念頭閃動之間,就取出了一個葫蘆。
    這葫蘆當年只差一步,就能成為神禁,這些年來,在鄭鳴的手中,雖然沒有大的進步,卻也是越加的圓潤。
    “收!”掐動法訣,朝著那金色的太陽神炎說了一聲收,那金色的太陽神炎,就沒入了鄭鳴的葫蘆之中。
    這一系列的動作,實在是太過快,但是,就在鄭鳴要將那葫蘆收回的時候,虛空之中,竟然多出了一只手掌。
    這手掌看上去白皙一如美玉,但是她卻是將鄭鳴手中的葫蘆,直接抓住。
    自己竟然被劫道了!這種突如其來的情形鄭鳴還是第一次遇到,他此時抓著葫蘆的大半,自然是占盡優勢,在這種情況下,要是被人奪走了太陽神炎,那么鄭鳴就只有撞頭了。
    **玄功的氣力,在這一個瞬間,被鄭鳴聚集在了自己的左手上,他倒要看看,此人究竟有多大的力量。
    強大過了山岳的力道,從葫蘆上傳來,鄭鳴就覺得自己的身軀,已經猶如一桿被拉彎的弓。
    不過那只偷襲的手,同樣沒有什么好處,本來一如美玉的手指,在被拉動之中,生出了一道道的裂紋。
    裂紋大小不一,卻一如龜鱗。
    “真小氣,那就給你!”淡淡的聲音之中,那只手掌收了回去,而鄭鳴這邊的力量,卻并沒有完全收回,巨大的拉扯力,讓鄭鳴覺得,自己快要飛出去了。
    鄭鳴并沒有想辦法穩住自己的身軀,而是任由那股力量,帶著自己的身體朝著虛空飛了出去。
    也就是一個剎那,鄭鳴已經沖出了千丈距離,可也就在這一刻,一個紫色的網兜,鋪天蓋地的朝著他落來。
    紫兜神炎的紫色,充滿了高貴和道韻,但是此時這紫色,卻滿是詭異和陰沉,那紫色的網兜下落的剎那,鄭鳴就有一種四周都要被封禁的感覺。
    神禁級別存在出手的至寶!
    面對紫色的網兜,鄭鳴知道如果自己強行突破的話,很有可能,會被這紫色的網兜所纏繞。
    “走!”輕喝之間,鄭鳴猛然扭頭,天下極在神禁之力的籠罩下,依舊瘋狂的施展,他本人則強行扭轉了一個方向,沖向了另一邊。
    “哪里走!”無窮的水光,布滿天地,一個朦朧的虛影,手掌托天,朝著鄭鳴重重的壓下。
    巨大的手掌,高有萬丈,一道道銘文組成的神鏈,給人的感覺就是這一只手,就已經是一個世界。
    **玄功,讓鄭鳴擁有了硬憾神禁的本錢,但是現在他已經處在了水族眾神禁的包圍之中,只要稍微有一個停留,想要靠自己逃出,就已經成為了不可能。
    “小輩,哪里走!”巨大的霸海虎皇,化作一頭遮天蔽日的巨大的猛虎,聳立在鄭鳴的上空,它就好似一個將要合上的蓋子,將鄭鳴最后可能逃走的路,直接給封死。
    鄭鳴放眼四望,就見一個個神禁高手,就好似天際的一座座高樓,從天地之間跨步而來。
    他們每一個人的身后,都好似有一個無形的小世界在演化,等這些小世界匯聚在一起,那自己的天下極,恐怕也難以有太多的作用。
    “去死!”一咬牙,鄭鳴將自己心頭的一張紫兜神炎的英雄牌點開,一點紫色的火星,朝著那鋪天蓋地的手掌直接扔了過去。
    這一點火星并不是太大,但是在飛出的瞬間,卻已經將四周的虛空直接籠罩。
    那催動巨大的手掌的神禁,也是看到這種紫色的火焰,是如何的將赤桑木燃燒的,看到這熊熊的火焰朝著自己燒來,當時這位神禁的神色都是一變。
    他厲喝一聲,直接將自己和那手掌虛影的連接斬斷,而他本人,更是瘋狂的后退三百里。
    紫兜神炎碰撞在巨大的手掌上,也就是一個剎那,那巨大的手掌就在虛空之中化成了虛無。
    也趁著這個時機,鄭鳴的身軀,騰空而起,天下極施展之間,已經飛出了數百里。
    可就在這時,一道刀芒,從虛空之中帶著大道的痕跡,朝著鄭鳴直斬而來。8
  /b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