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12-11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12-11)      完本感言(12-11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66 橫掃四方

  十里之外,那些跟隨鄭鳴出戰的武者,一個個緊張無比,當鄭鳴破了那些鋪天蓋地的長箭之時,他們想要的是歡呼,是為鄭鳴慶祝的歡呼。
    可是,歡呼聲剛剛升起,那大猿王的長槍,就已經從無盡的海水中升起,朝著鄭鳴橫掃了過來。
    他們之中,大多都是化蓮境以上的武者,對于道紋之力的感覺,遠遠超越其他人,所以在那長槍橫掃之時,他們無數人的心神為長槍所攝。
    雖然,這巨棍攻擊的對象并不是他們,但是在巨棍掃來的瞬間,他們的心中,還是升起了一種恐懼,一種發自內心的恐懼。在這種恐懼下,他們覺得,自己連一點還手之力都沒有。
    死,在這巨棍之下,他們唯有死。
    而當那暗金色的身影沖出的時候,更多人的心中,升起的是一種黯然,一種完了的黯然。
    對于大猿王的兇威,他們大多數人是見識過的,雖然在天海關,牛頂天逐走了大猿王,但是在大多數人看來,頂多也就是一個不勝不負,甚至一些悲觀的人,認為牛頂天已經敗在了大猿王的手中。
    因為牛頂天那橫掃四方的戰戟,已經被大猿王擊碎,沒有了戰戟的牛頂天,已經無法和大猿王相提并論。
    但是,就在這種黯然在眾人的心中升起的時候,牛頂天的手中,竟然出現了一對黝黑的大錘,這對大錘,沒有任何精美的紋路,甚至是黑色的鐵疙瘩,但是這對大錘出手之中,就已經讓所有人的驚詫不已。
    大猿王那桿好似能夠橫掃一切的大槍,只是一個瞬間,就在那大錘的攻擊下,破碎成灰,而不可一世的大猿王,在鄭鳴的大鐵錘下望風而逃。
    就算是這樣,大猿王的肩膀,還是重重的挨了一錘。
    雖然黝黑的鐵疙瘩,看不出任何的特異之處,但是在場的所有人,都已經看出了鐵疙瘩的神異之處。
    牛頂天的手中,竟然有這樣的兵器,實在是讓人驚喜。可是隨后眾多強者的出手,卻讓在場的人再次凝重起來。
    “那是七海王者之中的龍龜王!他怎么也出手了,不是說他和大猿王兩個人是對手嗎?”
    “長虹萬里,那是御劍王,他將自己的本體煉化成為了長劍,可以分山千里之外。”
    “橫行王,傳說他一身銅筋鐵骨,再加上貫穿的星辰,乃是天上最堅硬的無上星辰,就算是普通的參星境,在面對他的時候,也破不了他的防御。”
    ……
    因為是世代的敵人,所以七海之中的情形,很多人都知道的非常明了,那些赫赫有名的王者,更是讓不少人有一種如雷貫耳的感覺。
    現而今,這些王者竟然潛伏在赤桑木下的海域,伏擊牛頂天,這讓本來就對這次鄭鳴突破赤桑木的人,越加的悲觀。
    “竟然出動了七個王者,還要不要臉啊!”有人話語之中,帶著深深的譴責。
    “牛頂天這一次玄了,我們該怎么辦?我們連那赤桑木都解除不了,這……這是不是向天海關求援?”
    “三百神侯,竟然沒有一個出手,實在是讓人失望啊!”有來自平民的武者,話語中充滿了怨毒。
    而那些王侯貴胄的子弟,現在罕有的沒有吭聲,因為他們自己都覺得,自己家族的祖上這個時候不出手,并不是一件讓他們感到有什么面子的事情。
    “快看,牛頂天竟然硬憾橫行王,他……難道他就沒有一點常識么,橫行王的盔甲難傷,可是一旦別人打他無事,就會受到他最強大的反擊!”
    “不知道多少強者,都死在橫行王挨打之后的反擊之中。”
    “啊,我看到了什么,橫行王的身軀爆開了,這……這怎么回事,雖然橫行王的神魂已經逃走,但是這一次,他的損失,將是很大的。”
    “奶奶的,這究竟是怎么一個情況,為什么我會看到這種情況,那可是橫行王的軀殼啊!”
