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04-01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04-01)      完本感言(04-01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54 蚩狄

  
    面對行禮的李秋水,鄭鳴的心中升起了一絲小小的失望,雖然此時的李秋水和真人無二,但是實際上,這李秋水和真人,還有著巨大的差距。
    比如,她現在的思想,已經出現了巨大的改變,她只知道服從鄭鳴這個主人。
    而時間一到,這位李秋水,就會消失。
    “去幫我到別院之外,取一壺酒來。”鄭鳴沉吟了一下,決定讓這位戰斗力太弱的李秋水,去幫自己做一件力所能及的事情。
    李秋水答應一聲,飄然而去。
    也就一轉眼的功夫,李秋水就將酒取來了,不但取來,還帶著兩個酒杯,十分溫順的幫著鄭鳴斟酒。
    喝著李秋水倒的酒,鄭鳴感覺很是不錯,而此時他的心中,想的最多的,卻是當自己聲望值夠的時候,遇到對手也不用自己動手,直接甩牌。
    三清帶接引,好似很爽啊!
    一想到這些,鄭鳴就無法忍受心中的躁動,他想要抽取一張高等的英雄牌,幫著自己戰斗。
    仙俠牌,來一張長眉道人再說!
    十萬聲望值抽取一張,百倍的價格,真是讓鄭鳴心疼不已,但是想想甩牌的快感,鄭鳴的心中就升起了一絲期待。
    仙俠牌的人物,當屬下很不錯,而且有這些仙俠牌的屬下在手,自己就不用凡事都要事必躬親了。
    抽一張,一定要抽到一張。
    喵喵的,空無一物,翻開青色的仙俠牌,看著上面一個人物都沒有,鄭鳴忍不住嘆息。
    想誰是誰?
    別想了,十萬聲望值才抽一次,要用想誰是誰的話,仙俠牌該是一個何等巨大的數字,看來這聲望值,還是到了要用的時候,才發現太少啊!
    一時間,鄭鳴心中對于聲望值的迫切,更多了幾分。
    封神牌,嗚,還是沒有,很正常,這封神牌萬分之一的幾率,怎么可能讓自己抽到。
    至于洪荒牌,鄭鳴更是不抱希望,但是作為自己決定抽取的最后一張牌,鄭鳴還是決定將自己的決定進行下去。
    不能半途而廢!
    嗚嗚,好像有人!當將英雄牌翻開的剎那,鄭鳴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,他怎么也沒有想到,這一次自己抽取十萬分之一幾率的洪荒牌,竟然抽到了東西。
    有沒有搞錯了,我抽取的,可是洪荒牌啊!
    一個個念頭閃動之間,鄭鳴的目光落在了那張英雄牌上,他現在很是迫切的想要知道,這一次出現在他手中的洪荒牌,究竟是哪一個。
    如果是太上道祖,那會是什么情況?莫非會出現他們空有境界,卻沒有力量的情況。
    神識朝著英雄牌看去,鄭鳴發現,這一次并沒有出現他所擔心的情況,因為這一次,鄭鳴并沒有抽取到太上道祖級別的存在。
    這是一個壯漢!
    在看到自己手中英雄牌摸樣的剎那,鄭鳴已經做出了判斷,雖然很多時候,不同的人對于壯漢這兩個字的評判并不一樣,但是鄭鳴相信,如果看到這張英雄牌,他們一定會一致認為,這就是一個壯漢。
    身高八尺,腰圍也是八尺的漢子,不是壯漢,又是什么!雖然隔著英雄牌,但是光看牌上人的身型,就給人一種胳膊上也能跑馬的感覺。
    “蚩狄!”
    看到這兩個字,鄭鳴有點發懵,這位蚩狄是誰啊,洪荒高人之中,好像沒有一個叫蚩狄的,難道說,自己遇到了一個不知名的小人物不成?
    果真如此的話,那可就牙疼了,畢竟洪荒時代,包含太久,他可以是睜開眼睛就是天明,閉上眼睛就是天黑的燭龍,同樣也可能是一個無名小輩。
    迅速將注意力落在英雄牌技能上面,就見上面赫然寫道:九黎圣血,盤魔圣體,大魔屠神刀,元神不滅。
    四種技能,每一種,都給人一種高大上的感覺。看著這位蚩狄的模樣,鄭鳴的心就是一動。
    他突然想到,這位英雄的來歷,極有可能是蚩尤他弟啊,這家伙說不定就是蚩尤他弟。
    幾乎和記載之中的蚩尤,擁有著相同的技能,這不是蚩尤他弟,又會是誰呢?
    鄭鳴想到蚩尤,心里不免有些向往,雖然按照他了解的那些記載,好似蚩尤他弟銅筋鐵骨,刀劍不傷,但是他弟這兩個字,已經決定了他比不過蚩尤。
    老子抽取英雄牌,你給我出個蚩尤就是了,怎么還出了一個蚩尤他弟。
    想要疊加,但是想到疊加這一張英雄牌所要付出的代價,鄭鳴還是將這個心思扔到了一邊。
    不過這張牌究竟是什么力量級別,讓鄭鳴心動不已,他有一種現在就驅使一下蚩尤他弟的沖動。
    雖然不是魔神蚩尤,但是作為蚩尤八十一個兄弟中的一個,蚩尤他弟,不對,應該是蚩狄,應該也有點本事吧。
    “牛頂天,故人來訪。”一聲清喝,陡然從外面傳了過來,聽到這聲喝的鄭鳴快速的將英雄牌系統一收,神識朝著外面掃了過去。
    當他看到走過來的人,臉上露出了笑意,從床榻上站起來的鄭鳴,笑吟吟的朝著來人迎了上去。
    “真是沒想到,在這里,竟然遇到你們兩個,哈哈,真事人生何處不相逢啊!”
