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04-07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04-07)      完本感言(04-07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69 赤桑不滅道身不破

  一條條法則,在有熊重玄的頭頂匯聚,也就是頃刻之間的功夫,一棵高有十丈的赤桑木,已經出現在了有熊重玄的頭頂!
    赤桑木上,有三十六道赤紅色的枝條,一如三十六道神鏈,貫通天地之間。
    不過這些,并不是赤桑木最讓人震驚的,赤桑木最讓人驚訝的,是這棵并不是太大的赤桑木,竟然猶如那棵百里之外的赤桑木的倒影。
    鄭鳴可以從這赤桑木,感應到百里之外那巨大赤桑木的磅礴如天的氣息。
    一個倒影,對于普通人而言,并不覺得可怕,但是那巨大如山的赤桑木和這倒影,兩者之間的距離,只有百里。
    鄭鳴有一種強烈的預感,如果自己想要打破這個赤桑木,恐怕耗費的力量,遠在那九龍帝盾之上。
    “赤桑木倒影,兩者挨得如此之近,這……這最少能夠得到赤桑木一半力量的庇護。”
    “這……這讓牛頂天如何打破,牛頂天這一次,是上了人家的惡當了!”
    “卑鄙,有熊重玄剛才不是說,他要憑借著自己的本事,擋住牛頂天的三錘嗎,他現在靠著這赤桑木,算什么本事。”
    “可不是嘛,此舉簡直就是欺人太甚!”
    在那赤桑木光影籠罩在自己頭頂的瞬間,有熊重玄這才幽幽的朝著鄭鳴道:“忘了告訴你,我不但擁有七海皇族的血脈,而且我的母族,更是赤桑木所孕育而生的神女。”
    “一旦我遇到危險,就能夠獲得赤桑木力量的庇護,這是一種血脈之力。”
    將這一切歸納進入血脈,有熊重玄覺得自己的心情爽利了很多,剛剛鄭鳴的一擊,破了他的九龍帝盾,甚至讓他難以在激九龍帝盾,算是毀了他一門護身的絕技。
    這讓他憤恨不已,現在,他希望看到鄭鳴沮喪的模樣。
    鄭鳴緊握著雙錘,他不管那赤桑木的倒影,也不管這有熊重玄的算計,他想的是盡快轟出這一錘。
    因為,他快要沒有時間了!
    左錘掄起,重重的朝著有熊重玄的頭頂砸落而下,也就在鄭鳴的巨錘下落的剎那,一條條枝條的虛影,從虛空之中,朝著鄭鳴的大錘迎了上來。
    這些枝條,猶如神鏈,在虛空之中穿梭,溝通提供無盡天地之力。
    大猿王等人,目不轉睛的看著升起在有熊重玄頭頂,讓他有一種萬法不侵感覺的赤桑木,他們嫉妒,但是更多的卻是羨慕。
    這種赤桑木虛影,就好似有一種級的守護,可以讓他們在對敵的大多數時候,都不用擔心對手的進攻。
    大錘下落,鄭鳴此時無悲無喜,他不知道自己這轟天錘,能不能破了赤桑木的神鏈,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能不能傷了有熊重玄。
    他想的只有一點,那就是趁著這巨錘還沒有消失的時候,最好多轟擊幾錘,至于接下來怎么走,現在已經顧不上考慮那么多了!
    在大錘下落的剎那,那赤桑木的樹枝神鏈,已經迎向了那黑黝黝的大錘,兩者在虛空之中撞擊在了一起。
    有熊重玄這一次神色鎮定,他當然不肯相信鄭鳴能夠給他任何的傷害,畢竟,他對那可以披靡神禁境界的赤桑木,揣著巨大的信心。
    剛剛一擊,水浪沖天萬里,而這一次下落,卻并沒有任何的變化,赤桑木的虛影依舊,而有熊重玄則穩穩的站在赤桑木虛影的守護之下。
    巨錘凌空,砸向的是有熊重玄頭頂的赤桑木神鏈。
    一切的一切,是那樣的平靜!
    “雖然有點不公平,但是人的腦袋要是有點問題的話,那他輸了也怨不得別人!”大猿王看著那下落的黑色錘子,有些幸災樂禍的說道。
    他嫉妒有熊重玄,對于鄭鳴這個近乎變態的家伙更是沒有絲毫的好感,因此,無論這兩個人誰死了,他都高興。
    其他幾個王者,都沒有說話,但是他們一個個的臉上,露出的都是笑意。
    他們畢竟是水族,對于自家太子,還是有一種好感的。
    “啊,那是什么!”一聲驚呼,陡然響起!
