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03-28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03-28)      完本感言(03-28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40 魔君頭顱


    “抱歉,魔主大人說,除非外敵殺上四象山,才能驚動他。”太上主祭說到此處,口中帶著一絲冷漠的道:“如果李宮主想要出手,盡管來就是了。”
    李慧卿皺眉,如果沒有鄭鳴在,殺上四象山對她而言,根本就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,但是現在,她來四象山,為的是讓鄭鳴出力,可不是和鄭鳴打上一場的。
    “七海大軍已經兵壓天海關,神朝如果覆滅,就憑你們魔戎州,恐怕也難以存活。”
    李慧卿說到此處,眼眸中閃過了一絲悲天憐人的神色道:“非我族類,其心必異,到時候,我們是不是能夠存在,都是一個問題。”
    “眼下,不是意氣之爭的時候,還請太上主祭通稟一聲,讓魔主和在下見上一面。”
    太上主祭皺眉,作為魔戎族的至高存在,他自然知道七海的強大,而一旦七海水軍覆滅紫雀神朝,那災難還真的不是一般的大。
    但是鄭鳴的交代,他又不敢不遵從,畢竟鄭鳴練法的時候,已經下了嚴令,就算是他,也不敢破壞。
    “主上修煉**,正處于關鍵時刻!”太上主祭看了一眼李慧卿道:“現在不允許有人打攪,如果有什么事情,等主上出關,一定通稟。”
    “既然如此,那就麻煩太上主祭了。”不能見到鄭鳴,李慧卿的心里有些失望。
    可是眼下這種時候,她又不敢硬闖四象山,將鄭鳴這么一個在魔戎山上,可以力壓四方的存在,推到敵對的位置上去。
    “太上主祭請看。”
    說話間,李慧卿輕輕的揮手,虛空之中,出現了一棵頂天立地的巨樹,這巨樹立于海上,卻好似頂天立地的巨柱一般。
    太上主祭見過的大場面太多了,他自認不是孤陋寡聞之人,無奈此時,看著那棵巨樹,他的臉色還是一變。
    他感受到了巨樹上的無盡精氣,感受到了巨樹的磅礴生機,更感受到了巨樹上面的無盡戰力。
    如果這戰力掃在自己的身上,恐怕自己連一下子都抵擋不住吧?雖然心中不想承認,可是太上主祭卻不得不接受,這樣一個事實。
    “如果魔主有空,就請他去魔戎州,并轉告他,魔君的頭顱,我知道在哪里。”
    李慧卿的最后一句話,讓太上主祭的眼睛,一下子瞪的很大,魔君的頭顱,對他而言,就是一個夢想。
    一旦魔君的頭顱和戰體合二為一,雖然不能夠復活魔君,但是對于鄭鳴,一定有天大的好處。
    甚至可以說,魔君整個人的精華,最少有一半,都在魔君的頭顱上。
    只是,自從武帝斬下魔君頭顱之后,就沒有人知道,魔君的頭顱,究竟藏在何處。
    “這件事情,我一定會稟告魔主。”太上主祭說到此處,手掌緊緊的攥在了一起道:“無論如何,魔君大人的頭顱,我魔戎族都會取回。”
    李慧卿輕笑,飄然而去!
    “魔君頭顱!”鄭鳴在接到太上主祭傳訊的玉符時,正盤坐在天海關的一處軍營之中。
    他們這些征召的武者,在水族的赤桑木開始出現之后,就被編入了各大軍營之中,鄭鳴和那些殺牛盟的下屬,被龍琦領著進入了現在的軍營之中。
    按照天海關軍隊的安排,鄭鳴他們這么多人,怎么都需要有一個將領統帥,但是鄭鳴他們駐扎了一天,卻也沒有一個將領摸樣的人過來,說你們歸我統領。
    自然,他們這個軍營,就顯得無比的懶散,只是卻沒有人敢肆意喧嘩,這一切,自然靠的是牛頂天牛大爺的威名。
    對于魔君頭顱,鄭鳴并不是太過迫切,他最大的倚仗是英雄牌,魔君的戰體對他而言,只是一個手段。
    能夠得到魔君頭顱最好,不過,就算得不到,鄭鳴也沒有太大的失望。
    “大人,龍琦統領求見。”一個看上去還算精明的武者,恭敬的來到鄭鳴的近前稟告道。
    鄭鳴一擺手道:“讓他進來。”
    那武者在起身的時候,偷偷的瞟了鄭鳴一眼,此時他的心中,感慨最多的,就是人生的起伏實在是太狠。
    本來他是殺牛盟的志士,可是現在,他們整個殺牛盟,卻鬼使神差,成了這牛頂天的下屬。
    這樣的角色變換,想一想,都讓人覺得無語。
