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12-16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12-16)      完本感言(12-16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32 壯士一去兮不復還


    法身境巔峰!
    鄭鳴的目光從龍琦的身上掃過,剎那間多出了一絲驚異,雖然法身境巔峰的修為,在他的眼中算不了什么高手,但是只是一個萬夫長,就有點讓人震撼。
    畢竟,在紫雀神朝之中,法身境巔峰雖然不是神侯,也能夠統領一方。
    “走吧!”鄭鳴朝著聶務生一揮手,催動自己坐下的大黑牛,朝著龐大無比,一如一片天地的天海關踏步而進。
    聶務生等人,一個個都用敬慕的目光看著龍琦以及他麾下那些金色盔甲的士兵。
    “金甲衛,我們竟然得到了天海關最為精銳的金甲衛的迎接,真是夠爽啊……”激動不已的聶務生,不知道該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。
    在來天海關的時候,聶務生等人對于天海關,就有一定的了解,他們清楚天海關最精銳的隊伍,就是金甲衛,而整個天海關五千萬大軍之中,也只有十萬金甲衛。
    傳說中,金甲衛又名獵鯨衛,每一個加入金甲衛的士兵,都要獵殺一頭躍凡境的虎鯨才行!
    虎鯨乃海中霸主,一旦進入躍凡,戰力可以比擬化蓮境的初期,甚至在水中,一些化蓮境初期的武者,都要死于虎鯨的口中。
    所以,金甲衛每一個衛士,最低的戰力就是化蓮境,他們也是整個天海關,最精銳的隊伍。
    而他們出動的時候,就是天海關遇到最大困難的時候,平常的攻擊,根本就用不到金甲衛。
    能夠獲得金甲衛迎接的人,都是世上最頂尖的巨擘高人,他們來到天海關,雖然不一定會做兵士,卻也難以和金甲衛相比。
    現在,金甲衛的萬夫長親自率隊來迎接他們,這簡直就是一個莫大的榮譽,如果離開天海關,光憑著這一件事情,就能夠讓無數人羨慕不已。
    “恬不知恥,如果我惹下這樣的禍端,我一定第一時間以死來謝天下!”一個聲音,突然從虛空之中傳來。
    本來靜默的看著鄭鳴入城的人,此時幾乎同時朝著說話的方向看了過去,就見一個衣著華麗的男子,手指著鄭鳴,厲聲指責道:“你惹得七海兵壓天海關,你還有什么臉面被金甲衛迎入關內?我章天賜雖然不才,卻也不恥與你這種人為伍!”
    那衣著華麗的年輕人氣勢很足,一副指點江山,慷慨陳詞的模樣。
    四周瞬間變得鴉雀無聲,而跟隨在鄭鳴身后的聶務生等人,都用一種擔憂的目光看著鄭鳴。
    面對這種公開指責,特別是眾目睽睽之下,牛頂天他該怎么辦?如果這種事情落在自己等人身上,又該怎么辦呢……
    而簇擁在章天賜身后一眾武者,這一刻卻是神采飛揚,更有人緊隨著章天賜道:“我等也恥與為伍!”
    “讓整個天下神朝,都處在七海的威脅之下,你……你實在是罪該萬死!”
    “你應該一死以謝天下!”
    龍琦的臉色一變,他這次奉命迎接進入天海關的參星境以上人物,正好碰到牛頂天,睿神王命他親迎,這本來是一件再簡單不過的事情。
    雖然對于牛頂天這個突然崛起的人物,他心里也不無敬佩,但是,還是本能的不愿意與牛頂天有太多的親近。
    至于原因嘛,自然是在這天下,有一股浩大的反對牛頂天的潮流,這些人的主張,就是殺牛頂天,向七海道歉,請求七海退兵。
    這種說法,在龍琦這等戰將看來,有點滑稽可笑,他鎮守天海關多年,知道七海大帝一直都想要攻滅紫雀神朝,之所以一直沒有行動,除了缺少借口,還因為他們沒有準備好。
    按照龍琦的估計,七海大軍現在已經準備的差不多了,就算沒有牛頂天這個引子,大戰也是一觸即發。
    要不然,神皇陛下也不會每一年,都在天海關增兵。
    只不過,這些人的實力很強,而且里面有不少人物,和龍琦的家族有著非同一般的關系。
    所以,他在面對這些人的時候,雖然不贊同他們,卻也不對他們有任何的惡意。
    這個章天賜,龍琦也認識,乃是一個身后家族的庶子,因為自幼聰慧,所以在神侯家族,也有不小的名聲。
    這一次進入天海關,更是結交了不少同伴,名聲很高,他們這一次過來,主要就是迎接朋友。
    對于這個還算有點沾親帶故的家伙,龍琦雖然看不慣他張牙舞爪的姿態,卻也并不愿意得罪。
    卻沒想到,這小子竟然鬧出了這么一出。
    “來人,將這狂徒給我抓起來!”沉吟了剎那,龍琦猛地一咬牙,無論如何,他都不能讓牛頂天的臉上太過不去。
    畢竟,牛頂天可是誅殺過神侯的人物,至于這個章天賜,等牛頂天入城之后,自己還可以將他給放了。
    隨著龍琦的吩咐,本來就離那章天賜不是太遠的上百金甲衛,直接朝著章天賜沖了過去。
    對于這些金甲衛的到來,章天賜不但沒有露出任何的慌張之色,相反,他的臉上還露出了一絲期待。
    成名!
