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12-10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12-10)      完本感言(12-10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25 變

  看著奔騰而來的巨獸,鄭鳴的眼眸中,閃過了一絲凝重,他感覺,這巨獸比之神禁級別的無上存在,雖然有著一些缺陷,但是這缺陷并不是太大。
    特別是那根尖尖的,不知道是什么骨頭長成的獨角,里面大道隱含,沖撞之間,給人一種勢不可擋的感覺。
    力大無窮,勢不可擋!
    就憑著這兩點,雖然比擬不了真正的神禁,但就算是半步神禁級別的強者,在面對這轟然而來的巨獸時,也唯有一個選擇,那就是退卻。
    鄭鳴得了八九玄功,身軀之強大,已經過了天下所有的人。可是面對這猶如山岳一般的巨獸,鄭鳴還是覺得,自己要是硬生生抵擋的話,絕對會吃虧。
    巨大的白骨元辰獸,占據著天時地利,就算是自己的力量比這白骨元辰獸不弱,在碰撞之中,同樣要吃虧。
    一個念頭之間,鄭鳴的眼眸就是一亮。
    大黑牛看著咆哮而來的白骨元辰獸,嘴中嘟囔道:“一個小小的骨獸崽子,竟然也在俺面前狂,奶奶的,等俺啥時候恢復了修為,直接將它碾碎!”
    也就在大黑牛嘴里喃喃自語的瞬間,猛然抬頭,就見自己的前方,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黑牛!
    這頭黑牛,是以他的形象化成的,只不過和那巨大的黑牛相比,它實在是太小了。
    如果說,它現在的身軀在普通的牛面前還算是龐大,那么在這猶如山岳一般的巨牛面前,他就是一個螞蟻。
    巨牛,自己身邊,什么時候出現了巨牛!
    眼眸中生出了一絲疑惑的大黑牛,就看到那龐大的巨牛,猶如人一般的伸出了一個蹄子。
    粗有百丈,不,應該有千丈的蹄子,就好似一座天柱,被那巨牛直接踢了出去。
    白骨元辰獸的度快如閃電,當它現自己前方巨牛的時候,不但沒有停頓,相反還繼續加。
    它雖然乃是無數的骨頭匯聚而成的兇獸,但是這些年隨著無數骨頭的匯聚,已經讓他產生了不弱的神志。
    同樣,在這兇獸的心中,也生成了一種驕傲,一種看不起普通兇獸的驕傲。
    “噗!”巨大的蹄子,重重的踢在了白骨元辰獸的身上,猶如一座小山一般的白骨元辰獸,頃刻功夫,就好似一塊石頭,被硬生生的踢飛出去。
    “轟!”
    大地震顫,一道道裂痕,出現在無窮的大地之上,更有無數的山岳,在這一刻崩碎開來。
    無數的目光,都聚集在那突然出現的巨牛身上,他們之中大多數人都不明白,這巨牛究竟是從何而來。
    只有少數的幾個人,才明白這巨牛,竟然是牛頂天變化而成,不過無論如何,他們都震驚的看著這巨牛。
    白骨元辰獸強大無比,它安歇在白骨山之下,吸納著整個白骨山的白骨陰森之氣。卻沒有想到,這強大無比的白骨元辰獸,竟然被鄭鳴變化而成的巨牛,一下子給踢飛。
    “哞哞哞!”
    三聲充滿了得意的牛吼,在虛空之中響起,這巨吼,是鄭鳴出的,此時的他,之所以如此的興奮,是因為他現自己以往,都在一個誤區之中。
    七十二變,一直以來,都被鄭鳴作為一種變形功法,是八九玄功的衍生技能之一。
    但是當他將自己化成巨牛的剎那,鄭鳴才真正領悟到了這七十二變的厲害。雖然它不能提升境界,但是只要變化成一種存在,就能夠完全得到這種存在等級相同的大道法則之力。
    比如,鄭鳴從本型變成了巨牛,力量比之人形的時候,直接提升了十倍。
    十倍的力量,可以讓一個孩童抓起大人,但是對于修煉了八九玄功的鄭鳴來說,十倍的力量,讓他直接一腳,就將朝著他瘋狂沖來的白骨元辰獸踢飛。
    白骨元辰獸雖然有殘缺的神禁道紋,雖然有無數的白骨作為支持,但是面對鄭鳴的巨力,他還是無能為力。
    就在白骨元辰獸摔倒的瞬間,已經被七十二變吸引的鄭鳴,快的催動七十二變的法訣,干脆將自己從巨牛變化成了一頭長有千丈的白色巨象。
    巨象咆哮,千丈多長的鼻子,猶如靈蛇,一聲不響就已經將白骨元辰獸卷住。
    掄動鼻子的巨象,將白骨元辰獸重重的朝著四周的大地撞擊過去,可謂是撞山山裂,撞地地崩。
