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04-01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04-01)      完本感言(04-01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44 戰神禁

  
    最好能夠救下牛頂天,可是厚德殿主明白,眼前這個人不但修為在他之上,而且領悟的神禁,更能夠克制他的神禁。
    這也是為什么,到了天海關,他還不敢出手的原因,一旦他出手,那么天海關的損失更大。
    “生死有命吧!”晃了晃頭的厚德殿主,聲音之中,帶著一絲可惜的說道。
    他在為那個牛頂天的可惜,可是就在他心中念頭亂閃的時候,就見牛頂天突然停了下來。
    “你這樣亂射,真的挺不好。”伴隨著平靜的聲音,一道藍色的光芒,已經射穿了牛頂天的身體。
    厚德殿主的心一顫,他就算是再和這位牛頂天沒有好感,但是此時牛頂天要是墜落,還是讓他感到無比的可惜。
    畢竟,這是紫雀神朝的一大戰力,如果就此墜落,那么對于紫鵲神朝士氣的打擊,也是非常大的。
    可是,現在這種情形,他根本就無能為力。
    “哈哈哈!”大猿王仰天大笑,但是隨即,他就笑不出來了,因為一個拳頭,已經重重的擊打在了他的眼眸上。
    這個拳頭,來的太快,而且一拳,還砸在了他最中心的眼睛上。雖然他閉眼的速度很快,但是再快的閉眼速度,也沒有被拳頭砸在眼睛上的速度快。
    一個剎那,痛的大猿王撕心裂肺,他那巨大的身軀,更是直接跌倒在了水中。
    伸出雙手捂住自己眼眸的大猿王,根本就來不及做其他的事情,鄭鳴的雙拳,再次從他的頭上落下。
    “砰砰砰!”
    也就是一個瞬間,大猿王的八具巨大的戰體,幾乎同時中招,八個頂天立地的巨猿跪在地上的情形,讓無數人看的心神搖曳。
    “好啊!”冉云菲大聲的高喊,這一刻的她,覺得自己整個人興奮無比。
    天海關的士兵,在這一刻,也瘋狂的大叫,他們再用這種態度,發泄著自己的興奮。對于他們而言,牛頂天這家伙頭頂長刺,但是總是自己人。
    “猴子,你不行!”鄭鳴說話間,天下極速催動,不斷的朝著跪在地上的大猿王暴打。
    大猿王顯現的是頂天立地的法相,在被鄭鳴瘋狂的抽打之后,也就是一個轉眼,他就變成了剛剛出現時候的大小,八個頂天立地的身軀,也變成了一個。
    已經被打住了自己軟肋的大猿王,知道自己這個時候,最好的選擇,就是立即退走。可是他的速度,和鄭鳴相比,差的實在是太遠。
    每每飛出七八丈遠,就被鄭鳴追上,然后就是一頓老拳,雖然他的身軀,可以比擬鄭鳴的八九玄功,但是在挨八九玄功的拳頭時,卻并不好受。
    “孽障!找死!”
    暴喝聲中,一道青色的樹干,從海水之中沖出,朝著鄭鳴直接打了下來。
    面對著樹枝,鄭鳴的心中升起了一種巨大的震怖,這種震怖,并不是鄭鳴心中的恐懼,而是一種本能,是一種普通人面對天地之威的恐懼。
    神禁!有神禁出手。
    鄭鳴和神禁級別的人交過手,知道神禁的厲害,現在他沒有魔君的戰體,獨體面對一方神禁,就有一些力有不足。
    更重要的是,眼前的神禁,就在不遠處,出手之中,就準備將他滅殺在這里。
    天下極速,鄭鳴幾乎想都沒有想,就使用天下極速,瘋狂的跨越虛空!
    青色樹枝,一如美玉,落在人的眼眸中,美麗無雙,但是這一刻,這青色的樹枝,卻帶著一種潑天之力,重重的朝著鄭鳴打落。
    這一擊,可移山破海!
    厚德殿主沒有想到自己旁邊的人,竟然會如此的不顧顏面突然出手,不由的怒叱一聲,手朝著虛空一點,一桿寶幡,朝著那青色的樹枝沖了過去。
    同樣是神禁,出手的速度幾乎差不多,但是那青色的樹枝,已經沖到了鄭鳴的近前,厚德殿主的出手,根本就起不了太大的作用。
    此時厚德殿主的心中,也有一絲暗暗的埋怨,自己剛才,實在是太過疏忽大意,要不然,也不會著了此人的道。
    不過話有說過來,這個人的名聲,一向很好,也正是因為他的名聲,自己不相信他會對鄭鳴這等的小輩下殺手。
    現在那人已經出手,他連后悔的地方都找不到。
    天下極速,展翅九萬里!這般的速度,可以說大多數人的追殺,對于鄭鳴都沒有任何的作用。
    但是實際上,在那青色的樹枝籠罩在鄭鳴身上的剎那,鄭鳴才感到,天下極速,實際上也有著巨大的缺陷。
    展翅九萬里不假,但是展翅九萬里的要求,是不能夠受到任何的束縛。
    比如那金翅大鵬,在佛祖的佛光籠罩之下,別說展翅九萬里,就算是動一動身子,都變得無比的艱難。
    這出手的人比之如來佛祖,雖然差了不少,但是那青色的樹枝和神禁之力,已經封鎖了鄭鳴四周的虛空。
    鄭鳴的天下極速,在施展的瞬間,就覺得自己好似陷入了泥潭之中,動彈一下,都變得極其艱難。
    但就算是這樣,在那碧綠色的樹枝落下的瞬間,鄭鳴的身子,還是飛出了百丈,將那落下的樹枝躲了開來。
    “孽障,還有點本事!”出手之人說話間,手指朝著虛空一指,那碧綠色的樹枝上,升起了一道淡紅色的光芒。
    碧綠淡紅兩種顏色,匯聚在一起,看起來很是不錯,但是這兩種顏色匯聚的瞬間,鄭鳴就覺得籠罩在他四周的空間,在這一刻,一下子凝固了一倍。
    他大爺的!