    對于章天賜來說,只要被金甲衛抓走,那么他就是一舉成名,畢竟他是當著牛頂天的面,罵了牛頂天。
    至于危險,在章天賜看來,并沒有什么大不了的,牛頂天再怎么牛氣沖天,自己當著如此多的人罵他,他又如何。
    金甲衛抓走自己,還會將自己放了,等那個時候,說不定就會有對牛頂天不滿的頂尖人物,直接將自己收為弟子,那樣的話,自己可謂是一舉登天。
    一個個念頭,在章天賜的腦海之中閃過,有那么一刻,他覺得有些飄飄然,仿佛自己已經踏上了人生巔峰的快速通道。
    “諸位兄長,這一去,生死難料,但是對于小弟而言,能夠一罵牛賊,死而無憾啊!”
    章天賜說話之間,朝著在場的朋友瀟灑的行了一禮,一副慷慨赴國難的樣子。
    不過他此時的境遇,卻讓那些同道羨慕不已,他們都是聰明人,對于章天賜的想法,怎么不明白?
    只是明白歸明白,無奈此時大局已定,他們只能酸溜溜的道:“章兄盡管去,我等今晚在瀟湘閣備酒,等著為章兄接風洗塵!”
    “章兄英雄,章兄威武,章兄真乃人間偉丈夫,我等之楷模啊!”一個想要以后摟章天賜大腿的武者,毫無節操的朝著章天賜猛拍了一番馬屁。
    章天賜眉眼之間,全是得意,但是他表面上,還是鄙夷的朝著鄭鳴的方向看了一眼道:“吾之心,天日可表,為了整個神朝,就算一死,又有何干!”
    這最后一句話,幾乎是吼出來的,登時引來不少人大聲叫好。
    那些金甲衛的士兵,因為沒有得到龍琦的指示,所以一個個并沒有立即沖向章天賜。
    “風蕭蕭兮易水寒,壯士一去兮不復還!”
    一個低沉之中,帶著那么一絲沙啞的聲音,在人群之中響起,聽到這聲音的章天賜,真有一種想要罵娘的感覺。
    雖然這兩句話,在他聽來,實在是好聽,甚至還能夠傳頌天下,但是這兩句話的意思,讓他感到有些別扭。
    畢竟,他求得是成名,不是送死,這家伙說什么壯士一去兮不復還,不是咒自己死嘛!他奶奶的!
    但是人家稱呼自己為壯士,嗚嗚,好像也很不錯,最起碼,這兩句詩句,還是有那么一種壯烈味道的。
    就在章天賜胡思亂想的時候,卻見一道身影,已經詭異的出現在了他的身前。
    “說實話,這句詩,你這等頭大無腦的家伙根本就配不上,不過,既然你已是將死之人,讓你聽一下又有何妨!”充滿了粗豪的聲音之中,那人用手重重的拍在了章天賜的肩膀上。
    “俺老牛,可是紅臉漢子。”
    章天賜在這個時候,終于看清楚說話人的模樣,在看清楚的瞬間,他整個人都炸了。
    牛頂天,這個人竟然是牛頂天!無聲無息之間,牛頂天竟然來到了他的身邊。
    如果說他現在還有什么想法的話,那唯一的就是,他在顫抖,他在瘋狂的顫抖。
    他的腿,他的一切,在這一刻,都已經不再聽他的使喚,甚至他整個人,都有一種崩潰的感覺。
    “牛頂天,你要干什么,你乃是堂堂前輩,莫非還想要以大欺小不成?”章天賜努力的讓自己挺直腰身,讓自己說的大義凜然。
    “呵呵,我不想以大欺小,我只是要送你上路,你不是想當英雄嗎?那就去死吧!”
    鄭鳴對于章天賜很不爽,自然不會給他什么機會,拿老子來刷聲望,實在該死。
    “龍大統領,這里是天海關,這里是講規矩的地方,牛頂天他要殺我,你……你不能不管啊!”章天賜感受著從鄭鳴身上傳來的越來越大的壓力,大聲的朝龍琦求助道。
    龍琦此時最多的是震驚,他一直站在鄭鳴的不遠處,只是,他根本就沒注意到,鄭鳴什么時候跑到了章天賜的身邊。
    雖然他覺得,自己的修為和牛頂天相比,應該有一些差距,但是完全感應不到牛頂天的行動,還是讓他恐懼不已。
    “牛先生,小輩無知,別和這等人一般見識。”猶豫了一下,龍琦還是大聲的說道。
    而那些金甲衛,則是在聽到龍琦的話之后,一個個輕輕的向前了兩步。
    “哼,我不跟他一般見識,我這就弄死他!”鄭鳴壞壞的笑了一下,大手朝著章天賜輕輕的一壓。
    “牛頂天,住手!”
  !--gen1-1-2-110-14760-259713513-1483182300--  
  想看好看的小說,請使用微信關注公眾號“得牛看書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