    也就是幾十個上下撞擊,白骨元辰獸身上的骨頭,就掉落了足足一小半,甚至有骨頭在這撞擊之中,已經化成了碎粉。
    “太兇殘了。”一個白骨元辰道的武者,聲音中帶著一絲的干澀,一直以來,都是他們白骨元辰道橫沖直撞,這樣的大虧,還是第一次吃到。
    當然,吃了這種大虧的白骨元辰道武者,也越感到了這個牛頂天的兇殘。
    “可惡!”身材高大的納蘭詩音的父親,一掌擊打在了一個破碎的山川上,頃刻功夫,就將那破碎的山川直接打碎。
    “師兄,這牛頂天實在是不好惹,我看咱們現在,只有施展白骨元辰第二重禁止了。”白骨王座之上,一個猶如干尸般的男子,聲音中帶著苦澀的說道。
    枯瘦男子眼眸中生出了一絲猶豫,在那白骨元辰獸已經被鄭鳴撞的又生出了一道裂痕之后,這才嘆了一口氣道:“也只有如此了。”
    “只是為了一個牛頂天,就用一次機會,這損失……”
    損失什么,枯瘦的男子并沒有說出來,但是白骨王座上的人,都明白是什么意思。
    就算是納蘭詩音的父親,眉頭也皺的緊緊的,臉上肌肉抽動的他,同樣有點不舍得。
    “師兄,事到如今,我們已經別無選擇,難道您覺得,這牛頂天他會就此撒手嗎?”那猶如干尸般的男子,聲音沙啞的道:“誅殺牛頂天,對我們有很大的好處。”
    “一來,可以再次彰顯我們白骨元辰道的強大;二來,還可以免除我們白骨元辰道的屈辱;這三來嘛,牛頂天誅殺了鎮海神侯,不知道多少實力想要殺他。咱們殺了他,神皇陛下那里,也能夠得到好處。”
    干尸男子說完這三條,枯瘦男子點了點頭道:“好處是不少,但是和損失相比,還是差了點。”
    說帶此處,他目光落在了納蘭詩音父親的身上,毫不留情的說道:“師弟,以后還請您好好的管教一下自己的子女,不要給宗門找無妄之災。”
    “小弟知道了。”作為半步神禁之一,納蘭詩音的父親,有著他自己的驕傲,像現在這般,被毫不留情面的說一頓的情況,從來沒有過。
    可是他性格就算再強,但是此時,卻也只能接受,因為就是他對納蘭詩音的縱容,才讓白骨元辰道受到了現而今巨大的損失。
    牛頂天強勢而來,直接誅殺了他們一名頂尖強者,那金色的剪刀所向披靡,就是元辰獸的骨,都被直接絞成兩段。
    現在,他們不得不拿出對付神禁的手段來對付牛頂天,這讓他們感到屈辱的同時,也感到無比的不舍。
    要知道,對付神禁的手段,乃是他們的祖師所留,那是用一次少一次,也正是因為他們祖師留下這樣的手段,才讓他們白骨元辰道威名不墜。
    “出手吧!”那枯瘦老者說話間,手中的白骨鈴再次晃動,只不過這一次晃動的度實在是太快,快的讓人聽到這鈴聲,都有一種瘋狂的感覺。
    與此同時,納蘭詩音的父親,也從自己的儲物手鐲之中,拿出了一個小小的鈴鐺。
    只不過,這鈴鐺并不是白骨做成,而是用帶著一滴血色紋路的骨頭做成,他同樣快的晃動,一道道血紋,隨著這骨鈴的晃動,從虛空之中升起。
    站在枯瘦老者身邊,一直都沒有開口的白衣男子,也從自己的衣袖之中,拿出了一個鈴鐺。
    這是一枚黑色的骨鈴,在男子的手中晃動,一絲絲的黑色氣息,從骨鈴之中蔓延而出。
    那骨鈴晃動的越來越快,黑色的氣息變得一如實質,而當最后一絲黑色的氣息,從骨鈴之中消散的瞬間,黑色的骨鈴,就在那男子的手中崩碎。
    隨著黑色的骨齡崩碎,白色和隱含著血色的骨鈴,幾乎同時跟著崩碎開來。
    三個骨鈴,三道氣息,雖然不是特別的強橫,但是這三道氣息,卻都給人一種深沉無比的感覺。
    正在催動巨象碾壓那白骨元辰獸的鄭鳴,暮然回頭,卻見那三道氣息直沖而來。
    一個瞬間,三道氣息已經沒入了那白骨元辰獸的體內,并不是鄭鳴不想阻止,實在是這一刻的他,根本就不知道該如何的阻止。
    那三道氣息,一如神光,和大道共鳴,根本就沒有阻止的余地,更沒有阻止的可能。
    被鄭鳴摔得七零八落的白骨元辰獸,在三道氣息入體的瞬間,仰天出了一聲震吼。
    這一刻的它,陡然人立而起,本來一如山岳的身軀,快的收縮,一個剎那,它竟然呈現出一個人的感覺。
    立于天地之間的白骨元辰獸,就好似一個穿著白骨戰甲的武者,它的身軀上,綻放著無窮的殺意。
    “剛才,你是不是折騰的很爽?”低沉的,充滿了詭異的聲音,在鄭鳴的耳邊響起。
    這聲音似男似女,給人一種無限詭異的感覺,在這聲音響起的瞬間,鄭鳴就覺得自己四周的天地,已經開始緩緩的收縮,那本來和他很親近的大道法則,消失的干干凈凈!
  想看好看的小說,請使用微信關注公眾號“得牛看書”。