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12-07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12-07)      完本感言(12-07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49 愛美人更愛江山


    鄭鳴萬分委屈的朝著厚德殿主抱怨道:“殿主,我只是向神皇陛下討要一個美人,又沒指明說非要他姐,他這般兇殘的對我,實在是可惡至極。?? ”
    “要知道,我可是要為神朝流血的啊!”
    說到此處,鄭鳴故意朝著那年輕的神侯看了一眼,然后怪笑道:“你小子這般的著急,莫非和那位慧妃有那么一段風流往事不成?”
    “牛頂天,我和你……不惜……不休!”年輕的神侯,咬牙切齒,恨不得吞下去鄭鳴,只不過他現在被鄭鳴一頓老拳,打掉了好幾個牙齒,就連說話,都有點漏風。
    不死不休,都給說成了不惜不休。
    “牛頂天,這位乃是離波神侯,他乃是慧妃的弟弟。”睿神王咳嗽了一聲,提醒道。
    鄭鳴擁有他心通的神通,怎會不知這家伙乃是慧妃的弟弟?但是表面上,卻是哈哈一笑道:“哎呀呀,沒想到啊沒想到,這才是大水沖了龍王廟,一家人打了一家人。”
    “不過你小子的脾氣也太爆了,我只是想和你姐姐賞一下風月而已,你急什么!”
    “唔,不愧是神皇的小舅子,這脾氣夠沖。不過說實話,神皇陛下若是不答應我的要求,我還就不去了,憑什么他的江山,他什么都不犧牲,讓老子給他出死力?”
    大大咧咧的聲音,在整個鐵血殿之中回蕩,鄭鳴雖然對離波神侯一副對不住,打錯人的態度,但是誰都知道,這個態度之中,太多都是假的。
    離波神侯恨不得吐血,但是現在,他只能撐著。
    “牛頂天,這件事情,神皇陛下不會饒恕你的。”離波神侯手指鄭鳴,再次說道。
    “作為一個皇者,在這緊要關頭,為了一個女人斬殺大將,我看他的江山都坐不太穩。奶奶的,俺在這里還放下話了,他紫雀神皇要是不舍得美人,憑什么讓老子為了他的江山賣命!”
    “俺師傅告訴過俺,王侯將相,寧有種乎,當年武帝,也不過是一個武者而已。”
    作為此地的主人,大將軍王薛萬道心里清楚,此時,他不能再任由牛頂天這家伙胡說八道下去了,要不然紫雀神皇肯定饒不了他。
    “牛頂天住口,如果你再胡說八道,我天海關五千萬大軍,絕對不能對你放任不管!”
    鄭鳴揍了一頓人,還將那些想要用什么大義來壓他的人,直接給弄得臉紅脖子粗,可以說志滿意得,心中爽利至極,所以就一揮衣袖道:“既然大將軍如此說,那我就給五千萬將士一個面子。”
    “牛蛋牛皮,快快給爹倒杯茶來。”
    開陰神侯和慶陽神侯,兩個人面紅耳赤之下,神色非常難看,這一次,他們顯然應了一句話:偷雞不成反蝕一把米,沒能把牛頂天怎么樣,反倒成了人家的兒子。
    怪就怪他們在策劃這件事情的時候,萬萬沒料到,這個不要臉的牛頂天竟會如此的難纏。
    不,應該說,這廝竟然如此的膽大包天,他……他竟敢拿神皇陛下最寵愛的妃子調侃,他竟敢當著三百神侯的面,說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話。
    他死定了!
    陰陰的對視了一眼,開陰神侯和慶陽神侯都不再理會鄭鳴,既然計劃已經不能實施,他們自然不能夠讓鄭鳴隨意找樂子。
    “哎,看來什么滿腔忠義都是假的,更不要說本來就是假兒子,剛剛叫爹叫的還挺熱乎,這一轉眼,就不認爹了,真是讓我無比痛心哪!”
    鄭鳴手撫胸口,一副痛心疾的模樣,他當然不想輕易放過開陰神侯和慶陽神侯,踱著方步來到兩人的面前,一臉惋惜的問道:“看你倆這架勢,這么快就準備不認爹了?”
    慶陽神侯嘿嘿一笑道:“您既然不想拿自己為整個神朝贏取時間,我等自然也不用遵守規則,您說是不是?”
    這個時候還能夠笑得出來的慶陽神侯,讓鄭鳴不得不對他高看一眼。
    “吾兒莫急,你們兩個要我將自己的腦袋送給水族,無非也就是想要阻攔水族進攻的時間而已,說吧,你們想要阻攔水族多長時間,說不定為父能夠幫你們辦了!”鄭鳴一口一個為父,說的是非常的順口。
    “您要是能將那赤桑木的大軍阻止一年,我不但保證他們兩個叫你爹,而且還將慧妃送給你!”淡淡的聲音,陡然在整個大殿中響起。
    聽到這聲音的神侯們,愣怔了瞬間,一個個都跪伏在了地上,一時間偌大的大殿,只有厚德殿主和鄭鳴,保持著各自的姿勢。
    紫雀神皇到了!
