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04-01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04-01)      完本感言(04-01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55 八九有缺

  
    “我牛頂天乃是堂堂男兒,之所以接下赤桑木這個難題,完全都是為國為民所計,又豈是你所說的懷有私心?”
    “你一個小女子,又怎能理解得了我這鐵血男兒的碧血丹心!”
    說完最后一句,鄭鳴差點以為自己就是那單刀赴會的關二哥,雖然沒有那一尺多長的長須,卻也是紅臉膛的漢子。
    白云京聽了鄭鳴的解釋,嘴角上揚,臉上全是忍俊不禁的神情,但是一旁的白云飄卻是愣怔片刻,便毫無顧忌的哈哈大笑起來。
    看鄭鳴一本正經的神情,就好像一個水性揚花的女人,恬不知恥的給自己弄了一塊貞節牌坊一般,以致于笑的喘不過氣來,一邊夸張的揉著自己的肚子,一邊笑的前仰后合。
    “你覺得很好笑嗎?”鄭鳴見多了白云飄的虛張聲勢,裝作生氣的問道。
    白云飄好不容易平靜了,毫不留情的挖苦道:“好一個碧血丹心!你在我跟前可以這么說,在外人跟前可千萬別這么胡說八道,現在,整個天海關之中,誰不知道你是一個貪戀女色的花心大蘿卜!”
    “為了神皇陛下許下的女人,你連命都肯不要,竟然要去破赤桑木,還在這里冠冕堂皇的說什么碧血丹心,我……你可千萬別跟人說,你認識我!”
    鄭鳴看著張牙舞爪的白云飄,心中突然一動,他沉聲的道:“你說,整個天海關都知道我要去破赤桑木?”
    “不不不,不是整個天海關,應該說是整個紫雀神朝,你恐怕不知道,你已經成了好多多情女子的夢中情人了。”一跺腳的白云飄,朝著白云京大聲的道:“走,我們回家,不理這個讓人賣了,還幫人數錢的傻蛋!”
    白云飄說話間,拉住還想要和鄭鳴說什么的白云京,快速的跑了出去,根本就不給鄭鳴送客的機會。
    來去如風的白云飄,是真正的朋友。鄭鳴心中感慨之余,又想到了他要破赤桑木的事情。
    雖然這件事情他沒有向紫雀神皇說要保密,但是作為紫雀神朝的君主,紫雀神皇不會不明白,破赤桑木關系到整場大戰,怎么能到處宣揚呢?
    看來,目前這種情況,應該是有人故意設計的。
    誰做的,鄭鳴猜也能夠猜得出來,他沉吟了瞬間,并沒有立即去找麻煩,而是點開了一張袁洪的英雄牌。
    這袁洪的英雄牌使用之后,鄭鳴就覺得自己的修為,好似提升了不少,在天地之中,一條大道,和自己無比的親近。
    從這個感覺中,鄭鳴知道自己的修為,比之袁洪,還是有著一段不小的差距。
    不過當他運轉袁洪體內八九玄功的瞬間,鄭鳴的眼眸卻突然生出了一絲詫異。
    袁洪的技能之中,有八九玄功,這是鄭鳴抽取到袁洪英雄牌之后,就已經知道的。
    而且在鄭鳴的感覺之中,袁洪的八九玄功水平,和楊戩的八九玄功水平,并沒有太大的出入。
    也就是說,兩個人,同樣都處在八九玄功第六層的地步,渾身一如鋼鐵,普通的刀斧法寶難傷。而且玄功運轉之間,更能夠變幻各種形體。
    可是,當這一次將袁洪的八九玄功運轉的瞬間,鄭鳴卻生出了一絲詫異,因為袁洪的八九玄功和楊戩的八九玄功在大部分內容上都是一樣的。
    唯有最后的變化,卻存在著一定的差異。
    這種差異,按照鄭鳴的感覺,他分不出來究竟哪一個好,哪一個壞,可是這種差距,卻讓兩個人的八九玄功,走上了不同的道路。
    這是一個什么情況?
    運轉八九玄功,鄭鳴慢慢的體悟這兩者之間八九玄功的差異,足足過了好大一會兒,鄭鳴才感應到了這種差距是什么。
    如果說楊戩的八九玄功重防御,不動如山的話,那么袁洪在這方面,則重進攻,輕巧快速。
    心中默念著八九玄功的口訣,鄭鳴的眼眸中,不斷的閃爍出一絲絲的光芒,到了最后,他也不再理會其他,直接拿出了得自金蓮大圣的石橋坐在了上面。
    半刻鐘之后,鄭鳴豁然睜開了眼眸,他已經明白了一些什么。也就在此時,他體內的真元,開始流向一些他從來都沒有接觸過的經脈。
    在這緩緩的流動之中,鄭鳴體內的金光,開始生出了一絲的淡紫色,這種淡紫色和金光相比,實在是差了太多,所以在看向鄭鳴體外金光的時候,不少人第一個感覺,還是鄭鳴此時身體金黃,沒有雜色。
    在金光愈來愈亮的時候,鄭鳴點開了第二張袁洪的英雄牌,第三張袁洪的英雄牌……
    也就是兩個時辰的功夫,所有的袁洪的英雄牌,都已經讓鄭鳴使用殆盡,也就在這一時候,那本來只是淡淡的紫色光芒,變得耀眼了起來。
    雖然這紫光,最終還是無法和金光爭輝,但是它在金光之下,卻已經不再落于下風,最重要的是,紫金兩種光芒的匯聚,讓鄭鳴的力量,足足提升了三倍。
    三倍,這對于鄭鳴這種級別的武者來說,真的不是一個小數字。
    當最后一絲紫金色的光芒沒入體內的時候,鄭鳴整個人變得更加的平凡,他就好似這座院落的一部分。
    “八九有缺,最少還要缺少一種功法的變化,如果能夠將八九玄功三種功法補齊,那么在煉體上,絕對是一種至尊無上的法門。”
    自語之中的鄭鳴,看了看自己心頭的聲望值,搖了搖頭,雖然他已經猜到了那剩下一種八九玄功,究竟落入了什么人的手中,但是想要抽到那個人,卻太難了。
    而想誰是誰,他的聲望值不夠!