    七大王者,在七海水族的參星境之中,也是高傲的存在,他們對于這一次,自己等人伏擊鄭鳴,并不是太喜歡。
    畢竟,作為一個王者,他們每個人都有著自己的驕傲,他們覺得,一些對手,他們自己就可以對付,讓他們聯手,簡直就是一種侮辱。
    可是,有人手持七海之主的令牌,讓他們不得不聽話。但是,他們還是沒有一起出手,而是讓大猿王第一個出手。
    大猿王兩招被打傷,他們才算意識到了對手的強大,也就在這之后,他們一起出手,絲毫沒有留下情面。
    他們每一個人,在鄭鳴看來,都是非常的強,甚至可以說,是參星境的強者,但是他們面對的,是不但得到了袁洪和楊戩八九玄功,更得到了轟天錘的鄭鳴。
    洪荒戰錘轟天錘,天生地長,雖然沒有太多技能,但是那破空和震碎萬物的意志,卻不是普通的寶器可以比擬。
    揮動著這對錘,鄭鳴就覺得自己猶如神靈附體一般。
    他雙錘快速的揮舞,就好似一個戰神,橫掃四方,七八個圍攻他的人,他根本就來不及了解究竟是什么人。
    對鄭鳴來說,也沒有了解的必要,在他的錘下,這些人難以阻攔他的去路。
    “開!”揮動左側的巨錘,鄭鳴擋在了自己的身前,那橫跨虛空,好似縱橫千萬里的劍芒,在這一錘之下,瞬間被震破。
    可是那操縱劍芒的人,卻雙手揮動,無數的劍光,在虛空之中匯聚成網,朝著鄭鳴鋪天蓋地的籠罩下來。
    鄭鳴對于此人,心中無比的厭惡,因為此人不但殺伐狠厲,而且速度驚人。
    就算是自己運用破裂虛空,但是那人在虛空破碎的一瞬間,依舊能夠逃走的無影無蹤。
    再也不能讓此人逃走,心中念頭閃動,鄭鳴再次揮動巨錘朝著那人手魚身,手持銀白色長劍的武者沖了過去。
    那手持長劍的武者,在虛空破碎的瞬狙,已經躲避出了千里之外,所以對于鄭鳴現在的攻擊,他并沒有太放在心上。
    可惜,就在他落地的瞬間,鄭鳴的身軀,已經出現在了他的不遠處,雙錘揮動,再次從左右朝著他砸來。
    “小心!”驚呼聲,從四周傳來。
    聽到這呼和,人首魚身的男子,眼中露出了一絲的不屑,這些人和他并列,都是諸王之一,怎么變的如此膽小,自己和他們并列,實在是羞恥。
    也許過上一段時間,等攻破了紫雀神朝,自己應該和這些家伙來一個比試,從而讓他們知道,他們和自己的差距,實在是太多了。
    這種差距,根本就不能夠并列在一起。
    就在他心中各種念頭閃動的時候,他的腳下卻并沒有亂,不等雙錘掛落,他就朝著后方沖去。
    這一沖,剎那就是千里。
    可是,就在他沖起的剎那,鄭鳴頭頂生出的元神,早就飛出,一根巨大的棍影,重重的從此人的頭頂砸落。
    這一棍雖然是虛影,但是這一棍的力量,卻是來自于鄭鳴,而那瘋狂加速的王者,同樣給這一棍的威力,加入了力量。
    作為王者,往往能夠最先感應到危險,只是當這位快速逃竄的王者感應到了危險的時候,已經晚了。
    大棍已經砸落在了頭的頭上,將他那經過了無數星辰之力鍛煉的軀體,直接砸的掉落下去。
    而鄭鳴手中的左右兩個大錘,在這一刻,更是緊隨而至,兩個巨錘轟擊之下,那王者的身軀,直接化成了飛灰。
    “此仇不報,誓不為人!”銀色的神蓮,化作一道光,要飛速離去,神蓮之上,一個聲音鋒利如刀。
    神蓮所隱含的道紋和天地大道相貫通,只要是神蓮沒入天地,就算是沒有生死的威脅。
    “哪里走!”就在這神蓮遁入虛空的瞬間,鄭鳴左手的的巨錘再次轟出。
    虛空破裂,大道籠罩的虛空破裂,那銀色的神蓮,更在這震動之中,化成了一片銀雨。
    晴朗的天空,一片落星如雨。
    這些落星,隱含著大量的靈氣,更有各種各樣的破散道紋,隱含在這些銀光之中。
    一時間,無數人都有一種沸騰的感覺,他們拼命的催動自己的法訣,想要吸納這些靈氣,當然,最重要的是,吸納這些道紋之力。
    一個王者的道紋之力,只要是能夠得到一點,就能夠讓一些化蓮境的武者,少走無數的彎路。
    甚至可以成為救命的至寶。
    但是法身境的強者,卻不會吸納,他們的道紋已經成型,如果吸納和自己所修煉法則不同的道紋,最終不但沒有好處,甚至會倒退。
    他們一個個定定的看著猶如天神一般的鄭鳴,雖然剛才,鄭鳴雙錘舞動,和七大王者,打的絲毫不落下風,甚至還有一點占據上風的模樣。
    可是那些王者受到的傷害,并不是致命的,但是現在,星落如雨,讓人恐懼。
    鄭鳴看著那不到百里的赤桑木,眼眸中的戰意,越加的瘋狂,他雙手晃動大錘,沉聲的喝到:“擋我者死!”
    這一聲喝,驚天動地,海浪黯然。
    伴隨著這喝聲,就算是幾個王者,在這一刻,一個個也停住了自己準備阻攔的腳步。
    他們雖然是強者,他們一個個雖然有自己的驕傲,但是面對剛剛擊殺了一個王者的鄭鳴,他們還是沒有了戰意。
    “好一個牛頂天,爾等退下,讓孤和他一戰!”淡淡的聲音,帶著無盡的水浪,從虛空之中響起。
    無盡的海水,在這聲音之中,直接分成了兩段,一個頭戴金冠的英俊男子,跨海而來!
    !--gen1-1-2-110-14760-257860572-1484187584--
    本書最快更新網站請百度搜索:,或者直接訪問網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