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04-02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04-02)      完本感言(04-02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57 砸天機閣

?
    天機閣在紫雀神朝,無疑是一個龐大的存在,它的觸角遍布整個天下,整個紫雀神朝之中,幾乎沒有天機閣不知道的消息。
    當然,天機閣做生意也是霸氣十足,你可以不滿意他出的價格,但是還必須按照他的價格執行。
    而大多數人,在面對這種情況的時候,除了咬著牙將這口氣咽下去,沒有第二個辦法。
    因為,天機閣他們招惹不起。
    千百年來,不是沒有人在天機閣砸過場子,只是那些砸場子的人,最終都付出了讓他們連后悔都來不及的代價,因此,慢慢的,來天機閣砸場子的人也就少了。
    今日,天機閣天海關的大掌柜親自坐鎮中堂,看著來來往往的客流,心里有一種說不出的滿足感。
    雖然天海關大戰勝負不知,但是那是神皇陛下和各位大人擔心的事情,他一個天機閣大掌柜,擔憂不了那個。
    而天海關的大戰,讓他的生意,一下子好了十成,相信用不了多久,他就能得到上面豐厚的獎勵。
    最好是回到總閣,成為一名實權長老,如此一來,自己也不用再在天海關擔驚受怕了。
    就在他暢想著美好的未來之時,萬萬沒想到,耳邊竟然響起了一聲猶如雷霆般的喝聲。
    聽到這喝聲,他第一個反應,就是找人將這個膽敢來他們天機閣鬧事的人抓起來。
    如果他在這個時候,不維護天機閣的權威,那么他天機閣大掌柜的位置,就極有可能被撤掉。
    天海關的大掌柜,可是和神都天機閣的大掌柜一個級別。像呂胖子那種慕水城的大掌柜,和他差的是十萬八千里,他下面一個小掌柜,都比呂胖子的級別高。
    但是,當他仔細的聽了兩句之后,他的面容頓時露出了苦澀,牛頂天,他大爺的,這個家伙可不好得罪啊!
    盡管腳步匆匆的隨著人流往外走,但是心里卻是底氣不足,難受至極,面對這個根本不按常理出牌的牛頂天牛大爺,他還是努力讓自己笑成一朵雞冠花,馬不停蹄的迎了上去。
    “拜見牛大人!”天機閣的大掌柜看到鄭鳴現在那標識性的紅臉,恭敬的道。
    鄭鳴背手站在那里,鼻子里冷冷的哼了一聲道:“你就是這天機閣的大掌柜?”
    “小的正是。”作為天機閣在天海關之中的主事者,這位大掌柜就算是面對神侯,也沒有如此畏懼。
    而神侯找到天機閣,基本上都是需要天機閣的幫助,所以在面對這位大掌柜的時候,也是客氣有加。
    現在這種被質問的待遇,這位大掌柜,已經有一些時候,沒有遇到過了。
    只是,心里再怎么腹誹,也萬萬不敢將怨言表現出來,此時,他面對的可是牛頂天,一言不合,就要痛下殺手的主兒。
    “我這朋友認識嗎?”鄭鳴手指著聶務生,朝著天機閣的大掌柜問道。
    作為天機閣的大掌柜,呂洺辛可是一個法身境的高手,他認識的人太多了,只是,并不包括像聶務生這等,剛剛達到化蓮境的小人物。
    不過,當他看到聶務生的時候,眼眸中閃過了一絲驚慌,不過這一絲驚慌來的快去的也快,瞬間就被他掩飾在了自己的平靜之中。
    “回稟牛大人,小人不認識。”
    “哦,不認識啊,那我給你介紹一下,他叫聶務生,我的兄弟,你明白了嗎?”鄭鳴將聶務生拉到自己的眼前,鄭重無比的說道。
    聶務生就覺得自己的腿在飄,雖然在之前,鄭鳴已經說自己是他的朋友,但是現在,名滿天下,連神皇的臉面都不給的人物,說自己是他的兄弟,這怎不讓他激動萬分。
    “原來是聶先生,以后,只要聶先生來我天機閣辦事,我一定給聶先生半價優惠。”呂洺辛朝著聶務生滿是善意的抱拳,一副認識您很高興的模樣。
    聶務生迅速擺手,他雖然見過不少世面,但是呂洺辛的地位畢竟在這里擺著。
    天機閣的大掌柜,特別是天海關這里的大掌柜,那可是了不得的人物。
    “我兄弟在你這里被人下了殺手,你給我一個交代。”鄭鳴看聶務生要客氣,毫不客氣的阻止了他的舉動,冷冰冰的朝著呂洺辛說道。
    呂洺辛早就做好了準備,他一搓手道:“牛大人,我這里來來往往,一天下來就這么多的人,真是留意不到。”
    “不過牛大人您既然說了,我必定會全力追查,盡可能在最短的時間內,弄清楚究竟是誰狗膽包天,竟敢對您的朋友動手。”
    這句話,呂洺辛說的慷慨激昂,一副很是為鄭鳴考慮的樣子。再加上他本身就長了一副急公好義的臉,讓人看到他,莫名的就多出一絲信任。
    可惜,他這影帝級的演技,在鄭鳴的眼里屁都不算,這呂洺辛的表態雖然可嘉,鄭鳴卻根本就不買賬,自顧自的說道:“有人暗傷我的朋友,就是打我的臉。”
    “你知道,我這個人,脾氣不好,既然你天機閣連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都不知道,又何必存在!”
