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04-03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04-03)      完本感言(04-03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36 煙雨樓上

?
    牛頂天進城了!
    在當著二皇子的面,說出了惹我不高興,連你老子的面子都不給的話之后,鄭鳴催動大黑牛,霸氣無邊的,進入了天海關之中,一時四方靜寂。
    二皇子被打臉,這一次是巴掌真真正正的落在了二皇子的臉上,在這種情況下,二皇子連動都沒敢動。
    雖然這種手段,在不少人的眼中,是那樣的粗俗,是那樣的讓人難以接受,卻也讓不少人深刻的意識到,這幾巴掌意義重大,基本上已經將二皇子繼承皇位的可能性,全部給堵死了。
    就算紫雀神皇再屬意自己這個兒子,他也不可能,讓一個沒有膽氣的家伙繼承紫雀神朝的皇位。
    “殿下,我們……”幾個二皇子的下屬,小心翼翼的來到二皇子的身邊,雖然他們知道,這個時候過來,一定沒有什么好臉色,但是他們別無選擇。
    “滾!”二皇子當然能料想到此事的后果,看著死去的中年太監落在地上的眼睛,聲音之中,充滿了暴虐。
    他的鞭子,更是無情的抽在了這些人的身上。
    那些侍衛,一個個都不敢動彈,任由鞭子抽在自己的身上,而那做完這一切的二皇子,催動碧水金睛獸,猶如一陣旋風一般,朝著遠處沖了出去。
    碧水金睛獸快如旋風,載著二皇子,也就是一個剎那,就已經沖到了城中。
    只不過,就在碧水金睛獸沖起的瞬間,那兩個從中年太監身上掉落下來的兩顆眼珠,被兇殘的碧水金睛獸踩踏成了碎粉,消失在了天地之中。
    “二皇子,不是良主!”一聲感嘆,突然從人群之中響起,這發出聲音的人,一時間讓人找不到他的軌跡,但是不少人對于這話,卻是十分認同。
    軒冰重重的搖了搖頭,他的修為,讓他對于發出聲音的人,有一種奇特的感覺,只要他想,就能夠立刻從人群之中,將這個造謠生事的人給找出來。
    但是軒冰并沒有這么做,雖然他知道,這肯定是有人故意為之,但是在他內心里,也認同了這種說法。
    揮動了一下衣袖,消失在了人群之中,而那本來靜寂無比的天海關大門,也慢慢的恢復了熱鬧。
    只是,這些進城的人,每個人的腦海里,都回蕩著牛頂天那無比囂張的話,那姿態,那語氣,只能用一個詞概括:強勢。
    天海關內的情形,自然瞞不過有心人,睿神王將酒壇放下,最終只是搖了搖頭。
    而那個被他稱為老薛的男子,卻是嘴唇輕輕的挑起,由衷的感慨道:“好一個初生牛犢啊!”
    “這樣的人,一般來說都活不長!”睿神王的聲音里似乎有一種說不清的味道。
    被稱為老薛的男子沒有開口,只是拿起自己不遠處的一杯清水,靜靜的喝了下去。
    而就在距離他們只是百丈距離的煙雨樓上,一個白發長冠的老者,卻是怒發沖冠,拍案而起。
    “亂臣賊子,實在是亂臣賊子!我早就說過,這個牛頂天,就應該誅殺了他,看看他的樣子,他哪里有一點為臣的模樣,他……他竟然敢侮辱陛下!”
    “我要上奏陛下,誅殺牛頂天!”
    在這老者的四周,此時聚集了不少武者,他們這些人一個個衣著華麗,氣勢不凡,特別是幾個坐在老者近側的人,更是眼眸動彈之間,氣勢萬千。
    “對于這個牛頂天,以我之見,不能給他留什么情面,一定要在第一時間誅殺了他,咱們殺牛盟不能只是喊喊口號,更應該有所行動,不能讓這牛賊,再猖獗下去。”
    說話的是一個面如冠玉,瀟灑無比的男子,他輕輕的道:“七海之中,實際上也有不少人,是不愿意和咱們交戰的。”
    “只是因為牛頂天殺了鎮海神侯,掃了七海大帝的顏面,他們才不得不答應一戰。”
    “那牛頂天雖然厲害,但是面對我們諸位的同心協力,他也無力回天,只要拿到牛頂天的腦袋,我可以親自去七海,向七海大帝求和。”
    男子風度翩翩,話語之中,更是帶著一種讓人信服的氣度,他的話才出口,就有人大聲叫好道:“有青螺公子這句話,我等信心萬倍。”
    “牛賊不死,天下不安哪!”
    第一個開口的名宿,眼眸中閃過了一絲陰沉,在這個青螺公子來了之后,他逐漸發現,自己在對天海城殺牛盟的掌控,竟不知不覺和有點減弱了。
    這種失控的感覺,讓他心里非常不爽,但是老者卻沒有辦法,誰讓人家青螺公子不但風度翩翩,身后還有一個讓自己感到恐懼的巨大靠山呢?
