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04-06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04-06)      完本感言(04-06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45 三百神侯

  
    對,就是拍來!只不過這巨大的黑魚尾巴揮動的剎那,讓金曼皇的眼眸中生出了一絲癡迷。
    之所以癡迷,是因為這一拍,好似蘊含著一種至境之力,這種至境之力,他金曼皇曾經探索過,只是一無所獲。
    可是現在,他覺得那至境之力,離自己是如此的近,如此的清晰,可是,還沒等他從這種至境的迷醉之中清醒過來,他整個人就飛了出去。
    無盡的巨力,沖入到他的體內!
    作為神禁級別的強者,早就和神禁融合的他,可以說整個身體,都已經成為了大道神禁的一部分。
    對于神禁級別的強者而言,能夠傷害他們的,只有神禁級別的強者,能夠傷他們的,同樣也只有神禁級別的強者。
    只有神禁破神禁!
    但是這一股巨力,卻震破了他體內的神禁,讓他和無盡天地之間的聯系,瞬間減弱了一倍。
    也就在他從那黑魚一躍之中清醒的瞬間,他看到一頭金翅大鵬騰空而出,兩個巨大猶如山谷般的巨大爪子,朝著他直接抓了下來。
    兩個爪子,金光閃爍,金曼皇就覺得這對爪子,是那樣的耀眼,是那樣的讓人恐懼。
    他的心中,升起了一種巨大的懼意,幾乎沒有任何的猶豫,他騰空倒退!
    神禁之力,讓他速度快如閃電,可是他快,那巨大的金色大鵬鳥,更不滿,還沒有等他退出百丈,一個爪子,就從他的左肩膀掠過。
    一塊足足有十多斤的肉,從金曼皇的身上撕裂下來,那金曼皇雖然疼痛難忍,但是這一刻,卻已經逃出了上千丈。
    知道再這樣下去,自己絕對占不了便宜的金曼皇,朝著厚德殿主狠狠的瞪了一眼,然后目光落在了已經收起金翅大鵬變化的鄭鳴身上。
    “孽障,我發誓,我一定要殺了你!”
    對于一個神禁級別強者的誓言,這天下,沒有任何人敢于小看,可是鄭鳴這一刻,可以說已經殺紅了眼睛,他雖然沒有瘋狂到使用孔宣的英雄牌,但是已經使用的寶物,此時卻沒有半點收回的意思。
    “轟轟轟!”
    偽番天印,下落之間,天崩地裂,再次瘋狂的朝著金曼皇砸了出去,至于那金蛟剪,更是在飛回之后,一如兩條金色的蛟龍,朝著金曼皇剪了過去。
    面對這兩件寶物和虎視眈眈的鄭鳴,金曼皇冷哼一聲道:“今日且讓你囂張兩日,咱們之間的一切,回頭再算。”
    說話間,他的身后,出現了一道光影,在這光影之下,金曼皇的身軀慢慢的變小,最終猶如一顆塵埃,消失的無影無蹤。
    “不用追了。”厚德殿主看著消失的金曼皇,長長的出了一口氣,如果要論修為,自己比金曼皇差了不少。要不然也不會在大猿王肆虐的時候,他不出手。
    現在金曼皇雖然退走,但是厚德殿主知道,自己等人不但追不上,就算追上,也得不了什么好處。
    “下次見到你,將你抽筋扒皮!”重重的出了一口氣的鄭鳴,朝著無盡的虛空怒喝。
    金曼皇這家伙的離開,讓鄭鳴同樣不爽,他的偽番天印時間還沒有用完,現在金曼皇跑了,那大猿王也不知道跑到了何處,這不是浪費嗎!
    難道還要對厚德殿主動手?