    一道紫色的光芒,橫跨虛空,出現在大殿之中。這紫色的光芒,在所有人的目光中,都來自于遙遠的無盡虛空。
    一步紫光化火焰,一步紫光成君王!
    也就是兩步的功夫,紫雀神皇,已經出現在了大殿之中,他身穿紫色的龍袍,整個人立在天地之間,不需要任何的佩飾,自有一種君臨天地的威勢。
    紫雀神皇,神禁之中的至強者,他面對那些跪伏在地的下屬,絲毫沒有理會的意思。
    一雙猶如紫色寶石般的眼眸,緊緊的落在鄭鳴的身上。在紫雀神皇的眼眸之中,鄭鳴就覺得一股諸天星辰匯聚之力,朝著自己洶涌的壓了過來。
    好似這一刻,紫雀神皇就是星辰之主,是萬物主宰!
    臣服,唯有臣服,才能夠解脫,就好似魔咒一般的話語,在鄭鳴的心頭不斷地閃動。
    鄭鳴的心神,連圣人級別的神識都承受過,又怎會為這種壓力所攻破。就在他準備運轉心神抵抗的時候,那**玄功,卻突然運轉起來。
    **玄功運轉的并不快,卻有一種戰天斗地的意志,這種意志,猶如一點星火,剎那間點燃天和地。
    滾滾的金光,在剎那功夫,就從鄭鳴的身上升起,也就是一個瞬間,這滾滾的金光,就化成了一團可以燃燒天地的火焰。
    立在虛空之中的紫雀神皇,很想在自己跨界而來的一剎那,在這個牛頂天的心中,印上自己無敵的姿態。
    只要將自己無敵的意識印在牛頂天的心頭,紫雀神皇就有把握,讓這個牛頂天,永遠臣服在自己的麾下。
    牛頂天所做的一切,紫雀神皇都了如指掌,對于這個突然冒出來,爆起來,竟然連金曼皇都吃了點虧的牛頂天,紫雀神皇是無比的想要收服。
    畢竟,收服一個牛頂天這般的屬下,就等于收服了一個無敵的戰將,可以替他的紫雀神朝東征西討。
    看到金光在鄭鳴的身上蔓延,紫雀神皇的眼眸中光芒越來越閃亮,與此同時,在他的身后,出現了一片至高而悠遠的星空。
    星空之中,一顆紫色的星辰,散著讓人恭敬臣服的力量。
    紫微星!
    帝皇之星,自從當年紫雀武帝得到這顆星辰的力量之后,紫微星就成為了帝星,磅礴而至高至強的力量,從天地間洶涌而下,一個剎那,照耀四方。
    紫氣升騰,三百神侯在這一刻,竟然沒有絲毫想要抵抗的心思,他們恭敬的跪伏在地上,雖然不言語,但是一個個的神情,都變得無比的恭敬。
    就連那只是站起的大將軍王,都緩緩的跪下了身子,雖然他只是半跪,但是這種情形,對于薛萬道同樣很少見。
    那星辰的出現,對于鄭鳴而言,壓力何止是增加了十倍,他就感覺,那浩浩蕩蕩的力量,一個瞬間,就占滿了整個天地。
    他的肌膚,他的骨骼,他的一切,都處在這壓力之下。這種壓力,不會消失,他要的,是臣服。
    鄭鳴沒有臣服,他瘋狂的催動**玄功,越來越亮的金光,讓鄭鳴的肌膚,整個都呈現出了金黃色。
    這一刻的鄭鳴,就好似一顆照耀天地的太陽,和那籠罩天地的紫薇星辰在虛空之中爭輝。
    紫雀神皇的眼眸,光芒越加的明亮,如果說剛才,他只是想要將牛頂天收服的話,那么現在,他想要表現的,就是他作為神皇的威嚴。
    不能壓服一個牛頂天,還怎么表現出他作為一方人皇的威嚴?不能夠壓服牛頂天,他又怎么縱橫不敗?
    一道道紫色的光芒,從紫微星上下落,化作一面紫色的云蓋,聚集八方威勢。與此同時,還有一柄長劍,出現在了紫雀神皇的身后。
    這劍,雖然沒有出鞘,卻已經將紫雀神皇的威嚴,直接提升了一倍。
    武帝赤霄劍!
    武帝赤霄劍,隱含著大道神禁,此劍下落的剎那,鄭鳴就覺得自己的身軀中,出現了一絲絲的裂痕。
    這些裂痕,并沒有出現在肌膚上,而是出現在鄭鳴的肌肉之間,雖然很小,但是如果不能及時修復,將會造成大的傷害。
    收起**玄功,換成其他手段嗎?
    就在鄭鳴猶豫之間,一輪明日,陡然從鄭鳴的頭頂生出,耀眼的日光,匯聚成一條長河,落向鄭鳴的軀體。這一刻鄭鳴就覺得一股股暖流,慢慢的沒入了自己的筋骨之中。
    無比的舒坦,無比的舒心,那巨大的壓力,在這明日出現的瞬間,足足減弱了一半。
    這一刻,鄭鳴覺得,自己的力量,最少提升了一倍,四周的天地,更是和自己,多了一絲認同。
    天日之表,這是周武王的天日之表!8
  /b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