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04-07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04-07)      完本感言(04-07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46 將計就計

?  “開陰神侯,你的意思是說,我們需要時間,呵呵,要我看,你這話等于沒說,在座的各位,誰不知道需要時間哪?”一個看似粗豪的神侯,大聲的說道。
    他這話,聽似諷刺,但是站在一邊的冉云菲,卻隱隱約約的覺得有點不對。
    慶陽神侯,他和開陰神侯乃是表兄弟,兩個人的關系,更是人所共知的莫逆之交,在很多時候,兩個神侯府都是共進退,現在他們看似在頂嘴,但是這里面所隱含的東西,卻讓冉云菲覺得心中有些擔憂。
    她不由得朝著鄭鳴的方向看去,就見這個紅臉漢子,正在笑嘻嘻的看戲,一副沒心沒肺的樣子。
    真是的,人家的刀都已經快要砍在脖子上,還不知道做準備,實在是……
    “慶陽神侯,我既然說有一點不成熟的見解,自然要說時間的事情!”開陰神侯的臉上,有些惱羞成怒,直沖沖的反駁道:“請你不要隨便打斷別人的言語。”
    “哈哈哈,開陰神侯,我倒想看看,你究竟有什么好主意,要是胡說八道,小心等一下,我拿你練練手。”慶陽神侯粗豪一笑,雙手更是用力的握了握。
    “要是我出的主意有用呢?”好似對慶陽神侯有著無限的怨氣,開陰神侯再次逼問道。
    “要是有用,就算讓我給你開陰神侯當孫子我都心甘情愿,還有,如果有什么需要,只要為了咱們紫雀神朝,我什么都能答應。”說到此處,慶陽神侯朝著四周望了一眼,接著道:“別說是我,在座的各位,也不會有任何的吝嗇。”
    “是男兒,來到這里,求的就是馬革裹尸而已!”
    慷慨激昂的聲音,給人一種錚錚鐵骨的感覺,但是冉云菲已經有點猜出來兩個人想要干什么了。
    她的心中有些發冷,對于這兩個看似鐵骨錚錚的神侯,此時更是沒有任何絲毫的好感。
    他們看似一心為了神朝的人族,但是實際上,在他們聽著讓人感到熱血沸騰的話語中,藏著的是不可告人的秘密。
    只是可惜了牛頂天,這個紅臉的漢子,要是上當了,那可怎么辦呢?
    “好,既然你慶陽神侯如此說,那我也就不藏著掖著了,雖然這個主意并不是太好,但是這個主意,卻是我現而今能夠想到的,唯一能拖延時間的方法。”
    開陰神侯說到此處,目光看向厚德殿主道:“大人,神王殿下,以屬下之見,七海滅我之心不死。”
    “我們紫雀神朝,此時當然是積極備戰,最好能夠將兩種陣法都準備好。不過,這是咱們幕后的準備,在這一切準備好之前,我希望能夠爭取到一年或者五年的時間。”
    說到此處,開陰神侯的聲音越加的低沉道:“只要有這個時間,我們就可以摧毀赤桑木,就可以組織更加強大的軍隊,甚至在天海關外,在修一座城。”
    “這些,都需要時間!”
    說到此處,那開陰神侯猛的跪在了鄭鳴的座下,大聲的道:“古人云,生,吾之所欲也,義,吾之所欲也,兩者不可兼得,舍生而取義也!”
    “現而今,能夠拖延時間的,唯有您,只要您犧牲自己,咱們就可以和七海談判。”
    “雖然這個談判,注定沒有結果,但是我們卻可以多一年或者五年的準備時間。”
    “牛頂天,為了神朝,該是您作出決定的時候了。”
    開陰神侯的話說完,就重重的跪在地上,一副你不答應,我就不起來的無賴模樣。
    開陰神侯跪下的瞬間,慶陽神侯也跟著跪在了地上,他煞有介事的看著鄭鳴,大聲的道:“牛頂天,以往老子不怎么服你,但是現在,我還是給你跪下。”
    “因為老子覺得,你是一條好漢!”
    “咱們武者,要的是什么?要的就是不怕死,就是將頭砍下來,那也就是血沖三尺!”
    慶陽神侯的話,讓冉云菲感到越發的不好受,真是太陰險太卑鄙了,這慶陽神侯看上去好似坦蕩無比,但是實際上,卻是一個小人。
    一個披著狼皮的小人!
