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12-11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12-11)      完本感言(12-11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63 我乘長風去

  也就是眨眼間,一個穿著萬夫長服飾的武者,步履匆匆的來到了城門口,他看著坐在猶如五色神牛上方的牛頂天,一時間心神竟然有一種被奪的感覺。
    “牛大人,您稍等,我這就稟告!”
    那人說話間,快速的朝著上面回稟,作為天海關的守軍,他們傳遞消息的速度,自是非常人可比,因此,只是眨眼功夫,牛頂天從西面出關的消息就傳揚了出去。
    “赤桑木從東方而來,牛頂天卻從西面出關,這還用想嗎?這家伙要逃走啊!”有神侯在接到這個消息的瞬間,就做出了這樣的反應。
    這位神侯的反應,并不是唯一的,只是半刻鐘的功夫,幾乎整個天海關的神侯,都收到了一個消息,那就是牛頂天要逃,這家伙是一個大騙子!
    開陰神侯在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,興奮的站了起來,他雙手緊緊的攥著,就好似牛頂天就攥在他的手中。
    二皇子,慶陽神侯等人,更是第一時間,趕到了天海關西面的關口,無論如何,他們都不能讓牛頂天逃了!
    “牛頂天要逃!”
    “牛頂天逃到了西門,被把守的士兵堵住了,差點讓他逃了,奶奶的,牛頂天玩我們!”
    “沒想到,牛頂天竟是這種人,我原以為他是一個響當當的漢子呢,他怎么可以這樣,真是讓人失望啊!”
    “牛頂天,我不信他是這種人,他肯定不會逃走,他一定會破了赤桑木!”有支持牛頂天的人,大聲的和自己的同伴爭辯,不相信自己聽到的是真的。
    雖然有爭辯,但是相信的人卻是更多,甚至有一些人,已經呼朋引伴,要圍堵牛頂天。
    他們的目標,就是要將牛頂天的頭割下來。
    十個,一百個,一千個……
    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,整個西門已經被人流圍了個水泄不通,他們一雙雙眼睛,更是緊緊的盯著鄭鳴。
    鄭鳴并不是第一次被如此多的人盯著,但是這一次,他心里竟有些發毛,之所以會這樣,并不是因為大多數人眼中的殺氣。
    讓鄭鳴難受的,是一些人的眼中,流露出來的,恨其不爭心已死的神色。
    什么時候,自己竟然被人如此的對待,好似除了自己老爹之外,不知道多少年沒有人流露出這種模樣。
    “牛賊,我和你拼了!”清脆的吼聲之中,一個看上去十三四歲的女子猛的朝著鄭鳴沖了過來。
    與其說這是一個小女子,還不如說她是小女孩,長長的雙馬尾,紅蘋果一般的小臉蛋,看上去是那般的率真可愛,只是,這小女孩手中的巨刀,卻并不是玩具。
    巨刀長有五尺,一如彎月,碩大的刀柄拿在小女孩的手中,給人一種詭異的美感。
    而那小女孩在出手的瞬間,美麗的眸子之中,更是一副充滿了淚痕的模樣。
    看著要出手的女子,鄭鳴整個人都有一種要愣在那里的感覺,他真不知道,自己和這個小女孩之間,究竟有什么樣的恩怨,看那小女孩萬分委屈的模樣,好像自己對她始亂終棄了一般。
    呃,對于如此清秀一個小女孩,他怎么可能下得去手!
    小女孩也就是剛剛躍凡,雖然她的巨刀,給人一種斬破千山的感覺,但是實際上,就算鄭鳴紋絲不動的站在那里讓她砍,她的刀,也傷及不了鄭鳴分毫。
    這究竟是一個什么情況?
    就在鄭鳴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,就見那小女孩本來已經騰空而起,身軀陡然落在了下方。
    然后,然后將刀一扔的小女孩,蹲在地上嗚嗚的哭了起來。
    鄭鳴也是見多識廣之人,但是像現在這種情況,他還真是第一次遇到。一時間,竟有些手足無措。
    “牛頂天,你禽獸不如,竟然……竟然連這樣的小孩子也……”一個武者手指指點著鄭鳴,怒氣沖沖的喝道,只不過最后,他那句話并沒有說出來。
    當然,他這么欲言又止,并非想要照顧鄭鳴的自尊,而是給那手持彎刀的女孩子留面子。
    鄭鳴真是冤枉無比,此時的他,已經沒有了以往生殺由心的從容,那小女孩的可愛小模樣,實在讓鄭鳴不知該如何下手。
    “你……你真是讓我太失望了,我覺得你是頂天立地的大英雄,沒想到,你……你竟是這種貪生怕死的笨狗熊。”小女孩手指著鄭鳴,情緒有些失控。
    我是什么樣的人?鄭鳴的腦海之中,突然閃過了一個詞:腦殘粉。這個自從重生之后,就被他扔到腦后的名詞,再次出現在了他的腦海中。
    這個小女孩,就是一個腦殘粉,一個牛頂天的腦殘粉。
    “牛頂天,你……你這是要干什么去?”一個看上去面容通紅的男子,聲音嘶啞的喊道。
    作為一個假的紅臉漢子,鄭鳴對于真正的紅臉漢子,是懷了滿腔崇敬的,只不過此刻,這紅臉漢子的模樣,竟然和那小女孩沒有太大的差別。
    “牛賊,本以為你是一個英雄,我真是瞎了眼,從此之后,我和你一刀兩斷!”這一次大喝的,是一個英俊的少年,但是鄭鳴看著這少年的時候,感到自己真的和他沒有什么好斷的。
    咱們都不認識好不好,你和我一刀兩斷什么?
