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04-02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04-02)      完本感言(04-02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67 七海太子

  鄭鳴看人,很多時候是看此人的聲望值。現在看到這個人,鄭鳴第一個選擇,就是他的聲望值。
    紅色聲望值上百億,黃色聲望值二十億多,至于青色聲望值,則在千萬之上。而最讓鄭鳴感到郁悶的是,這廝的金色聲望值,竟然是五千!
    五千金色的聲望值,就意味著有五千參星境的強者,對這個人心存敬畏。
    在這個人出現的瞬間,鄭鳴的心理上還受到了一種沖擊,雖然他不愿意承認,但是皇者之氣這東西,是真的存在的,眼前這個人立于水上,那無盡的皇者之氣,卻已經籠罩天地。
    “七海有熊重玄,見過牛兄!”那來人不卑不亢的目視著鄭鳴,輕輕的抱拳,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。
    有熊重玄!
    鄭鳴在聽到這個名字的剎那,心中閃過的念頭只有一個,那就是按照紫雀神朝的記載,七海之主的姓氏,就是有熊!
    而從這有熊重玄的神色中,鄭鳴能夠感到,此人身上散出來的,那種讓人忍不住臣服的王者之氣。
    有熊重玄,一個從氣勢上,好似不次于紫雀神皇的人物,不過和這些相比,鄭鳴更重視的,是這位有熊重玄的修為,參星境,這有熊重玄的修為,是參星境!
    “大膽牛頂天,見到我族太子,還不下跪!”七王之中,一個面目陰柔的男子,厲聲的朝著鄭鳴喝斥道。
    這個男子,鄭鳴并不陌生,和大開大合的那些王者不同,此人的偷襲讓人防不勝防。
    雖然鄭鳴手持雙錘,而且還擁有**玄功練就的不破之體,但是在此人的偷襲之下,還是險些吃虧。
    一擊不中,瞬間千里的刺客信條,更是被此人揮到了極致,鄭鳴在和這位戰斗之中,雖然后制人,一連對此人出手三次,最強的一次,那震碎萬物的巨錘,已經將此人的后背打成了碎粉,但是他再次出現的時候,依舊完好無損。
    雙頭蛇王!
    “滾!再在這里胡說八道,小心我現在就把你給宰了!”本來就對這個以偷襲為主的家伙心存鄙夷,他現在站出來對鄭鳴大喝,鄭鳴自然不會給他好臉色。
    作為七大王者之一,雙頭蛇王何曾受到過如此的鄙視?他雙眸看向鄭鳴的眼色,越加的憤恨。
    只是,他心里很清楚,自己要想成為這牛頂天的對手,還差很多,如果這個家伙一旦瘋一般的追殺自己,那么吃虧的還是自己。
    因此,盡管心里憤恨難平,但是權衡了一番利弊,還是選擇了緘默不語。
    “牛頂天還真是霸道十足啊,那可是雙頭蛇王啊!”遠處觀戰的武者,滿是艷羨。
    現在赤桑木浩蕩而來,水族已是大兵壓境,雖然大部分的人,都選擇了抵抗,但是更有不少人選擇了投降。
    只是,不管是投降還是抵擋,現而今大家都有一個巨大的缺陷,那就是他們大多數人,都底氣不足。
    面對水族的武者,特別是水族那些王族的強者,他們一個個,都有一種恐懼的感覺。
    “牛頂天好樣的!”手持彎刀的小妹子,瘋狂的大叫。而那赤紅臉色的中年人,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太過激動,一張臉更是通紅。
    至于其他人,此時更是絲毫不掩飾自己的激動,一時間,各種歡呼連成了一片。
    那雙頭蛇王狹長的眼眸,生出了一絲陰霾,按照他有仇必報的性格,現在這些人,統統都要死!
    可是最終,他還是沒有動彈,這個牛頂天,讓他摸不準,且不說這家伙力大無窮可以轟破他的法則之力,那度更是快的詭異。
    他深知,自己的度比之剛才御使著無數劍光的王者差了不少。現在那位王者已經死去,自己上去的話……
    “雙頭王退下。”有熊重玄目視著鄭鳴,笑吟吟的道:“在下還有一個身份,乃是七海的太子。”
    “大帝求賢若渴,對于像牛兄這樣的強者,更是不吝嗇王者之位,不知牛兄可愿意加入我七海?”
    面容俊秀,身居王者之氣的有熊重玄,說起話來,自有一種讓人信服的氣度。雖然很多人都覺得,這有熊重玄乃是異族,卻也覺得他不會撒謊。
    牛頂天要是降服了七海水族,那可怎么辦?
    “牛兄,你雖然修為高強,威震八方,但是在重玄看來,牛兄在紫雀神朝之中,并沒有相應的地位。”
    有熊重玄鄭重其事的道:“牛兄修為遠神侯,那紫雀神皇可曾給牛兄神侯之位?”
    “更何況,牛兄一個人來破赤桑木,本應該是一件隱秘之事,如今卻被人傳的滿城風雨。這說明什么?說明有人想要置牛兄以死地啊!”
    “紫雀神皇如此不重視牛兄,甚至不惜讓牛兄來送死,以我之見,他此舉乃是準備將牛兄當成一顆棋子。”
    “所謂良禽擇木而棲,牛兄何必在這么一棵樹上吊死呢?”