    八九玄功,內涵玄奧無數,在將袁洪的八九玄功和楊戩的八九玄功進行印證之后,鄭鳴從中所得,是越發的多了幾分。
    以至于鄭鳴隱隱約約有一種感覺,那就是八九玄功就算是聚集不齊五種靈火,好像也能夠晉級。
    只不過這種晉級,自己還差了一點什么。
    石橋天生地長,盤坐其上,心神自然通明,參悟八九玄奧的鄭鳴,頭頂慢慢的出現了一片云氣。
    這云氣匯聚,形成了一個模糊的身影,雖然看不清楚這身影的面貌,但是鄭鳴有一種感覺,只要他催動這身影,就可以發揮出不弱于自己本體的戰力。
    “嗯,怎么有人過來!”緩緩睜開眼眸的鄭鳴,臉上有些不悅,他修煉的時候,最忌諱的就是有人在這個節骨眼兒上,打擾自己。
    要知道參悟這東西,很多時候,都是靈光一閃,而在心頭空靈的時候被打斷,就讓人很不爽。
    鄭鳴一收自己坐下的石橋,然后兀自站了起來。也就在這個瞬間,他的臉色就是一變。
    那本來要進入這個府邸的男子,竟然被七八個修為達到了生神級別的男子圍攻。
    也就是一個剎那,那沖向自己府邸的男子,就被這些圍攻的人打倒在了地上。
    就在鄭鳴出現的瞬間,一個圍攻者已經揮動手掌,朝著那倒地男子的頭頂印了下去。
    通體變成金色的手掌,充斥著威猛的罡氣,這一掌一旦落下,那么報信的男子必定是死路一條。
    報信男子的眼眸中,已經滿是絕望!別說他現在身受重傷,就算沒有受傷的時候,也接不下如此剛猛的掌力。
    他想要張嘴大喊,他知道,只有將那個準備求助的無上存在喊出來,他才能夠活命。
    但是洶涌的壓力,從四面八方而來,根本就不給他大吼的機會,甚至他的嘴唇,根本就張不開。
    完了!
    男子閉上了眼睛,雖然他自忖自己不是一個貪生怕死之人,但是面對死亡的來臨,求生的本能還是讓他想掙扎一下。
    無奈此時,他唯一能做的,只有閉目等待,等待那能夠結束他性命的一掌,重重的擊打在自己的身體上,只是,在他默默的等待之中,卻覺得死亡,實在是有點太漫長了。
    等待死亡啊!
    “你是誰?”三個字,在男子的耳邊響起,這讓男子愣了一下,他是誰,這些追殺他的人根本就沒有問過,因為他們在他一出現的時候,就二話不說,痛下殺手了。
    莫非,他們現在又改變了主意?男子的神色變換之間,最終所有的猶豫,都變成了堅定。
    就在他睜開眼眸的時候,他看到了一個火紅的臉膛,這是一個讓他有些睜不開眼睛的臉膛。
    在看到這火紅臉膛的瞬間,男子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異樣的神彩,因為在這一刻,他很快就想到了這個人是誰。
    他迅速扭頭,朝著那些追殺他的人看去,就見那些人,依舊保持著各自的動作,那個朝著他頭頂揮掌的男子,依舊在揮掌,甚至連臉上的猙獰之色,都沒有絲毫的改變。
    但是男子卻知道,這其中有變化,最大的變化就是,這些人個個都動彈不得。
    “您是牛頂天大人嗎?我是聶務生的朋友!”
    聶務生,鄭鳴愣了一下,隨即想到了那個前幾天隨著自己走進天海關的男子。
    因為在他和同伴的爭論之中,唯有他給自己說好話,所以鄭鳴就帶著他走進了天海關。
    而隨著自己掌扇二皇子之后,他就告辭離開了。鄭鳴也就沒再理會他的事情。
    卻沒有想到,這個闖進來的男子,竟然是聶務生的朋友。
    “呃,聶務生怎么樣?”鄭鳴心中念頭閃動,已經有些明了,但是他聲音,卻平靜無比。
    “大人,聶務生他……他的腿被人打斷了,而且他的神蓮,也……也被人用秘法摘取,活不過兩天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