    心中大怒的鄭鳴,瞬間將孔宣的英雄牌調集到了自己的心頭,就算是丟掉這一張寶貴的英雄牌,他這一次,也要將這個偷襲自己的混蛋斬殺。
    “金曼皇,這里不是你殺人之地!”厚德殿主的爆喝在虛空之中響起。
    伴隨著爆喝,厚德殿主放出的寶幡,就已經將青紅兩色的樹枝給罩住。
    “哈哈哈,既然厚德殿主你不舍得,那就讓這孽障多活兩日,等破了天海關之日,我在送他歸西。到時候,我等云集于此,就算是你厚德殿主……”
    說話之人,正是剛才和厚德殿主站在一起的清秀老者,雖然他風度翩翩,但是此刻他的神情,卻帶著一絲陰沉沉的殺機。
    這孫子一口一個孽障,讓鄭鳴實在是心中怒氣升起,他現在雖然不是神禁,但是什么時候,受到過這種委屈。
    雖然孔宣的英雄牌,鄭鳴還是有一點不舍得用,但是卻也不能夠如此委屈自己。
    也不和那偷襲的老混蛋說話,鄭鳴手中法訣掐動,金蛟剪就從他的儲物手鐲之中直沖而出,朝著那說話之人直接剪了過去。
    兩道金光,切割虛空!
    那老者在發現鄭鳴出手的瞬間,第一個感覺,就是這好笑,自己一代神禁強者,竟然會有人悍不畏死的朝著自己偷襲,實在是好笑。
    但是當金蛟剪籠罩在身上的瞬間,他的心中,感到的卻是一種死亡的威脅。
    這種威脅,讓他心中所有的好笑,瞬間都化成了一種恐懼,一種威脅到自己生命的恐懼。
    “孽障,你找死!”老者說話間,一根手指朝著金蛟剪點了過去,這一根手指很小,看上去,這一根手指根本就沒有任何讓人感到不一樣的地方。
    但是這一指,卻有天地匯聚在一指之間的感覺。
    鄭鳴能夠感受到這一指的力量,在這一指下落的剎那,鄭鳴的心頭,已經點破了一張英雄牌。
    偽番天印!
    巨大的番天印,一如一座山岳,雖然這偽番天印并不是用半截不周山煉制的,但是其中的力量,卻也非同小可。
    最起碼,它下落之間,和天地之力融合一體,無盡的神鏈,須臾之間,鎮壓四方。
    那朝著鄭鳴出手的清秀老者,怎么也沒有想到,自己對鄭鳴出手的債務,竟然還的如此之快。
    他的手指,已經聚集了他此時體內全部的力量,至于那碧玉樹枝的寶物,更是被厚德殿主纏住。
    從鋒利的程度比較,金蛟剪更勝一籌,來不及權衡的老者,唯有鼓動自己身上的力量,朝著虛空扇出了一袖子。
    這一袖子,足足可以將一個參星境的強者打落塵埃,但是他撞上偽番天印,卻差了一點。
    “轟!”
    老者的衣袖崩碎,而那巨大的偽番天印,則重重的砸在了老者的背上,直接將那威風凜凜的老者,砸落在了海水之中。
    金曼皇作為海域之中的至強者,就算是面對七海大帝的時候,也沒有吃過這樣的虧。
    現在被一個小輩砸落在了水中,實在是讓他憤恨不已。
    他在心中暗暗發誓,一定要誅殺牛頂天,一定要讓牛頂天的血,洗清自己所受的恥辱。
    可是,就在他落水的剎那,他看到了一條魚,一條巨大的黑魚,這黑魚巨大如山,就算是金曼皇縱橫七海,也沒有見過如此大的黑色魚類。
    這是什么魚?
    難道是我七海之中,再次出現了強大的存在,如果是那樣的話,這次將紫雀神朝,全部化成海域的事情,就更加的有把握。
    可是就在他想著自己是不是要和這巨大的黑魚溝通一下的視乎,那黑魚的尾巴陡然朝著自己拍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