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03-30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03-30)      完本感言(03-30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43 大猿王

  自從得到了*玄功之后,鄭鳴在力氣上,基本就沒有吃過虧。不,應該說在力量上,鄭鳴基本上都是一路碾壓,不論是什么樣的存在,和他比力量,都差了那么幾成。
    但是現在,這頭巨猿,竟然力量不弱于他。
    雙眸光芒閃動,鄭鳴的眼眸中生出了一絲的異色,他感覺這暗金色的巨猿,實際上顏色并不是暗金,而應該是暗藍,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,它在水面上,卻給人一種暗金的感覺。
    詭異,非常的詭異。
    更詭異的是,那無盡的大海,好似和它猶如一體,好似這巨猿,乃是無盡大海之中的一部分。
    在面對這個猴子的時候,鄭鳴覺得,自己有一種面對著無盡大海的感覺。
    “是大猿王!”睿神王坐在天海關的中心寶殿中,看著你對決,聲音中帶著一絲苦澀的喊道。
    大猿王還是第一次出現在天海關,但是它的名聲,對于紫雀神朝的高層來說,卻并不是秘密。
    關于大猿王的消息不對,但是只有一條,就能夠讓人恐懼不已,這一條就是世上最接近神禁的人。
    這是七海之主對大猿王的評價,也就是這一個評價,讓紫雀神朝在對七海高手的評估之中,將大猿王,放在了最重要的一個位置。
    赤桑木依舊在接近,而作為最近接神禁的存在,何為大猿王竟然出現在天海關前,這讓睿神王感到自己肩膀上的壓力,越來越大。
    他這個時候,非常希望那位無所不能的陛下能夠立即出現,只有那位陛下出現,他才能將壓力轉移給那位陛下。
    “好一個牛頂天,竟然接了大猿王的兩擊。”大將軍王薛萬道,聲音中帶著感慨。
    “你能夠接我兩擊,也算是一個好漢子,我給你一個機會,可以歸附我七海,我許你神侯之位!”那大猿王手持長槍,口中說的卻是人族的語言。
    鄭鳴此時,戰意洶涌,他有一種感覺,感覺自己好似回到了前世看的畫面之中。
    只不過,自己好似不是那頭楸動無數人心的猴子。
    “孽障,我正缺一個看守洞府的牲口,我看就你了。”鄭鳴說話間,舞動北海寒心戟,朝著那巨猿砸了過去。
    巨猿咆哮,無盡的精氣,從大海之中涌入它的體內,它雙臂晃動,巨大的鐵槍朝著鄭鳴迎了過去。
    兩個人的槍戟在虛空之中碰撞,一道道大道法則,在兩個人的撞擊之下,顯現了出來。
    只不過這些大道法則,還沒有顯現出自己的力量來,就在碰撞之中,化成了碎粉。
    “砰砰砰!”
    鄭鳴是想要感悟*玄功的底線,而那頭暗金色的猴子,則完全就是一種很狂暴的戰意,所以兩個人的比試,沒有太多的華麗招式,只有硬碰。
    你來我往,瘋狂的撞擊。
    如果在平時,看到這種情況,很多人都會覺得,這絕對是兩個癡漢在對打,但是現在,兩個人的比斗,看在無數人的眼中,卻覺得這是一種膽戰心寒的拼斗。
    他們的每一擊,都隱含著天崩地裂之勢,他們的每一擊,都有一種乾坤倒轉之力。
    “當啷!”
    隨著一聲巨響,鄭鳴的北海寒心戟,在虛空中斷裂開來。
    北海寒心戟的品質很不錯,但是這個不錯,也只是對于普通的武者而言,對于到了神禁境界的武者來說,北海寒心戟就有些不夠。
    鄭鳴的修為不到神禁,那大猿王的修為,同樣沒有達到神禁,但是兩個人在力量方面,都是神禁級別的。
    他們的硬碰硬,讓品質本來就不是太好的北海寒心戟,在虛空之中,直接斷裂開來。
    對于這柄自己用金色聲望值抽取到的戰戟,鄭鳴一直用的很是順手,自然也很喜歡。
    現在,這柄戰戟竟然毀了,這讓鄭鳴從心中有一種不爽,他看著自己面前,那本來猙獰的猴臉,竟然露出了一絲嘲弄的笑容,這讓鄭鳴從心中越加的不爽。
    老子的戰戟毀了,你就這么高興,實在是不當人子。
    心中念頭閃動之間,鄭鳴就決定不和這只猴子糾纏,他一揮手,將自己的手中只剩下半截的戰戟朝著大猿王扔了過去,而他本人則騰空而起,直朝著那大猿王沖了過去。
    大猿王揮動巨大的鐵槍,將鄭鳴的戰戟打飛之后,面對沖來的鄭鳴,他仰天發出了一聲咆哮。
