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12-11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12-11)      完本感言(12-11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65 錘震天下

  立于波面之上的鄭鳴,此時只有一個感覺,那就是疼痛,一股巨大的疼痛感,從四面八方襲擊而來,讓他直覺得自己的身軀好像要崩裂了一般。
    **玄功,刀槍不入,就算被番天印那等的寶物砸中,也只是疼痛一番。
    這些鋪天蓋地的利箭,雖然在力量上,和番天印比差了不少,但是它們的力量聚集在箭頭一點,雖然刺不破鄭鳴的身軀,但是卻給人一種疼痛的感覺。
    不過,能夠硬接如此多的長箭,而自己卻沒有破一絲半毫的皮膚,讓鄭鳴對于**玄功的信心,更增加了三分。
    在那些長箭消失的時候,鄭鳴已經重新換上了一身戰甲,他此時最關注的,就是自己的聲望值。
    紅色聲望值,沒有任何的動彈,但是黃色聲望值和青色聲望值,正以一個瘋狂的度飆升。
    這些聲望值,應該是來自那些水族。
    “再來!”聲望值飛增的喜悅壓住了身體的疼痛,鄭鳴朝著那些射箭的飛魚水族擺手。
    飛魚水族的士兵,此時都呆在了那里,他們已經沒有射箭的心思,對于自己的攻擊,他們心里都有著巨大的信心,但是現在,他們感覺到的,卻是崩潰。
    太強大了,這還是人嗎?
    鄭鳴繼續踏水而行,他的度并沒有增長,依舊猶如閑庭漫步一般的朝著赤桑樹沖去。
    “牛頂天,接我一棍!”一聲怒吼,從滾滾的水面中響起,在這喝聲之中,通體帶著一種金紅色的大猿王,從無盡的水面上沖了出來。
    那桿大鐵槍,此時被大猿王當成巨棍朝著自己橫掃了過來,天地之力匯聚在這洶涌的長槍之上。
    一槍橫掃,卻有天海崩裂之勢。
    對于大猿王,鄭鳴早就已經想到,此人絕對不會任由他破壞赤桑木。而且從心中,鄭鳴對于這位大猿王,也有一股勁,就是這個大猿王,折斷了自己的北海寒心戰戟。
    要知道,那可是自己用金色聲望值,抽到的第一張牌。
    面對這大棍,鄭鳴心中閃過了十數個念頭,通過吸納袁洪的英雄牌,鄭鳴相信,自己現在就算用拳頭,也能夠擋住大猿王的長槍。
    可是想到自己那被折斷的北海寒心戟,鄭鳴心里就憋著一股怒意,他幾乎沒有任何的思索,就催動了自己心頭的一張英雄牌。
    轟天錘!
    左錘破碎虛空,右錘震碎萬物。對于這兩種技能,鄭鳴一直帶著一種懷疑,但是轟天錘是洪荒牌。
    盡管因為破損了玄黃寶塔和太極圖,鄭鳴施展不了洪荒之力,但是沒有圣人級別的洪荒牌,鄭鳴還是能夠使用的。
    現在看到這大槍,鄭鳴就想到了轟天錘,也就在他點破英雄牌的瞬間,這兩件寶物,就已經出現在了他的手中。
    兩個轟天錘,每一個都只有南瓜大小,沒有任何的紋路,整個看上去,就好似兩個黑色的鐵疙瘩。
    但是在這兩柄錘出現在手中的瞬間,鄭鳴就覺得自己的手臂一沉,差點沒把這兩柄錘給扔出去。
    他沒有時間估計這兩柄錘有多重,在兩柄錘入手的瞬間,他就用自己的右錘,朝著那橫掃而來的大棍迎了上去。
    兩個人招式一如武夫,可是在兩個人的兵器輪動的剎那,虛空都因為兩個人的力氣,而變的有些扭曲。
    能夠帶動空間扭曲的力量,讓人感到恐懼,在這兩股力量碰撞的瞬間,大猿王的眼中露出了一絲猙獰。
    對于這黑色的疙瘩,他絲毫沒有放在眼中,在他看來,鄭鳴的戰戟都已經被自己打破,這鐵錘,對自己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威脅。
    可是,在碰撞的瞬間,他就感到一股大力,透過巨錘,傳入了他的手中。作為七海天生地長的靈物,這大猿王本身的軀體就堅硬無比,更何況他還是金曼皇的弟子,受到了金曼皇大力的培養,在力量上,更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擬的。
    這股力量,實在是太過強大了,以至于他的虎口,都生出了一道道的裂痕,而更讓他難受的是,那些自從出生以來,就生長在他體內的道紋,這一刻,竟然被震碎了不少。
    可以說,這是對大猿王最大的傷害。
    這是怎么回事,上一次和這小子交手,兩方還是不分勝負,可是現在,他的情況,居然穩壓自己一頭!
    心中升起了一絲恐懼的大猿王,一抓自己的長槍,朝著后面快的后退。
    可是還沒有等他后退幾步,那長槍,在他的手中,直接化成了碎粉。大猿王以往充滿了暴怒的眸子,此時開始被一種深深的恐懼所占據了!
