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04-08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04-08)      完本感言(04-08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48 慧妃

  二皇子惟恐鄭鳴將話題轉移到自己的身上來,這家伙太難招惹了,惹不起還是躲了好。因此,特意往后躲了躲,沒想到,這家伙還是將話題引到他身上來了!
    面對鄭鳴那帶著一絲無賴的神色,二皇子雖然不知道接下來會有什么難堪等著自己,但是臉上,卻依舊笑容滿面的道:“您自然是神朝的功臣。”
    “我聽說,神皇陛下賞賜功臣,歷來都是出手闊綽,毫不吝嗇的,二皇子,我說的對吧!”鄭鳴一拍胸脯,很是有一種無賴的感覺。
    “對,我父皇對于功臣,從來都是不吝嗇賞賜的!”二皇子咬牙切齒,卻不敢反對。
    “哈哈哈,神皇陛下就是神皇陛下,我就知道他很慷慨!”鄭鳴說話間,用手指了指開陰神侯和慶陽神侯道:“我這兩個兒子,雖然有點不成器,但是好歹算是老子的種!”
    開陰神侯和慶陽神侯真的有點受不了了,他的手在顫抖,他們的臉在抽搐。
    什么是你的種,你大爺的,你弄清楚好不好,我們兩個人,和你沒有任何的關系。
    兩大神侯此時雖然無比的難受,但是一個個,還是擠出了一絲比哭還要難看的笑容。
    “我這一次,是為了神朝盡忠,我不能白盡,那個你給紫雀神皇說一聲,讓他給我兩個兒子升一下爵位。”鄭鳴大手一揮,一副紅臉漢子的模樣道:“牛皮牛蛋,你爹我也算仁至義盡,能為你們做的,也只有這些了!”
    開陰神侯牙齒咬的格格響,雖然他一再告誡自己,成大事者不拘小節,但是現在,實在是忍不了了。
    而比他看似更加暴烈的慶陽神侯,卻是重重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,然后拉住他的手,悄聲提醒道:“小不忍則大謀。”
    說到此處,他滿臉忠厚的朝著鄭鳴跪拜道:“孩兒多謝爹爹恩典,您的恩情,孩兒永世不忘。”
    開陰神侯也跟著跪下,但是讓他像慶陽神侯那般的無恥,他真的有點做不到。
    鄭鳴對于這兩個人,已經生出了一絲佩服,別的不說,單單說這兩人能如此隱忍,就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擬的。
    他沒有繼續挑釁這兩個人,而是朝著二皇子道:“既然二皇子你說我是忠臣,哈哈,我相信神皇陛下對我,一定也是不吝嗇賞賜的。”
    “那個我這個人,還有一個心愿,那就是醉臥美人膝,人活一輩子,怎么都要睡一下天下第一美人不是?眼看我就要為了整個神朝,犧牲自己的性命,就請那天下第一美人也為我犧牲一下。”
    “請二皇子讓李慧卿宮主,今晚到我房間之中等我。”
    厚德殿主的臉瘋狂的抽搐,他早就明白,牛頂天這貨不會心甘情愿的送死,他雖然提出條件,就是將自己身上的繩索緊一扣,但是現在他的條件,實在是太刁鉆了。
    讓李慧卿侍寢,就連他厚德殿主,都沒有這個膽子,這個牛頂天,還真的敢提啊!
    二皇子的臉黑了下來,大多數人的臉,在這一刻,都黑了下來,當然,一些看熱鬧的人,此時卻是忍不住想要笑出來,李慧卿侍寢,在場的人,恐怕沒有人做得到。
    “牛頂天,你不要過分,李宮主乃是神朝無上存在之一,你應該對她老人家心存敬畏。”
    “我給你說,你要是想反悔,盡管說出來,我們可以調整其他方案,不用你說這些沒有用的理由拖延。”二皇子的神色,顯得有些氣急敗壞。
    但是從二皇子的話語中,有些人還是能夠聽出來,二皇子實際上并沒有任何的慌亂,他實際上是以退為進,為的就是進一步擠兌牛頂天。
    牛頂天如果一退,那么就坐實了他貪生怕死的事實。
    “哎呀,二皇子,被你這么一說,好像我去送死就是理所應當,讓別人為我犧牲一點反倒不成了!”鄭鳴流里流氣的站起來,他一拍二皇子道:“李慧卿真的弄不來?”
    “弄不來!”二皇子雖然壓著心頭的怒氣,卻也暗自惱怒,他堂堂二皇子,怎么在這話語中,成了給這個牛頂天干那事的小廝了。
    真是可惱啊!
    “既然李慧卿弄不來,那就算了,誰讓人家是神禁呢。那要不,就換一個?”摸了一下下巴,鄭鳴不無遺憾的說道。
    “色胚!”
