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03-29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03-29)      完本感言(03-29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59 滅我心頭之怒

  天鶴針三個字剛剛被呼出的時候,那些針芒,就已經籠罩在了鄭鳴的身上。
    這些光電,在這一刻遙遙望去,就好似一頭金色的仙鶴,在展翅高飛。
    鄭鳴能夠感覺到,這些天鶴針上的毀滅氣息,不過面對這些天鶴針,他絲毫沒有后退的念頭,而是直接加,朝著天鶴針迎了上去。
    “找死!”賈韻錚已經是恨極了鄭鳴,此時看到鄭鳴竟然朝著自己的天鶴針沖了過去,眼眸中閃過了一絲冷然,在他看來,此時的鄭鳴,無異于找死!
    他東天伯侯府的天鶴針,又豈是那么容易抵擋的!
    天鶴針展露出絢麗的光芒的瞬間,無數人的眼眸,都已經關注到了東天伯侯府。這其中,自然有厚德殿主和紫雀神皇兩個人。
    作為此時天海關最至尊的兩個人物,他們兩個正在喝茶閑聊,一局棋盤放在兩個人中間,只是落了一個棋子。
    “天鶴針啊,想不到又見到這東西了!”在賈韻錚拿出圓球的瞬間,厚德殿主大為感慨的說道。
    紫雀神皇并沒有吭聲,但是他的眼眸中,卻閃過了一絲淡淡的冷光,很顯然,這位神皇陛下,對于神禁級別的天鶴針,并沒有什么好感。
    “這小子,這不是找死嗎!”那厚德殿主驚叫一聲道,手中一直都在把玩的棋子,直接掉落在了地上。
    作為天下至強者之一,厚德殿主自己不懼天鶴針,但是這個不懼,是在催動防身寶幡的情況下。
    可是現在,鄭鳴竟然擺出來一種兩敗俱傷的勢頭,真是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,如果這天鶴針如此容易抵擋,那么它也不配稱為天下至寶之一。
    至于紫雀神皇,依舊不動如山的坐在那里,但是兩個人的神念,卻已經透過大道神禁,匯聚在了兩個人戰斗的光罩之內。
    一道道天鶴針,籠罩在鄭鳴的身上,就好似給鄭鳴的身體,披上了一層金色的蓑衣。
    遙遙望去,鄭鳴就好似變成了一只展翅高飛的神鶴。可是知道天鶴針厲害的人,卻知道鄭鳴此時絕對不像他表面上那么光鮮。
    天鶴針,無堅不摧,一旦進入人體,就能夠將人體之內所有的一切,全部破壞掉。
    就算是神蓮,也會崩碎!
    賈韻錚有一種仰天大笑的沖動,他覺得實在是太好笑了,這天下,居然有人敢用自己的軀體去接天鶴針。
    當年,紫雀武帝威震天下,在遇到他們東天伯侯府那位老祖施展天鶴針的時候,最后也不得不躲避,甚至還因為中了一根天鶴針,不得不休養了三個月。
    牛頂天,還真是夠牛的,不過這一次,他的牛氣,應該到頂了,硬抗天鶴針,虧他想得出來。
    可是,就在他笑容燦爛的瞬間,鄭鳴的拳頭,已經出現在了他的身前。
    這個拳頭之快,根本就是他想象不到的,也就在這拳頭出現的瞬間,他的身上涌出了一個護罩。
    護罩一如一顆青色的種子,將他整個籠罩在了中間,這青色的種子,完美無瑕,一道道銘文,沒有任何一點人為的痕跡,卻靜靜的接在了一起。
    東天伯侯府護體法訣神種如一!
    在這神種出現的瞬間,鄭鳴的拳頭,已經重重的擊打在了這神種上。神種雖小,卻隱含無窮生之力,更重要的是,這神種,同樣是一個小小的世界。
    一花一世界,一顆種子,同樣是一個世界,它沒有綻放,但是論起守護,比之花朵更強。
    在拳頭落在那神種上的瞬間,鄭鳴就覺得自己遇到的,是一個世界的抵抗,而且這個小小的世界隱含著一種生生不息的法則之力。
    就算是同等級別的攻擊,落在這種子上,也難以給他造成任何的威脅,但是這種子,現在遇到的,是擁有比他強大不知道多少力量的**玄功。
    “嘭!”
    幾乎一個剎那,那種子就在鄭鳴的拳頭之下爆裂開來,賈韻錚的身軀,更是直接倒飛了出去。
    他重重的砸落在堅實的大地之上,一口鮮血,從賈韻錚的口中噴吐而出。雖然那遠在九天之上的星辰,在給他快的灌注著靈氣,但是賈韻錚的神色,依舊蒼白無比。
    不過現在,不是他恢復傷勢的時候,眼下,他的當務之急是需要躲避鄭鳴可能接下來的攻擊,雖然他自己不認為,鄭鳴有攻擊的能力。
    催動自己破損的神海中最后的星力,他想要站起來,但是一只大腳,已經重重的踩了下來。
    這只大腳很大,再加上大腳上傳來了萬鈞力道,就算是賈韻錚擁有著參星境的修為,在這大腳之下,還是直接被重重的踩在了地上。
    他想要抬頭,可是這根本就不可能,那大腳還在持續加力,他聽到了自己骨骼的響聲。
    “牛頂天,住手!”淡淡的聲音,在虛空之中響起,隨著這聲音,就見厚德殿主的身影在虛空之中顯露了出來。
    “嘭!”鄭鳴的腳下落,直接將賈韻錚的頭踩進了堅硬的石板之中,那厚德殿主見鄭鳴根本就不聽自己的要求,只管自顧自的動手,臉色就有些難看。
    不過厚德殿主乃是神禁之中,脾性最好的,所以他沉聲的道:“怎么,你連我的顏面也不給了?”
