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12-10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12-10)      完本感言(12-10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76 紫火沖天


    紫色的光芒,越來越亮,也越來越熾烈,魚佳樂甚至能夠看到,那紫色的光芒,在燃燒赤紅色的神鏈。見此情景,魚佳樂立即大聲的唿喚他的朋友:“龍琦,聶務生,你們快看!”
    龍琦和聶務生同時抬頭,他們兩個人同樣看到了那亮麗的紫色,特別是龍琦,修為比較高的他,看著那亮麗的紫色,遲疑的道:“那……那好似是火焰。”
    “難道,牛大哥成功了!”這是聶務生此時的第一個反應,說完,他更是雙手緊緊的攥在一起,一副緊張的模樣。
    但是,龍琦的回答,卻將他心頭這種想法給打消了,龍琦很是鎮靜的道:“應該不可能,雖然我很希望牛燃赤桑木……”
    “赤桑木乃是火屬性的神木,對它而言,任何火系的東西,都是天下最補的東西。用火焰燒損赤桑木,這太幼稚了。”
    說到此處,龍琦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惆悵道:“如果猜的不錯,應該是赤桑木的威力有所增加。”
    “你怎么知道?”雖然對龍琦很是尊重,但是涉及到牛頂天,聶務生還是不給龍琦顏面的問道。
    龍琦并沒有生氣道:“對于火焰的顏色而言,一般都是紫色的火焰高于赤紅色的火焰。”
    聶務生和魚佳樂聞言有些無語,最終兩個人不再說話,可是這個時候,他們看到,一道道赤紅色的光芒,從赤桑木上飛出。
    這些光芒,他們看不清楚是什么,但是他們有一個感覺,那就是這種光芒,同樣無比的靚麗。
    “看來,這一次天海關真的是在劫難逃了,這赤桑木的威勢,竟然比我們想象的還要大。”
    正在商議的賈韻崢等神侯,一個個也從大殿之中走了出來,他們一個個還在爭論著該怎么辦,雖然他們的心中都已經有了想法,但是都不肯第一個說出來。
    那天波神侯,雖然被眾人說的面紅耳赤,但是最重要的一句話,卻是怎么都說不出來,這讓賈韻崢感到無比的惱火,心說等這件事情過去之后,無論如何,都得好好的教訓一下這頭肥豬!
    “紫色的光芒已經開始蔓延到了整個赤桑木,看來這赤桑木在進化!”一個神侯看著已經變的內紅外紫的赤桑木,聲音中帶著一絲顫抖的說道。
    天波神侯渾身的肥肉,在這一刻,都已經抖成了一個,他戰戰兢兢的道:“這該如何是好?”
    賈韻崢看著眾人的神色,知道時機已經到了,他淡淡的道:“現而今,為了黎民,我覺得我們應該向水族求和。”
    如果賈韻崢以往有膽子說出這句話,那么他的頭顱,恐怕早就和他的頭粘不到一塊了!
    可是現而今,賈韻崢這句話說出的時候,不少人的眼眸中,露出的卻是那么一絲輕松。
    大家都不希望說出這句話,但是現而今的情況,卻讓在場的人都覺得,他們已經沒有了選擇。
    這個時候,投降自然是最安全的,但是如果賣身投靠,那么名義上不是太好。所以在這種情況下,自然就需要有人率先開口,這樣可以免除一些尷尬。
    “事已如此,也唯有這一條路,咱們也不是貪生怕死,只不過為了神朝的黎民,咱們這些神侯,別無選擇。”開陰神侯聲音幽幽,一副痛苦的模樣。
    只是,他的戲演的再好,在一些人的眼中,也是笑話,甚至有人覺得他實在是可笑至極。
    “可不是嘛,我對陛下忠心耿耿,但是奈何這水族的來襲,已經不是我一個忠心可以解決的,如果我的生命可以挽回這次敗局,我何惜一命!”慷慨激昂的表態,自然是屬于慶陽神侯,對于他而言,這樣慷慨激昂的話,正好適合他說出來。
    緊接著兩個人的話,也有十幾個神侯爭相發言,他們的意思,只有一個,那就是夸贊三位神侯的舍身取義,更說如果可能,自己等人當緊跟三位的步伐。
    就在眾人說得無比高興的時候,那已經被人擠到一邊的天波神侯,突然顫抖著肥肉道:“我咋覺得,這赤桑木現在著火了呢,啊,好像水有點熱了。”
    天波神侯修為一般,人氣一般,除了剛才大家找替罪羊的時候,擠兌他將他弄成了一個人物,但是此時此刻,已經沒有人將他看在眼中。
    但是他畢竟是一個神侯,特別是這種時候,在他講話說完的時候,立即就有人大聲的道:“你這家伙,真是胡說八道,如果赤桑木著火,那么我寧愿相信天地塌陷!”
