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04-02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04-02)      完本感言(04-02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34 拳破法王

  
    軒冰,這個名字鄭鳴還真的聽說過,就在他和左瘦梅決戰神都的時候,鄭鳴聽到了軒冰的名字。
    他之所以記住軒冰這個名字,是因為軒冰,乃是紫雀神朝之中,少有的法王之一。
    當年的軒冰,比之左瘦梅,還要有名,只不過軒冰這個人,在鄭鳴踏步紫雀神朝前二百年,就已經閉關不出。
    有人說軒冰要出,就一定要突破參星,不然的話,這軒冰,絕對不會出現在天地之間。
    現在,玄冰出現了,但是他給鄭鳴的感覺,依舊是法王,只不過他這個法王,已經走到了法身境的極限。
    “你就是那個軒冰?”鄭鳴看著軒冰,平靜無比。
    “老朽就是軒冰,此事就此罷休,牛兄以為如何?”軒冰開口,依舊平靜。
    那面容陰沉的太監,在看到軒冰到來的剎那,整個人就已經抖了起來,但是現在,聽到軒冰的話,整個人就好似炸了似的:“法王大人,他侮辱二皇子,侮辱皇家,你萬萬不能饒恕他啊!”
    “閉嘴,這里哪里有你說話的地方!”軒冰目視那太監,冰冷的光芒,直接讓那太監整個人化成了一片冰霜。
    太監想要動彈,卻發現此時的自己,根本半點都動彈不得,一層薄薄的冰,已經將他完全封禁。
    雖然那中年太監的修為并不是太強,但是只是一個目光,就能夠將那太監整個人冰凍起來,這其中所隱含的威勢,卻是所有人都能夠感應到的。
    一時間,無數人都靜默了下來。
    “我如果不答應呢?”鄭鳴看著軒冰,慢條斯理的說道。
    二皇子的臉色,變的極其難看,他雖然驕傲,但是面對軒冰這樣的人物,卻不能不尊重。
    要知道,為了將軒冰請出來給他護法,他背后的母族,不知道付出了多大的代價。
    而軒冰能夠出山,他還答應了軒冰一件事情,那就是對于軒冰的決定,必須無條件的支持。
    這個條件,他現在雖然越來越感到束縛,但是一個法王的護衛,對他而言,實在是太重要了。
    “那軒某只有和尊駕一戰!”軒冰說到此處,從他身上蔓延而出的冰寒之氣,變的更加的嚴重。
    “好,那你就接我一拳,只要你能夠接我一拳,這件事情,我就不和你計較!”鄭鳴看著瘦骨嶙峋,卻帶著一絲傲氣的軒冰,心中升起了一絲欣賞。
    只是,欣賞歸欣賞,該出手的事情,他絕對不能就此放下。
    軒冰皺眉,他沉吟了瞬間,最終還是沉聲的道:“還請牛兄手下留情!”
    龍琦的眼眸中,帶著一絲熱烈的看著軒冰,他雖然是法身境巔峰,但是他自己很清楚,自己和軒冰這樣的人物,究竟存在著何等的差距。
    他不是法王,在面對法王之時,恐怕連法王的一招都接不下。而現在,牛頂天竟然要軒冰接他一拳了結此事。
    莫非,牛頂天看到軒冰,故意放水么?可是為什么,軒冰的神情,卻是這樣的嚴肅。
    法王可以比擬參星,但是因為法王的稀少,所以很多時候人們對于法王,比參星境的巨擘,更要尊重。
    牛頂天是斬過參星,但是要說他一拳能夠擊殺法王,卻沒有人會相信。
    所以,在不少人看來,這牛頂天一定是知難而退,準備和二皇子和平相處。
    千里之外的一座府邸之中,一個身材不高,但是整個人卻猶如標槍一般的男子,正透過巨大的水幕,觀看著城門口正在發生的一切。
    “老薛,你說牛頂天是不是要放水?”絲毫沒有神王風度的睿神王,手中拿著一個酒壇子,笑吟吟的問道。
    睿神王的模樣,讓人很難將他和神都之中,那個威嚴無比的神王聯系起來。
    被他稱為老薛的男子,冷冷的道:“牛頂天的話語之中,有殺氣!”