    這兩個字,從冉云菲的口中吐出,只不過此時,這兩個字,并沒有太多的貶義,甚至可以說,在說出這兩個字的瞬間,冉云菲的眼眸中,還多了一絲柔和。
    只是坐在她前方的那位神侯,再次將目光投到她的身上,讓冉云菲趕忙閉上了嘴巴。
    她小心的將目光落在前方那個意氣風發的身影上,這一刻,冉云菲覺得,自己真的很想知道,他要說什么。
    “聽說慧妃乃是當今天下第二美人,呵呵,我為了紫雀神朝的天下,為了陛下的江山社稷,不惜送死,他老人家,總不能連一席之歡,都不給我這個將死之人吧!”鄭鳴似笑非笑的看著二皇子,大大咧咧的說道。
    二皇子臉上最后的笑容消失不見,這一刻的他,甚至有一種要殺了牛頂天的感覺。
    可惜,他自己非常清楚,如果兩個人單挑的話,他絕對不是牛頂天的對手。
    而單挑的最終結果,一定是他死在牛頂天的手中。
    可是,他心中更清楚,自己策劃的這場逼牛頂天去死的好戲,已經到了結束的時候。
    因為他不可能拿著自己的母親,來和牛頂天做任何的交易,哪怕只是言語上的挑逗也不行。
    開陰神侯和慶陽神侯,聽到鄭鳴要紫雀神皇妃子的時候,就覺得自己的腦袋一陣跳動。
    他們同樣清楚,這個看似粗俗的牛頂天,實際上聰慧異常,他就是想用這種小小的手段,將他們的妙計,化成了泡影。
    更重要的是,為了這些計劃,他們兩個人,犧牲太多了,比如當著三百神侯的面,給自己認了一個爹。
    可惱啊!
    而一些人,已經忍不住捂住嘴巴,慧妃是什么人,那是二皇子的母親,牛頂天這家伙,實在是太壞了。
    “哎呀呀,你們怎么不說話,莫非你們覺得過分不成?你們可是睜大眼睛看清楚了,我牛頂天是誰?我可是為大局著想的大英雄,知不知道,大英雄啊!”鄭鳴拍著自己的胸脯。
    “也就是睡一覺而已,紫雀神皇有那么多的女人,我能夠為他的江山爭取時間,他又何必吝嗇一個女人?”
    “更何況,俺也不要這個女人給俺陪葬,只是讓她陪俺一晚上,和俺聊聊風月而已,有什么舍不得的?”
    “難道你們說的那些慷慨激昂的話,純粹都是騙人的不成?紫雀神皇陛下,要是連這點小事都斤斤計較,那就太讓我失望了!”
    鄭鳴到了最后,大聲的咆哮,好像一個沒有得到自己心愛玩具的孩子,但是任誰都能夠明白,他這些話,是在打臉,是對剛才二皇子等人的打臉。
    沒有人說話,沒有人表態,無論是大將軍王還是其他人,一個個都繃著臉,好似什么都沒有聽到一般。
    他們明白這件事情,實際上就是牛頂天和二皇子等人在斗法,他們要是攙和在這件事情中,那沒有任何的好處,他們現在唯一能夠做的,就是保持沉默。
    “牛頂天,休得無禮,神皇陛下的妃子,豈是你能夠窺視的,你這是罪該萬死!”一個年輕的神侯,猛地蹦了出來,他的臉上,充斥著怒意。
    這神侯雙眸通紅,一副要殺人的模樣。
    鄭鳴看出來了,這家伙就是剛才跪在地上,讓自己犧牲的人之一,他哈哈一笑道:“你不是剛才還給我磕頭,讓我當爺爺的孫子嗎?現在怎么了,莫非我睡了你姐?”
    那年輕的神侯,本來就怒發沖冠,這一刻更是憤怒至極,他沒有任何的猶豫,揮手朝著鄭鳴抓了過來。
    五根手指,星光燦爛,下落之間,讓天地為之震顫。
    但是無比可惜的是,這年輕的神侯出手威力雖然強大,但是他實在是找錯了對象,更重要的是,他錯在不該和鄭鳴近身戰斗,所以在他出手的剎那,鄭鳴已經朝著他沖了過來。
    沒有任何的抵擋,任由這位神侯的攻擊在自己的身上,但是他的手臂,卻已經直接抓住了年輕神侯的手。
    這一抓很輕,但是隨著這一抓,鄭鳴一個剎那,就將這位神侯,整個提了起來。
    八九玄功,力能破山,那年輕的神侯雖然星辰煉體,但是和鄭鳴在力量上,依舊有不小的差距。
    “他奶奶的,剛才還是一副什么都愿意的模樣,現在竟然想要對俺痛下殺手,實在是可惱啊!”
    “俺又沒說,要和你姐好,你急什么,天下是紫雀神皇陛下的,又不是你的!”鄭鳴說話間,舞動自己斗大的拳頭,不由分說就給了這位神侯一頓老拳。
    二皇子目眥盡裂,他在這個時候,想要沖出去,但是卻被開陰神侯給拉住了。
    那年輕的神侯雖然修為不弱,可是在鄭鳴的一頓老拳下,卻是連話都有點說不出來。一些和年輕神侯交情不錯的神侯,都開始準備動手。
    “成何體統!”厚德殿主這一刻,終于開口了,與此同時,一股屬于神禁強者的威壓,從他的身上散發出來,無盡的威嚴,剎那間,震懾人心。
    
    本書最快更新網站請百度搜索:,或者直接訪問網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