    伴隨著這驚呼聲,大猿王就看到,在有熊重玄的頭頂,出現了一個黝黑的大錘。
    大錘大如南瓜,也就是眨眼工夫,就重重的敲擊在了有熊重玄的頭頂上。
    在這一錘之下,有熊重玄根本就沒有來得及做出任何的反應,就被這一錘砸在了頭上。
    并不是有熊重玄沒有護身的本事,而是他對于這赤桑木的虛影太過于相信了。
    他覺得赤桑木的虛影,一定能夠保護他,別說是牛頂天這種接近神禁的人,就算過了神禁的存在,在赤桑木的保護下,也殺不了他。
    可是現在,牛頂天的錘,已經被一條條神鏈虛影所阻攔,他的安全,已經是萬無一失。
    但是,就在這絕對的安全之下,就在這他覺得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威脅到他的情況下,巨錘已經砸在了他的身上。
    以**玄功的力量,就算有熊重玄全身戒備,也不見得能夠保存身體的完整,更不要說現在的他,為了表現出自己的颯爽英姿,將雙手背在身后,不提半點的勁力。
    “轟!”
    悶雷般的巨響之中,有熊重玄整個人化成了點點血滴,朝著四面八方亂飛了出去,這些血,沒有一滴是完整的,更沒有一滴里面,擁有完整的道紋。
    神蓮,法身,參悟的法則,全部被震成了碎粉。
    也就在這一刻,一片紫色的星光,從虛空之中下落,無數紫色的光芒,映照天地乾坤。
    又是星落如雨,只是這一次星落的,是有熊重玄,是這位七海之中的皇太子。
    他擁有著常人所沒有的血脈,他的修為,比之大猿王等七大王者還要更強悍,甚至已經有人預測,在千年之后的七海,就是這位皇太子的天下。
    但是現而今,他的所有一切,都已經化成了飛灰。
    魂飛魄散!這位皇太子殿下,在無比的自信,在一切盡在自己掌握的感覺之中,被一錘砸死。
    赤桑木的虛影依舊,一切的一切依舊,但是那有熊重玄,卻已經被從這個世界上抹去。
    “皇太子死了,這……這怎么可能!”雙頭蛇王高喝,他的臉色,這個時候變得煞白。
    雖然他覺得,這件事情和他沒有任何的關系,但是有沒有關系,并不是他說了算。
    這件事情,唯有那位尊貴的大帝說和你沒有關系,才是真正的沒有關系,而和鄭鳴賭錘,雙頭蛇王雖然想說和自己沒有關系,但是這也要人信。
    更何況,還有人希望找一個替罪羊。
    “破裂虛空,又是破裂虛空,這究竟是一個什么兵器,奶奶的,幸虧我逃得快啊!”大猿王的反應同樣不慢,但是他更多的,是后怕。
    在遇到鄭鳴破裂虛空的錘子時,他幾乎所有的想法,都是快的躲避,也正是因為他全力的躲避,才沒有葬身在鄭鳴的雙錘之下。
    可是就算如此,想到這可以破裂虛空的雙錘,他的心中,還是有那么一絲恐懼。
    “莫非這就是傳說中的裝逼遭雷劈么!”一個正在遠處觀戰的年輕武者,不敢相信的說道。
    從天海關沖出來的武者,同樣不敢相信的看著這一切,他們唯一的反應,就是鄭鳴這個家伙實在是太狠了。
    這樣一錘,實在是讓他們難以接受。
    “真的,那個七海牛逼轟轟的皇太子死了,而且死的這樣窩囊,他好似很多絕技都沒有施展。”
    “他大部分絕技,都沒有施展,奶奶的,這對錘子究竟是什么寶物啊,太牛了。”
    “那赤桑木竟然沒有擋下,嗚嗚,太牛掰了!”
    實際上,鄭鳴對于那對錘子,開始的時候,也并沒有太大的信心,畢竟那赤桑木的名頭在那里擺著,但是現在,他對于自己手中的這對錘子,實在是大愛。
    左錘可以破碎虛空,無視普通防御,而右錘在面對防御的時候,又能夠將所有的防御破除。
    不愧是洪荒牌之中的兵器,可惜的是,這兵器雖好,自己只能夠施展十五分鐘。
    若是能夠想施展多長時間,就施展多長時間,那才是最美的。
    “孽障,敢殺太子,去死!”一聲巨喝,從巨大的赤桑木之中傳來,伴隨著這喝聲,一條金色的光芒下,鄭鳴整個人,就已經被籠罩在一片金光閃耀的世界之中。
    而在進入這世界的剎那,一個金色的鍘刀,從虛空之中直落而下,一如天地神罰,朝著鄭鳴斬了下來。
    這一斬,是天,是道。在這一斬之下,鄭鳴覺得自己根本就沒有任何的還手之力。
    他想都沒有想,雙手兩個大錘舞動,朝著那金色的虛空就砸了下去,而就在虛空破碎的瞬間,他整個人帶著那對巨錘,已經出現在了金色的世界之外。
    可惜,這只是剛剛開始,在他從金色的世界沖出的瞬間,一道隱含在天地之間的巨鼎,朝著他的頭頂重重的砸落而下,那巨鼎之中,隱含一股黃氣,下落之間,天地震顫。
    這又是一個神禁境界的強者!
    鄭鳴雖然戰過神禁,但是當時戰斗的,只是一個神禁,而現在他面對的,是兩個神禁。
    兩個強大無比的神禁。
    “轟轟轟!”大錘砸在那巨鼎上的瞬間,鄭鳴的身軀倒飛了出去,可是,就在此時,他的錘居然沒有了!
    本書最快更新網站請百度搜索:,或者直接訪問網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