    一道星芒,從虛空之中直落而下,在那燦爛的星芒之中,一身神侯袍服的開陰神侯一臉鄙視的看著鄭鳴。
    “呵呵,好一個牛頂天,我原本以為你只是一個卑鄙小人而已,沒想到,你比那卑鄙小人還要可惡十倍,不,可惡一百倍!”
    開陰神侯是什么東西,竟敢如此誣陷自己?鄭鳴眼眸閃動之間,天下極速催動,人已經來到了開陰神侯的身后,一巴掌直接搧在了開陰神侯的臉上。
    開陰神侯在指責鄭鳴的時候,就已經做好了和鄭鳴出手的準備,只是,他還是有些失算了,這個不要臉的鄭鳴居然會如此的強悍。
    銀色的光芒,在他的身后,匯聚成一道暗灰色的寶傘,將開陰神侯擋住,但是鄭鳴的拳頭,卻直接將寶傘碾壓成了碎片。
    開陰神侯整個人,更是被鄭鳴一拳,直接打落在了地上。
    “嘿嘿,我的兒,竟敢和你老子動手,真是找死啊!”鄭鳴雖然因為顧忌紫雀神皇,并沒有對開陰神侯下殺手,但是這一拳,也無比的爽利。
    “牛頂天在行兇,實在是太可惡了!”
    “他竟敢對開陰神侯動手,實在是欺人太甚,雖然他修為精深,但是我們也不比他弱,各位,萬萬不能讓牛頂天欺人太甚啊!”
    以往,鄭鳴動手,雖然不能是全部喝彩,卻也有不少人支持,但是現在,竟然成了過街老鼠,這讓鄭鳴感到無比的郁悶。
    這究竟是一個什么情況?
    “你們到底是怎么回事,剛才,我只不過是想教訓自己的兒子而已,跟你們什么關系?我可提醒你們,誰再敢這般的蠻不講理,休要怪我牛頂天翻臉不認人!我牛頂天可沒有息事寧人的好脾氣!”
    鄭鳴可不是一個好脾氣的人,剛剛兩個,一個小妹妹,一個是紅臉膛的漢子,罵了他也就罵了,現在這么多人罵他,難道真以為他牛頂天是好欺負的?放屁!
    “牛頂天,好漢子就應該敢作敢當,哪有像你這樣的,被抓了現行,還這般的抵賴!”那個紅臉膛的漢子,絲毫沒有因為鄭鳴對他另眼相看,而對鄭鳴有任何的寬容。
    敢做不敢的,他奶奶的,我做什么了?
    “你這話說一半藏一半,我可不喜歡,要是你再這么藏頭露尾,我將你的腦袋擰下來,可怪不得我。”
    鄭鳴說話間,一股殺意,朝著那紅臉膛的漢子,直接籠罩了過去。紅臉膛的漢子雖然修為不差,但是面對鄭鳴展現出來的滲人殺氣,還是有些不寒而栗。
    他幾乎是哀求道:“牛頂天,大家都在等著你破赤桑木,可是卻逃走,你不覺得慚愧嗎?”
    逃走?鄭鳴這才弄清楚了事情的原委。只是,他牛頂天現在就是想單槍匹馬的去破赤桑木,怎么會逃走呢?
    “你上當了,我牛頂天堂堂男兒,豈會說話不算數,我現在就要是去破赤桑木,怎么會逃走,真是可笑!”
    “赤桑木在東邊,你從西面出城,不是要逃跑,是準備干什么?”一個聲音,帶著質疑的喊道。
    喊出這句話的,是剛剛丟了巨大彎刀的小女孩,她的兩只眼睛,此時已經哭的通紅。
    西門!
    鄭鳴看著那偌大的城門,被雷的有點發焦,從剛才開始到現在,他一直覺得,自己沖的方向,是東門。
    這讓鄭鳴有一種被雷倒的感覺。換位思考一下,如果讓自己看到從西門出走的大英雄,同樣會無比失望。
    他搓了搓手道:“如果我告訴你們,我認錯門了,你們信嗎?”
    “認錯門了,你堂堂牛頂天,居然會犯這種低級錯誤?你自己認為有可信度嗎!”說話的是倒地的開陰神侯,他聲嘶力竭的道:“陛下,牛頂天要逃,屬下以為,還是先斬下牛頂天的腦袋,省的節外生枝。”
    “更何況,按照約定,他已經輸了!”
    就在開陰神侯喊出這一句的時候,鄭鳴直接飛起一腳,將開陰神侯踢飛,急聲道:“西門東門,都是城門,我現在就喜歡從西門出去,又怎么了?”
    “開門,看我怎么破了赤桑木!”
    守關的士兵,已經換成了一位法身境巔峰的將軍,對于鄭鳴的要求,他當然不敢貿然答應。不過,就在他準備請示的時候,一個聲音在他的耳邊突兀的響起。
    “開城門!”那將軍不再猶豫,大喊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