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04-08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04-08)      完本感言(04-08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64 浩浩蕩蕩

  天海關的士兵,比之普通的士兵,更能夠遵從自己主帥的命令,盡管開城門這個命令出乎了大多數人的意料,但是,他們還是言聽計從,第一時間把城門給打開了。
    “不要讓牛頂天跑了!”
    “不能讓他就這樣輕易解脫,這一去,絕對不會破赤桑木,我們不能再上他的當了!”
    “留下牛頂天的人頭,省的我們人財兩空,諸位誰與我一起攔住牛頂天!”
    各種各樣的呼喊聲,此起彼伏,但是大多數喊話的人,卻并不動彈,他們大多都知道牛頂天是何樣的兇殘。
    鄭鳴看著這些扯著嗓子亂喊的家伙,心里很是不爽,冷冷的道:“我牛頂天這就去破赤桑木,你們不是高喊一切為了神朝,擔心我逃跑了嗎?”
    “走,給你們一個機會,跟我一起去,我要讓所有人看看,我牛頂天,究竟如何破了赤桑木。”
    說話間,鄭鳴催動自己坐下的黑牛,朝著城門直沖而去,也就在他沖擊的剎那,有些人快的跟了出去。
    赤桑木就好似一座大山,壓在無數武者的心頭,讓他們艱于呼吸,難以視聽。
    但是,面對赤桑木,面對那鋪天蓋地般的滅族之禍,他們卻沒有任何的反對力量,他們只能寄希望于紫雀神皇,寄希望在牛頂天身上。
    牛頂天的逃跑,之所以讓如此多的人瘋狂,最主要的原因,當然是因為他們覺得,自己的希望沒有了。
    現在,牛頂天告訴他,可以和他一起去破赤桑木,這種號召力,將這些匯聚在天海關武者的野心,瞬間激了出來。
    他們有些人,是不惜一戰,他們有些人是覺得,如果牛頂天破不了這威脅,他們可能也要一死,既然都是死,還不如轟轟烈烈的沖殺一場。
    各種各樣的想法,會聚在一起,就形成了壯闊無邊的場景,天海關外,數十萬武者,各自施展手段,橫跨滄海,朝著赤桑木直沖了過去。
    “陛下,這……如此多的人去,不但成不了事情,反而會壞事!”大將軍王薛萬道猶豫了一下,還是說出了自己的憂慮。
    作為大將軍王,薛萬道很多時候,最在意的是否能夠鍛煉一支雄兵,但是現而今,他更清楚,那一棵巨樹,實在不是人多就可以解決的。
    他需要兵貴神,他需要出其不意的手段。
    鄭鳴自己,憑借著鄭鳴自己的手段,說不定還能夠攀到那神樹上,但是一旦人太多,恐怕接近神樹都難。
    那些浩浩蕩蕩的人手,在薛萬道看來,雖然威風,但是卻根本就起不了任何的作用。
    鄭鳴帶著那些人出去,簡直就是胡鬧,如果按照他大將軍王的要求,是絕對不允許這些人出去的。
    “萬道,他們一起去,熱鬧熱鬧也好。”紫雀神皇笑吟吟的看著自己最信任的將軍道。
    薛萬道能夠成為大將軍王,自然有他自己的手段。紫雀神皇的曖昧態度,讓他的心中就是一動。
    隱隱約約之中,他就明白了過來,只是他并沒有吭聲,而是朝著紫雀神皇恭敬的一躬身。
    紫雀神皇的算計,鄭鳴不知道,他也不想知道,現在他催動坐下的大黑牛,想的只有一件事情,那就是將赤桑木破掉,省的讓紫雀神皇涂炭生靈。
    破開之后,他就立刻返回魔戎州。
    至于魔君頭顱,鄭鳴的決定是看機緣,如果魔君頭顱出現,他當然不會不要,如果魔君頭顱出現不了,他也不會留在那里強求。
    一個魔君頭顱,在有些人眼中,對他很重要,但是對鄭鳴自己而言,卻是可有可無。
    大黑牛此時頭頂五色閃耀,一如一頭神牛,馳騁于無盡的大海之上,這廝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興奮過度了,在飛馳之中,不時的出一聲聲巨吼,以此昭示著自己的力量。
    數萬里的距離,也就是一個多時辰的功夫,就已經被大黑牛踏過了腳下。
    赤桑木遙遙看來,無比的巨大,此時接近之后,才感受到了它真正的威力。
    特別是那些跟在鄭鳴身后的神侯貴胄,一個個更是面露驚恐之色,他們看著那一如太古神山般的巨大赤桑木,實在不知道該如何破損此物。
    而就在他們接近赤桑木千里的瞬間,已經有人驚駭的喊道:“怎么回事,我的修為,被壓制了一多半。”
    “我也是,我感應的道紋,完全被壓制了,我……我覺得自己的修為,能揮出三成就不錯了!”
    “我的神蓮感受不到絲毫的大道紋路,這……這是怎么回事?”