    作為七海之中的皇太子,有熊重玄的話,本來就有巨大的說服力,更何況現在,他娓娓道來的都是事實。
    “有熊兄說的實在是太對了,他奶奶的,真該讓紫雀神皇好好聽一下,看他給俺老牛封個王不!”鄭鳴一副如夢初醒的模樣,大大咧咧的說道。
    “但是,俺老牛是什么人?俺是忠義之士,俺是紅臉漢子,俺怎么能因為心里有氣,就丟了紅臉漢字的名聲啊!”
    鄭鳴的話,有熊重玄猛的聽上去,心里很是高興,但是鄭鳴最后的理由,卻讓他很是無語。
    紅臉漢子,你大爺的,你能不能找一個新的搪塞的理由,莫非你以為老子是好糊弄的不成!
    至于后面跟隨的那些人族武者,一個個臉上都露出了興奮之色,特別是那紅臉膛的漢子,更是將自己的臉高高的昂了起來,好像自己的臉,是什么樣的寶物一般。
    “牛兄如此忠義,真是讓本人佩服不已!我剛剛看了,牛兄的雙錘,實在是厲害異常,不如我這里給牛兄一個機會,咱們賭上一賭。”
    “重玄站在這里不動,只要牛兄你能夠在三錘之中,破了重玄的防御,那么重玄不再阻攔牛兄的前進之路;如果牛兄三錘破不開重玄的防御,重玄希望牛兄成為我麾下的頂天王如何?”
    有熊重玄的聲音中,帶著一股豪氣,從有熊重玄的模樣中,鄭鳴感到,這家伙絕對是底氣十足。
    他這種三錘之約,聽起來公平,實際上,鄭鳴卻能夠感到,這家伙的手段,他這是想拿自己當傻子來玩呢。這讓鄭鳴心里很是不爽。
    三錘嗎?
    別說我這兩柄錘乃是混沌重寶,到了關鍵的時候,我他娘的就是使用是他英雄牌,看看你能接得下嗎?
    深知兵不厭詐的鄭鳴,故意露出了一絲猶豫之色,而有熊重玄一看鄭鳴這副模樣,故意激將道:“怎么,牛兄不敢嗎?”
    請將不如激將,有熊重玄作為七海水族之中的太子,對于這種權謀之術自然精通。
    “牛頂天,不要上他的當,他一定有所依靠!”十數里外跟隨鄭鳴而來的人之中,有人大聲喊道。
    此人的提醒,讓有熊重玄的眼眸中生出了一絲不高興,他一向自詡計謀過人,眼下這個關鍵時刻,自然十分惱火自己的打算被人戳破。
    但是在沉吟之下,他臉上還是保持著淡淡的笑容,而那雙頭蛇王,更是在這個時候,輕輕的在他耳邊低語了起來。
    “我可是聽說,紅臉的漢子,不但是忠義之士,更是迎難而上的勇者,怎么,鄭兄對于自己沒有信心嗎?”
    得到了雙頭蛇王指導的有熊重玄,笑吟吟的朝著鄭鳴說道。
    鄭鳴在化身成為牛頂天之后,一直拿自己是紅臉漢子自詡,而且說的很是爽利。
    現在被人如此一激,心里便有些惱火。
    他看著一副吃定了自己的有熊重玄,冷冷一笑道:“既然太子你這樣說,那就按照你說的來吧。”
    說話間,鄭鳴雙錘碰撞,故意作出一副豪爽的模樣道:“俺這一對鐵錘,足足有萬鈞之重,要是一不小心將你給砸死了,可是怨不得牛某喲。”
    “哈哈哈,牛兄果然爽快,看來古人誠不欺我,紅臉漢子,果然是讓人敬服啊!”有熊重玄說話間,一道道磅礴的氣息,開始從四周朝著他匯聚。
    “我有熊重玄如果死在牛兄的手中,那是我學藝不精,絕對不會半點怨恨牛兄,當然,如果牛兄三錘之后,不能擊破重玄的防御,那牛兄就是我的下屬了。”
    “君子一言,如白染皂!”鄭鳴故意晃動了一下自己手中的雙錘道:“你有什么本事,盡管拿出來吧,省得俺一錘將你給砸死,那可就不好玩了。”
    說話間,鄭鳴已經朝著那有熊重玄踏步而進,這轟天錘現在還有五分鐘不過的時間,他要在第一時間,將這個有熊重玄給解決了。
    “牛頂天不聽老朽之言,這一次他恐怕是要栽了!”一個跟隨鄭鳴出城的老者,無比沮喪的道。
    這老者的話,讓四周不少跟著他的人神色中露出了一絲不好的神色,甚至有些人已經開始琢磨,自己等人,究竟該如何回去。
    “明明是別人挖好的陷阱,為了所謂的面子,竟然主動跳進坑,真是夠愚蠢的。”
    也就在這老者嘴中,對于鄭鳴沖動的行為大聲譴責之時,就見九條水龍,在虛空之中盤踞成一條盾牌,擋在了那有熊重玄的前方。
    “九龍帝盾!”
    本書最快更新網站請百度搜索:,或者直接訪問網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