    “這個牛頂天,就好像從石頭縫兒里蹦出來的,奶奶的,自從他出現之后,奢六陰不知道派出了多少人,想要將他的底細給挖出來,但是最終都沒有任何的結果。”
    說到此處,睿神王的眼眸中,閃過了一絲寒光:“他要么是某個老怪培養出來的弟子,要么,就是從域外來的。”
    “不管如何,只要他不對我的人動手就行!”那被稱為老薛的男子,話語生硬的說道。
    “你這家伙,在這天海關時間長了,腦子都進水了,來來來,喝酒觀戰,此乃人生一大樂趣啊!”睿神王說話間,晃了晃自己手中的酒壇道:“陪我喝一口。”
    “自從兩百年前,我就滴酒不沾!”男子帶著一絲鄙視的看了睿神王一眼道:“百年不見,你的修為,竟然一點都沒有長進,實在是讓我失望。”
    “如果不是神皇陛下的命令,我就讓你進不了天海關。”
    睿神王被人這樣的訓斥,不但沒有惱怒,反而笑吟吟的道:“你將我趕出去啊,我給你說,我還真不想來到這里,我在神都被陛下養著,真的挺好,你干脆將我送回去,就說我在這里,只會攪亂你的心神。”
    被稱為老薛的男子,冷冷的看著睿神王,他不再開口,但是眼中的鄙夷更多。
    也就在這時,畫面之中的鄭鳴,緩緩的提起了拳頭,沒有任何的花哨,鄭鳴直直的一拳,朝著軒冰轟了過去。
    這一拳,看上去和市井之徒打架,并沒有任何的區別,甚至給人一種,就是市井之徒打架的感覺。
    睿神王看著這沒有觸動天地變化的一拳,那本來要倒入自己嘴中的酒,最終停了下來。
    他雖然在猶如長槍的男子眼中,修為百年沒有進步,但是他乃是參星境的存在,眼力還是有的,他就感覺這一拳,好似隱含著破天倒海的力量。
    至于那老薛,更是緊緊的盯著畫面,眼睛都不敢眨一眨。
    軒冰在鄭鳴沒有出手的時候,就已經提起了全身的力量,而在鄭鳴一拳轟出的瞬間,他的眼眸,更是輕輕的眨動了一下。
    這一下很輕,在眼眸眨動的瞬間,他緩緩的推出了一掌,這一掌很慢,但是隨著這一掌,在軒冰的近前,已經出現了一個小小的光球。
    光球只有半尺大小,但是光球在落入眾人眼眸的剎那,卻讓無數人驚嘆。
    因為在冰球之中,他們看到的是萬里的冰原,是無盡的冰山,是一片片的冰海,是了無生機的世界。
    一個世界,隱含在一拳之中。
    雖然這個世界,乃是法則所成,隱含著無數的缺憾,但是對于在場的強者而言,這一拳,依舊是難以匹敵,因為這一拳之中,是一個世界。
    一條只有一個法則的世界,同樣是世界,要破開這個世界,就要破開大道法則。
    鄭鳴的拳頭,重重的轟在那小球上,在兩者接觸的瞬間,一股股冰寒之力,瞬間侵襲到了鄭鳴的手掌之中。
    但是,就在兩者接觸的瞬間,那片圓球之中的世界,好似遭到了天崩地裂一般。
    冰原崩碎,冰山破裂,無盡的寒冰,化成了大小不一的冰塊,擊打著虛空的裂縫。
    這等的情形,讓近身觀戰的二皇子,感到自己舌頭發干,作為二皇子,他得到的,是最好的修煉資源。
    他同樣是法身巔峰,但是看著兩個人的交手,二皇子就感到無論是任何一個人,只要一動手,就能夠將他直接打飛出去。
    “破!”
    鄭鳴拳頭震動,一股力量,再次從他的身上轟出,這股力量,磅礴無比,轉瞬之間,就已經沖入了寒冰的世界之中。
    兩個人動手,雖然只是在方圓之間,但是在不少人的眼中,兩個人卻是在一片冰霜的世界之中激戰,只不過這個世界,卻被一個巨大的拳頭轟破。
    山河崩碎!
    世界碎裂,無數的玄冰破碎成灰,而鄭鳴的拳頭,一直在前進,他距離轟破世界,接觸軒冰的手掌,只剩下小小的三寸距離。
    一個法王,一個巔峰強者,兩個人的戰斗,看似簡單,實際上卻是兇險叢生。
    “看來這一次,軒冰要翻船了。”睿神王看著那就要轟擊在軒冰手掌上的拳頭,輕輕的搖頭道。
    不過那被稱為老薛的男子,卻靜靜的搖頭道:“你錯了!”
    這三個字出口之后,老薛就沉默不語,而已經將手中酒罐子揚起的睿神王,好似想到了什么一般:“看來,我真的是錯了,寒極而火生,沒想到,他竟然做到了如此的地步。”
    說話間,睿神王朝著鄭鳴看了一眼道:“牛頂天這一次有點托大,要不是他限定一招的話,這一次,軒冰絕對不能夠如此輕易的就過關。”
    老薛點頭,看向鄭鳴的目光,越加的欣賞。
    龍琦等人靜靜的看著破碎的玄冰時間,一個個眼中,不知道是悲是喜。可是,就在他們覺得大勢已定的時候,那破碎的冰原深處,沖出了一道光。
    不,應該是一道火焰!一道白色的,讓人感到無比陰寒的火焰。
    這火焰燃燒在虛空的剎那,整個寒冰世界,就已經崩碎,而整個天海關的溫度,瞬間降低。
    天海關外千里水面,都被一種大道之力所籠罩,那些海水,在沸騰!
    在冰凍之中沸騰。
    寒炎,陰極而陽生的寒炎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