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03-30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03-30)      完本感言(03-30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37 煙雨來襲


    煙雨樓倒下的動靜太大了!
    在煙雨樓倒下的時候,整個大地,甚至都開始顫抖,所以無數的天海關衛士,從四面八方瘋狂的沖了過來。
    他們雖然和煙雨樓沒什么關系,但是煙雨樓的倒塌,他們卻是不能不管不問。
    龍琦作為金甲衛的萬夫長,同樣飛快的帶著金甲衛飛馳而來,畢竟在天海關中,很多事情,都需要他處理。
    不過當他看到正站在煙雨樓的廢墟前,一副老子天下第一模樣的牛頂天之時,就覺得自己的腦袋嗡了一下子。
    他不認識誰,也要認識牛頂天,就在剛才,這位可是拍著當朝皇子的臉告訴所有人,神皇他也不鳥的牛人。
    龍琦在聽到牛頂天說出這種話的時候,覺得作為神朝的萬夫長,他絕對有義務走上前去,給這個囂張的牛頂天一個深刻的教訓,可是牛頂天這家伙實在是太強了,以致于他根本就不敢貿然行動。
    而且,大將軍王和睿神王兩個人都沒有做出任何的指示,這讓龍琦感到大松了一口氣。
    反正有什么事情,都由這兩位強大無比的人物頂著,他一個小小的萬夫長,應該沒有人注意。
    沒想到,這才剛剛將那位瘟神送到城里去,他就直接將煙雨樓給砸了!
    煙雨樓是什么地方,那是肅神王府的產業,就算是他這個金甲衛的萬夫長,在面對那個白胖胖的掌柜的時候,實際上心中都有點低人一頭的感覺。
    畢竟,人家是肅神王府的人,代表的是肅神王府的臉面。
    煙雨樓是殺牛盟的聚會之地,這個情況他知道,可是他從來都沒有想到過,這個牛頂天一上來,就將煙雨樓給拆了。
    牛人!
    這兩個字,再次從龍琦的心頭掠過,他怔怔的看著牛頂天,不知道自己該如何是好。
    “我剛才好像聽到你罵我?”對于誰罵自己,鄭鳴真的沒有聽到,但是煙雨樓中那塊匾,讓他非常的不爽,雖然大黑牛自己對號入座,但是實際上,那個牛是他。
    殺牛盟,什么東西。
    被鄭鳴的手指指點著的,是一個法身境的強者,他四十多歲,正是一個武者最黃金的年齡,而華貴的衣衫,和頭上的紫金冠,無一不在表示著他尊崇的地位。
    本來,這一位站在煙雨樓前,還有幾分看戲心思的樣子,沒想到,這個囂張的家伙居然把矛頭對準了自己。這讓他有些難堪,而且直覺自己的腿肚子開始抽筋。
    他是有不小的實力,但是已經知道了城門口兇殘事實的他,現在哪里敢惹牛頂天?
    可以說現在,只要天海關的軍隊不動手,沒有人是牛頂天的對手,更不要說自己。
    “牛先生,我沒有!”在名聲和自己的腦袋之間,權衡利弊之后,這武者迅速做出了決斷,名聲是很重要,但是自己的腦袋更重要。
    得罪牛頂天,讓他一怒之下將自己的腦袋給弄下來,并不是一件讓人愉快的事情,所以在沉吟了剎那,他就選擇了做一個叛徒。
    “你確定你沒有加入殺牛盟嗎?”鄭鳴可不管這廝說的是真的是假的。
    “在下確定沒有加入!”那人雖然在殺牛盟之中,也算是小有名氣,但是在這個節骨眼兒上,自己曾經說過的話簡直屁都不算。
    牛頂天,一言不合,直接殺了刷名聲的章天賜,更敗了二皇子的護衛軒冰,手掌和二皇子的臉來了一個無比親密的接觸,這等人物,自己惹不起。
    “好,你沒有加入就好,那你告訴我,殺牛盟的人都是太監!”鄭鳴神念閃動之間,他心通已經施展了出來。這位心中所想的事情,頓時映現在鄭鳴的腦海中。
    本來,對于這廝,鄭鳴還準備輕輕的放下,卻沒有想到,他從這家伙的腦海中,看到的竟然是等自己走了之后,如何向殺牛盟的同伴解釋。
    他姥姥的!
