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04-01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04-01)      完本感言(04-01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321 百變殘篇

  鄭鳴看著一雙雙期盼之中帶著敬畏的目光,心中一動,當下就朝著自己聲望值的部分看去,發現自己黃色的聲望值,正快速的增長!
    鄭鳴一邊想著是英雄是好漢,有便宜不沾就是王八蛋,一邊想,嗯,不錯,反正給這些少年指導,對自己也不會有什么損害,何不從這里撈些黃色的聲望值呢?更重要的是,他還想印證一下,自己從少年無名那里得到的十分之一的百家劍法大成,究竟有沒有窮盡的時候。
    “那就麻煩云容你管理一下次序,讓他們一個個的來。”
    鄭鳴的爽快答應,讓少年們歡呼雀躍,興奮不已,不等云月容開口,他們自己就一個個老老實實的排起了長隊。
    “你這套劍法,總體來說不錯,但是因為你體質原因,難以完全發揮這套劍法的長處,這樣,從今天起,你每天對著瀑布揮劍一個時辰,三個月之內,應該能夠讓你的力量大增,如此以來,這套劍法,也能夠突破入微的境界。”
    “劍法的境界,除了勤練劍招之外,更重要的是對每一招劍法的參悟,以后每日清晨,你觀看太陽升起那一瞬間,就能夠明白這日升劍法的含義。”
    “嗯,你這套劍法,還是放棄吧,因為你根本不適合修煉這套劍法,事半功倍的事情,不做的好。如果讓我推薦,剛才那套斷江劍法,其實很適合你。”
    ……
    人越來越多,那些沒有來論劍臺的普通弟子,很快就聽說了論劍臺來了一位前輩,對于劍法的評點,簡直是一語中的,相當的精妙,不少困于境界無法前進的師兄弟,得到他的指點,立即就突飛猛進。
    這等難得的好事,自然是一傳十。十傳百,越傳越多。所以排著隊等待鄭鳴指教的人,也越來越多。
    “這位前輩,在下杜景中,有一套劍法,弟子一直拿不準該如何出劍,請前輩指教。”
    說話的,是一個身材高大的壯漢。他三十多歲的年齡,在出現的剎那,就讓不少人神色一變。
    甚至不少弟子,在見到這壯漢的瞬間,都畢恭畢敬的朝著那壯漢行禮。
    很顯然,壯漢在眾人之中,有著不低的地位。
    云月容看到壯漢的時候,眼眸中也露出了一絲驚訝之色,這壯漢乃是和她一個輩分的人物。在葬劍宮之中,一向有修煉瘋子的稱號。
    雖然他的修為,還沒有云月容高。但是他在劍道之上的體悟,卻遠在云月容之上。
    甚至有人說。他的劍道修為,已經不次于李秋冉那些前輩,只不過本身內氣沒有轉化成真氣,所以才難以在宗門之內更進一步。
    但是,這個人在宗門之內,特別是在宗門的少年弟子之中,卻有著崇高的地位。
    論劍臺之會,這個人從來都不曾來過,因為他覺得這論劍臺。難以提升他任何的實力。
    而那劍冢之會,倒是有他參與的名額。只是這位覺得劍冢之會跟他沒有任何的關系,所以也沒有參加。
    “杜師兄,您……您不是在說那套百變殘篇吧?”云月容的臉色一變,聲音中帶著一絲顫抖的問道。
    而本來正用崇敬目光看著壯漢的不少弟子,神色之中,也都升起了駭然之色,更有人道:“杜師叔,那百變殘篇,根本就不是正常的劍法,根本就修煉不成,您還是不要打擾這位前輩給我們指導劍法了。”
    “對啊,杜師叔您還是讓一讓吧!”