    各種各樣的驚恐聲中,不少人心中其實明白,之所以會出現這樣的場景,唯一的原因就是那棵巨大的樹。
    赤桑木的神禁,禁止了虛空。
    “撲哧!”一個勉強跟隨在鄭鳴身后的年輕武者,從自己駕馭的神鷹上掉落在了水中。
    他想要施展手段沖天而起,可惜的是,一股股無形之力,壓制的他根本就起不了。
    甚至于,在這股強大的壓力之下,他只能像一個普通的凡人一般,在那里拼命的游水折騰。
    隨著這年輕武者的落水,也就是一個轉眼,越來越多的年輕武者,掉落在了水中。
    “你們都留在這里,待俺破了那赤桑木,咱們再一起回去。”鄭鳴看著身邊越來越舉步維艱之人,沉聲的說道。
    那些武者一個個雖然有心上前,但是那天地之間的壓力,讓他們根本就沖不到前方去。
    “牛頂天,你一定能夠破掉赤桑木的!”手持巨大彎刀的小女孩,緊緊的握著自己的拳頭,大聲的向鄭鳴喊道。
    好像她這么一副姿態,就能給鄭鳴用上一些力氣一般。
    鄭鳴看小女孩兒一眼,哈哈大笑道:“放心,不就是一棵樹嘛,看我將它弄成飛灰。”
    說話間,用力的拍了一下大黑牛,咆哮的大黑牛四蹄之間,升起了五色的光芒,直朝著那巨樹沖了過去。
    “沒想到,我們竟然不如一頭牛!”一個熱血的武者,臉上帶著一絲沮喪。
    現在的情形,由不得他不沮喪,作為一個驕傲的貴胄,他在沖向赤桑木的時候,雖不能說已經有必死的想法,卻也有殺身成仁的準備。
    只是很可惜,他連殺身成仁的機會都沒有,還沒有等他們沖到赤桑木的身邊,就已經難以動彈。
    “敵襲!”赤桑木上,無數身穿金色盔甲,但是背上生長著雙翼的武者,正靜靜的看著飛馳而來的大黑牛。
    這些武者,并不是真正的人類,他們乃是七海之中的飛魚族,一個個變化成人身。
    而飛魚族,在整個七海之中,一直都有著神射手的美稱。這些立于赤桑木上的飛魚族,每日和赤桑木朝夕相處,他們的身上,已經不由自主的,擁有了一絲赤桑木的氣息。
    “射!”
    一聲大吼,從赤桑木上傳來,伴隨著這吼聲,立于赤桑木上的飛魚族武者,同時拉起了本來掛在他們臂膀之上金色的長弓。
    弓如月,箭如火雨。
    而那鋪天蓋地的箭雨,所籠罩的,是鄭鳴所處的,只有百丈方圓的空間。
    正在快奔走的大黑牛,在看到那鋪天蓋地的箭雨時,狂吼一聲,整頭牛化成了一道無色的光,消失的無影無蹤。
    它是消失了,但是卻將鄭鳴給留了下來。
    “我只能幫你到這里了,呼呼,別想當英雄,不行的話就自己先逃!”這是大黑牛給鄭鳴最后的留言,在說完這些話之后,大黑牛就消失的無影無蹤。
    大黑牛逃了,雖然一直鄭鳴都知道,大黑牛這家伙絕對不是一個忠義千秋之輩,但是這家伙逃的如此快,還是讓鄭鳴有一種哭笑不得的感覺。
    如今面對鋪天蓋地的利箭,鄭鳴也沒有施展天下極,而是運轉了**玄功。
    **玄功,身體猶如鋼鐵。
    百萬個神射手的箭,每一支都射向鄭鳴,這些箭就算沒有道紋,也能夠射穿天下,更不要說,現在這些箭,每一根都有著撼破道紋之力的加持。
    赤紅的火箭,一如火云,更好似鋪天蓋地的火流,他們洶涌而下,破裂天地。
    “啊,牛頂天怎么沒有躲!”那表示羞于和鄭鳴為伍的紅臉漢子,在面對這鋪天蓋地的利箭時,驚聲的喊道。
    不只是他,實際上在場的所有人,都驚詫于鄭鳴沒有躲閃,在他們看來,面對鋪天蓋地的火箭,他們最好的選擇,就是躲避,也只有躲避。
    “百萬支利箭,而且他們道紋相同,都隱含著火系之力,在赤桑木的加持下,力量增加何止一倍。牛頂天不是不想躲,恐怕他是根本就躲不了啊!”
    “就算是神侯,面對這樣的一箭,恐怕也只有身死道消!”
    說話之人模樣俊秀,整個人給人一種溫爾文雅的感覺,他話語雖然輕柔,但是卻帶著一種自信。
    不過此時,聽他議論的人并不是太多,因為一雙雙眼眸,都盯在鄭鳴的身上。
    不,應該說,他們都盯在了那鋪天蓋地的赤紅箭影上,鄭鳴的身軀,已經被這鋪天蓋地的箭影所籠罩。
    連綿的水面上,就好像升起了一團熊熊燃燒的火堆,而鄭鳴被這些火堆,直接壓在了下面。
    火在燒,而海水依舊在洶涌,可是鄭鳴卻已經看不到了影子,當所有的火焰都消耗殆盡的時候,那些堆積在水面上,足足猶如一座小山一般的箭在下沉。
    “不會死了吧,若是他死了,那……那……”一個中年武者,聲音有些顫抖。
    “你怎么說話的,牛頂天大哥英雄蓋世,他……他絕對死不了的!”手持巨大彎刀的小女孩,一副恨不得要和那中年人拼命的模樣。
    中年人搖了搖頭,他當然不會和一個小女孩一般見識,但是那鋪天蓋地的羽箭,實在讓他失去了信心。
    神侯遇到如此多的,而且還是道紋聚集在一起的羽箭,恐怕也要有死無生。
    “快看,是牛頂天!”有人突然指著水面,聲音之中,滿是歡喜,也就在此時,無數人看到,在那已經重新恢復了碧波蕩漾的水面上,一個紅臉漢子,傲然站在那里!
    本書最快更新網站請百度搜索:,或者直接訪問網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