    “公子說得好,在下不才,愿意刺殺牛賊!”一個身材矮小,但是卻給人無比精神感覺的男子,從人群之中站起來,慷慨激昂的說道。
    青螺公子看到那身材矮小的男子,眼眸之中露出了一絲奇光,不過隨即,他就無比鄭重的說道:“這位兄弟有此雄心,我等自然是欣喜。”
    “我希望,在座的各位,為了刺殺牛賊,有錢的出錢,有力的出力,一定要將……”
    “轟!”
    就在青螺公子唾沫星子橫飛,蠱惑人心的時候,整座煙雨樓,突然晃動了起來,甚至給人一種搖搖欲墜的感覺。
    是天海關要崩了,還是七海水軍打過來了?不少人在感覺煙雨樓晃動的時候,第一時間沖了出去。
    而更有人大聲的朝著四周吼道:“發生了什么事情,為什么煙雨樓會晃動?”
    “路大掌柜,你不是說,你們煙雨樓有十八重大陣守衛嗎?為什么會晃動!”
    各種聲音,亂成了一團,但是就在這些人摸不到頭腦的時候,又是一陣晃動傳了過來。
    “牛賊來了!”一個聲音,突然在下面響了起來,聽到這聲音的人,一個個頓時臉色大變,就是那剛才還慷慨激昂,準備和鄭鳴決一死戰的人,此時也恨不得立馬找個地方藏起來。
    “是牛賊殺過來了,快跑啊!”這一聲喊,更加的清晰,而本來就噪雜的人,也變得更加的慌亂。
    青螺公子猶如冠玉的臉上,也露出了一絲著急,他騰空而起,朝著煙雨樓下方直沖了過去。而就在他沖到煙雨樓下的時候,就見一個紅臉大漢,正朝著煙雨樓重重的揮拳。
    煙雨樓高有千丈,整體乃是用海底精鐵鑄造而成,每一個柱子,每一塊磚瓦,可以說都充斥著各種各樣的道紋。
    這些道紋構成一個完整的法陣,就算是上萬軍士一起進攻,也打破不了煙雨樓的防御法陣。
    但是現在,煙雨樓的法陣,已經崩碎了大半,那用十萬年海底烏神木煉制而成的擎天寶柱,更是裂出了一道道讓人看著都恐懼的裂痕。
    “牛頂天,這煙雨樓乃是肅神王府的產業,你要是敢毀了它,王爺和你沒有完!”說話的,是一個白胖胖的男子,他的打扮,好似一個富家翁。
    但是此時看似人獸無害,但是卻是一個法身境的高手,要不然也難以支撐起煙雨樓這個大攤子。
    “哞哞哞!”
    三聲巨大的牛吼,從鄭鳴的身邊響起,一直都在和鄭鳴慪氣的大黑牛,這一次卻是雙眸通紅,他在鄭鳴硬憾擎天寶柱的時候,自己猛的朝著煙雨樓的下方撞了一頭。
    一塊金色的巨匾,直接被撞成了兩半,就見上面寫著牛與豬拒絕接待。
    這句話,惹惱了大黑牛,盡管它只是鄭鳴的坐騎,但是這煙雨樓如此的鄙視牛,實在是傷了牛的心,所以牛要給他們一點厲害讓他們看看。
    至于鄭鳴,根本就沒有理會什么肅神王府,他再次握拳,朝著那煙雨樓轟出了一拳。
    這一拳,力有萬鈞,擎天寶柱雖然堅固,卻也支撐不住鄭鳴的巨力一次次轟擊。
    轟隆隆一聲巨響,整個煙雨樓,直接崩碎在了一片煙雨之中。而那些聚集在煙雨樓之中殺牛盟的武者,也都在煙雨樓崩碎的瞬間,沖了出來。
    他們一個個怒視著那轟破煙雨樓的男子,眼眸中全都是憤怒,不過和他們表面的憤怒相比,實際上不少人的眼神之中,隱藏的是恐懼,發自內心深處的恐懼。
    別看他們大多數人,都在慷慨激昂說誅殺牛頂天,向七海水族請和,但是實際上,他們對于自己的性命,一個比一個憐惜,一個比一個愛惜。
    要不然的話,他們也不會擁護誅殺牛頂天,向七海水族請和這種聽起來好似為了天下蒼生,實際上卻是他們畏懼大戰的事情。
    而牛賊的暴行,在他們慷慨激昂的話語之中,變得越來越厲害,誅殺牛賊的事情,變得無比的迫切,可是現在,牛頂天竟然來了煙雨樓。
    不是說,他剛剛拍著二皇子的臉,告訴二皇子,你爹我都不甩,更不要說你嘛,他怎么在這個時候來到了煙雨樓呢?
    “剛才我好似聽到,這里面的人,一個個都叫囂著要殺我,現在牛某人在此,誰過來殺我啊!”鄭鳴看著那些眼眸中閃動著怒火,但是身體卻在顫抖的家伙,心中充滿了鄙夷。
    這些家伙,好似自己掌握著大義,實際上卻是一群膽小怕事的東西。
    對于這樣的家伙,就要殺得他們人頭滾滾。
    沒有人出聲,更沒有人行動,就連剛才那個豪情萬丈的家伙,此時也是一副和我無關的樣子,至于青螺公子,更是下意識的朝人群后面躲了一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