    各種各樣的聲音,那壯漢根本就沒有理會,他一揮手中的劍,緩緩表演出了一套劍法。
    這套劍法很慢,而且非常的別扭,壯漢表現的雖然很認真,但是卻給人一種小兒瞎鬧的感覺。
    鄭鳴開始的時候,看這套劍法,還覺得不怎么樣,但是當他看到第三式的時候,鄭鳴的神色就變得無比的鄭重。
    “哈哈哈,師叔這一招,真的很高啊!”在百丈多遠的一座小山峰上,一個中年男子看著正慢慢施展劍法的壯漢,滿是笑容的朝著身邊的岑月珠說道。
    岑月珠剛剛從靜心洞中出來,只是這兩日的靜心,并沒有讓她有太大的改變。此時她的神色之中,帶著一絲傲然的道:“哼,我這是看不慣一些人,即便是他要成為咱們葬劍宮的長輩,也應該讓他知道知道咱們葬劍宮的不凡之處,省得以為自己有一些成就,就沾沾自喜,不可一世。”
    中年男子嘻嘻一笑道:“師叔說得對,相信這百變劍法一出,咱們這位長輩就該收拾攤子走人了,還是師叔您高明,既讓他知難而退,又不用自己出面。”
    岑月珠沒有吭聲,但是她臉上的得意之色,卻是怎么都掩飾不住,在發現了鄭鳴竟然在論劍臺指導少年弟子劍法之后,她就決定給鄭鳴好看。
    只是,她也知道鄭鳴不好惹,過一段時間她師尊更要收鄭鳴當師弟的她,就讓人將那壯漢找了過來。
    百變殘篇在葬劍宮,是一套很有名的劍法。它是當年葬劍宮的祖師在誅殺一名強大敵人之后得到的。
    那敵人在臨死的時候,將百變殘篇用真氣摧毀,并說自己并沒有完全練會百變殘篇上的劍法,要不然,絕對不會敗。
    而對于這對手的劍法,當年的葬劍宮的祖師特別的重視,雖然他在將這套劍法搶過來的時候,這一套百變殘篇已經缺殘了一半,但是他還是無比鄭重的將這百變殘篇留在了葬劍宮的劍閣之中。
    并留下手書,說此殘篇上的劍法如果練成,絕對能夠別開一家。
    只不過,這殘篇心法部分已經毀掉,只剩下劍招,雖然好像能夠修煉,但是卻只得其形,其威力,就連一般的九品劍法都比不上。
    在經歷了不少天才人物的刻苦鉆研之后,對于這百變殘篇,做出了一個結論,那就是這百變殘篇。根本就不能進行修煉。
    久而久之,這百變殘篇。在葬劍宮就慢慢的成為了一個傳說,沒有人再修煉這傳說中的無上劍法。
    杜景仲這個有劍瘋子之稱的葬劍宮弟子,偶爾在藏劍閣中找到了這門劍法,不但自己刻苦鉆研,更是不斷的拿著這門劍法向宗門之中的長輩求教。
    可以說,讓葬劍宮的不少長輩看到他,都有一種避之不及想要逃離的感覺。
    也正是因為這個劍瘋子這種孜孜不倦的追求精神。所以讓這門劍法,再次成為了葬劍宮弟子評議的熱題。
    “你猜這位前輩,能夠給杜師叔指點嗎?”少年李冰的話語中,帶著一絲擔憂。
    在經歷了鄭鳴對自己的指導之后,他對于鄭鳴這個長輩,充滿了好感,自然不愿意讓鄭鳴丟了顏面。
    “這怎么可能!當年杜師叔可是拿著這篇劍法,跑到太上長老的寢宮外,跪求了三天三夜。讓太上長老給他一指導,最后太上長老親自出面告訴他,這篇劍法。他指導不了。”
    說話的少年苦澀的一笑道:“要不是有祖師親筆的記載,誰會覺得這百變殘篇。是一種了不得的劍法。”
    李冰點了點頭,他不是不知道剛才同伴所說的情況,只不過他對鄭鳴的好感,讓他在潛意識之中,很想讓鄭鳴能夠在這種劍法上給杜師叔一指導。
    此時此刻,為鄭鳴擔心的人,不只是李冰幾個,幾個年輕的女弟子,也都一臉哀怨的看著那位杜師叔。
    她們正想好好的向這位面容俊秀。風度翩翩,又能夠一針見血指出別人缺陷的長輩請教劍法。卻萬萬沒想到,竟然被杜師叔拿著百變殘篇來打攪。
    實在是太掃興了!
    她們更怕這位不知道姓名的師叔,心中一不高興,不再指導她們。
    “鄭兄,這套百變殘篇,缺少最重要的心法,根本就修煉不成,您不用理會。”云月容輕聲的向鄭鳴傳音道。
    對于這位杜師兄,云月容實在是沒有辦法,所以只能給鄭鳴寬心。
    不過對于她的話,鄭鳴卻沒有任何的回應,只是雙眸緊緊的盯著那猶如龜速般的劍招。
    隱隱約約之間,鄭鳴好像感到這些劍招,有一種關聯。
    只要將這種關聯貫通起來,那么這套劍法的威力,就算稱不上超凡脫俗,也絕對比一般劍法強很多。
    可是他隱隱約約感應到的那一絲線,卻難以貫穿起來。
    莫非,這是因為自己的修為不夠?還是因為自己得到的少年無名的十分之一百家劍法大成太少?
    一種不甘,瞬間充斥在鄭鳴的心頭,他努力的想要將一招招的劍法貫穿起來,但是總是感到少了什么。
    究竟少了什么,鄭鳴卻一絲都想不起來。
    如果自己得到少年無名全部的百家劍法大成,說不定能夠將這套百變殘篇給補充起來,但是現在,自己差的實在不是一點半點。
    但是就這樣放棄,鄭鳴的心里又覺得極為不甘!
    一個念頭,陡然升起在鄭鳴的心頭,他雖然不是武技高手,但是對于武技的研究,卻不次于任何的高手。
    祝心容的住處,聽著弟子稟報的祝心容,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。
    “看來我那小師弟,是遇到了一點小麻煩啊!”祝心容在揮手讓那稟告的弟子退去,聲音中帶著一絲調侃的說道。
    李秋冉坐在祝心容的身邊,輕笑到:“那百變殘篇,咱們宗門多少英才,都難以將它參透,鄭鳴雖然資質無雙,想要將這套劍法給參悟出來,也不可能。”
    “走吧,咱們出去一趟。”祝心容從座位上站起道。
    “師尊咱們這是要……”李秋冉看著師尊,試探性的問道。
    PS:  這周忙的有點暈頭轉向,但是更新不敢忘。求月票收藏推薦訂閱支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