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08-04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08-04)      完本感言(08-04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41 七海王族

  “蒼天哪!”一個須發皆白的老者,跪在水面上,無力的呻吟著,老者已經絕望,他此時,只能夠乞求蒼天。·
    但是,就在老者跪地的瞬間,一道利箭從遠處直沖而來,猛的刺入了老者的脖頸之中。
    老者雖然拼命地掙扎,但是這一刻的他,就好似離水的魚,掙扎了幾下之后,就無聲無息的趴在了地上。
    “爺爺!”一個遠處被大人抱在懷中奔跑的孩子,聲音中帶著悲鳴的哭喊,可惜的是,他的喊聲,讓那騎在龍鯨之上的男子,越發的興奮異常。
    龍鯨的四周,上萬巨蟹游動,這些巨蟹雖然都沒有化形,但是從他們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,依舊讓人感到一絲絲的恐懼。
    每一個巨蟹,都有躍凡五境的修為,上萬巨蟹,再加上他們處在水中,威力自然可想而知。
    “這些是什么人?”龍琦怒聲的朝著一個銀家武將喝問道。
    那銀家武將同樣眼眸含火,但是此時,卻是無可奈何的道:“這些人,乃是三千里外望海城的居民,就在近日,望海城被水族攻破。”
    “這些垃圾,竟然……竟然對這些普通人進行屠殺,實在是……實在是可惡至極!”
    就在這時,那騎在龍鯨上的男子,手中的利箭,又對準了一對正在奔跑的母女。
    只有一歲大小的女兒,被緊緊的抱在懷中,那看上去有些柔弱的女子,瘋狂的奔跑著。
    可是,她的速度雖然不慢,但是比起利箭來,差的實在是太遠了,就在她扭頭后望的剎那,利箭已經朝著她直接射了過來。
    幾乎是一種本能,感覺自己躲不過去的女子,毫不猶豫的用自己的后背迎向了利箭。
    她要讓這利箭射在自己的身上,以此來挽救自己懷里的孩子,可惜她根本就不知道,自己這個動作,對于那男子來說,根本就沒有任何的作用。?  ?·
    箭過,就是她們母女兩人死亡的時候。
    “我要殺了他!”有武者咆哮,要從天海關的城墻上跳下,但是最終卻被攔了下來。
    “大將軍王有令,沒有軍令,不得隨意出城,違令者斬!”一個面容發黑的將軍,聲音中帶著冷漠。
    違令者斬,這四個字,聽在不少人的心頭,都升起一種懼意。
    龍琦緊緊的攥著拳頭,他的目光不忍再看那對母女,因為他救不了他們。
    “好啊!”一陣歡呼聲,從人群之中響起,龍琦扭頭一看,就見兩根箭,同時落在了海水之中。
    一根箭,是那帶著金冠的人頭龍身男子射出的,另外一支箭,則是一個女子射出的。
    這女子黑色的緊身衣袍,整個人給人一種飄然出塵的感覺,也就在這女子射出這根箭的時候,那坐在龍鯨上人頭龍身的男子,再次拿起了一根箭。
    拉弓,依舊朝著那對母女射了過去!
    長箭破空,帶動著無邊的勁力,在那長箭破空之間,更有一片海水虛影,在天地之間閃動。
    女子緊緊的咬了一下牙關,同樣射出了一根箭,只不過這根箭和那水族的箭相比,已經出現了不小的差距。
    “嘭!”
    兩根箭在虛空之中碰撞,女子的長箭,崩潰在了虛空之中,只是那水族的長箭,同樣偏離了方向。
    不過下一刻,那水族一下子拿出了五根箭!
    冉云菲緊緊的攥著拳頭,雖然她的拳頭因為弓弦的反震,已經沒有任何的知覺,但是她還是恨自己這只手。
    為什么,自己修為那么弱,現在這種關鍵的時候,竟然拉不得弓,射不出箭來。
    她心中很清楚,這怨不了自己,修為不如人而已,可是眼睜睜的看著那對無辜的母女就好似鳥雀一般的被殺掉,冉云菲覺得自己的心很難受。?? ?·
    但是,她無能為力,并不是她不想,而是此時此刻,她很難為那對母女做任何的事情。
    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她們死亡。
    狂笑聲,從虛空之中傳來,因為天海一色,所以那聲音傳的更遠,也顯得更加的響亮。
    弓已經拉了半開,五根箭都已經搭在了長弓之上,一切,都已經無可挽回。
    “嘭!”
    虛空之中,一聲巨響,在冉云菲的耳邊響起,冉云菲本能的閉上了眼睛,這次來太海關之前,冉云菲一直在告訴自己,她是神侯的女兒,應該無所畏懼。
    但是,此時此刻,她的心中卻升起了懼意,并不是自己所要面對的敵人有多么強大,而是一個無辜的小女孩,就要死在自己的眼前。
    無畏生死,這是她在和家里告別之時,驕傲的告訴父親的話,可是到了現在,冉云菲才發現,自己根本就做不到。
    也許,她冉云菲可以無所謂自己的生死,但是眼睜睜的看著一個生命消失在自己的眼前,她做不到。
    做不到,也是一件好事情。
    就在冉云菲心里苦惱不已的時候,她的耳邊,響起了一陣歡呼聲,這種歡呼,驚天動地,這種歡呼,給人的感覺,是讓人無比的激動。
    是什么事情,讓人如此的歡呼!
