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12-16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12-16)      完本感言(12-16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26 白骨牢籠

  武者從進入躍凡境之后,就開始參悟天地法則道紋,從而達到運用天地之力,增強自己力量的效果。
    沒有了大道法則,就算是參星境的強者,也只有使用自己本身的力量,可以說一身本事,被斬落大半。
    武者進入神禁之前,大多都是壓制對手的天地之力,但是神禁級別的強者,卻可以在天地之間,形成自己的小世界,排斥其他的大道法則。
    法身境的法王,雖然同樣形成小世界,但是他的小世界沒有強勁的力量支持,參星境的武者,可以憑借著自己體內強大的真元,硬生生的破開。
    但是神禁境修為通天,形成的小世界,則可以直接壓制參星境,讓他們難以逃脫。
    這一如穿著白骨戰甲的存在剛一出手,鄭鳴就已經感應到,他乃是一個神禁級別的存在。
    不過,感受著這白骨元辰獸的進化體,隱隱約約之間,鄭鳴又感到,他和真正的神禁,比如紫雀神皇,比如自己融合無上戰體,還有著不小的差距。
    雖然這個差距并不是太大,但是這應該是他和真正神禁之間的差距。
    而這個差距,就是自己擊潰白骨元辰進化體的關鍵。
    鄭鳴催動七十二變,讓自己從巨象重新變化成了人的軀體,此時的大道法則雖然已經消散,但是修煉八九玄功的他,力量來自于自身,倒也沒有太多的恐懼。
    “去死!”
    白骨元辰獸的身影,低喝一聲,手掌朝著虛空一拍,一道道大道虛影,在虛空之中匯聚,化成了一個巨大的牢籠,從鄭鳴的四面八方升起。
    一根根白骨,晶瑩剔透如白玉,它們都不是太粗,但是每一道白骨之中,都閃現著一絲絲的道紋之力。
    這一根根白骨在交錯之間,那一絲絲的道紋,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,盡管看上去他們并沒有太大的變化,但是在這些道紋交錯之間,卻已經化成了一方世界一般。
    這牢籠,就是一道大道神禁!
    鄭鳴在這牢籠匯聚的瞬間,就想著要離開這詭異的牢籠,他絲毫沒有猶豫,騰空而起,朝著牢籠直沖了過去。
    牢籠有無數的空隙,這些空隙遙遙看去,一個個足足百丈大小,別說一個人,就是一個巨獸,都能夠沖出去。
    但是無論是那枯瘦的老者,還是納蘭詩音的父親,一個個神色都無比的淡然。
    他們看著飛速向外沖的鄭鳴,眼眸之中,帶著一絲絲的冷漠。
    “白骨牢籠,又豈是他能夠沖出去的!”一個參星境的強者,話語中帶著一絲傲然。
    雖然這白骨牢籠并不是他能夠催動的,但是他卻是無比明白這白骨牢籠的玄奧。
    取一道大道神禁化成的牢籠,就算是神禁級別的強者,想要破開,也是艱難無比。
    牛頂天雖然牛氣沖天,但是他畢竟還不是神禁。
    鄭鳴的速度很快,也就是一個剎那,就已經來到了白骨牢籠的邊緣,但是,也就在這一刻,鄭鳴發現,白骨牢籠雖然有無數的縫隙,但是他要沖出去,唯有打破這個牢籠。
    那些空隙,看著存在,但是它們同樣蘊含著大道的痕跡,唯有打破大道神禁,才能夠沖出去。
    “破!”鄭鳴大喝,朝著那空隙的位置,重重的擊出了一拳。
    這一拳,乃是八九玄功全部力量的匯聚,隨著鄭鳴這一拳的揮出,一道道裂紋,出現在了天地之間。
    不過這些裂紋出現的雖然快速,修補的也更加的快速,也就是一個剎那,那些裂紋,就消失的無影無蹤。
    “變!”神念閃動,鄭鳴化成一只驚天巨猿,雙臂揮動,分別抓住白骨牢籠的兩根白骨柵欄,用力的撕扯。
    “咔嚓嚓!”
    碎裂的聲音,從白骨牢籠之中傳出,但是伴隨著這些碎裂的聲音,那被鄭鳴抓住的白骨,依舊在不斷的修復。
    破裂,修復,破裂,修復……
    無窮反復,好似生生不息,鄭鳴在沉吟了瞬間,就收回了變幻的巨猿之身。
    “好強啊!”有人驚聲的自語道,很顯然,那驚天巨猿的變幻,讓不少人心驚不已。
    “這牛頂天,不愧是天下少有的牛人,如果不是祖師留下至寶,我們還真是沒有辦法收服他。”
    “這一次,絕對不能讓那牛頂天跑了,無論如何,也要將它磨滅!”
    人立的白骨元辰獸,此時發出了人的聲音,他冷冷的道:“你雖然很強,但是這乃是大道神禁之力的匯聚,你想要破解,唯有打破大道神禁的力量。”
    “可惜,你沒有,所以,你只能困死在這白骨牢籠之中!”
    鄭鳴平靜無比,他朝著大黑牛上正向自己投來擔憂目光的姬空幼掃了一眼,而后淡淡的道:“一個白骨天牢,你還困不住我!”