    心中發怒的鄭鳴,話到嘴邊,直接改了。而他這一改,讓那些殺牛盟的好漢,一個個臉色大變。
    無數的人,目光都落在了那中年男子的臉上,中年男子這個時候,也覺得難受至極。
    他可以不承認是殺牛盟的人,這個大家都可以互相理解,然后哈哈一笑就算了。
    可是,他若是在眾目睽睽之下,說殺牛盟的都是太監,那簡直等于把整個殺牛盟的人全都給得罪了,他很快就會成為眾矢之的的,這種背信棄義的事情,是他無論如何都不愿意看到的。
    “牛先生,您這是強人所難!”猶豫了一下,此人梗著頭,囁嚅著說道。
    這個時候,中年人好似表現出了一絲風骨,但是就在他剛剛想著牛頂天會不會因為自己這一絲風骨,將自己給放了的時候,卻見鄭鳴已經詭異的來到了他的身邊。
    然后一個大嘴巴,狠狠的搧在了他的臉上,將這位直接打的飛了出去,**玄功之下,中年人的身體,直接化成了血霧。
    中年人的死,讓在場的人,一個個臉色大變,甚至有人看向牛頂天的目光,就像看著一個絕世的兇魔一般。
    青螺公子和那位曾經慷慨激昂的名宿,更是萬分惶恐的將自己的身子朝著后面移動了一下。
    “牛頂天,你肆意枉殺無辜,會惹得人神共憤,你……你不得好死!”一個生神境的武者,陡然蹦了出來。
    “金甲衛,他在天海之中殺人,你們都不管嗎?你們不是要維持整個天海關的安全嗎?”
    那人的吼聲,讓龍琦臉上掛不住了,畢竟,這里是天海關。
    沉吟了瞬間,龍琦就朝著身后一揮手道:“牛先生,這里是天海關,你在這里大開殺戒,就是對天海關大將軍王的挑釁,還請您……”
    “挑釁?我哪里挑釁了?他們聚集在這里說要殺我,你還要讓我裝聾作啞么?”鄭鳴一揮手,目光落在了龍琦的臉上道:“你真以為牛某,是一個好說話的人?”
    “這個……”龍琦從心中,也覺得牛頂天說的有道理,這些聚集在煙雨樓的人,哪個不是想要牛頂天的腦袋向七海水軍求和的呢?
    對于這些人,作為對七海水軍征戰多年的將軍,龍琦的內心里是非常看不起的。
    他知道,七海和紫雀神朝之間,必有一戰,牛頂天只是一個借口,一個幌子而已,這些人的做法,不但起不了什么作用,甚至會讓人更多的英雄豪杰心寒。
    更何況,在計劃殺別人的時候,就要做好被殺的準備,這個邏輯實在是再正常不過了。
    “龍將軍,我們沒有準備殺人,我們在這里,只是為了吃飯。”那剛才站出來的武者,臉上帶著一絲笑意的說道。
    他說話間,朝著四周的眾人道:“你們告訴龍將軍,你們在這里是不是準備吃飯?”
    雖然對于自己這個同伴的節操,大失所望,但是在場的人,還是點頭如搗蒜似的,齊齊響應:“是啊,我們聚集在這里,就是為了吃一頓飯。”
    “龍將軍,這天海關實在危險,我們只是在這里吃頓飯,煙雨樓竟然就塌了,我真的不知道,大將軍王大人,究竟如何向神皇陛下交代。”
    “我父親乃是當朝的御史,他一定會將這件事情稟告給神皇陛下,我看你們這些人,該如何向神皇陛下解釋。”
    “龍琦將軍,牛頂天毀壞我們家王爺的基業,還請您作主,不然王爺那里,恐怕不好交代。”白胖胖的掌柜,這個時候也站了出來,并不是說他多有勇氣,而是有如此多的人給他撐腰,他不能不站出來。
    龍琦氣的要罵娘,他知道這些家伙,現在要將他當刀子用,而且還是如此的無恥。
    明明是你們貪生怕死,聚在一塊想要用牛頂天的腦袋求和,現在牛頂天打上門來,你們一個個卻死不承認,將事情扔在了金甲衛的頭上。
    要是一般人,金甲衛也能夠應付,可是牛頂天,除了大將軍王出馬,龍琦真的不知道什么人能夠壓制得了他。
    迅速從自己的儲物手鐲之中,拿出了一枚軍令,他要通過這一枚軍令,和大將軍王取得聯系。
    畢竟這種事情,已經超過了他龍琦處理的范圍。
    但是就在龍琦催動手中軍令的時候,鄭鳴已經一步來到了那慷慨激昂說話的人面前,他呵呵一笑道:“原來大家聚集在這里,為的是吃飯啊!”
    “好,非常好,我見到各位,是非常的高興的,唔,按照神朝的規矩,是不是所有修為低的武者,見到修為高的武者的時候,應該行禮啊!”
    “老子殺了四個參星境,雖不能說自己是神禁,卻也差不到哪里去。”
    “你們這些王八蛋,都給老子跪下見禮,我有點期待看看你們跪下的模樣。”
    修為低的武者,在見到修為高的武者見禮,本來就是不成文的規定,而且大多數人,在見到神侯級別的存在的時候,都會主動見禮。
    所以這樣的規矩,慢慢的就形成在了所有人的心中,這也讓不少人忘記了當年紫雀武帝所制定的規矩,覺得本來就應該如此。
    只是,在面對一些不喜歡自己的強者的時候,有些人選擇視而不見,而大部分參星境的存在,對于這些人,同樣也懶得理會,畢竟參星境的存在事情太多,沒有太多的時間,和這些不懂事的家伙計較。
    可是現在,牛頂天竟然提起了這樣一個規矩,這讓人難受至極。
    青螺公子和那位提倡誅殺鄭鳴的名宿,兩個人飛快的對視了一眼,不約而同的悄悄向人群后面挪動。。
    a
  /b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