    此時此刻的冉云菲有一種沖動,她想要提醒一句牛頂天,她不能夠任由牛頂天這樣的好漢上當。可是就在她準備說話的時候,那本來坐在她前面的神侯,重重的朝她看了一眼。
    這一眼,意味深長,冉云菲心里清楚,如果自己膽敢胡亂說話,家族之中的長者,就會按照家族的規矩,給自己警告。
    心中升起了一絲凄苦的冉云菲,有一種想要哭的感覺,但是最終,她還是緊緊的咬著自己的牙齒。
    她很想說話,可是她又不敢,畢竟在家族之中,她有太多的牽掛,太多的顧慮。
    只是希望,這個牛頂天,不要太……
    “開陰神侯說得好,在下也請牛頂天閣下,為了整個紫雀神朝,為我等爭取一些時間。”又是一個神侯,緩緩的跪在了開陰神侯兩個人的身后。
    一個,兩個,三個……
    也就是一刻鐘的功夫,足足有上百位神侯跪了下來,而其他二百神侯,則是好似雕塑一般。
    “牛頂天先生,我承認前些時候,是小王魯莽,讓先生受了委屈,在這里,我給先生真誠的道歉。”
    二皇子從自己的位置上走出來,無比虔誠的,朝著鄭鳴抱拳行禮道:“眼下,整個神朝都面臨著巨大的災難,先生宅心仁厚,還請為了神朝,為了黎民,出一份力。”
    最后一個字吐出的時候,二皇子緩緩的跪下,一副悲痛莫名的模樣,讓人覺得鄭鳴和他的關系,好像真的不錯。
    鄭鳴看著跪地要逼迫自己去死的這些神侯,心中一陣陣發冷,他知道,這些人的把戲,他不用放在心上,但是,若是對付神朝之中的其他人,卻是一對付一個準兒。
    要不然,古時一些功高震主的大臣,也不會在皇帝生病的時候,祈求以自己的性命,換取皇帝的安康。
    他們的心中雖然不是那么想的,但是當這種大義的軟刀子下來的時候,卻讓他們躲無可躲。
    至于那些說著慷慨激昂的話,卻躲在背后捅刀子的人,則更加的可惡。
    鄭鳴沒有吭聲,而是將目光看向了厚德殿主,厚德殿主微閉著眼眸,整個人就好像什么都沒有聽到一般。
    這一刻,鄭鳴的心中,對于這位厚德殿主,也多出了幾分鄙夷,作為一個神禁級別的存在,在這種事情上不發聲,好像誰也沒有得罪,但是實際上,卻是得罪了大部分的人。
    至于睿神王,則雙眸緊睜,只是最終,這位神王殿下,也沒有站起來。至于薛萬道,則是昂首看天,只是在他的眼神中,更多的就是鄙夷。
    “牛先生你慢慢思考,你什么時候拿定主意,我等才起來!”開陰神侯再次朝著鄭鳴叩首道。
    “不就是一個腦袋嗎么?這事情好辦,所謂俠之大者,為國為民,我牛頂天在這種事情上,在所不辭!”
    鄭鳴緩緩的從座位上站起,豪氣滿懷的說道。這一刻的他,真的是將紅臉漢子應有的英姿,全部表現了出來。
    開陰神侯的眼中,閃過了一絲喜色,但是他隨即卻流下眼淚道:“牛先生為了整個神朝,實在是我等之楷模,先生放心,我等一定繼承您的遺志,一定將七海水族擊敗。”
    “在隨后的交手之中,我一定會多殺幾個七海水族,為先生您報仇雪恨。”慶陽神侯聲音粗豪,充滿了豪氣。
    至于二皇子,則恭敬的朝著鄭鳴行了三叩六拜的禮節,他的意思很明顯,就是要將鄭鳴答應的話,直接定死,讓鄭鳴想要反悔都不行。
    冉云菲只覺得自己的腦袋嗡了一下子,她剛剛一直在祈禱,祈禱牛頂天不要上當。
    她覺得,牛頂天雖然大大咧咧,但是在這種生死攸關的大事上,總不至于開玩笑,沒想到,這個牛頂天,竟不知是計,居然爽快的同意了,他怎么就這么傻呢!
    難道他不知道,這是人家故意設的圈套么?人家為的就是讓他鉆進去,他……他怎么能夠這樣。
    難道真的應了那句話,是紅臉的漢子,所以就……
    就在冉云菲萬分難受的時候,鄭鳴已經笑著道:“慷慨而死,人生當如是,只不過讓我死沒有什么,我卻還有幾個未了的心愿。”
    開陰神侯眼眸轉動之間,就恭敬的道:“先生為了整個神朝,自然是神朝的勇士,您的心愿,神朝絕對會幫您完成。”
    而慶陽神侯,更是豪爽的承諾道:“您的事情,就是我的事情,有什么事情,你盡管吩咐。”
    “如果不能夠幫您完成,我自己一死謝天下人。”
    這兩個人一軟一硬,合作的無比默契,鄭鳴看著兩個人,臉上的笑容,更多了幾分。
    “多謝你們兩位,既然兩位如此的慷慨,那我也就不客氣了,實際上,我也就只有三個心愿。”
    “第一個心愿,就是能夠延續我們老牛家的香火,本來呢,我準備讓拈花神宮的李宮主幫我生個兒子,現在看來,有點來不及了!”
    厚德殿主的額頭有點冒汗,讓拈花神宮的李慧卿生兒子,這個事情,就算紫雀神皇,也不敢說出來。
    牛頂天這家伙,真是夠二的,但是這家伙被人用大義給套住了,說出這樣的話,倒也無可厚非。
    他全當自己沒有聽見,畢竟這樣的事情,要是從他口中傳出去的話,李慧卿那娘們還不得和他拼命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