    隨即,他將自己手中的大鐵槍收到了自己的儲物手鐲之中,也朝著鄭鳴沖了過來。
    顯得有些狂暴的大猿王,在朝著鄭鳴沖來的瞬間,他的雙手,就化成了無數的爪子,布滿了鄭鳴四周所有的空間。
    面對這頭猴子的出手,鄭鳴有些明白這頭猴子的意思,它要和自己單挑,它要在自己最為擅長的部分擊敗自己。
    心中傲氣越發沸騰的鄭鳴,怎么能夠被一個猴子輕視,他雙拳揮動,和那大猿王在虛空之中,一連交手十三次。
    拳爪相交,鄭鳴就覺得自己的拳頭,碰撞在了萬古寒鐵之上,竟然有一種生疼的感覺。
    “好好好,今日就讓你見識一下我的真本事。”那大猿王說話間,身軀晃動,竟然化成了漫天的身影,從四面八方,鋪天蓋地的朝著鄭鳴襲擊而來。
    快,實在是太快了,因為太快,所以鄭鳴感覺每一個身影,這一刻都是真的。
    在這遮天蔽日的身影下,鄭鳴兩只手臂,自然是應付不了,好在這一刻,他早就有準備,*玄功催動,三頭六臂出現在鄭鳴的身上。
    六個手臂,同時揮動不同的武技,將自己的四面辦法,防守的潑水不進。
    一人一猿,一個不動如山,一個鋪天蓋地,可以說兩個人的戰斗,已經打到了一種讓人眼花繚亂的地步。
    無盡的海浪,隨著兩個人的拼斗,洶涌的涌出,更有一片片的海底生物,在這拼斗之中,盡皆化成了碎粉。
    “這種力量,真的好強!”冉云菲輕輕的自語,她見識過自己家族的神侯出手,那種一念之間,壓制四方的感覺,讓她的心中佩服不已,但是此時,這種瘋狂的暴虐,卻讓她心中升起了一種,這才是真正戰斗的感覺。
    唯有這種戰斗,才能夠體現無敵的本意。
    “人類,你實在是太讓我興奮了,哈哈哈,這一次,看你如何接下。”巨猿咆哮,身體碰撞,也就是一個剎那,他的身軀,已經高如山岳。
    雙腳立于大海之內,一如兩道天柱的大猿王,巨拳如山,朝著鄭鳴重重的砸下。
    對于大猿王這種法相天地的變化,鄭鳴自然不懼,他淡淡一笑,快速的收了三頭六臂的變化,然后整個人騰空而起,直接落在了大猿王那下落的手指之上。
    隨即,一拳落在手指上。
    大猿王雖然身體一如鐵石,但是他的身軀和鄭鳴的*玄功相比拼,依舊差了不少。
    隨著鄭鳴一拳下去,那根手指,就快速的彎曲了下去。這是和鄭鳴交戰之中,唯一一次受傷。這種情形,讓那大猿王的雙眸,充斥著憤怒。
    “死!”
    巨大的咆哮之中,一顆巨大的豎眼,出現在了大猿王的雙眸之間,這巨大的眼眸,通體一如銀色,他在出現的剎那,就飛出了一道蔚藍色的光芒。
    也就在這道光飛出的瞬間,鄭鳴就覺得自己的身軀,好似陷入了泥潭之中,雖然還能動彈,但是已經沒有剛才那么迅速。
    蔚藍色的光,充斥著毀滅之力。在這股力量沖來的剎那,鄭鳴就有一種感覺,那就是自己的手段雖然還可以,但是要硬抗這道光,一定是要付出代價。
    心念閃動,鄭鳴騰空躲閃,可是就在他躲避剎那,在大海的四周,已經出現了八個頭頂青天,腳踏大地的大猿王。
    他們每一個的眉心,都閃動著一顆眼睛,那蔚藍的毀滅光芒,帶著無邊的殺意,朝著鄭鳴飛馳而來。
    就在天海關萬里之遙,兩道身影正平靜的站立,他們雖然位置很近,但是兩個人的身上,卻待著敵意。
    “我那弟子,乃是元葵之體,秉天下至柔之氣而生,但是卻因為陰極而陽生,所以性格暴虐,戰意無窮!”說話的,是一個身高七尺,面容清秀的老者。
    老者的眼眸中,帶著一絲的驕傲,他的話語平靜,但是卻隱含著一種必勝的信念。
    “至于他兩眼之中的那顆眼睛,乃是他們一脈天生的神通,這枚眼睛的威力,就連我都弄不清楚,但是就連七海的主人,都不敢硬接藍色眼眸中的光芒。”
    “因為這藍色眼眸之中的光芒,本身就隱含著毀滅法則,而且還是神禁級別的毀滅法則。”
    “只要它的修為上去,那么它在神禁之中,也將是最頂尖的人物。”
    站在老者身邊的人,鄭鳴實際上并不陌生,兩個人最少打過兩次交到,只不過此時,這位高高在上,主宰著無數人杰生死的厚德殿主,神色卻是凝重至極。
    厚德殿主怎么能夠感受不到這枚眼睛之中的力量,鄭鳴一直在躲避,但是他知道,這種躲避,實際上就是一種下風。
    如果這個牛頂天不能夠立即改變局面,說不定就要墜落在這里。雖然牛頂天這個人來歷不明,而且囂張霸道,但是他卻是紫雀神朝之中,最難得的半步神禁。
    而且還是最重要的半步神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