    “哈哈哈,小兄弟果然不凡,一出手,就讓縱橫七海的金曼皇落荒而逃,實在是讓人佩服啊!”厚德殿主看著鄭鳴,笑嘻嘻的說道。
    天海關鐵血殿,足足站立了上萬人!而這上萬的武者在這鐵血殿中,不但不顯得任何的擁擠,相反,還有些寬闊。
    只有血和黑兩種顏色組成的鐵血殿,給人一種生冷干硬的感覺,大多數立于四周的人,就連大聲的呼吸,都不敢。
    一道道的目光,都朝著鐵血殿最中心的三百個座位看去,眼神里全都是敬服。
    不錯,就是敬服,因為這三百個座位上,坐的是三百個神侯。
    一個參星境的強者,就能夠移山倒海,就能夠變滄海為桑田,現而今,聚集在這里的參星境強者,達到了三百。
    三百個神侯,大多穿著紫雀神朝暗紫色的袍服,他們一個個威勢如山。
    冉云菲站在一個身材高大的神侯身后,神色恭謹,但是她的目光,卻是不時的朝著鐵血殿最上方的位置看去。
    鐵血殿的最上方,是四個椅子,其中最上方的黑鐵寶榻上,盤坐的是厚德殿主。
    作為天海關中,唯一的神禁強者,他盤坐在這個位置上,自然是無可厚非。
    而現在下面的椅子上,坐著的三個字,是睿神王,薛萬道和鄭鳴。
    鄭鳴依舊是牛頂天紅臉漢子那張臉,但是他盤坐在椅子上,神色之中,卻并沒有在場諸人的緊張。
    在被引入鐵血殿落座的時候,鄭鳴也沒有想到厚德殿主竟會如此厚待他,直接讓他在厚德殿主下方的三張椅子之中的一個落座。
    當然,此時的鄭鳴,同樣沒有什么受寵若驚的感覺,厚德殿主越是這樣對他,越是讓鄭鳴覺得,厚德殿主說不定就有什么算計在等待著他。
    至于三百神侯,雖然有人對鄭鳴不露任何的好臉色,但是卻也沒有人敢于貿然挑釁。
    在大殿的眾人之中,和鄭鳴恩怨最大的,應當屬于二皇子,他的皇位,可以說因為鄭鳴的打臉,已經隨風而去了。
    所以,在看到鄭鳴的瞬間,他就咬牙切齒,恨不得將鄭鳴直接一嘴吞下去。
    但是他胃口沒有那么好,好像在他站到睿神王的下首之后,又被人警告了一番,所以他盡量不將目光投向鄭鳴的位置,省得被鄭鳴抓住把柄。
    “今日請諸位過來,就是為了赤桑木的事情。”厚德殿主當仁不讓的開口,他的話,瞬間將四周本來還有些雜亂的聲音,給壓了下去。
    赤桑木三個字,實在是牽動著太多人的神經。
    就算把鄭鳴恨入骨髓的二皇子,在聽到赤桑木的瞬間,也抬頭朝著厚德殿主看了過去。
    “赤桑木的厲害,在場的諸位恐怕也能夠感覺出一二,我在這里,可以告訴各位,如果讓赤桑木接近天海關百里,那么只要三次攻擊,天海關必破!”
    厚德殿主話語之中的諸位,只包括在場的三百神侯,至于其他人,根本就沒有這個資格。
    三次攻擊可以破天海關,這等的話,在冉云菲等小輩的眼中,簡直就是癡人說夢。
    可是現在,這話從厚德殿主的口中傳出,他們又不得不相信,這就是真的,因為厚德殿主,是不可能在這件事情上騙他們的。
    “殿主,赤桑木之事,陛下和諸位大人是不是已經有了打算?”一個須發皆白的老者,聲音中帶著一絲期待。
    這老者的位置,在三百神侯之中排在前列,可以說是三百神侯中的領軍人物。
    他的話一出口,眾人看向厚德殿主的目光更加的鄭重,很顯然,這些人同樣期待著紫雀神皇等人有解決的辦法。
    “對于如何破掉赤桑木,諸位有什么高見?”厚德殿主并沒有立即說話,而是反問道。
    須發皆白的老者已經站起,所以這一刻,雖然厚德殿主并沒有問他,他還是朝著厚德殿主告罪道:“屬下駑鈍,辜負了殿主的期望。”
    大多人都沉默不語,他們作為神侯,自然有自己的消息渠道,那位執掌雷電的神禁人物已經出手,尚且破不開赤桑木的防御,他們又能如何?
    “殿主,諸位神侯,在下只有一些淺陋的見解,希望能夠為諸位提供一個拋磚引玉的機會。”一個面容陰沉的中年男子,文質彬彬的說道。
    這男子的動作優雅,但是看向鄭鳴的目光,卻充滿了殺意。
    在這個男子站起的瞬間,一直低頭的二皇子,眼眸中閃過了一絲喜色。
    “開陰神侯有話盡管說。”厚德殿主在稍微皺了一下眉頭之后,淡淡的說道。
    不過,在開陰神侯四個字從他口中傳出的時候,卻有一種陰沉沉的震顫,讓人不覺心中發顫。
    開陰神侯的眼眸中,生出的是一絲緊張,他明白厚德殿主此時話語之中的陰沉之意,但是現在的他,雖然心中對厚德殿主恐懼之極,但是卻不得不選擇。
    “多謝殿主。”
    朝著厚德殿主抱拳的開陰神侯,聲音中帶著一絲恐懼,不過最終,他還是鎮定之極的道:“那赤桑木的威力,這些天,我們也算是見識過了。”
    “要我說,咱們紫雀神朝并不是沒有破開赤桑木的手段,只不過,目前,我們沒有來得及準備而已。”
    “只要給咱們時間,無論是厚德殿的一氣破天錘,還是皇室的九宮至尊圖,都能夠破開那赤桑木。”
    厚德殿主雖然對開陰神侯有些意見,但是聽到他將自己宗門的神錘提到如此之高的地步,眼眸中還是露出了一絲淡淡的喜色。
    一起破天錘并不是一件兵器,而是一種陣法,一種通過上百萬人催動的大陣。
    它是由無數道紋匯聚而成,一旦施展,將會凝聚整個紫雀神朝的厚土之力,化作天地涂形大道的神禁至寶破天錘。
    能夠滅殺眾生的破天錘,威力無匹,在厚德殿主的眼中,應該可以攻破赤桑木。
    只是這種大陣,布置起來實在是太難了,就算厚德殿主這等的人物,也難以將這種大陣所需要的東西全部準備齊。
    更何況,布陣所需要的人,都是一個大大的問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