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04-08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04-08)      完本感言(04-08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53 袁洪


    你我無能為力,但是有人可以治他!這番話,開陰神侯說的鄭重無比,他說完這句話,目光就落在了在場所有人的身上。
    在場的人,都覺得四周的溫度,一下子下降了十倍,他們都是一些聰明人,自然明白開陰神侯想要干什么。
    一時間,有人就準備反對,雖然他們和牛頂天之間,有著深仇大恨,但是他們同樣不愿意,為了一個牛頂天,就讓自己墜落,那樣的話,代價實在是太大了。
    二皇子的眼眸,同樣瞇了起來,他同樣不希望這樣的事情生,他還要登上皇位,怎么能成為一個神朝的叛逆呢?
    “皇子殿下,所謂敵人的敵人,就是朋友,咱們不妨借那些人的手,除去牛頂天,只有牛頂天死了,他加在咱們身上的恥辱,才會消失。”
    開陰神侯說到此處,話語中帶著一絲笑意的道:“更何況,一些事情,并不用咱們親自出面,我聽說天海城的士兵,都有開賭的習慣。”
    “這十天之約,可是一個大大的賭料。”
    二皇子點頭,他看著陰笑不已的開陰神侯,覺得此人心機深沉,心狠手辣,日后一旦自己登上皇位,萬萬不可留。
    天海關很大,人更多,人多的地方,自然會有各種糾紛和消息,但是有一個消息,卻一如旋風一般,直接席卷了整個天海關。
    “聽說了嗎,牛頂天將大將軍王的府邸都給占了!”
    “奶奶的,虧我還覺得牛頂天是一員好漢,他……他竟然敢占大將軍王的府邸,老子和他拼了。”
    “對,大將軍王他老人家,豈能被一個小輩侮辱,我們一定要為大將軍王討回公道。”
    “你們都別急,是大將軍王故意讓出去的,因為牛頂天說,他可以十天之內,破了赤桑木。”
    對于天海關的士兵而言,他們現在面對的最大威脅,就是赤桑木,如果能夠破開赤桑木,對他們而言,就是最大的慶幸。
    三擊,整個天海關,只能夠抵擋赤桑木三擊。
    如果破不了赤桑木,他們這些人,基本上都是死路一條,而大多數人,都將破開赤桑木的希望,放在了諸位神禁存在的身上。
    可是,隨著赤桑木的慢慢臨近,他們感到的壓力,也越來越大。
    “神皇陛下許給牛頂天兩個神侯的頭顱,還有一個最受寵的妃子,嘖嘖,聽說這個妃子,可是天下第二的美人呢。”
    “為何牛頂天不要第一美人?”
    “你傻啊,第一美人是拈花神宮的李宮主,你覺得牛頂天想要,他能得到嗎?”
    “也是,十天之內,牛頂天真的能夠破開赤桑木嗎?要是他破不了,豈不是白白耽誤時間嗎?”
    “我聽說,牛頂天很有把握,要不然的話,也不會拿著自己的腦袋,和神皇陛下打賭!”
    議論紛紛的傳言,一如潮水,瞬間鋪滿了整個天海關,更有一種蔓延到神都的地步。
    大將軍王薛萬道作為整個天海關的掌控者,自然是第一時間就聽到了這個消息,震驚之余,自然是第一時間將這個消息向紫雀神皇進行回稟。
    紫雀神皇神色淡然,對于薛萬道的稟報,并沒有任何的驚異之處,顯然這位至尊的陛下,同樣有著自己的消息渠道。
    “陛下,破赤桑木事關重大,現在事情被人如此快傳播的沸沸揚揚,這其中,一定有人泄露秘密。”薛萬道的眼眸中,閃爍著一絲怒意。
    對于牛頂天能不能破了赤桑木,他心里沒有把握,但是能夠表現出僅次于神禁的存在,這牛頂天絕對有非同一般的手段,現在他能夠說出,只要破不了赤桑木,就拿自己的腦袋說事的話來,那么他最少有五成的把握。
    在薛萬道看來,這五成,很多時候,已經不少了。
    如果是兩軍交戰,五成勝利的把握,足以讓薛萬道將自己手中的軍兵全部投入進去。
    他對于這件事情,可以說極為關注,自然在聽到泄密的消息之后,也是無比的憤怒。
    在鄭鳴離去之后,紫雀神皇可是下了封口的命令,而參加商議的神侯,更是整個紫雀神朝的上位者,他們對于這次商議事情的重要性,不可能不知道。
    “查一下是誰在泄密,對于泄密者,一旦抓到,誅滅九族!”紫雀神皇輕輕的扭過頭,聲音平淡。
    這種處理的手段,不可謂不嚴厲,但是作為大將軍王,薛萬道卻能夠感到,這之中,紫雀神皇高高舉起,輕輕放下的意思。
    傳播的消息如此之廣,現在從哪里還能夠尋得到源頭?更何況,那些源頭,恐怕早已經被滅口了。
    如果紫雀神皇重視此事,那么就應該有應對之策,或者直接把懷疑的對象進行滅殺。
    薛萬道想要繼續說下去,但是從紫雀神皇的眼眸中,他看到了一絲前所未有的嚴肅。
    這種嚴肅,薛萬道已經不知道多久沒有遇到了,面對這種嚴肅,他的心中,差不多已經明白了紫雀神皇的打算。
    不想追究!