    何必存在,讓呂洺辛的心一下子揪了起來。
    他知道牛頂天親自過來,這件事情絕對不能善了,所以一上來,就準備拖延。
    拖到牛頂天去破赤桑木,這件事情,也就不了了之,沒想到,這個家伙卻率性而為,根本就不理會自己的解釋。
    留你何用!
    “牛大人,我天機閣對您一向敬重,但是有一點我也得說清楚了,那就是誰若是拿天機閣當軟柿子捏,那就錯了,我天機閣乃是武帝陛下親手組建,乃是為了神朝而戰的!”
    呂洺辛這番話,說的大義凜然,一副為了神朝,不惜一死的模樣。現在,他不惜將武帝都給抬了出來,雖然武帝已經不知去向很多年,但是紫雀武帝的名號,卻是一直都威震天下。
    就算神禁級別的武者,都不敢說自己無懼武帝。
    只是,迎接他的,卻是一個大大的巴掌,在這破碎虛空的巴掌之下,呂洺辛想要躲避,卻感覺這巴掌打出的瞬間,力量就已經將自己四周的虛空給封住了。
    在這大大的巴掌下,呂洺辛整個人,直接飛了出去。
    他的臉,就好似被摔在地上的瓷器,生出了一道道的裂痕,看上去有一種陰森恐怖的感覺。
    “天機閣很牛嗎?今天不給我一個交代,老子踏平天機閣。”說話間,鄭鳴一拍自己的儲物手鐲,金蛟剪直接沖了出來,兩道金光之下,直接將天機閣的牌匾剪成了兩段。
    “十個呼吸之間,你給我說出傷害我兄弟的人,不然,整個天機閣的人,就沒有存在的必要了!”
    呂洺辛看著已經變成了兩段的天機閣牌匾,雙目發赤,這天機閣的牌匾,就是天機閣的臉面。
    現在,眾目睽睽之下,居然被人弄成了這般模樣,那以后,天機閣還如何立足于人前?他呂洺辛作為天海關的天機閣大掌柜,又該如何向上面交代?
    “牛頂天,你知不知道你這樣,就是和整個天機閣作對?”呂洺辛瘋狂的大吼,聲音中充斥著瘋狂。
    鄭鳴淡淡的道:“天機閣號稱無所不知,我兄弟在你天機閣的地盤內,被摘取了體內神蓮,你作為天機閣大掌柜,居然一問三不知,你這是何意?我看,你這就是對我的挑釁。”
    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當這件事情,是你天機閣干的。今日,天機閣內,所有的人,統統都要死!”
    說話間,鄭鳴朝著那金蛟剪一指,已經越發和鄭鳴心神相合的金蛟剪,直接化成了兩道金光,朝著那些圍攏上來的天機閣的武者沖了過去。
    金蛟剪鋒利無匹,就算是參星境的巨擘,在面對金蛟剪的時候,也要躲避金蛟剪的鋒芒,更不要說現在,這些護衛大多數,只是化蓮境的修為。
    也就是一個剎那,數十人直接被金蛟剪斬成了兩段,金蛟剪橫空,一個個刻畫著銘文的陣法,被直接摧毀,富麗堂皇的天機閣,更是快速的崩潰。
    呂洺辛萬萬沒想到,這個狗娘養的牛頂天果真蠻橫,一言不合就立馬動手,他的雙手,不由自主的顫抖,心里更是充滿了恐懼。
    當一個人發現自己指為倚仗的東西,在別人的面前,竟然沒有絲毫作用的時候,這個人就特別容易崩潰。
    呂洺辛現在,就有點崩潰了,他知道,無論如何,他不能讓天機閣成為一片廢墟。
    那樣的話,就意味著他在天機閣徹底的完蛋了!
    “快向大將軍府王稟告,快向神皇陛下求援,快向總閣的諸位長老求援!”呂洺辛馬不停蹄的安排道,再也無法保持先前的淡定了。
    “大掌柜,大將軍王府說,他們的軍隊現在正在預防水族,三個時辰之后才能到。”
    “至于神皇陛下那里,我們聯系不上,而總閣那邊,讓我們自己處理。”
    一個看上去十分精明的中年人,無比焦慮的道:“總閣要求我們,不可以和牛頂天硬碰硬。”
    總閣的態度顯而易見,一時間,讓呂洺辛有一種想要撞墻的沖動。
    他明白這個時候,總號究竟是什么意思,因此,猶豫了一下,他大聲的道:“閣下,這件事情,和我們天機閣無關,出手的是東天伯侯賈府的人!”
    東天伯侯府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