    “對,剛剛讓你出力的時候,你這廝是顧左右而言其他,諸位兄長,依我之見,我們應該斬了這頭肥豬。”開陰神侯陰惻惻的說道。
    賈韻崢哼了一聲道:“既然和我們不是一起的,那么咱們也不要對他客氣。”
    天波神侯雖然是神侯,但是他之所以能夠晉級參星境,最主要的原因,還是他家族傳下來的溝通星辰的秘法,如果不是那顆星辰隱含著他們家族長輩的氣息,怎么可能讓他這種軟弱之人溝通星辰。
    “諸位,我真的不是胡說八道,你們快看,那里……那里的海水都開始沸騰了。”天波神侯雙手快速的搖擺,一副著急恐懼的樣子。
    但是他這句話,卻引起了一個神侯的注意,那人朝著天波神侯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眼,神色頓時變的無比的詭異。
    “開陰神侯,你也來看看。”
    那神侯的話語,幾乎讓所有的神侯在這個時候同時扭頭,他們看向那說話的神侯,就發現神侯的眼眸中,全部都是震驚。
    “那邊的海水,真的在沸騰,這……這究竟是怎么了?”
    觀天閣,薛萬道和睿神王兩個人,同樣目瞪口呆的看著那沸騰的海水,以及遠處,已經差不多大部分變成了紫色的赤桑木。
    那紫色的赤桑木,就好似一團瘋狂燃燒的火焰,在天海之間,瘋狂的燃燒。
    赤桑木下方,本來蔚藍的海面,此時看上去,竟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,黑乎乎的大洞。無數的海水,從這個大洞之中,朝著大洞之中涌入。
    但是,那些海水好似涌入了一個無底的,通往了大地深處的大洞,根本就沒有半點再涌出來的樣子。
    “我覺得,赤桑木好像是著了!”睿神王看著薛萬道,聲音之中,帶著一絲顫抖。
    他的修為,雖然可以讓他在天崩地裂之前,目光都絲毫不轉變,但是這赤桑木,對于他而言,實在是太重要了。
    以至于在赤桑木燃燒這種情況面前,他根本就不敢肯定,甚至不敢發出半點的聲音。
    “應該是著了!”薛萬道幽幽的說道。
    睿神王看著薛萬道,滿臉都是驚詫的道:“這赤桑木燒了,你……你不應該是非常高興才對嘛,天海關保住了,你薛萬道已經不用死了,怎么……怎么我覺得,你好像并沒有任何的高興啊?”
    “你是不是被高興給沖傻了頭腦,如果真是這樣的話,老薛你告訴我,我絕對不會笑你。”
    “滾一邊去,你才高興的傻了,我薛萬道身經百戰,就算經再大的事情,我的神色,都不會變。”
    說話間,薛萬道目視著遠方已經完全變成了紫色的赤桑木,眼眸中閃過了一絲的驚異。
    他好一會才幽幽的道:“這究竟是什么火焰,竟然能夠點著赤桑木,這一次,水族的損失真的大了。”
    “不行,也許下一刻,我們即將面對的,就是那些水族最瘋狂的報復。”
    “我要去安排將軍們加強防守,萬萬不能在這種大好局勢下,再出現任何的差池。”說話間,薛萬道已經快速的走了出去。
    睿神王就看著離去的薛萬道,揚了揚自己手中的大將軍王印,心中暗笑不已。
    這大將軍王的大印,乃是兩個人喝酒的時候,薛萬道從自己的身上拿下來交給他,讓他鑒賞的,并告訴他,只有這大將軍王印,他才可以號令四方。
    沒有了大將軍王印,就算是他薛萬道,也調動不了這里的守軍。
    現在,薛萬道急匆匆的趕了出去,卻忘記了和他要大將軍王帥印,由此可以看出,這位剛才還在他面前,一副淡定不已的薛萬道,究竟歡喜成了什么樣子。
    “還裝什么淡定,真是的!”說話間,睿神王就朝著下方走去,不過就在他離去的剎那,他的目光,又朝著那赤桑木的方向看去。
    赤桑木已經全部燃燒,他四周環繞的赤紅色神鏈,此時也完全的燃燒,可以說,整個赤桑木的四周,已經全部變成了紫色,遙遙望去,他甚至看到了無數的軀體,瘋狂的投入到了赤桑木的下方。
    可是下方的火力,依舊無比的洶涌,只要挨近赤桑木的一切,都化成了無數的飛灰。
    “牛頂天,究竟是什么人,這赤桑木,竟然真的讓他給破了!”
    紫雀神皇和厚德殿主等人,并沒有離天海關太遠,兩個人都怔怔的看著那赤桑木的方向。
    實際上,修為到了他們這個地步,只需一念之間,就可以知道赤桑木的方向,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。
    他們兩個人對視著,一個個眼眸中,都充滿了震驚之色。
    “沒想到,這種事情,竟然真的被他一個小輩給做成了!”紫雀神皇幽幽的說道。
    厚德殿主的神色一動,從紫雀神皇的眼眸中,他分明看到了一絲顧忌之意。
    對于這種顧忌,他見的實在是太多了,紫雀神皇當年,就對他流露過這樣的目光。
    對于紫雀神皇這種反應,厚德殿主心中暗暗搖頭,但是表面上卻替鄭鳴開脫道:“這個牛頂天,說不定手中有什么神火,要不然,他怎么能夠做成這樣的事情。”
    就在厚德殿主說話的時候,卻見那無邊的紫色,在幾個眨眼的功夫,已經消失的干干凈凈。
    但是那聳立如山的赤桑木,也猶如倒金山玉柱一般,朝著無盡的海域,重重的倒落下去!u
  /b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