    一個念頭之間,薛萬道想到了很多,他也有點明白紫雀神皇為什么這般的選擇,最終他朝著紫雀神皇重重的行了一禮,而后轉身離去。
    “赤桑木無憂!”五個字,就在薛萬道準備離開的時候,從紫雀神皇的口中吐了出來。
    這五個字,沒有天地波動,四周侍立的侍衛,都根本沒有聽到任何的聲音。
    薛萬道愣了瞬間,眼眸中閃過了一絲精光,隨即他大踏步的離去。
    對于外面的風雨,鄭鳴并不知道,也不在意,此時他表面上雖然在聽歌舞,但是實際上卻在糾結。
    之所以如此,最主要的原因,是因為他現在心頭的一張英雄牌,實在是讓他感到難受。
    袁洪,梅山七圣之中的袁洪!
    **玄功,元神出竅,法天象地,潑天棍法!
    這是袁洪的四種技能,其中最主要的,自然是**玄功,而袁洪的**玄功修為,和楊戩差不多。
    可以說,袁洪的英雄牌,在比斗的時候,能夠起十五分鐘的作用,但也不是太大。
    畢竟**玄功鄭鳴也會,多一張袁洪的英雄牌,并不能給鄭鳴帶來什么太大的好處。
    疊加,還是不疊加呢?鄭鳴現在一陣郁悶,如果說疊加,最少要一億的黃色聲望值,才能夠獲得袁洪的全部修為。
    一個億的黃色聲望值,好似并不是太多,但是袁洪這張牌,和楊戩差不多,疊加實際上意義不大。
    “疊加了吧!”看著自己心頭的聲望值,最終鄭鳴一咬牙,決定疊加九張。
    十張袁洪的英雄牌,一堆兜率紫炎的英雄牌,再加上一堆大大小小不一的英雄牌,就是鄭鳴奮斗了半天的所有戰績。
    抽牌抽到手抽筋!
    鄭鳴現在算是體會到了這句話的意思,雖然現在他的手中,還有不少的聲望值,但是現而今的他,實在是沒有心思再抽下去了。
    抽不下去,那自然就是不抽,又沒有人拿著鞭子在后面趕著,鄭鳴索性決定放棄抽取。
    嗚,光抽一千的英雄牌,還沒有抽取過十萬一張的,要不,拿出來試試手氣也好!
    心中念頭閃動,鄭鳴就決定抽取一張十萬的英雄牌,他手里的紅色聲望值雖然大部分已經用去,但是十萬紅色的聲望,卻還不算問題。
    這也是鄭鳴有點吝嗇,在玩笑的時候,只用紅色的聲望值。
    抽一張什么牌呢?嗚,還有五十多萬紅色的聲望值,不如五種英雄牌,一種抽取一個。
    以往,鄭鳴要是玩笑性質多的時候,都喜歡從洪荒牌開始抽取,但是這一次,他決定換一換思路。
    先抽取武將牌,是誰無所謂,希望能夠抽到。在心中默念了瞬間,鄭鳴就直接抽取了一張。
    不過很可惜,當鄭鳴將那張被他寄托了厚望的英雄牌翻開的時候,卻現,一無所有。
    武將牌都沒有抽到,武將牌的希望就更小,百分之一啊。雖然鄭鳴并不在乎十萬紅色的聲望值,但是抽不到影響自己的心情不是。
    要不,再抽武將牌?
    這個念頭閃動,就直接被鄭鳴給否決了,雖然這只是自己動念頭的事情,但是朝令夕改,總是不好。
    抽吧,也就是一些聲望值而已。
    隨著鄭鳴再次在心頭抽出一張黃色的英雄牌翻開,就見上面出現了一個人物。
    這是一個女子,風華絕世,婉約動人。只不過在這女子的眼眸之中,卻帶著一絲陰森冰冷之意。
    李秋水!看到這三個字,鄭鳴有些無奈,他怎么也沒有想到,自己竟然抽取到了一張李秋水。
    李秋水就李秋水吧,自己倒要看看,這張英雄牌使用之后,究竟會有什么效果。
    朝著那些正在歌舞的女子一揮手,說了一聲退下,幾乎所有的人,都離開了小院。
    這時,鄭鳴才點開李秋水的英雄牌。這時他第一次使用英雄牌的本體技能,所以在使用的時候,鄭鳴的心中,多了那么一絲小小的激動。
    也就在鄭鳴點開英雄牌的瞬間,英雄牌上,那個秋水為神的女子,就出現在了鄭鳴的面前。
    “李秋水拜見主人!”身穿白衣的李秋水,恭敬的朝著鄭鳴行禮,神色之中全都是恭順。8
  /b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