    對于自己的兵器,他自然是最熟悉的,這桿長槍的重量不說,這桿長槍的來歷,更是驚人,乃是七海之中一處寶地萬年孕育的寶鐵。
    他得到了這寶鐵,也是機緣巧合,雖然現在,對于寶鐵他還沒有完全掌控,但是心中,已經開始將這寶鐵,當成了以后最重要的兵器。
    但是現在,自己和牛頂天的巨錘碰撞之間,竟然生了寶鐵破碎的事情,這讓他難以接受。
    退退退!
    就算再不能接受,他也知道,眼下自己最好的選擇,就是退走,牛頂天這個瘋狂的家伙,現在已經不是自己可以應付的。
    也就是一個閃身,大猿王已經后退了上千丈,也就在這一刻,他才大大的松了一口氣。
    不管怎么說,這一次,自己總算是逃出了不少,可惜的是,他這個想法,有點太天真了!
    鄭鳴沒有趁勢追上去,是被那轟天錘的力量給驚呆了,他用的是右錘,在撞開了大猿王的長槍之后,就看到了大猿王的長槍,被自己直接砸成了碎粉。
    這轟天錘的震碎萬物,還真不是吹的,別的不說,那能夠震碎北海寒心戟的兵器,絕對是重寶。
    現在,自己破了他的兵器,也算是給自己的北海寒心戟報了一箭之仇。
    就要騰空朝著大猿王沖過去,不過一個念頭,卻讓鄭鳴停了下來,他也沒有半點的挪移自己的位置,而是重重的掄動自己手中的左錘,朝著虛空砸了下去。
    大猿王以為鄭鳴腦子出了毛病,要不然怎么會如此的出手,雖然他承認,鄭鳴是一個不錯的對手,但是相隔如此的遠,他朝著自己出手,實在是……
    好笑之極的想法,剛剛從大猿王的心頭生出,一股巨大的危機感,就襲擊而來,在這危機感下,大猿王的臉色一變,想要挪移,已經來不及。
    “轟!”
    一個黝黑的巨錘,重重的砸在了大猿王的肩頭,洶涌的力量,直接將大猿王給砸飛了出去。
    肩膀上傳來的劇痛,幾乎讓大猿王暈倒過去,他心中很清楚,自己不能暈倒,要是自己暈倒的話,恐怕丟的就是自己的性命。
    退退退!
    在后退的瞬間,大猿王更是瘋狂的催動師尊留給自己的神符。那神符在虛空之中,化成了一道貫穿天地的光芒,直接將大猿王護在了中間。
    “來人危險,諸位一塊出手!’大猿王高喝,七八個參星境的存在,從遠處直沖了過來。
    這些參星境的巨擘,平時很少聯手,但是現在,因為大猿王的失敗和此戰關系巨大,所以他們在對視了一眼之后,幾乎同時催動自己的兵器。
    鄭鳴對于這些沖來的岑星級巨擘,并沒有放在心上,他這個時候,最想要做的,就是將那個大猿王擊殺,所以在現了左錘破碎虛空的妙用之后,鄭鳴再次揚起了手中的巨錘。
    一錘砸下,虛空破碎。
    那猶如黑疙瘩一般的巨錘,幾乎瞬間,就出現在了大猿王的頭頂上方,而大猿王雖然此時已經驚醒,但是他卻是連其他動作都來不及做一個。
    好在,就在這巨錘下落的剎那,那條護衛著他的光芒,變的越加的熾烈,就好似一個大大的光罩,將大猿王的身軀,護衛在了中間。
    “轟”,天地之中,出現了十數道裂痕。
    也就在這個時候,那些參星境武者的攻擊,也來了,其中一個武者,手中的巨斧,隱含著一種開天辟地的味道,匯聚著無盡的星辰之力,朝著鄭鳴直落而下。
    與此同時,更有人手中的長劍,在虛空之中,化成一朵完美的花瓣,朝著鄭鳴掉落下來。
    這花瓣美麗異常,下落之間,更是隱含著一種接近了大道法則的力量。至于其他幾個人,雖然沒有這兩個人的攻擊那么的洶涌,卻也比之一般人強了不少。
    鄭鳴面對這兩種攻擊,右錘幾乎瘋狂的揮出,他的右錘,先是迎向了巨斧。
    巨斧乃是道紋匯聚,可是巨斧在這鄭鳴的右錘碰撞的剎那,就直接崩碎在了虛空之中。
    至于那猶如花朵一般的劍光,更是在轟天錘右錘的攻擊下,直接崩碎了開來。
    那左錘,鄭鳴雖然有些不愿意,卻也不得不揮動左錘,朝著那些朝著他攻擊的人迎了過去。
    左錘第一個面對的,是一個揮動武印,朝著他鎮壓而來的強者,這強者修為雖然剛剛步入參星境的,但是他的武道寶印,卻能夠翻山碎岳。
    只是他的度雖快,做出的度更快,直接破碎了虛空的左錘,在那武印還沒有攻擊到鄭鳴的剎那,就已經被一錘砸飛了出去!
    本書最快更新網站請百度搜索:,或者直接訪問網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