    “哪里,我已經住手了,剛才用的是腳而已。”鄭鳴一臉無辜的笑著,向厚德殿主解釋道。
    雖然剛才厚德殿主沒有動手,但是那股神禁之力,還是籠罩在了鄭鳴的四周,讓鄭鳴難以溝通天地大道之法。
    **玄功,主要是鍛煉自身,自身強大,無需借助外力。這也讓鄭鳴對神禁沒有太大的顧忌。
    但是神禁畢竟是神禁,鄭鳴雖然得到了**玄功的技能,在力量上,同樣受到了自身境界的限制,所以他在和在神禁碰撞的時候,依舊要躲避。
    “怎敢,您可是神禁級別的無上存在,我可以不管其他人,卻不能不給您老人家面子。”
    “您讓我住手,我就沒動手。”鄭鳴笑吟吟的看著厚德殿主,腳卻朝著賈韻錚的頭重重的踩了一下:“您看好了,俺用的是腳,不是手!”
    厚德殿主一笑,手指著鄭鳴道:“好你個牛頂天,純粹是給我裝糊涂,好吧,住腳吧,賈韻錚乃是參星境的強者,是此戰的主力,大敵當前,且不可內訌,不能讓他死在自己人手中。”
    鄭鳴看著厚德殿主,知道現在誅殺賈韻錚,除非使用自己最強的英雄牌,當即爽朗一笑道:“既然殿主您老人家吩咐,我可以饒他不死,但是這件事情,不能就這么算完了。”
    “要不然,我的心氣不順。”
    “好,我這次絕對不會讓你吃虧,你先將自己的腳收回來。”面對這個厚臉皮的家伙,厚德殿主也是一陣搖頭,在他的感覺之中,這樣的滾刀肉,自己已經有很多長時間沒有遇到過了。
    滾刀肉,這絕對是滾刀肉。
    “牛賊,我和你不死不休!”賈韻錚大吼,整個人騰空而起,就要朝著厚德殿主沖去。
    他不是一個傻子,在被鄭鳴踩在了石板之中,就知道自己絕對不是鄭鳴的對手,所以大喊一聲,保持自己的顏面,然后讓厚德殿主來庇護自己。
    只是,他想的實在是太天真了,就在他喊出這一句的時候,鄭鳴已經大吼一聲道:“竟敢偷襲我,卑鄙!”
    隨著這句話,天下極之中的鄭鳴,再次朝著賈韻錚踢出了一腳,將此人的一條手臂,直接踢成了碎粉。
    厚德殿主在鄭鳴出手的瞬間,已經出現在了賈韻錚的身邊,一道土黃色的光芒,罩住了賈韻錚。
    “賈韻錚,你想死不成?”厚德殿主厲聲喝斥道,顯然,對于賈韻錚這種沒事找事的舉止很是不爽。
    賈韻錚此時整個軀體七零八落,可以說無比的委屈,厚德殿主這么一句劈頭蓋臉的訓斥,簡直是變本加厲的把他的眼淚催了出來,思忖片刻,賈韻錚還是忍著淚水道:“殿主,您要為我作主。”
    “殿主,您可得為我作主啊,您看,他不但打了我一記天鶴針,而且還在我放了他之后,照樣對我大打出手!”鄭鳴同樣一副委屈萬狀的模樣。
    厚德殿主有點想要瘋了,他看著鄭鳴的模樣,哪里會不明白天鶴針并沒有傷到他?
    對于鄭鳴的皮糙肉厚,他現在是真的佩服了,這人是什么情況,竟然皮厚到不懼天鶴針。
    自己要是想要殺他,恐怕也很難。
    “好了,我看,這件事情,到此結束,你們兩個各自回去,可好?”厚德殿主實在是被這件事情給糾纏怕了,他朝著鄭鳴和賈韻錚掃了一眼道。
    賈韻錚有意見,卻不敢說,現在他的性命都是厚德殿主救的,如果有些許忤逆,那就是惹怒厚德殿主。
    別說是他了,就算是東天伯侯,也不敢惹怒厚德殿主。
    “殿主,我不能答應,我這次過來,是給我兄弟討回公道的,讓我就這么回去,哼,不可能!”鄭鳴一擺手,絲毫沒有商量的余地。
    “姓牛的,你不要欺人太甚!”賈韻錚的臉,此時正在快的恢復,可是就算再好的刀傷藥,也難以將他那些疤痕密布的臉,恢復到原來的模樣。
    所以,聽到鄭鳴居然得寸進尺,當即氣得七竅生煙,怒斥一聲道。
    但是鄭鳴卻沒有看他一眼,而是朝著厚德殿主道:“殿主你既然來了,就應該知道這是一件什么事情,這件事情,如果不給我一個交代,不行!”
    說話間,鄭鳴一揮手,那些伏在他身上的天鶴針,就好似萬流歸海一般,全部被他抓在了手中。
    本書最快更新網站請百度搜索:,或者直接訪問網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