    好奇心驅使之下,冉云菲睜開了眼睛,她眼里的光芒,本來就落在那頭戴金冠,人首龍身的海中王族的身上。
    現在,她睜開眼睛,第一眼看到的,依舊是那個水中王族,在看到那水中王族的瞬間,冉云菲的心中有一種叫做沮喪的感覺,她非常非常的不希望,自己看到這個人。
    但是事實是不以她的想法為轉移的,她看到的,依舊是那一張臉,她現在都有點后悔,自己為什么修煉祖傳的神目功法,要是不修練,也看不到這張可惡的臉。
    這張臉的神情,依舊是那樣的夸張,但是當她看清楚這張臉的瞬間,她赫然發現,那并不是歡喜。
    是恐懼,一種發自內心深處的恐懼!
    也就在這個時候,她看到了一道光,一道耀眼如日的光,這光,正是射向那水中王族的。
    沒有聲音,沒有尖叫,她看到的是血花,那光芒從水中王族的頭頂穿過,然后貫穿他坐下的巨大龍鯨,沒入無盡的海水之中。
    天地寧靜,仿佛一切都沒有發生。
    那水中王族,依舊在睜大嘴巴,想要發出恐懼的吼聲,但是什么也發不出來。而那對在水面上逃跑的父母,此時同樣在水面上,瘋狂的奔走。
    血在流,大量的血,瞬間讓海水變成了血紅色,那穩坐在龍鯨上的水中王族,直接倒在了地上。他坐下號稱皮糙肉厚,就算是砍斷半個身子,都死不了的龍鯨,更是無聲無息的倒在了海水之中。
    冉云菲用力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,雖然跟著城墻上的人群,發出了一陣的歡呼。
    不過隨即,她的目光,就隨著大多數的人,朝著自己的身后看去,她希望看到,那個投出長槍的男子。
    最終,冉云菲的目光落在了一個雙手空空的士兵身上,因為其他士兵的手中,都拿著長槍。
    “不是我,是一位大人從我的手中,借走了長槍。”那士兵很清楚眾人在這個時候看他究竟是為了什么,所以聲音中帶著一絲恭敬。
    也就在這時,海面上再次大亂,那些本來護衛在龍鯨附近的巨蟹,都發出了一聲只有他們自己才能夠聽懂,但是卻凄厲無比的吼叫聲。
    隨即,這些巨蟹,就好似瘋了一般的,朝著那些四處奔跑的人群殺了過去。他們在水中的速度很快,而且他們巨大的鉗子,每一個都好似鍘刀。
    冉云菲這一刻,就想要跳下去,那水中王族已經死了,她怎么都不能讓這些人族的同胞,死在一群在她看來就是無名存在的手中。
    可是,就在她準備動身的時候,已經有人冷聲的道:“升起光幕,莫要讓任何一人離開天海關。”
    這個聲音很冷,帶著一絲不容置疑的味道。冉云菲在聽到這聲音的時候,心中就有一種要將這個見死不救的混蛋,眼睛給他打青的沖動。
    可惜的是,她的想法雖然不錯,但是那發出命令的人,卻是一個天海關的萬夫長。
    更不要說,那千夫長擁有著生神境的修為。
    “水族這是在故意激怒我們,我知道大家的心中都很憤怒,但是就算是我們再憤怒,也不能肆意出關。那樣只是浪費我們的生命,增加天海關的危險。”那萬夫長的聲音越加的冷靜,甚至沒有半絲的感情。
    冉云菲是神侯之家的人,在很多事情上,她都比一般人知道得多,現在她的心中雖然不是太喜歡那位萬夫長,但是卻也不得不承認,人家說的是正確的。
    戰爭,并不是兒戲。
    而就在大部分人停下腳步的時候,冉云菲看到了一個身影,從人群之中騰空而起,落在了無盡的海面上。
    這個身影,是那樣的高大,那樣的充滿了魅力!
    就在冉云菲有一種敬慕之心油然而生的時候,已經有一對巨蟹,將一個正在奔跑的中年人圍住。
    它們巨大的爪子揮動,想要直接將這個中年人絞成碎肉,中年人雖然身體還算是靈活,但是和這兩個巨蟹相比,差距實在是太大了。
    甚至可以說,他們根本就不是一個級別的存在。
    也就在有人感到可惜的瞬間,落在地上的身影,手中已經多出了一柄巨戟,他的巨戟輕輕的朝著虛空揮動,那本來波光起伏的水面,瞬間凝結成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