    說話間,鄭鳴神念閃動,就催動那金蛟剪朝著白骨天牢上的兩根白骨剪了過去。
    這一次,鄭鳴并沒有任何的把握,他之所以催動金蛟剪,主要是想要試一下金蛟剪的鋒利程度。
    金蛟剪在虛空之中,化成兩條金色的蛟龍,朝著一條白骨直接絞了過去,在和白色的骨頭接觸的瞬間,那金蛟剪的光芒,也變得無比的明亮。
    甚至于,它都超過了白骨牢籠的光芒。
    “白骨牢籠,困壓!”那白骨元辰獸在看到明亮的金蛟剪落下的瞬間,怒吼一聲,他手臂揮動,一道陰沉的氣息,朝著白骨牢籠直沖了過去。
    在這陰沉氣息的籠罩下,白骨牢籠的光芒,變得更加的耀眼,那本來猶如一座小山一般的白骨牢籠,在這一刻鐘,更是瘋狂的收縮。
    金蛟剪斬殺了一個參星境,所以在白骨元辰道大部分人的心中,對于這金蛟剪,都有著一種深深的恐懼。現在金蛟剪剪向白骨牢籠,就讓不少人擔憂不已。
    “這剪刀銘寶雖然很強,但是它絕對傷害不了白骨牢籠,整個白骨牢籠,是一個大道神禁。”有強者的聲音中,充斥著強大的自信。
    納蘭詩音看著那兩道燦爛的金光,就覺得自己的心在顫抖,她雖然無比贊同那說話強者,但是心里還是覺得底氣不足。
    這個牛頂天,最好被困死在這里,要不然的話,如果讓這個牛頂天沖出來,那么等著自己的……
    “咔嚓!”
    就在不少人心中念頭閃動的時候,一聲脆響,卻在眾人的心頭響起,那人立的白骨元辰獸,更好似被踩到了尾巴一般,狂吼一聲,雙手快速的催動,一道道白光,從他的手掌之中直沖而出。
    白光全部沖向那被剪的白骨,一道道道紋,這一刻從天地之間,朝著那白骨匯聚。
    光芒籠罩之下的牢籠,和天地之力合為一體,給人一種難以撕裂的感覺。
    可是,金蛟剪的金光,同樣越加的耀眼,兩道金色的長龍,更是發出聲聲龍吟。在這龍吟之中,虛空之中,同樣有一道道的道紋,朝著金蛟剪匯聚。
    鄭鳴此時,已經催動了金蛟剪的全部力量,也在這一刻,他才真正感受到了金蛟剪的可怕。
    在大道神禁的封印之下,金蛟剪依舊能夠吸納大道之力,而那由兩道庚金之精匯聚的金蛟剪刃,更是鋒利無比。
    “咔吧!”
    一聲清脆的響聲,那被金蛟剪絞動的柵欄,直接崩碎了開來,巨大的白骨牢籠,隨著一根柵欄的崩碎,在虛空之中,直接炸裂開來。
    “你也接我一招!”鄭鳴大喝,金蛟剪翔空,朝著那巨大的白骨元辰獸籠罩了過去。
    兩道金光籠罩下,渾身都是骨刺的白骨元辰獸,發出了一聲厲吼,這吼聲驚天動地,這吼聲震動八荒,伴隨著這瘋狂的吼聲,白骨元辰獸的口中,吐出了一顆珠子。
    珠子迎風而長,化成一柄白骨長劍,和兩道金光,在虛空之中瘋狂的碰撞。
    在白骨長劍出現的瞬間,鄭鳴的神色就是一動,他和厚德殿主等人交過手,在看到白骨長劍的瞬間,就感到白骨長劍,乃是一柄完整的神禁至寶。
    一件不弱于那幾位神禁強者護身之寶的神禁至寶!
    金蛟剪飛動,金光萬里,每一次絞動之間,虛空就生出一道道的裂痕,無數的山岳,在這金蛟剪的神威之下,化成碎粉,無數溝壑,出現在大地之中。
    晶瑩的白骨長劍,比之金蛟剪,威勢更勝,但是每一次和金蛟剪的碰撞,它都要多出一點點豁口。
    豁口雖然很小,但是那白骨元辰獸卻心痛不已,所以每一次碰撞,這白骨元辰獸的吼聲,都越加的強大。
    “師兄,不能在這樣下去,如果神劍有缺,那……”猶如僵尸般的老者,聲音中帶著一絲急切的說道。
    枯瘦老者的臉上,同樣露出了著急之色,他對于白骨元辰獸的理解,遠在自己的師弟之上,他自然知道,如果再這樣下去,將會產生什么樣的后果。
    無奈,這狗娘養的牛頂天現在愈戰愈勇,那金色的剪刀,更是連白骨牢籠都難以壓制,難道真的要使用祖師留下的最強之力嗎!
    為了一個弟子,他可以使用白骨元辰獸的第二形態,可是第三形態一旦使用,那后果……
    “師兄,咱們不能讓一個小輩兒欺負到頭上!”納蘭詩音的父親,好似感應到了什么,聲音之中,帶著一絲急切。
    “你說該怎么辦?為了一個晚輩,動用最后的底蘊嗎?”枯瘦的男子,聲音中帶著一絲氣憤,他冰冷的道:“我來問你,動用了最后的底蘊之后呢?”
    
    本書最快更新網站請百度搜索:,或者直接訪問網站
  想看好看的小說,請使用微信關注公眾號“得牛看書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