    面對鄭鳴的笑臉,來人之中的一個,并不是太領情,而是寒著臉看著鄭鳴!
    “牛頂天,我一直覺得,你這人雖然缺點不少,但是至少還算一條好漢,沒想到你竟會為了一個美人,連自己的性命都不顧了,真是讓人失望。”白云飄鼓著兩只大大的眼睛,就好似一只生氣的蛤蟆,很是可愛!
    此時的她,兩手掐腰,撅著小嘴,一副要和鄭鳴理論一番的架勢。
    對于白云飄這種表現,鄭鳴甚至感受到了一絲溫暖,當下伸過手去,愛憐的在白云飄的頭頂揉了一下,將她梳的亂哄哄的頭發捋順了,笑瞇瞇的道:“你這個小模樣兒,簡直和一頭興師問罪的小老虎沒什么兩樣!”
    “你……你真是不知好人心!”白云飄發急,面紅耳赤之下,眼眶突然間紅了。
    鄭鳴呵呵一笑道:“你的好意,我怎會不明白?好了,別生氣了,坐下咱們好好聊聊。”
    “這座府邸還算不錯,不但有傭人,還有不錯的美酒呢。”
    白云飄聽鄭鳴這么一說,目光突然落在了李秋水的身上,雖然此時的李秋水,在武技上和白云飄有著不小的差距,但是在容顏上,卻是能夠直接碾壓。
    “是啊,還有這么漂亮的一個大美人,可以讓牛大官人你肆意憐愛!”
    說完這些,白云飄覺得自己差點要被心里的那種嫉妒刺激的哭了。
    李秋水在白云飄他們進來之后,就好似一個影子,不言不動的站在自己的位置上,此時,聽到白云飄說肆意憐愛的話,她就輕輕的行禮道:“多謝姑娘夸獎。”
    這一禮,就好似弱柳從風,給人無盡的遐想。雖然鄭鳴知道,這李秋水就是從英雄牌之中出來的,卻也不由得心神一震。
    至于站在一邊的白云京,他在大多數的時候,都是一個端正的好孩子,但是隨著李秋水的動作,一時間竟然面紅耳赤。
    這李秋水明眸如水,淡雅如仙,可是行動之中,又有一種無比動人心弦的風韻。
    “好了,你退下吧!”鄭鳴可不愿意讓李秋水和白云飄爭論起來,到時候他可沒有辦法解釋李秋水的來歷。
    李秋水裊裊娜娜而去,一如洛神臨水一般,只是鄭鳴的眼眸中,卻生出了一絲凝重。從剛剛李秋水的動作上,她在自己沒有做出指示的時候,竟然能夠自己應對。
    而且,行為舉止和一個真正的人,沒有任何的差別。
    這英雄牌產生的武俠級別人物,就是這樣,如果產生的人物是封神甚至是洪荒級別,他們是不是有著自己掌控不了的智慧呢?
    “醒醒,等一會我走了,你愛怎么看就怎么看!”白云飄的小手,在鄭鳴的眼前拼命的晃動,而她看向兄長的目光,更是充滿了憤怒。
    “沒有想到,世間竟然有如此美的女子。”白云京感慨了一句,好像又覺得自己這句話,有點不是太合適,趕忙解釋道:“只是一時感慨,牛兄勿怪。”
    “沒事,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嘛!”鄭鳴一擺手,給白云京拽了一句。可惜的是,此時的白云京,根本就沒有心思聽這個,他的心思,還在那李秋水的身上。
    “牛頂天,那赤桑木連神皇他們都沒有辦法,你真的能夠破去?我可告訴你,吹牛固然很爽,但是那也得分清輕重。有些事情,不能靠吹牛來解決的!”
    白云飄雖然惱火于哥哥和鄭鳴的貪戀女色,但是最終還是想著以大事為重,認真的對鄭鳴勸告道。
    她這一次過來,就是想警告一下這個牛頂天,不要去巨木那里送死。
    “我沒有吹牛,赤桑木雖然不錯,但是要破它,也不是什么特別難的事情。”
    鄭鳴此時,想的是他破開赤桑木,會得到多少金色的聲望值。他現在對于金色的聲望值,可是很有一種迫切。
    “你簡直就是因為一個女人昏了頭,我可告訴你,惠妃娘娘當年雖然是第二美人,但是二皇子都已經有了孩子,你還……”白云飄的話還沒有說完,就被白玉京給攔了下來。
    不攔不行,雖然是三個人在這里說話,但是作為神禁級別的無上存在,天知道那位神皇陛下還有什么樣的神通,這個時候說他壞話,可是很危險的。
    一直被白云飄說為了一個女人,這讓鄭鳴的臉上有些掛不住,他決定把這個小女子的錯誤糾正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