    龍琦來的很快,他快的來到鄭鳴的近前,恭敬的道:“牛先生,大將軍王讓我給您送一些東西。”
    說話間,龍琦的手中,就多出了一份銘陣盤,他將那銘陣盤朝著虛空中一扔,銘陣盤催動,一個光幕,就出現在了鄭鳴的眼前。
    就見上面寫道:“誅殺躍凡境水族一名,算功績點一個,十個功績點,可以兌換……”
    這光幕上的內容很多,別的不說,光能夠兌換的東西,就不下百萬種,其中甚至有神器級別的銘器,當然,這等的銘器,所需要的功績點也是一個天大的數量。
    擊殺神禁級別的存在,可獲得十萬億功績點,可以封侯,可以獲取法則神器,可以獲得……
    “十萬億功績點很不錯啊!”鄭鳴對于上面大部分兌換物品都不是很感興趣,但是卻也有一小部分,吸引著鄭鳴的目光。
    比如皇族提供的陰陽兩氣符,就讓鄭鳴很是眼熱,但是這陰陽兩氣符所需要的聲望值,實在是太過浩大,三萬億,也就是說,擊殺一百個參星境的水族,才能夠達到這個標準。
    “還算不錯,只是我們在戰場之中,不知道要殺多少人,誰又能夠計算我們自己的功績點呢?”鄭鳴摸了一下下巴,好奇的朝龍琦問道。
    龍琦笑道:“這個您不用擔心,早在武帝的時候,就已經煉制出了銘神牌,只要您誅殺多少水族,就會給你自動加上多少功績點。”
    說話間,龍琦的手中,多出了一個紫色的玉牌,這玉牌上的銘陣,看上去并不是太過復雜,但是卻有記錄的功能。
    而且銘陣的紋路,還有一絲絲保護罩,如果有人試圖要更改這紋路,銘陣就會立刻自爆。
    將紫色的銘神牌收過,朝著外面一指道:“我這一萬人馬,歸屬哪位將軍指揮?”
    “哈哈,您的隊伍,暫時由您自己指揮就行了,大將軍王說,您英明神武,連他都不如您呢。”
    龍琦說這句話的時候,整個人臉都黑了,他想到分配來源武者的時候,在對其他人的分配上,基本上都是一種打破頭的情形,但是對待牛頂天和他的殺牛盟,卻是沒有人敢要。
    一個誅殺了三四個參星境強者的牛人,一個一言不合,直接將肅神王家的酒樓給推倒的牛人,一個拍著二皇子的臉告訴二皇子,別說是你,就是你爹老子我都不尿他的牛人,又豈是他們這些小將軍能夠指手畫腳的?
    雖然有這位爺跟著,那絕對是一大戰力,但是稍微不如這爺的心意,說不定就能夠將他們這些將領的腦袋給擰下來,嗚嗚,想一想,都讓人覺得太過兇殘。
    “你們大將軍王是個有自知之明的人,對了,那棵樹你們有方法了沒有?”鄭鳴哈哈一笑,大聲說道。
    龍琦的白眼翻動的越加快,他見過不要臉的,還真是第一次見如此臉皮厚的。但是大將軍王已經說了,對于這位爺,最主要的,就是捧著。
    “還沒有!”龍琦的臉色也陰沉無比的道:“如果……”
    如果怎樣,龍琦沒有說下去,但是很顯眼,他對于擊破那棵赤桑木,并沒有任何的信心。
    鄭鳴點頭,現在的他,對于那棵赤桑木,同樣沒有好的辦法,如果使用孔宣的英雄牌,倒是有希望,但是為了和自己關系不大的紫雀神朝使用自己的保命的英雄牌,鄭鳴的心中,還沒這心思。
    “咚咚咚!”
    雷霆般的戰鼓,陡然響起,這一下,本來還想和鄭鳴多說幾句的龍琦,一下子站了起來。
    “有敵來襲,我要去看看。”說話間,龍琦就騰空朝著城墻的方向沖了過去。鄭鳴在這天海關內,同樣沒有什么事情,當下也緊隨著龍琦沖了出去。
    至于那些殺牛盟的下屬,鄭鳴可沒有什么時間理會他們,當然,如果誰敢跑,那就要另當別論了。
    跟隨著龍琦來到出鼓聲的城墻,鄭鳴就現城墻上,已經聚集了幾十萬人,這些人雖然大多數人是像龍琦那樣的天海關守將,但是同樣也有一些像鄭鳴這般按照征集令過來的武者。
    “可惡啊!”一個年輕的武者,怒聲的喊道。
    “你們不要阻止我,我要過去殺了那些王個中年壯漢高聲的大喝。
    伴隨著這大喝聲,鄭鳴扭頭朝著下方看去,就見在萬丈之外,正有一只足足有千丈的龍鯨,在快的游動,龍鯨的上方,坐著一個頭戴金冠,但是外表卻是人頭龍身的男子。
    男子手持弓箭,正朝著前方亂射,他所射的對象,是上千在海水之中來回奔走的人族強者。
    從這男子的手段上,不難看出,他正在狩獵,只不過他獵取的對象,是一個個的人。
    這些人,有的有一些修為,但是大部分,都是沒有任何還手之力的婦孺,他們被人運用了手段,可以在水面上如履平地,但越是這樣,他們的命運越是悲慘。8
  /b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